{{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相遇此在 | 庞茂琨艺术展学术研讨会发言 (4)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相遇此在——庞茂琨艺术展2009-2019

学术研讨会发言



* 文字根据现场录音整理,未经发言者审订。




相遇此在 | 庞茂琨艺术展学术研讨会发言 (4),庞茂琨,艺术展,研讨会,里面,绘画,社会性,地方性,古典主义,艺术史,古典

何桂彦

美术批评家,美术学博士,

四川美院美术学系教授,四川美院当代艺术研究所所长



我对这次策展中最感兴趣的一点是他对经典作品的互文性构建,在这一次展览当中,庞茂琨引用的作品既有文艺复兴早期,也有巴洛克时期作品,最近也没有晚于19世纪的作品,这里面有一个问题,他对这些经典作品选择有没有一个标准,它们来自于不同的国家、不同风格、不同文化属性,在构建和选择这些经典图像的时候有没有一个潜在标准,这是我关心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如何为这些经典作品重新构置一个语境,形成一个新的叙事环境。现在问题来了,我们也会注意到,当看到这些作品的时候,比如有作品中加入了人工智能,指向未来的,但是又有很多作品很多出发点是比较调侃的,有的又是比较戏剧化的,我想潜在问题涉及到艺术家在挪用和重新赋予语境的时候,有没有一个主线在其中。


第三个问题,庞茂琨的绘画当中,非常强调“叙事性”。在他的作品当中有两个特点;古典现代后现代因素都可以找到,古典部分是总体基调以及作品中有一种非线性、多重的甚至是相互有一种对话和矛盾的叙事性。


第四个问题,绘画有一个最核心的问题,如何面对观看。比如我个人觉得塞尚的绘画是拒绝观看、拒绝观众进入到画面的。而此次展览,在作品当中,为观众进入预设了情节和角色。观众不是主动看作品,也不是单一观看,其中涉及到对观看及观看者身份反思。


我个人觉得,庞茂琨2000年以后的创作,隐含了我刚才说的四点,他一直是对语言、对于作品的叙事进行反思的,对于作品观看和介入反思的,三个反思背后是他内心纠结的问题:以古典绘画作为载体,在当下新的可能性和未来空间到底有多大,这实际上是在跟过去这些大师和作品可能性一直在较劲和探索的。



相遇此在 | 庞茂琨艺术展学术研讨会发言 (4),庞茂琨,艺术展,研讨会,里面,绘画,社会性,地方性,古典主义,艺术史,古典

相遇此在——庞茂琨艺术展(2009-2019)展览现场





相遇此在 | 庞茂琨艺术展学术研讨会发言 (4),庞茂琨,艺术展,研讨会,里面,绘画,社会性,地方性,古典主义,艺术史,古典

冀少峰

湖北美术馆馆长



庞茂琨这次展览,策展人和艺术家都非常用心,这次展览的空间对艺术家是非常大的挑战,比较适合做装饰和雕塑,而庞茂琨这种充满古典意味的平面艺术家,怎么在这个展厅中进行突破尝试,我们可以看到有雕塑、平面作品,尤其是有很多肖像作品以装饰的形式展出。另外也增加了交互性,比如可以偷看观众观看展览场景的这种挑战私密性的场景,超越平面表达,是多维度的表达。


庞茂琨过去作品中表达个体的情况比较多,但现在我们可以看到,他的创作描绘群体比较多了;过去他用色比较苦旧,而现在的比较绚烂等,从这里变化中,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社会的开放,观念意识形态的解放等。过去喜欢具像表达,而现在则更多的是观念,可以看到破坏和重构的因素在其中。


这次共展出四个系列——折叠系列、游观系列、舞台系列、镜像系列。这些作品戏剧感非常强,给我们设置了一个剧场环境,在这个剧场当中,他是导演,通过折叠碎片化的记忆与现实,通过游观和镜像,来表达社会发展对他的影响。


这么一个迷恋古典艺术家是如何走向当代的?是当代开放性、自由性、颠覆性,导致他选择走向当代,他稍不留神就是非常不错古典艺术家,但是他加了很多观念因素,中国当代艺术的大环境以及西南艺术的环境都对他有着影响,让他不由自主的选择了现在的当代表达的方式,而不是去纯粹的做一个古典艺术家。


其实我们可以看到庞茂琨有着非常精深的绘画基本功,他如果不做观念性表达,不进行当代的抒发,有可能走向另外一条路,但是他对这个非常警惕,他警惕自己身为一个美术教育工作者的重任,他的选择会对一方的文化产生重要影响。他旁边一些重要的朋友,也会促使他进行当代转换,因为在进行当代表达当中,他找到了自信和自我,我们可以看到,在几个系列清晰表达当中,以及多维度表达当中,其实他用了一个问题意识,在这里面怎么找自己的问题。特别是近几年的作品都出现了二维码或人工智能等形象,这也是指向未来的概念。


一个精向于古典表达的艺术家,如何在面向未来过程当中进行生存,这是中国现代社会性的问题,早期艺术是对农耕文明表达,近十年是对现代文明和工业文明表达。当二维码出现后,很明显进入信息社会表达。尽管他有一个当代情怀,但是他走的是当代表达的路径。



相遇此在 | 庞茂琨艺术展学术研讨会发言 (4),庞茂琨,艺术展,研讨会,里面,绘画,社会性,地方性,古典主义,艺术史,古典
相遇此在 | 庞茂琨艺术展学术研讨会发言 (4),庞茂琨,艺术展,研讨会,里面,绘画,社会性,地方性,古典主义,艺术史,古典

相遇此在——庞茂琨艺术展(2009-2019)展览现场





相遇此在 | 庞茂琨艺术展学术研讨会发言 (4),庞茂琨,艺术展,研讨会,里面,绘画,社会性,地方性,古典主义,艺术史,古典

盛葳

美术史博士,国家万人计划青年拔尖人才,《美术》杂志副主编



通过观看这次展览,我认为庞茂琨的艺术最初有三个来源:


第一,古典艺术;


第二,庞茂琨大学时候的老师是夏耀培,因此他有这种艺术思想上的延续性。他们整个这一届的学生,与他们之前的学生有着很明显的区别,他们的作品中社会一致性降低,而个人性非常强大;


第三,有很强的地域性和地方性,他作品当中,我觉得可以看出来在重庆和四川的艺术家所特有的东西,一种危机感和紧迫感。正是这一点,使得他选择了社会性议题作为改造古典油画出发点,今天展出来最早跟当代相关的系列——舞台系列,这些跟电视节目图像具有很强可比性,这是他最初的一个改造。


接下来他进入第二个阶段,游观系列,其实延续了舞台系列里面对于社会性议题考察,游观系列绝大部分是描绘旅游景象,他描绘的地方,都是经过后现代主义改造过的景观。游观系列里面画了一张画,叫《开往威尼斯地铁快车》,在那张画里面他画了车厢一半,对面是列车车厢玻璃,在玻璃上开始出现一种无限循环,那边玻璃印出这边的玻璃,这边的玻璃照回去印出那边的玻璃,开创了无限折射空间,正是因为这种无限折射空间出现,使得他画了下一个系列,镜像系列,在他的镜花缘里面,出现了无穷折射的空间,也是因为他开始创作有关纳西索斯的作品,纳西索斯,我们知道,是希腊神话中,极度迷恋水中倒影中的自己,最后淹死在水里。


从历史上来看,以纳西索斯作为一个原点,讨论古典绘画当中关于镜子主题和自画像的主题,虽然他保持了比较强的社会性的议题,但是开始向古典绘画图像研究方面展开。


在他的绘画里面,一方面体现古典主义的风格,一方面又有很强的地方性,他让我们在对于四川绘画进行重新评估的过程当中,不能仅仅按照我们惯常的方式,认为古典主义就是国际主义的,没有地方性,或者认为地方性艺术没有国际主义一面,并不是这样,在他身上,这两者是结合在一起的。这为我们艺术带来新的视角,看四川绘画并不仅仅只有一种角度,而从面向未来的角度看。我觉得庞茂琨的作品还开辟了一种可能性,没有把古典主义当成一个语言或者参考文献,而是把它们当成观念和研究对象,开辟了对于古典主义重新进行创造的新方式。



相遇此在 | 庞茂琨艺术展学术研讨会发言 (4),庞茂琨,艺术展,研讨会,里面,绘画,社会性,地方性,古典主义,艺术史,古典
相遇此在 | 庞茂琨艺术展学术研讨会发言 (4),庞茂琨,艺术展,研讨会,里面,绘画,社会性,地方性,古典主义,艺术史,古典

相遇此在——庞茂琨艺术展(2009-2019)展览现场





相遇此在 | 庞茂琨艺术展学术研讨会发言 (4),庞茂琨,艺术展,研讨会,里面,绘画,社会性,地方性,古典主义,艺术史,古典

王林

四川美院教授、硕士生导师

西安美院客座教授、博士生导师



庞茂坤的古典系列的作品我是第一次看,看完之后我确实有所思考,第一点所谓古典绘画,实际上在某种意义上,真正伟大古典绘画的话都有当代性,没有古典和当代的严格区分,而当代艺术也是植根于古典当中的。古典的划分是一个非常奇怪的、人为的划分方式,当你现在探讨古典绘画的时候,实际它就是当代绘画。尼采讲当代人和古代人的关系,当代艺术家和古代艺术家的关系的时候,指出这其中有三种关系:


第一,古典艺术中有一种态度是前进;


第二,当代面对古典艺术的时候,会从古典绘画里面获得一些有用的、精华的价值,重新为我所用;


第三,当代应对古典艺术进行摧毁、讽刺、瓦解和解构。


但庞茂琨的风格跟这三种关系并不一样,既不是纯粹的前进,也不是挪用,更不是所谓摧毁和解构,恰恰是另外一种完全不同的方式,到底什么是当代?当代就是不断向过去回望,当代是有一个非常久远的过去的,对于过去来说,不断往前走,线索形成一串,而当代正是这一串历史上各种不同的时刻综合作用来的,历史上不同的要素堆积在当代当中,把当代这一时刻变成了一个异质性、丰富多样的时刻和空间。我觉得庞茂琨作品语言恰恰也体现了这一点,过去的、异质性的东西同时在画面上堆积起来,使得原来单一的历史主义线性的东西出现了一个爆破,变成了一个既不是纯粹古也不是完全当代的创作,是对于历史主义空洞时间毁灭性的爆炸,绘画变成了一个异质性的时间堆积。就像我们讨论现代时装,最时髦的时装往往都带有复古主义的潮流,当代的东西有强烈的古代和过去的元素的聚集,才能够使我们当代具有丰富的多样性,这才是当代,所以当代不只是指向未来的。


真正的未来、目标是什么?真正的目标是起源,是回到过去。进步就是向未来发展,是一个历史不断的破碎化的过程,对于今天来说,这种破碎化、断片式的过程,能够重新回到最初起源的完整主体性当中去。一个真正当代艺术家,总应该向过去回眸的,而不只是开拓一个新的未来。艺术家要追求新的东西,不应该总是向未来求索,创造新的可能性,还应该向古典返归。庞茂琨的作品在这些方面是值得大家讨论的,看他怎么向过去跳跃,再回来进行创作。


庞茂琨的这系列作品,通过绘画的方式书写了自己的绘画史,不只是史学家会写艺术史,画家也可以写艺术史,他选择的古典作品都是对他来讲非常重要的作品,这就代表了他对艺术史的理解,在某种意义上就是他个人写就的艺术史。




“相遇此在——庞茂琨艺术展2009-2019”学术研讨会现场

相遇此在 | 庞茂琨艺术展学术研讨会发言 (4),庞茂琨,艺术展,研讨会,里面,绘画,社会性,地方性,古典主义,艺术史,古典



“相遇此在——庞茂琨艺术展2009-2019”开幕直播回放

相遇此在 | 庞茂琨艺术展学术研讨会发言 (4),庞茂琨,艺术展,研讨会,里面,绘画,社会性,地方性,古典主义,艺术史,古典

策展人导览

相遇此在 | 庞茂琨艺术展学术研讨会发言 (4),庞茂琨,艺术展,研讨会,里面,绘画,社会性,地方性,古典主义,艺术史,古典

展览开幕式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编辑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