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在“变”中追寻真理——对话《末世天启》策展人王焜生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2019年4月6日,展览《末世天启》在芳草地画廊·798成功开幕。该展览邀请五位当代艺术家展出其各具特色的雕塑作品,旨在立足当代社会对人类精神文明提出批判性思考。艺术家们通过参展的十二件作品共同探讨人在当代世界格局中的意义与地位,引导观众重新审视信仰、科技、身份等一系列极具现实内涵的议题。该展览由知名策展人王焜生策展。

 

在布展期间,芳草地画廊·798有幸对策展人王焜生老师进行了采访,与策展人从展览构思、展览主题、策展方式等多方面进行了对话。芳草地画廊·798现将访谈内容整理如下,供读者和观众更全面、深入地了解该展览的内容与主题。



关于策展人


王焜生

策展人,艺评家

专研欧洲现当代艺术史。曾担任艺术杂志主编,韩国国立当代美术馆客座研究员,台北国际艺术博览会执行长,水墨现场展博会艺术总监。




展览现场,在“变”中追寻真理——对话《末世天启》策展人王焜生,策展人,末世天启,王焜生,雕塑,颜色,议题,艺术品,信仰,科技,展场

展览现场


Q:王老师您好,首先感谢您在百忙中接受我们的采访。《末世天启》展览有着很强烈的现实意义。它聚焦的是在当代社会东西权力抗衡,一切事物都在变幻的混沌局面下,通过艺术去寻找精神文明方向的主题。请问您最初是怎样想到要做一个这样的展览?策划展览的灵感来自哪里?

 

A: 今天很多艺术展都强调问题的解答,他们注重告诉你绘画、雕塑是什么,这些展览是为了得出一个结论。但很少有展览呈现的是提出问题的现象,让观众有进一步思考的空间。我的背景是社会学和心理学,我也希望透过我的背景可以重新审视艺术品的价值:艺术品除了技术的部分,是否可以提出新的观点。策展人其实就是在艺术家和观众之间搭建一座桥梁,一是赋予艺术作品新的方向,二是通过策展能提出新形式的议题出来。这次展览我比较注重的就是后者。所以我就思考,五位雕塑家的作品在什么方面有所契合。从去年起开始美国川普针对中国发起了多项制裁,这也正好反应了整个世界的局势:在东西两大强权下,蕴含着极大的冲突点。表面上这是两个国家自己的事情,可其实这是全世界的一个大问题。它涉及的不仅是经济层面,还有政治,科技,移民等一些关系全人类的议题。所以我就回过头来反思这些雕塑中有哪些符合这样的主题。


Q: 这样一个主题的确定是一种灵光一现的灵感,还是一个经过反复推敲才最终确立的过程?

 

A: 一开始其实并没有确定特别清晰的主题。后来拜访艺术家的工作室,和他们进行沟通,倾听他们的创作灵感和过程,才慢慢有了这个构思。很多事情都是后来慢慢了解的过程中确定的。他们都对目前现实的生活状态又一种反思。但如果主题限定的范围太窄,又不容易整个展览内涵的构建。所以就要从一个比较宏观、共性的议题入手。

 

Q: 这次参展的艺术家都具有非常鲜明的个人风格,请问您是如何选择参展雕塑的?您又是如何在保持艺术家特色的同时突出展览主题的?

 

A: 我拜访了几个艺术家的工作室,和他们有所交流。我们确定这次展览的主轴是人类目前所面临的问题。所以我们希望艺术家的作品不要过于写实,而且带有一些未来感。这个未来感不是指形象,而是对过去提出一些质疑,暗示出未来的可能性。甚至这些作品中还应该有对人类本质的质疑。或者说他们在对原来既有的东方精神进行反思。如果艺术品有这些色彩,我就可以把这些雕塑放在一起。

 

Q: 您能否就本次展览的主题进行一下更具体的阐述?

 

A:理论上讲,过去末世就指第一、二次世界大战,而后核能,环境污染,移民主义,民族主义的问题凸显,当代社会充满了许多不确定性和复杂性。如果人类执意要找到唯一的解决方案,这是不现实且无法改变现状的。在这个时代,人类唯一相信的就是“变”。只有通过不同角度辩证地去看世界,人才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定位。去年一本书叫《二十一世纪的二十一堂课》,它所讲述的就是这个世界的纷乱,以及人需要如何改变;以色列的一个学者也立足《时间简史》,认为过去人类需要一种宗教性的、信仰性的价值来提示生活经验,但是如今我们已经回归到世俗主义的价值观。世俗主义就是人类自己的生活准则和方向:真相、同情、平等、自由、勇气和责任感。真相反映的就是不再依靠没有任何理由和标准的宗教性信仰、依归,寻找一个属于自己的解释世间问题的方式。它倡导人类自己的观察和查证,而非只是把真相标准寄托于神话。这也是一种信仰,但这种信仰并非偶像式的、崇拜式的,而是自己找到自己的处世方式和精神依归。同情表现的就是对人类世的理解,依此来找到人类文明的新出路。这六种价值也是我想通过展览所表现的。这个展览也是根据这一的想法渐渐建构出来的。


展览现场,在“变”中追寻真理——对话《末世天启》策展人王焜生,策展人,末世天启,王焜生,雕塑,颜色,议题,艺术品,信仰,科技,展场

展览现场


Q您刚才提到了当今社会急需世俗主义。您在展览文章中也强调了“世俗主义”需要和“人文主义”相融合才能适应当下的社会。您是如何界定“人文主义”的?

 

A: 欧洲17、18世纪的时候有文艺复兴,我认为当代社会是再次进行文艺复兴的时候。所谓的文艺复兴就是在寻求人的本质在哪。(人的能动性,文艺复兴的作品歌颂人的姿态和生活,曾经只有神拥有的美感被栽植在了人的身上。)对,这样的精神在当代社会很重要。人还是需要把人当做主体,人还是需要一个自己的决断力和判断力。至于在观众在展览中看到的是什么,我认为我们是去接受不同的看法。它可以是一个非常好玩的展览。(这样一个看起来很现代,很金属质感的雕塑感似乎离人很远,但实际上它和人的关系很近,非常有血有肉。)

 

Q: 本次展览布展的一大特点在于强烈的氛围感和浸入感。您对整个展场的设计有什么构思?

 

A: 这次展览的议题具有一定的严肃性,可是如果太过严肃,整个观展过程就会像说教。798艺术区的观众有很多年轻人,我觉得展览需要让这些年轻人有对事物新的理解和认识。所以我们一开始就不应该给观众扣帽子,我希望通过空间的设计能带给观众一些亲近感。所以我就联想到了好莱坞动漫电影的英雄故事,在海报的设计上我们就模仿漫威电影的风格,越酷越好。设计部原本做了六、七个提案,它们都很特别但还是有放作品上去。最后我就选择了一个完全没有作品的海报,我希望让它接近真实的电影海报。我希望首先从视觉上可以重新定义一个展览。在作品之前先塑造一个想象的空间。

 

在展场的设计上,我花了很多时间思考。我认为好的策展人并非把现有的空间全部推翻,而是因地制宜,根据不同空间进行合适的策展。本次展场的设计模拟的是一种电影院的氛围:整个空间是昏暗的,进入空间后人会沉静下来,所以作品可以不断冲击观众本身的视觉印象,和展场外部环境形成了很大的反差。我尝试塑造的是环境上的冲突性,观众进来后就应该被整个展览“锁”在里面,让自己沉浸在空间中。


Q: 观众在看展的过程中能感受到很清晰的线索和主题。为了塑造这样的代入感和叙述性,您是怎么规划展览空间、安排雕塑位置的?

 

A: 就这五位艺术家的作品而言,它们都有各自的主题和特点。首先,卢征远的《岛屿》是一件新的作品:两个人形相互拥抱着,透过新科技的方式与观众形成互动。在这个科技的时代,人很多时候都需要参与到生活情境之中。科技的重要性也因此一直在变化。所以我就把它放在一个相对独立的空间单独呈现。


展览现场,在“变”中追寻真理——对话《末世天启》策展人王焜生,策展人,末世天启,王焜生,雕塑,颜色,议题,艺术品,信仰,科技,展场

展览现场


观众进入展厅参观时看到的第一个作品是郑路的《无相》系列。《无相》就是一个“有相”到“无相”的转变,打破原来固有的想法。《无相》体现的就是如何在一个没有既定形象的状态中抓住中心的含义。我希望通过这件作品,让观众进来的时候把自己放松下来,这些作品很多看起来是无相,但是其实他对了很多既有的形象进行了改变,把人拉进到艺术家建构的另外一个空间之中。这个长廊就像是经过一个改变时空的隧道一样,通过这里走进一个新的空间。

 

下一个展厅我希望它回归到目前的现实状态中来,有当下世界的意味。夏航的作品是最特别的,很有科技感。我挑选了一件像武器的雕塑,它被铁链所缠绕。武器本身是非常强烈的,具有对外的攻击性,所以当它被铁链束缚的时候,它就被赋予更深的含义。包括那几只小蜘蛛,很有未来感,让观者反思人未来会是什么样子?随着机器人的出现,人工智能的盛行,人未来不一定能主宰这个世界。当机器人在人类的头顶盘旋时,这个世界已经在慢慢改变了。因此,人需要把刚才所讲到的六种特质找回来,因为这些特质是人独有的,否则人类文明就会被机器所征服。当蜘蛛在展厅爬行,与一旁的武器形成对比,观众感受到的攻击性是非常强烈的,仿佛人马上就会被裂解。随后是任哲的作品,他的作品本身就含有很多有趣的、非常东方的精神在里面,比如佛教中的救世主,湿婆神,金刚这类的形象。与此同时他建构的动作姿态又有科幻片中英雄飞天遁地的动态感。如此看来,这些作品仿佛是对抗新时代的象征,它们一直在攻击并探寻世界的平衡。观众是处于整个情景里的,当人站在展场中间,一旁有人在救你,另一旁仿佛有人在攻击你,仿佛未来、过去两端在对人进行拉扯。


展览现场,在“变”中追寻真理——对话《末世天启》策展人王焜生,策展人,末世天启,王焜生,雕塑,颜色,议题,艺术品,信仰,科技,展场

展览现场


最后一个展厅摆放的是杨韬的长佛,这是一件非常有动态感的、仿佛被拉长的作品。佛代表的就是宗教的部分,这种信仰需要重新诠释,以动态的眼光来审视。宗教给予人类的是一种心灵上的安定,然而人类并非需要盲目的追寻它,而是要找到自己本身的定位。展厅里任哲的作品也有相似的含义:一个武功盖世的强者把整个世界震慑住。此外夏航的《时光之隙》像是一棵多菱镜的树,表现的是人类要用不同角度来看世界的含义。观众在欣赏这件作品时,从很多方位都能看到其它作品以及自己的倒影,它也会有一束反射到墙面的光。这暗示的是,这个世界究竟需要怎样的精神,最后的答案是悬而未决的,观众还是需要自己找寻。如果观众通过这个展览能有所启发,看到他们目前生活的处境,并试图去权衡现有的状态,那么这个展览就是有很强的意义的。

 

外部的纷扰已经太多,人很难真正沉浸下来。我希望通过空间的重新塑造,与观众引起共鸣,引发关于人生的思考。这个展览空间并不大,但也反映了人们真实的状态。比较特别的是卢征远在集装箱里的作品,透过玻璃这个作品是可以对照着展厅外部环境的。这个空间并非全部与外界隔离,在某一部分它仍然是与外部连接的。而且人在集装箱中又可以和它做互动,所以说人无论经历了什么最后还是要回到现实中去。这样串联起来的话,几个艺术家的作品刚好可以符合到这一次的主题而且能够很完美的把线索整理出来。这也是我在后来做设计的时候感到有趣的地方。


展览现场,在“变”中追寻真理——对话《末世天启》策展人王焜生,策展人,末世天启,王焜生,雕塑,颜色,议题,艺术品,信仰,科技,展场

展览现场


Q: 本次展览的三块主要空间使用了不同的颜色。您是如何选择空间颜色的?三种颜色都想要渲染怎样的氛围?

 

A: 我希望塑造一个沉静阴暗的氛围,所以我主要选择灰黑色及褐色,这样的颜色正好可以搭配艺术家的作品,因为这些作品大多具有很强的金属感。在空间呈现上我希望艺术品和展馆能有一种对比性,所以颜色需要更深沉一点,让作品本身的颜色的强度更高,形成更大的反差。当强烈的灯光映射在艺术品上时,它就有一种灵光乍现的感觉。第一个走道我们使用了灰黑的颜色,希望它的主基调再暗一点。到了第二个展厅我们选择了褐色,让色彩开始有些转变。第三个展厅的颜色是贵族蓝,蓝色的出现仿佛就像在黑暗中开了一扇窗,整个世界并不是一个无解的习题,我不想给大家一种压抑的情绪。蓝色有一种光明的意味。但这个蓝又是很深沉的,它的基调还是沉稳的。

 

在叙述上,三块空间的叙述也并非只是直线性的。因为装置的存在,展览叙述会变成有些弯曲的路径。参观者在雕塑间浏览,甚至可以走到不同的雕塑之间,两边甚至有不同的雕塑对应着。这也是另外一种参观展览的方式。

 

Q: 布展现场为什么会用鹅卵石?它是否有象征意义?

 

A:鹅卵石我特意选择的大一点的。在一个黑暗压抑的状况下,点点的白色就仿佛小小的指引。而且大一些的石头也象征着阻碍,观众看展的时候会发现展厅两侧是有一些阻碍的。这象征着生命中人们必须要冒险(就像世俗主义需要人类自己探求真相,探求真相的过程本身就是充满荆棘和困难的。鹅卵石不仅有一种指引意味,还为展览增添了几分叙述感。)对,人生其实就是这样。


Q: 本次展览有着很强的抽象性,也有很深刻的现实意义。798是一个受众面很广的艺术区,对于有着不同目的、不同年龄、不同审美偏好的参观人群,您想通过展览带给观众些什么?

 

A: 我做这个展览有自己的意图,但我不认为每位观众都需要理解这个意图。这边(798)大部分观众群体都是年轻人,过于严肃的议题会令他们望而却步。所以我想未来感是一个观众有兴趣的、也有启发性的主题。我也想通过这个展览引起观众的好奇心。因此我认为观众并非必须了解策展人的主旨和内涵,策展的议题也无需过于宏大,就算通过展览观众认识了新的艺术家,这也是非常难得的收获。哪怕观众就是在展厅里玩一会也没有关系。


展览现场,在“变”中追寻真理——对话《末世天启》策展人王焜生,策展人,末世天启,王焜生,雕塑,颜色,议题,艺术品,信仰,科技,展场

展览现场


对于展览本身而言,它具有很强的互动性质。观众可以与艺术品进行很频繁的观赏互动,也可以对作品及展览主题做出自己的解读。像杨韬的作品本身是静态的,但因为被拉长,它就有了一种动态感。就像是电脑画面一般。任哲的作品也有很强的动态感,仿佛有些漫画的感觉,姿态十分灵动和自如。夏航的蜘蛛仿佛一直在爬动,多菱镜组成的树反射着灯光的变化。卢征远的作品本身就需要观众与其做互动。这是一个非常有动态性展览。(而且这是一个雕塑展,雕塑展的特点就是观众可以从多角度观赏,而且观众在参观过程中会在不同的作品中穿梭。所以观众身临其境的特点是很强的,观众也有更多解读的角度和空间。对,雕塑展中观众甚至可以选择自己欣赏的角度,比如在第一个展厅里,把夏航的武器当主体的话,主体就是一个非常有侵略性的画面;但如果用任哲的湿婆神当主体的话,当她对着那杆枪的时候,人的主导性就更强了。所以关键在于观众是用什么角度来看作品。由此引发出的画面结构也完全不同。只要你进入展览,你有了自己的诠释,我告诉你这个世界就是一直这样变,你看完以后发现原来真的是这样样子。观众看完后肯定想问,那我自己在哪里。我觉得只要有这个问题,我觉得就够了。




芳草地画廊·798  Parkview Green Art 798

开放时间:周二-周日,10:30-18:30

Opening Hours: Tuesday till Sunday, 10:30-18:30 


【媒体垂询 I Media Contact】

Jojo.Qiao

Tel: (8610) 5662 8580

E-mail: jojo.qiao@parkviewgreen.com

www.parkviewgreenart.com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编辑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