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北京和上海艺术界的差别——访谈杜曦云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文/邵沁韵


时间:2019年4月24日

地点: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

 

邵沁韵:从2017年开始,你每周往返上海-北京一次,你对比过上海和北京的艺术生态吗?

 


杜曦云:每周往返一次,我最初是撕裂般的痛苦,后来逐渐享受这种穿梭了:可以每周换一次视角,用北京视角看上海,用上海视角看北京。

 

邵沁韵:怎么说呢?


杜曦云:北京是不可替代的。绝大多数当代艺术家都在北京,这种数量的比较就能看出两个城市的差别。但上海有它不可替代的强项。



作为老牌港口城市的上海对发达国家更加开放,引进、搬运发达国家的文化艺术给中国人,始终是上海的强项。搬运的速度越接近同步,执行层面的工作越严谨周密,就越有自豪感。



北京是中国的政治中心、文化中心,这30来年来也已经是经济中心之一了。它更在意自我中心、本土原创,更能包容三教九流、狂野粗犷。这是两个城市在艺术方面最大的不同。

 

邵沁韵:你觉得上海的艺术家有什么不同?


杜曦云:上海有两类艺术家让我印象深刻:一类是如果不看签名,以为是国外艺术家的作品;还有一类特别强调用当代的方式转化中国本土传统文化,尤其是传统的江南汉族文化。


邵沁韵:北京的艺术家更生猛一些吗?


杜曦云:我觉得北京的文化胃口更包容、更多元。野生的非常野生,驯服的相当驯服。当然,当代艺术本来就是多元的,但我觉得在北京的话,艺术更多元、种类和方向更多,奇葩、怪咖和异端更容易存活。


邵沁韵访谈杜曦云:

剧烈变动期会产生新的精彩艺术家——访谈杜曦云

沉默和疲软的当代艺术界——访谈杜曦云

转化本土传统中的普世部分——访谈杜曦云

艺术能提出问题,但能解决问题吗?——访谈杜曦云


邵沁韵(Sherry),研究生毕业于纽约大学。曾任表演艺术双年展(Performa)研究员、乔金·毕沙罗(Joachim Pissarro)策展助理,现任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公共教育项目统筹。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编辑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