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newsData.publisher_name}}
  • {{item.name}}

孟京辉版《茶馆》要对世界说什么?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当代重塑,文学井喷

绘制世界性的茶馆云图

孟京辉版《茶馆》走向世界

倒计时2



再过2天,孟京辉版《茶馆》将登上法国阿维尼翁IN戏剧节的舞台,这是阿维尼翁IN戏剧节73年历史上,首部中国大陆剧目入围!这是《茶馆》的骄傲,也是中国戏剧的荣耀。



当地时间7月8日11时,孟京辉导演第一个亮相阿维尼翁IN戏剧节官方记者会,解读《茶馆》中的先锋元素和哲学思辨。



问:为什么选择排演这部50年代的经典作品《茶馆》?


答:越老越年轻,就像酒一样,老的酒更有味道。老舍的作品经过时间的发酵,依然有能量,对人类的悲悯、未来的担忧,跟现实有特别直接的关系,形形色色的人都能在《茶馆》中找到联系。


问:您导演的《茶馆》,让老舍的文本更具当代性。在创作过程中,原著中什么风格元素是您决定保留的,又是什么是您在尝试让它们更加当代化的?


答:直接的锋利的表现主义色彩,超写实的舞台视觉和随意的即兴效果。我希望在舞台上保持一种钢铁和诗意的对话状态、肉体和精神的对立情绪。


问:您这次选择和德国的戏剧构作Sebastian Kaiser合作,您团队中的一些演员也同时是戏剧导演和电影导演。你们创作团队之间是如何一起合作呢?


答:先是大家凑在一起,不讨论剧本,只分享最近彼此都感兴趣的新闻、社会信息、集体状态、个人担忧或关于生活生存的困扰,然后再读剧本,把剧本拆分、重组,放弃一些跟我们无关的东西。同时从音乐、舞蹈或现代装置的介入开始,即兴发展一种碎片化的、无序的甚至是失控的戏剧结构,结合演员无拘无束的表演来论证并用实践的方法来确认整个舞台的走向。首演前的10天很重要也很刺激,每天都失败,每天都成功。我的创作人员和演员都习惯了这种创作方式。


问:在孟京辉戏剧工作室,有很多年轻的演员。为什么选择跟青年人一起工作?您戏剧理念中的“先锋”与传统的戏剧方式有什么关系?


答:先锋实验对我来说,除了是一种不断前进不断探索的姿态之外,还是一种年轻的证明。我希望实验是一场永远不结束的青年美学运动,有热情,有理想,轰轰烈烈,乱七八糟,天马行空,无拘无束。


问:您既是导演,又是戏剧节的艺术总监,还拥有自己的剧场,您是如何保持艺术家的独立性的?


答:不容易。我觉得有两个秘诀。一个是让自己慢下来。另一个可以引用法国诗人布勒东的一句诗:“我找到了爱你的秘诀,永远作为第一次。


问:老舍剧作中塑造的形形色色人物构成了一个社会的缩影,也勾画出人类的众生相。在您的这版《茶馆》中,您选择聚焦了哪些人物,他们性格中的哪些特点是您想着重体现的?


答:王利发、常四爷和秦仲义这三个人也代表了中国社会的复杂精神状态。他们是自己,也是每一个人。不停转动的生活让他们在历史的年轮下显得渺小,他们就是在饥饿和疯狂、革命和梦想、抗争和妥协、卑贱和希望中走完了他们的人生。


问:音乐在您的作品中常常占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它们强调并且巩固了您作品中的文本。摇滚和电子乐是如何在今天的时间扎根如此之深的呢,又是如何加入到老舍的剧中和您的其他的戏中的呢?


答:我喜欢音乐在舞台上放肆、粗暴的感觉。从某种角度上,现场音乐是必须的。我希望音乐即是我的舞台的衣裳,外在的;又是我的舞台的血液,内在的。


问:您是如何运用和处理老舍的语言的,这种带有他鲜明特点的表面上平实,简练,通俗的语言。


答:老舍先生的语言干净、流畅、自然、平实,最重要的是他始终保持一种幽默的语言力量。在他的早期作品中,还充满了巨大的诗意情绪。我和演员在排练时候注意到可以在演出时增加别的文本,制造一种蒙太奇的感觉,让老舍先生朴实优美的语言变得更复杂更深刻。


问:在您之前的一些戏里面,就有结合中国和西方文学的例子。在薄伽丘的故事中您加入了一个明朝的故事,在《放下你的鞭子/沃伊采克》中有一个关于甲午战争时期的街道戏剧速写。在《茶馆》中您让文本和陀思妥耶夫斯基和布莱希特相共鸣。两位都是讨论人类社会、自由意志、社会存在决定意识的作家。这些资源,这些文学是如何影响和丰富这个戏的?这是您讨论中国政治和社会问题的方法吗?这是一种让这个能够更加全球化的反应我们的世界、我们的社会和人类状态的方法吗?您认为戏剧担负着一种社会责任吗?


答:在我年轻成长时期,也就是上个世纪80年代,中国文化受到西方文化艺术的直接、全面、深刻的影响,我们受到的教育是:“胸怀祖国,放眼世界”。我们这一代戏剧创作人希望在自己的作品里体现人文的关怀、自由浪漫的精神和理想主义的豪迈。我觉得超现实、超时空、超越地域的情感的碰撞和冲突,更加易于艺术家的表达。戏剧无法改变社会,但戏剧可以改变人。  


问:您的戏很多都是悲喜剧,运用了非常多的玩笑来兴高采烈地讨论严肃的问题。老舍的剧本是非常的深刻的,它里面探讨了很严肃的问题。您会把快乐的元素、幽默也依然囊括进去吗?如果会,您会怎么做呢?


答:在舞台上,我不仅想让观众看到灯光下的演员,更想让他们看到那些无数的清晰的和模糊的影子。影子是黑色的,但是我觉得很美。我们能做到的就是:用幽默穿透黑暗,用喜剧插入悲剧,用荒诞替代残酷,用叹息面对时间。


问: 您的舞美设计张武描述舞台上的那个轮子,这是一个在您的戏里非常具有象征性的元素,他描述那个轮子为“代表了孤独和人类的无力”。在剧中确实如此,时代和政治在不断的变化,但是人们一直在为了能够有尊严的活着而挣扎。剧中的人物似乎就这样被锁在这个时间之轮中,他们几乎没有逃离和获得自由的可能。您为什么选择轮子来作为茶馆的代表呢?它又代表了什么呢?


答:生活是个轮子,一直在转动。时间、生命、爱和愤怒纠缠在人的喧嚣和沉默中。舞美设计张武曾经跟我说:一个圆就是没有起点也没有终点。时间也是一样,人也是一样。正转的轮子和反转的轮子确实好像是象征着什么,人类的进步和反动的作用力。 


问:一部分电影如《最好的时光》,《山河故人》似乎都有借鉴老舍将近现代中国划分出三个重要时期的方式,剧中的人物跟随社会与时代变迁的激流,起起伏伏。这场穿越不同时代的时光之旅是非常电影化的处理方式?您是如何运用这种编年体的叙事方式的,您又是如何在舞台上体现他的?


答:在我的《茶馆》里,舞台上的人从头到尾一直没有变,他们的性格、冲动、思索、迷惘、沉沦和希望都没有变。三个时代,三个旋风,三个选择都在舞台上用一个横截面展开。我渐渐相信,在茶馆里的这一切都是一个梦,而梦是唯一的、真切的、被放大了的现实。


采访:法国阿维尼翁IN戏剧节

翻译:Lin Hsiao-Yin, Lucie Morel, Wang Jing




法国·第73届阿维尼翁戏剧节 

73RD FESTIVAL D'AVIGNON



Opéra de confluence

2019.7.09-2019.7.20

LA MAISON DE THé

《茶馆》


| 演职人员表 |


剧作:老舍

导演:孟京辉

戏剧构作:塞巴斯蒂安·凯撒(德)


舞台美术:张武

灯光设计:王琦

多媒体设计:王之纲


音乐总监:华山

作曲:邵彦棚 Nova Heart


| 现场乐队 |


特约Vocal:李霄云

吉他:王闯

鼓手:李伊博


| 主演 |


陈明昊、李建鹏、孙雨澄

齐溪、刘畅、魏熙、丁一滕

赵红薇、刘鸿飞、韩硕、韩静

陈琳、张钧诚、张志明、李靖雯

张洪宇、王鑫雨、田雨、孙兆坤



| 特别支持 |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

SINOAC




咨询、投稿、转载或商务合作请添加小编:NB-dog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 点赞
    • 评论
    • 分享
    • 客服
    • 顶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