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newsData.publisher_name}}
  • {{item.name}}

文化空心和艺术空心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如果这个时代还有人为文化的未来而焦虑不已,我想这些焦虑的人是在风平浪静中看到了文化自身的危机的人,毕竟在这个时代大抵所有的都是眼前触手可及的,就拿购物来讲,手工时代的购物需要定制,工业生产需要等待,互联网则是即时消费,看到即可所得,前提是只要你愿意付钱。甚至于钱本身越来越也变成了虚拟的数字而不是实实在在的货币。在即可得到满足的时代,文化像是恐龙灭绝时代的恐龙拖着疲惫并且行动迟缓的身体逐渐被放在了脑后。


倘若一切皆可以物质化,并且被快速消费,我们的结局是什么?恰好最近在看木村幸人的《铳梦》,一个是地表下依靠钢铁垃圾产生的机器人,他们没有道德感,没有情感,充满极端情绪;一个除了大脑之外都可以及时更换的废铁镇,这里的人大多是合成的机器人;一个是高高在上的撒冷,人保留了所有除了大脑之外人的器官,唯独大脑成为了芯片;而在更高处的是耶路。这些构成的未来图景都在提出一个问题,未来我们还是不是人?而在这几层的等级中很难想象文学艺术这样的形态依然存在,同时在大多的科幻小说中漫画中,对于未来的描绘唯独没有了对于文化艺术本身的想象。很难想象《铳梦》的世界还会有一个戏剧演出,一个艺术的展览,和一本小说等等,或许文化的形态在未来消散在游戏之中了,而游戏成为了诸种艺术文化的混杂物,比如《铳梦》的钢铁球游戏,比如《头号玩家》中的虚拟游戏。


游戏成为了文化艺术的未来吗?


从这两年开始我越来越发现朋友聚在一起的时候对于谈论文化和艺术本身的内容越来越少,一方面没有新鲜事,一方面大家又会陷入一种群体焦虑和消极,对于现实的不舒适感表现出来就是不知道说什么,毕竟都处于这种状态中,另外一方面就是现实的关于钱的讨论,似乎所有的文化命题都被钱左右了,而钱的根源又是什么?它构成了整个不乐观的背景。可能消费时代的进步就是让人变成了一个随时随刻都在和消费极其便捷保持关系的人,这种物质自由和精神自由的对比下相形见绌,也就是每个人的不自在多了很多,由此所产生了不安。前些年流行“空心村”的说法,留守儿童和孤寡老人成为空心村的构成人员,而年轻人进入到了城市中,他们在城市工作安家,等到他们的孩子出生,成为继续保留农村户口的城市人,于是空心村就形成了无法出走和无法回去的两个群体,这一点就像是当代文化的处境,尤其是我们面临的困境,如果说空心村是肉身自由的问题,那么文化空心是精神自在的问题。文化的潮流和经济科技的发展潮流不一样的地方在于他们在时代急冲冲向前走的过程中所起到的作用,文化很大的一部分是关于反思,而这种反思遇到了过于高速的时代进程就像是螳臂当车,文化艺术的萎缩和经济的发展,人的物质化生活水平形成的缝隙越来越大,我想这就是群体空虚与无聊的原因吧。


所以我还真挺好奇,假以时日,未来回望现在,我们将是什么样的文化面貌留给未来?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 点赞
    • 评论
    • 分享
    • 客服
    • 顶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