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newsData.publisher_name}}
  • {{item.name}}

视界丨穿越1000年的33天行走——圣地亚哥朝圣之路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圣地亚哥朝圣之路(El Camino de Santiago,又名The Way of St.James)是一条有千年历史之久的朝圣路线。传说耶稣最初的十二门徒之一圣徒詹姆斯(Saint James,又名Santiago)曾在伊比利亚半岛致力于向当地人布道。公元9世纪圣徒詹姆斯死后,他的遗骸被装在一艘船上一路漂至西班牙的圣地亚哥,被发现后人们将他埋葬于专门为他建造的圣地亚哥大教堂(Santiago de Compostela)。公元10-12世纪,基督教信徒们热衷于长途跋涉至圣地亚哥大教堂去礼拜圣徒的遗骸,表达心中的虔诚。到13世纪后期,朝圣的人群逐渐减少,以至于到了20世纪,这条朝圣之路已经鲜有人知。



1980年代,西班牙加利西亚一个叫做O’Cebreiro的小村庄的神父Elias Vali?a重新将这条千年之前的朝圣路线带入公众的视线里,并亲自为它设计了蓝色背景黄色扇贝的代表性标志。很多信徒在到达圣地亚哥大教堂之后会继续一路向西,向Finisterra进发,因为他们相信那里是世界的尽头,正如Finisterra在拉丁文中的释义一样,“世界的尽头”。世界的尽头是海,到达尽头的使徒会捡起一扇贝壳证明自己的足迹,这也是为什么贝壳成为了这条朝圣路的标志。2010年,以这条路为主题拍摄的电影《朝圣之路》面世于众,又掀起了朝圣路上的一波热潮。而当时的我也有幸成为了观看电影的观众之一,如果没有那部电影,也许就不会有之后那三十三天的迷你人生。



在过去,人们去朝圣的理由可能只是因为信仰,但是现在的人们去走这条路的原因却多种多样:信仰、挫折、健康,或是仅仅为了做一件让人觉得刮目相看的事情。朝圣的路线有很多条,最传统也是最人气的一条是法国之路,全程800km,一般大家会把St. Jean Pied de Port作为这条路线的官方起点,它是一个位于法国境内靠近西法边界的小镇,在那里的朝圣之路办公室可以领到一本朝圣通关文牒,就和《西游记》里唐僧用的那本有同样的用途,每到一个地方,专门为朝圣者提供的住处Albergue、教堂、酒吧等,都可以在文牒上盖一枚专属当地的印章作为“到此一游”的印记。朝圣之路办公室的人还会给朝圣者提供沿途路线海拔高度、可供歇脚和留宿的地方以及当地是否有超市、银行、餐厅等信息。朝圣的人们会挂一枚扇贝的贝壳在背包上,以便识别同行的人。



从St. Jean Pied de Port出发的第一天要翻越比利牛斯山,之后便进入了西班牙境内,打招呼的用语也从Bonjour变成了Hola,每天行走的路程为20km-30km不等,负重15kg,中途可能有也可能没有可供停留的村庄。最开始大家都走在一起,兴奋地互相询问朝圣的理由、对方的国家、兴趣爱好等等。Agnes和Rune是一对五十多岁的荷兰夫妻,卖掉了他们的房子和车子周游世界,在开始朝圣之路之前他们已经徒步欧洲大半年之久;Jenny是德国人,她的丈夫刚刚因为车祸去世;James是美国人,马上要加入教会学校成为牧师且终身不可结婚;Heather是加拿大人,来朝圣的五年前得了癌症,前一年复查的时候突然发现她奇迹般地康复了,她要把她所有的药都丢在世界的尽头;Renes是法国人,来走朝圣之路的时候身无分文,包里只装了一个苹果和一盒黄油,他说上帝会眷顾他的;Tim高中刚刚毕业,他说要做一件一说起来就让别人觉得他特别酷的事情,比如说走完朝圣之路。四五公里之后,大家便带着各自来行走的理由各自上路,时而拉开距离,时而在转角相遇。




第一天的翻山是艰辛的路程,风很大,若不是沉重的背包我们很有可能被风吹回山脚。路上除了牛和羊的相伴,还有新鲜青草的气息,不知道要走多久,不知道哪里才是尽头,第一天之后同行的人就已经有放弃回家的人。后面两天我发着烧淋着雨,坚持没有接受同行的爷爷的提议去坐车。雨水绵绵,几乎感觉不到它打在脸上动静,身上的雨衣已经失去了存在的意义,从头到脚都被浸得湿透。最艰难的是第七天,我猜“七”是一个奇妙的数字,它让一切轮回回到原点。那天虽然没有走太多路,但是确实是我们想放弃的一个节点,18km之后我们便不想再前行。在同伴爷爷的鼓励的催促之下,我们拖着疲惫的身体继续向前。路异常宽阔,阳光异常和煦,世界已被放空,时空的概念不复存在,行走着的不是我们的意识,也不是灵魂,只是躯体在重复着机械运动。



后面的路因为对于行走的时间有了一定的概念,路途相对平坦,行走不再是艰难的任务,路上的一切都成了为我们带来快乐、好奇心和满足感的源泉。落在地上的大栗子,青绿色吃起来有点涩的小果子,前面的人在贝壳标记下留下的一只鞋,潺潺的流水和小桥,爬满爬山虎的空房子,打开水龙头就会流出甘甜葡萄酒的庄园,围着我们撒娇的猫咪,和请我们进屋免费品尝小食和红酒的爷爷……每天遇到不同的人,用不同的语言相互交流,有时候用破碎的西班牙语和同行人从早餐吃的什么聊到宗教对于人类的巨大影响。早晨出发前我们只吃一片面包加一杯咖啡就可以支撑一整天20km的行走,除了水之外不需要吃任何其他的食物。到了住的地方会先打开冰箱看看前一天的朝圣者都留下了什么,然后用剩余的米或者意大利面加上新买的蔬菜或者罐头做一顿丰盛的晚餐,再把剩下的没有打开的罐头或者打开半袋的意大利面留给后来的人们,希望他们能各取所需。



当你在除了行走什么都不做的时候,就会产生许多思考,过去的人生经历就像默片一般不停地回放,放映的顺序并没有什么规律,也不在乎开头和结尾是否相互呼应,很多好长时间都想不明白的事情就突然明白了,对于时间的丈量也有了新的认识,对于大自然的生命力和时间的流逝有了更敏锐和精准的感知。最后一天启程的时候大家都很兴奋,阴雨天气也影响不到大家激动的心情。一路上我都在猜测到达的那个地方究竟是什么样的,是穿过一片森林突然看到大教堂矗立在眼前像一位将士一般,还是爬上山坡遥望到它远远地耸立在人群中供人瞻仰?最终穿过城区来到它面前的大广场看到它的时候,阳光刚刚划破云层开始尽情绽放,一路上同行的伙伴们都聚集在广场上互相拥抱,笑着跳着,翻着跟头。我们来到终点的朝圣之路办公室,盖下了我们在这条路上的最后一枚印章,郑重地接过写着自己名字的证书。我曾经以为,这是最困难的事情,只要我做到了这件事情,就没有什么能难倒我了。直到到达了终点才发现,世界上最简单的事情就是从A到B,只要坚定方向坚持行走就一定能够到达。




它就像是一场33天800公里的迷你人生,与各色各样的人相识,又与其中一些擦肩而过,然后在某个想不到的时间和地点又重逢,体会亲情、友情和爱情带给人们的恩泽,也见证了从病痛、挫折和死亡的故事中重新站立起的灵魂,对于时间和空间有了新的认识和感知。多年以后的今天,很多细节我已经记不清了,那些人的名字需要翻出日记才能模糊想起,经历了曾经在朝圣路上一路相伴的一位远方好友离开人世,多数的伙伴已经失去了联系。但是,偶然想起时,这段旅程就像是我们想要放弃的那天照在身上的暖阳,时刻提醒我,希望与前方你总得选一样。






/




小 编 其 人



    

     人生的高度是5895米

     行走的长度是800公里

     本想靠卖萌为生

     奈何内心生猛

     故而心之所向

     便是我要到达的地方





- The End -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 点赞
    • 评论
    • 分享
    • 客服
    • 顶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