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newsData.publisher_name}}
  • {{item.name}}

艺评丨过去、现在和未来,布莱希特的“鼓声”究竟敲击着什么?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点击上方蓝字→点击右上角“...”→点选“设为星(置)标(顶)”



慕尼黑室内剧院《夜半鼓声》?Hans Kopp


是靠心灵鸡汤营造“岁月静好”,还是历经磨难投入理想洪流?


作为布莱希特首部公开演出的戏剧作品《夜半鼓声》1922年首演于慕尼黑室内剧院时,作者让男主角放弃了理想的列车,选择了温暖的婚床,是反讽对现世的麻木不仁,还是抨击激情退却后的徒劳?一百年后,德语剧坛当红新星、慕尼黑室内剧院驻团导演、作品三获柏林戏剧节“最值得关注剧目”殊荣的青年导演克里斯托弗·卢平版《夜半鼓声》,将随第四届“柏林戏剧节在中国”来华,一场思辨深沉的百年诘问正在向我们逼近。


慕尼黑室内剧院《夜半鼓声》?Julian Baumann


《夜半鼓声》由德国著名剧作家、戏剧理论家布莱希特写于 1918-1920 年——正值代表德国工人阶级的斯巴达克斯联盟在柏林街头起义。台词意向丰富,自带粗粝痛感,奔突着诗的能量。时年24岁的布莱希特因此获得克莱斯特文学奖,并被慕尼黑室内剧院聘为戏剧顾问兼导演,自此正式开启了成绩斐然的剧作家生涯。

 

一百年后,青年导演克里斯托弗·卢平让舞台从1922年的布莱希特戏剧博物馆穿梭到了麦克风、霓虹灯带、白雾弥漫、透明质感造型的超现实时态。秉持着德语戏剧关注现实的传统,又一次让观众如芒刺背,想起那句德国戏剧界耳熟能详的口头禅“看什么你看!”——充斥着“挑衅”观者的激昂锋芒。


慕尼黑室内剧院《夜半鼓声》?Hans Kopp



故事发生在一个冰冷空虚的中产之家,巴克利夫人一触即发的紧张神经已经到了滑稽可笑的地步,绅士巴克利满腹世故,讥讽尖刻,对女儿安娜隐忍着咆哮。只有未来女婿、大发战争财的穆克是这个家的奶酪。正当老丈人和女婿踌躇满志于从炮弹转产婴儿车生意,在非洲战场四年毫无音讯的安娜前男友克拉格勒自天而降,满身满脸的泥巴造型表达着身心重创、格格不入和贫瘠潦倒。戏剧从所有人的错愕、哀伤和愤怒中开始。


慕尼黑室内剧院《夜半鼓声》?Hans Kopp


布莱希特:

用“叙事戏剧”拓宽舞台思辨的入口


“柏林戏剧节在中国”从 2016 年开始,每年挑选的戏剧多是以真实事件的改编,重新思考舞台的现实意义,试图通过舞台讨论当下现状。这一特征也同样来自于布莱希特贯穿一生的对现世和艺术的思辨。

 

斯蒂芬·茨威格也曾描述过德国二十世纪二十年代的社会情况:“那时正是一切不受理智控制的狂言怪论的黄金时代……”按马克思的哲学表述,人类愈来愈物化机械化,而成为自己生产对象的奴隶,就如同卓别林电影《摩登时代》中的真实描绘。


电影《摩登时代》剧照,1936


面对上世纪初德国战后层出不穷的危机,布莱希特在包含《夜半鼓声》在内的多部作品中指出与科学的巨大进步相比,人类自身的发展却落后了。其原因就在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得非常复杂甚至难以洞察。凡是给所有人带来进步的东西,都成了少数人发迹的契机,并且愈来愈多地把生产出来的物资,用于为巨大战争制造破坏手段。” 当时的布莱希特认识到:“假如对人的本质,对人类社会总体的本质缺少认识,人类还是无法主宰自然界使其成为造福人类的源泉,甚至可能使它变为灾难的根源。今天几乎在人们欢呼每一项新的发明的时候,紧接着就会听到一种恐惧的叫喊。”

 

布莱希特在工作室


与此同时,布莱希特也清楚地看到,对于处于不稳定社会和痛苦生存状态中的人们,到剧院里通过虚幻的美好或者娱乐满足一下自己的需求是合理的。“这种需要也常常和希望能掌握自己命运的要求发生冲突。”

 

观众因此被引入一个被歪曲的世界。布莱希特认为观众到剧院里来并没有得到有益身心的健康娱乐,只是暂时逃避世界的竞争,而在这个逃避的过程中,吸收的是具有麻醉性的“毒药”。而更可怕的是,大多数人对此却并不以为然,还欣然满足地享受着。之所以人们抱有这种观念,布莱希特认为,这是与其单一封闭、追求幻觉的“亚里士多德式戏剧”的呈现形式紧密相关。


慕尼黑室内剧院《夜半鼓声》?Hans Kopp


痛感于此的布莱希特提出“叙事戏剧”这一现代戏剧创作观念及戏剧形态。不受三一律限制的“叙事戏剧”更强调的是对人物行为的关注,而非心理情感以及一般的人性。布莱希特要求演员用中性、无情绪渲染的说话方式呈现,强调“姿势和表情比台词重要”,呈现出“突兀”的间离效果


对叙述者主体的强调,以及对叙述的动态性的强调,充满了可变性和可选择性,从而为调动起观众的主体性留下广阔的空间。这也是布莱希特戏剧思想中的核心诉求。


慕尼黑室内剧院《夜半鼓声》?Hans Kopp


导演卢平:

接棒布莱希特,呼喊“改变世界的可能”


已经导演过30出戏剧、三度入围柏林戏剧节(2015《那一个晚上》、2018《夜半鼓声》与2019《酒神之城》)克里斯托弗·卢平被记者问到为什么选择了从事戏剧,他的回答是:“在电影和戏剧之间的决定,对我来说就像是在死亡和生命中的选择,而我在其中选择了生命。”


克里斯托弗·卢平 ?Tien Nguyen


对于戏剧艺术来说,不仅要反映这个充满了巨大活力和运动变化性的紧密联系的世界,更重要的是要反映这个世界中的人。正如布莱希特在其著名论文《论实验戏剧》说的:“必须使戏剧具备这样的能力,用艺术手段去描摹世界和人类生活的景象,让观众明白他们的生存环境,从而在理智和感情上去主宰它。”

 

导演卢平选择本剧的原因是想探讨“卡”在他内心的诘问:“我们愿意多大程度地牺牲个人幸福,去换取一点改变世界的可能?这是一个永恒的矛盾,也是永远的自我探寻。这个主题在一百年前充满意义,在今天依旧如此。


《夜半鼓声》介绍页,慕尼黑室内剧院官网


第一幕,根据百年前的舞台场记、剧照、演出录音,以及当时的报道剧评,重现了一场博物馆式演出。从史料照片看,巴克利家因为这个意外剧烈摇荡起来,每个人物的形体都处在惊慌震撼中。木头与纸板拼装成了上世纪二十年代的城市街景。演员们佩戴耳机,亦步亦趋跟随当年的演出录音,完全舍弃了当年的戏剧性表演和夸张肢体语言,尽量保持着中性机械状态,甚至很少有眼神交流。

 

沿用1922年首演时的舞美布景

1922年慕尼黑室内剧院《夜半鼓声》首演剧照

《夜半鼓声》? Julian Baumann


舞台虽然尽量用当时的草稿去模仿和想象1922年由当时的总监法肯贝格执导的《夜半鼓声》的布景道具,例如两米高的简易景片,但毫不掩饰这个家庭特有的冷酷气息,以及战争留下的残破街景。这一切用心都在提醒时间的无情流逝,仿佛那些演员阴魂不散重聚漂浮在空中。观众踏入缥缈历史,顿生当下和自我皆成过往的苍凉感。从原本完整的封闭世界,到出现裂缝,只剩下岛屿般的碎块,到最后完全崩溃主角家庭的中产世界、可以依循的规则、每个人说话的速度和方式渐渐失去了规范的边界,舞台场景延伸跨越了过去、现在和未来。

 

慕尼黑室内剧院《夜半鼓声》?Hans Kopp


德国青年导演卢平要求演员以看似僵化的表演从抽离状态中建立了和剧情发展平行的清晰维度,更加让观众感知到纤毫透彻的戏剧变化。随着矛盾进入了焦灼状态,演员们从刚才博物馆似地再现中逐渐回归到人物中,直到最后超现实时空。所有人物都融合成歌队,一遍遍海啸般地交替回旋,汹涌澎湃地为此情此景呐喊。剥离四散的城市景片被斑驳刺眼的霓虹灯带取代,雾气迷蒙中穿着透明的演员们好像从未来穿越而来。

 

慕尼黑室内剧院《夜半鼓声》?Hans Kopp


这是完全迥异于布莱希特原创的双重性迥异处理。演员的身体和能量在这种遵循和悖反中发生了改变。在动荡危机和安逸舒适的生活之间,你想归属哪一方阵营?除了两个既定结局之外,你还有第三种选择吗?


作者:张向阳




简介


德国慕尼黑室内剧院是和塔里亚剧院、邵宾纳剧院齐名,是德国三大剧院之一。布莱希特是该剧院的常驻剧作家,其多部作品在该剧院首演并长期驻演。布莱希特的早期剧作《夜半鼓声》就是在该剧院首演。时隔百年,慕尼黑室内剧院导演卢平以当代视角重新将该剧搬上舞台,一种结局尊重布莱希特原著,同时,导演开放性地给出了另一种当代诠释的结局,两种结局均有可能在舞台呈现。



剧目概要


德国慕尼黑室内剧院是最为我们熟知的德国三大剧院之一,著名剧作家、戏剧理论家、导演布莱希特是该剧院的常驻剧作家,其多部作品在该剧院首演并长期驻演。1922年9月29 日,布莱希特的这部作品在慕尼黑室内剧院首演。将近一个世纪之后,德国青年戏剧导演克里斯托弗·卢平在原作基础上加入了不少个性化的解读。《夜半鼓声》的主人公克拉格从战争前线回到故土柏林,却面临着革命和爱情的抉择。斯巴达克斯起义正在发酵,而家中爱人却一直在等待。在早年的布莱希特版本中,主人公最终回到爱人安娜身边,后世的导演纷纷对这个结局表示质疑。面对原作备受非议的结局,你会有不同的见解吗?导演卢平版本的结局给出了另一种可能。



剧目介绍


1922年9月29日《夜半鼓声》在慕尼黑室内剧院首演。故事讲述了一个被战争囚禁了多年的男人克拉格,他从战争前线回到故土柏林,发觉整个城市正处于革命状态。他立刻决定看望他昔日的爱人安娜,在安娜父母家中,他发现安娜已经与一个在战争中投机倒把的奸商订婚了。在绝望与盛怒中克拉格投身革命,成为斯巴达克起义中反对保守派政府的领导人物。一场重要的起义行动前夕,安娜回心转意,离开未婚夫试图挽回克拉格。一边是失而复得的爱人,一边是迫在眉睫的起义,克拉格最终作出了决定:他选择放弃革命回归家庭。慕尼黑室内剧院驻团导演克里斯托弗·卢平曾指导作品《玩家》、《哈姆雷特》,在导演了美国中生代重要作家米兰达·裘丽的《第一个坏人》后,卢平重新演绎了布莱希特早期发生在动荡年代的作品。他的当代演绎让这个一百年前在慕尼黑室内剧院首映的盛举,如今只能作为一个脚注。有趣的是布莱希特自己为结局挣扎数年,甚至有传言他对当年的结局相当后悔。如今,33岁的青年导演克里斯托弗·卢平选在该作品首演剧院演出,以两种结局重新诠释本剧。一百年前,布莱希特《夜半鼓声》丢出一个难题,当时代与舞台都经历革命,克里斯托弗·卢平提出了一个假设:如果......会发生什么?



亮点

?德国慕尼黑室内剧院是中国观众最为熟知的德国三大剧院之一。


?布莱希特为该院的常驻剧作家,《夜半鼓声》首演原装剧院再现。


?原著结局与当代视角开放结局,均有可能在舞台呈现。


?霓虹灯、迷雾、麦克风和未来主义人物造型的当代重构。



剧团介绍


慕尼黑室内剧院是德语戏剧大环境中最重要的戏剧舞台之一。从20世纪20年代开始,尤其是在寻求与现代的对话和对抗层面,剧院已经形成了一个强大体系。诸多知名剧目都曾在该剧院首演,其中包括瑞士德语剧作家弗里德里希·迪伦马特、德国表现主义戏剧先驱弗兰克·魏德金和著名德国戏剧家与诗人贝尔托·布莱希特的作品。慕尼黑室内剧院是一个聚焦社会政治,具有美学创新、当代视野和国际化的市政剧院,剧院多次被邀请到德国和国际著名艺术节展演。


2015/16演出季初,马提亚·利林塔尔接任慕尼黑室内剧院的艺术指导,引介了一批由著名人士和新人组成的强大班底,推行了一系列实验思路的部署,将日益国际化作为剧院的核心参量标准。他邀请了菲利普·凯恩、偌彼·莫如艾和冈田利规等著名导演驻团创作新作,在此期间,克里斯托弗·卢平成为慕尼黑室内剧院驻团导演。



导演:克里斯托弗·卢平


克里斯托弗·卢平,德国备受关注的青年导演。1985年出生于德国汉诺威,从苏黎世艺术大学、汉堡戏剧学院毕业后,受到德国多位艺术总监青睐,剧院邀演不断。每部作品风格多变,评论者称其叛逆不羁,总能因其创作的高度艺术性与话题性,引起评论与观众注目与喜爱。作品曾两度入选柏林戏剧节“最受关注的十部作品”,其中包括2015/16演出季改编自陀思妥耶夫斯基小说作品的《玩家》,另一部作品即本次来华演出的《夜半鼓声》。卢平常年活跃在在柏林、苏黎世、汉堡、斯图加特等地,自2016/17演出季以来,卢平担任慕尼黑室内剧院驻团导演。


主创团队


主演

克里斯汀·勒贝尔

达米安·雷贝茨

汉内斯·赫尔曼

尼尔斯·卡恩瓦尔德

韦布克·莫伦豪尔

韦碧克·普尔斯


导演

克里斯托弗·卢平


舞美设计

乔纳森·默茨


服装

琳恩·施温恩


音乐

克里斯托弗·哈特

达米安·雷贝茨

保罗·汉金森


灯光

克里斯汀· 施维克


戏剧构作

卡汀卡·迪克


精彩视频



责编:卫荣



媒体合作平台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 点赞
    • 评论
    • 分享
    • 客服
    • 顶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