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newsData.publisher_name}}
  • {{item.name}}

减肥难和意志力无关?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利维坦按:很显然,现阶段社会的审美倾向与我们的演化进程之间并不是非常协调——我们会将匀称、少脂、健康的身型视作美,而身体却一直诚实得告诉我们要多吃、要多存储能量。反过来说,审美倾向或许也是演化的推动力之一,大家都吃不饱的时候,能吃得肥头大耳是富贵的象征,而审美倾向与富裕人群又关系密切;而当大家都能轻易吃饱甚至轻易把自己吃胖的时候,自控又开始显得尤为重要。

只不过按照本文的暗示,自控也有一定的局限性,我们的身体仍然存有过去的“饥饿记忆”,这很有可能是减肥难的一大原因。但不管怎样,管住嘴迈开腿没啥坏处。


文/AMANDA MULL

译/Rachel

校对/药师

原文/www.theatlantic.com/health/archive/2019/07/weight-loss-rage-proteins/594073/

本文基于创作共同协议(BY-NC),由Rachel在利维坦发布

文章仅为作者观点,未必代表利维坦立场



关于减肥,美国人传统的思维很简单:要减掉多余的体重只需要制造热量差,要维持体重只需要控制之后的卡路里消耗。对于这一想法的拥护者来说,无限复杂的人体只是一个巨大的营养储罐。任何体重超标或减肥后体重反弹的人,仅仅只是没能维持机体热量平衡,只要杜绝高脂肪食物或碳水化合物就能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一问题。


图源:The Biggest Loser


数十年来,内分泌学家一直都知道体重的奥秘不仅仅是简单的热量差和能量消耗。2016年,体重变化无常这一复杂的性质引起了全美的广泛关注。在对某季减肥真人秀《超级减肥王》的参赛选手进行研究后,科学家们发现,在比赛结束几年后,这些选手不光反弹了减去的大部分或者全部的体重,而且比同体型的人新陈代谢能力更差。选手花了几年时间又重新涨回体重,这完全背离了他们之前的努力和希望。但没有人知道为什么。

(www.nytimes.com/2016/05/02/health/biggest-loser-weight-loss.html)


纽约大学医学院内分泌学家安·玛丽·施密特(Ann Marie Schmidt)和她的研究团队已经揭开了体重的奥秘。在7月16日发布的一项新研究中,施密特和她的团队破解了控制小鼠体重增减的分子机制:身体内存在一种蛋白质,在身体感受到压力时(包括节食或暴饮暴食)会抑制动物消耗脂肪的能力。这一发现可能是理解为什么人们减肥难、保持更难的关键。

(www.cell.com/cell-reports/fulltext/S2211-1247(19)30834-4)


1992年,施密特和她的团队在研究糖尿病并发症时有了一项据称惊人的发现:人类和其他哺乳动物的脂肪细胞表层有一种叫做“晚期糖基化终产物受体”的蛋白质,即RAGE蛋白,它会影响身体新陈代谢,还会产生许多炎症反应,而之前人们从未观察到上述作用。最终,人们发现这种蛋白质也存在于非糖尿病组织中,这表明RAGE蛋白远不止会引起少数慢性疾病。

(www.ncbi.nlm.nih.gov/pubmed/1378843)


施密特的最新研究对比了两组实验小鼠的增重结果,发现差异巨大。实验组为敲除了细胞中的RAGE蛋白的小鼠,对照组为正常小鼠。结果发现实验组小鼠比第一组体重增长少70%,且血糖水平较低,在吃同样高脂肪饮食和做同样强度的体育运动时会消耗更多的热量。而对照组小鼠体内的脂肪代谢仿佛踩下了刹车,也就不可能像实验组小鼠那样消耗那么多热量。


施密特设想,RAGE蛋白是一种保护包括人类在内的哺乳动物的进化“优势”:当身体预感后面可能会挨饿,就会在某次进食时把能量储存下来。她解释道:“但是,即使大多数时候身体不缺能量,这一受体还是会作为一个‘不幸的’存在并发挥其作用,囤积热量,减少消耗。”身体在探测到潜在需要时会把能量储存下来,这是有道理的。但至少在现代社会,这听上去尤其残忍 —— 也就是说人类在大餐一顿之后身体还是会放缓新陈代谢。


图源:Imgur


施密特还推理到,之前研究的RAGE蛋白可能会引起机体内慢性炎症,寿命较短的远古人类(反而因为免疫系统的激活)在一定程度上有所受益。RAGE蛋白原本是能在短期内保护人体健康的,这才是它应有的作用。施密特说:“(远古时期的人类)性成熟之后很难再活太长时间,所以炎症也还没有转变成疾病。”已知的RAGE蛋白对于现代人类的副作用,比如产生慢性炎性疾病,对远古时期那些顶多活到40岁的人来说可能无伤大雅。


尽管施密特警告说,将她在小鼠身上的发现转化为适用于人类的治疗方法可能会是一个漫长而谨慎的过程,但她依旧对这此持乐观态度。在最新研究中,她发现将缺乏RAGE蛋白的脂肪组织移植到正常小鼠体内,同样能减少体重的增加。这给未来新陈代谢和慢性炎性疾病的治疗带来了希望。


哥伦比亚大学教授兼内分泌学家乌特帕尔·帕伊瓦尼(Utpal Pajvani)表示,尽管该研究的发现是在小鼠身上进行的,而且尚不清楚是否能适用于人类,但他也对RAGE蛋白的新发现十分乐观。他通过邮件告诉我:“这些数据十分有意思,并且与肥胖流行原因的假设一致,即肥胖部分原因来自于进化压力,以防止压力性饥饿。目前的研究为施密特了不起的发现做了补充,并表明阻断脂肪细胞中RAGE蛋白的信号通路可能会造福于人类。”


千年来,哺乳动物可能发展了如RAGE蛋白的东西来适应不断变化的环境。对寿命在短短几代内大大延长的人类来说,这可能既是一种福音又是一种诅咒。人类的生存环境变化速度远远高于身体进化能赶上的速度,为了满足当代需求,类似于施密特的研究发现促使科学家们加快研究进程。


为了使这些科学进步最大可能地改善人们的生活,施密特再次警告说,不能忽略人类身体本身的复杂性而相信那些简单的社会流言,比如减肥只需要有强大的意志力,以及制造热量差是减肥的关键。她说:“减肥是非常、非常困难的,只有通过研究好坏两面,以及为何有时本该是对人体有利的东西最后却带来了不利影响,我们才能了解大局,了解如何安全地提高人类身体健康和生活质量。”






往期文章:







利维坦”(微信号liweitan2014

微博:利维坦行星

神经基础研究、脑科学、哲学……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反清新,反心灵鸡汤,反一般二逼文艺,反基础,反本质。


投稿邮箱:wumiaotrends@163.com

合作联系:微信号 liweitan2018

点击小程序,或“阅读原文”进店

?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 点赞
    • 评论
    • 分享
    • 客服
    • 顶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