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newsData.publisher_name}}
  • {{item.name}}

某某的夏天 | 没有摇滚的青春不伤感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很难想象像《乐队的夏天》这样一个关于摇滚乐的节目在这个夏天能这么火,按照以往我们对于摇滚乐的理解如果能通过电视成为一个这么火的节目,不亚于在中国美术馆又举行了一次现代艺术大展。


然而事实就是这样,以往小众的乐队现在成为了大众娱乐关注的焦点,这是意味着摇滚乐开始被大众认可了,还是意味着摇滚乐降低自己的身段了,或者是改变对于流行的态度了?最早极其偶然的看了《乐队的夏天》第一期,原因很简单,因为这个节目出现在了爱奇艺的首页推荐上,看了一大半没看下去,可能第一期确实无聊,随后就没看过这个节目,后来发现很多人转新裤子,海龟或者刺猬的歌,突然发现以往的小众乐队变得如此流行,如此被接受了,于是回头补看了几期的《乐队的夏天》,说实话这个节目中唯独熟悉的其实只有新裤子,面孔,以及痛仰,刺猬和海龟有过一两首歌听熟悉,其他的都不太了解,所以每次下意识的挑着熟悉的乐队看,视频网站节目的好处和电视直播不一样就是可以跳着看。


节目是好节目,尊重乐队的气质,呈现他们的不同,与其说通过节目了解摇滚乐,不如说很立体的了解了每一个乐队。摇滚乐和艺术有些相似的地方就是,作品是一方面,人也是很重要的一方面,人的气质和故事与作品加起来才是完整的。我想之所以这个节目变得这样被广泛接受很重要的一点就是通过它我们看到了每一支乐队的产生和变化,以及他们背后的故事,还有每一个乐手的性格,对照着现场表演,有一种看图说话的效果,这样的摇滚乐变得立体而易懂。


所以我能理解喜欢这个节目的人,但我也能猜测到那些不愿意参加的乐队的想法,那就是流行是不是件好事?其中万一遇到改歌词是不是意味着妥协,毕竟这样的事情在以前类似《中国好歌曲》或者其他综艺节目里出现了,摇滚乐遇到综艺节目这种立场是不是本身就是很不摇滚乐的,诸如此类的猜测其实都可能有。我们忽视了其实《乐队的夏天》只是一个节目而已,在我看来它的综艺属性已经很少了,没有想象中过多的煽情和真人秀表演,至少是一个极其坦诚的节目。对于喜欢的人,讨厌的人 ,我发现我都能变得都理解的时候我觉得我其实才是步入了中年油腻的尴尬。


我听到新裤子唱《生命因你而火热》的时候总是觉得惭愧,当我发现我尝试理解每一个不同的立场的时候我已经放弃了立场本身,一个年轻人在社会人群中的冲撞中,慢慢懂得走向不同方向的人的选择,并且懂得他们为自己选择付出的努力或者牺牲,初出茅庐时横冲直撞的走在人群里,后来认识了路上的人,这些路人善恶皆有,年轻人逐渐明白了该躲开哪些人拥抱哪些人,再后来他甚至因为懂得了这些人而改变了自己的初衷,他变得胆小怯懦,甚至于不相信自己的判断。我想我们很多人都会面临这样的过程,从无知者无畏,到后来,懂得了世界的些许奥秘,陷入到了纷繁复杂的人际关系中,逐渐明白了妥协,接受了现实,这个时候的我,就是来到了中年油腻的大门口。我老婆总取笑我的口头禅是“都不容易啊”,这个口头禅就像是这个阶段的印证,原来我也变得怯懦,接受了来自不同人的立场,想想以前说话和写东西有时候真的刻薄,那时谁也不认识谈不上感情所以敢说话,因此显得刻薄,后来认识的人多了,心存念想“都不容易啊”就过去了,刻薄的想法和话到了嘴边就咽下去了。这种状态其实一点不摇滚,这样的心态去听摇滚乐,总觉得自己年纪轻轻老了不少,有时候真羡慕,甚至于嫉妒那些口无遮拦的人!


记得几年前黑豹乐队鼓手赵明义在音乐节上端着保温杯的照片被疯传,连摇滚乐手都开始养生了,恰好黑豹是我听的最早的国内摇滚乐队,后来还有一次是唐朝乐队在晚会的演出唱高音没唱上去大家又开始伤感了,再后来有一次还是在互联网上看到一帮摇滚乐老炮举办一个摇滚乐三十年研讨会,大家又调侃了老去的摇滚乐。恰好我最早接触的摇滚乐队都是黑豹唐朝,超载和轮回这个时期的,这些算是摇滚圈的老炮,老炮真的老了,新专辑没有了,新的演出越来越少,过来过去循环的歌也逐渐厌倦了,久而久之真的没有认真听摇滚乐了。


我上大学时刚好赶上北京的摇滚演出还在鼎盛期的末期,现场演出的场地大多还开着,草莓音乐节和迷笛音乐节也正是盛起,相比较现在那时候喜欢现场的年轻人真有福气。在太原读书时我就热衷于研究摇滚乐的前前后后的事情,主要通过《呐喊:为了中国曾经的摇滚》,《枷锁与奔跑》,《中国摇滚手册》这么几本书,也不知道这些书还能不能买到,还有那时候依然发行的《通俗歌曲》杂志,通过这些我了解到了嚎叫俱乐部,无聊军团,脑浊,舌头等等,MP3不流行的时代,摇滚乐的磁带反而没个音像店都有并且在显著位置,也就是说,在周杰伦的新磁带旁边可能就是无聊军团的,甚至于瘦人乐队这样不大众的专辑,至少在我青春期呆过的太原的音像店总是这样。我以前对于广州有个歌手王磊很感兴趣,后来就再也没听说了,最近才知道他去了腾讯负责音乐板块。


听音乐和看球基本上是一回事,和荷尔蒙的记忆纠缠在一起,等到姚明,艾弗森,麦迪,科比这些人逐渐退役了,我们这一代看球也看的越来越不勤快了,很多熟悉的摇滚乐队不出专辑,不演出了,也就不关注新的摇滚乐了,演出者和观众的荷尔蒙都消退了,这时候新裤子出现在《乐队的夏天》里,有种詹姆斯还在NBA打球的意思,除了新裤子确实不错之外,还有感情因素,不知道这么说对不对。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 点赞
    • 评论
    • 分享
    • 客服
    • 顶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