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newsData.publisher_name}}
  • {{item.name}}

【PSA | 对谈回顾】石上纯也×五十岚太郎:自由建筑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石上纯也与五十岚太郎在PSA的对谈现场。
石上纯也与建筑史学家、建筑评论家五十岚太郎相识于前者设立建筑设计事务所之初。恰逢此次石上纯也的上海首展开幕之际,作为其多年好友、长期观察者的五十岚太郎,围绕展览的空间设计、自然与建筑、建筑的曲线等问题与石上纯也展开了精彩的问答。在此,我们特别整理了这场对谈的回顾,帮助大家深入了解石上纯也的“自由建筑”。

对 谈 回 顾

五十岚太郎:首先向您道贺。两周之前我在伦敦看了您为蛇形湖美术馆设计的夏季展亭,今天又正好赶上了上海这边的开幕,参观了您最新的展览,我萌生了许多感想。所以,我想与观众朋友们分享一下。
最初,当石上纯也先生成立自己事务所的时候,就开始找我合作一些展览。例如,长达9米多的极薄长桌、威尼斯双年展,以及爱知三年展等一些暂时未能实现的项目。最开始合作的极薄长桌的项目便是一个巨大的难关。方才开幕讲座中介绍的方形气球,也是把美术馆当成一个实验性的场所。美术馆的场地和现实社会有些不同,建筑师可以尝试实现自己的种种实验。

餐厅的桌子,厚度如纸片一样薄,仅为6毫米,跨度长达9.6米,图片来源于网络

本次展览与石上纯也目前为止所做的展览都不太一样。展览呈现了他过往所有代表性的建筑项目,还通过模型和草图具体地还原了建筑项目的原貌。通过展览,观众们可以深入了解到石上先生真正活跃并擅长的领域。同时,展览中还有一些令人期待的进行中的项目。

所以,我想简单请教石上纯也三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关于展陈,这次的展览空间是您亲自设计的吧。之前在巴黎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展出时,展厅是一个相对明亮开放的空间。这次在PSA,您在白色空间里做了很多的隔间。请问您所安排的作品顺序有何意图?连接不同房间的开口,大小形状及高度都各不相同,这应该也是设计的一部分,便于观众实际体验到您创造的空间环境。那么,请问这样的空间设计是出于什么理念呢?

PSA“石上纯也:自由建筑”展览现场。

石上纯也:在巴黎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与PSA最大的不同在于,巴黎的展场如同一个置于庭院中的透明建筑物,而PSA的场地更像传统的白立方空间。

在巴黎如同在庭院里面做展览,而PSA则给了我一个巨大的空间,我在当中又继续创造出更多的空间。在这个巨大的空间里,如果只是单纯地排列放置那些模型就显得有些可惜。所以我想把握空间全局,发挥出每个项目的多样性,强调每个项目代表的独特的世界观。因此我为每个项目安排了独立的展示空间。每个项目都蕴含了不同的世界观,我希望将展览做成一个世界观的集合体。门洞的部分倒是没有考虑太多,只是想要起到通畅的连接作用。

PSA“石上纯也:自由建筑”展览现场。

五十岚太郎:石上先生的设计具有工程学思想的准确性,当然建筑本身就涉及物理工程学,但如果一味地追求工程学,建筑就会变得刻板。而您的设计除了理性的一面,也包含了丰富的诗意,能唤起无尽的想象。就像这次展览中所展示的蛇形湖美术馆夏季展亭的模型,像是成群的乌鸦形成的天幕,是个非常具有您的设计特点的建筑。您对的建筑项目的命名的关键词也是云、森林等自然现象。在您获得威尼建筑双年展金狮奖那一回,您还曾做过如同空气般的建筑。

蛇形湖美术馆,模型,PSA“石上纯也:自由建筑”展览现场。


而这次在PSA,正好二楼展厅在展出伊夫·克莱因的作品,其中也包含了他关于“空气建筑”的想法。克莱因的“空气建筑”是真的把虚无的空气当作四壁来显现场所,而您的空气建筑不是真的空气,而是“如同空气般”的建筑,或者说像云一样的建筑。一般来说,使用了比喻的建筑很容易成为某种模仿表演,变成观者视角的临摹。而您的设计有所不同,云也好,石头也好,您的建筑构造都更偏向于现象的表达,撷取了现象的层面之后再加以抽象化的拓展。云和石头这类自然元素,在一些契机下触发了您的想象,然后这些词汇产生的效果似乎非常重要。所以我的第二个问题是,您是如何触发这些想法的呢?

石上纯也:与其说我的建筑是从某个灵感而生,还不如说是作品成型后给自己的感受或联想,其实带有一点自我反省的意思。从我自己做建筑的动机而言,我不会去制造结果已知的东西,对在设计阶段时就着眼于目标的做法我是完全没有兴趣的。最初提出的方案导向结果的不确定性是我创作东西的动机。然后在项目建造的过程中,不断发现新的想法并去尝试。
石上纯也于开幕现场为观众导览
 
五十岚太郎您的建筑设计一直不断地尝试前人未经之地。所以构思项目时就有一些想象,而在竣工后又会涌现不同的想象。
 
石上纯也:的确如此,我会发现原本想尝试的东西成型后居然是这样啊。当然,这和自己心里原本的想象也没什么关系,眼前出现的一些效果可能是之前没有想到的,这样的情况常有发生。我在设计建筑时总是自得其乐,好比为了在途中遇到未曾见过的风景而进行长时间的旅行,我在设计建筑时,总是想在作品中创造出自己未曾见过的景色,这是我一贯的方法。
 
五十岚太郎:您的事务所虽然很厉害但工作也真的很辛苦,大家基本上在进行一些反复的作业。一般来说是先有一个固定的做法,然后再依据个人衡量进行重复的作业。但是您的情况是每次都有崭新的发明或者发现,然后大家一起挑战它。
 
住宅与餐厅,模型局部,“石上纯也:自由建筑”PSA展览现场。

五十岚太郎:那么,进行最后的提问吧。今天我在展览中看了您的所有作品,特别是几件新作品的模型。由于我自己是建筑史专业出身,我发现在漫长的建筑史中有很多运用了曲线的建筑,而在您的近期作品中的也大量运用到了曲线构造。当然这一部分也是与自然元素的运用有关。而我感觉在建筑史中,像是您所设计的这种类型的曲线似乎从未出现过,当然传统的几何形曲线在历史中是有的。也许是您对曲线有一些执念,或者它们是不经意中呈现出来的结果。所以我想请问您是下意识地在运用曲线的设计吗?

平和之家,模型,PSA“石上纯也:自由建筑”展览现场。


石上纯也:我倒是没有刻意地去运用曲线,当然我之前也有从曲线开始的设计。比如有一次,我从四边形开始尝试设计,发现四边形不适合场地后便适当做出一些弯曲,但是做出来的弯曲并不漂亮。所以我想把曲线做成更柔软的形变。我试图去改变线条,但怎么画都画不出适合场地的线条,于是历经反复修正,逐渐成了曲线的形状。所以比起说是有意识地去做,不如说这是做出来成型的结果。


 相关展览


石上纯也:自由建筑
Junya Ishigami:Freeing Architecture
时间:2019年7月18日至10月7日
地点: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 7楼
主办: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
票价:60元


2019年7月18日至10月7日,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与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将共同推出威尼斯建筑双年展金狮奖得主、日本建筑师石上纯也的中国首次个人展览“自由建筑”,这也是继PSA与卡地亚基金会在展示其丰富多元藏品的“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陌生风景”之后的再度合作。“石上纯也:自由建筑”基于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的创议,2018年首展于法国巴黎的卡地亚基金会。石上纯也根据PSA场地进行了全新的展览设计,展览将通过大尺度的模型、建筑手绘、设计手稿、影像资料等方式,向观众揭示建筑师实现理念的过程与细节。

↓↓↓戳“阅读原文”,立刻在线购票↓↓↓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 点赞
    • 评论
    • 分享
    • 客服
    • 顶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