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德地图
百度地图
取消
{{sname}} {{sindex}}/{{imgs1.length}}
{{sname}}
{{memberInfo.real_name}}
{{sindex1}}/{{bigImglist.length}}
{{commentname}}
{{sindex2}}/{{bigImglist2.length}}
{{commentname}}
链接失败,点击刷新

你的童年,我的记忆——当代摄影中的儿童图像

{{eventsData.publisher_name}} {{eventsData.update_time}} 浏览:{{eventsData.view_count}}
{{eventsData.publisher_name}} {{eventsData.update_time}} 浏览 {{eventsData.view_count}}
{{pingfen1}}.{{pingfen2}}
  • {{item2}}  
  • {{eventsData.expenses}}
  • {{eventsData.limit_numbers}}
  • {{eventsData.opening_ceremony_time}}
  • {{eventsData.start_time}} ~ {{eventsData.end_time}}
  • {{eventsData.city}}
  • {{eventsData.address}}{{eventsData.address_remark}}
简介

表征儿童的可能性

文|顾铮

作为一种视觉实践,如何表征儿童极具挑战性。儿童的视觉表征绵延于视觉艺术的漫长历史中,形成丰富的传统。而摄影术发明后,表征儿童的可能性进一步扩大到非专业美术工作者的范围。随着摄影技术的发展,尤其是手机摄影的出现,摄影图像生产的便捷性使得儿童图像的生产几乎人人可为。由此,儿童图像的表征来到了一个全新的阶段。不过,一般来说,儿童自己不能表征自己。表征儿童者一般都是成年人。对于儿童这个表征的对象,成年人通过对于他们的表征实践,寄托、传达了有关儿童的什么样的想象?在年龄上与成年人处于相对位置的儿童,对于作为表征者的成年人来说,可能既是一种理想,也是一种现实,看他们如何根据自己的观点来处理儿童这个题材,并且丰富、深化对于儿童这个概念的理解而不是窄化之。感谢浦东碧云美术馆的盛情,本展览有幸邀请到国内多位艺术家、摄影家,就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儿童图像的生产展示各自的实践与成果。希望通过本展览,让大家以此获得对于儿童图像这个也许并不能明确称为样式、但却于人性探讨很有意义和价值的图像实践领域的进一步的关注和重视。同时,通过了解参加本展览的各位艺术家和摄影家的有关儿童图像生产的观念和手法的运用,我们或许也有机会从儿童图像的生产来了解中国当代艺术和摄影实践的丰富性。

对于儿童图像的生产,我们也许可以通过以下的一些关键词,如亲密关系、纪实与记忆等来理解这些。在亲密关系的呈现中,尤其以亲子关系为儿童图像生产的重点,而摄影为此提供了最大的方便。北京苏建华的大量拍摄于1980和90年代的家庭照片最近受到了关注。作为一个积极的摄影爱好者,他对于女儿和家人的关注,既让我们感受到父亲和丈夫对于家人的关爱,也同时了解到改革开放后市民和摄影、摄影和日常的关系发生了重要的变化。而上海朱浩的《十岁的波拉片》,是以宝丽来一步成像法摄得。父亲对女儿的密集凝视的个人记忆片段,如今又被聚拢起来,构成一部女儿的成长史,也成为了家庭记忆的珍贵财富。而上海胡介鸣将还显瘦弱的儿子置于宏阔的城市空间中,呈现了人与城市这个现实世界必然要面对的关系,但也似乎展现了父亲对儿子未来的关注和展望。有意思的是,这几部作品既是为孩子们的成长拍摄的记录,同时也是摄影者自己的儿童观、美学观和摄影观的综合体现和追求。也许这是儿童图像生产的最有趣的地方。而数码技术的日新月异的发展,使得我们重审童年,虚构童年记忆,重建童年想象成为可能。上海马良的《青梅竹马》系列,以夫妻各自的童年照片为素材,经过数码技术合成为两小无猜青梅竹马的“合影”,以此达到重构童年,想象亲密关系,编织新的个人记忆的目的。同样的,西安蔡乙荣将家庭照片做成的装置作品《记忆碎片》,也是对于童年记忆的追溯和再度加工。而自己也是动画电影作家、现在美国任教的雷磊出身于1980年代,因此还有机会受到当时被称为美术电影的中国动画电影的熏陶。大闹天宫的孙悟空等动画形象成为他的童年记忆的底色。这次,他的《一个人的美术电影制片厂》就是以装置的形式对于自己的童年记忆的重返和重构。

摄影作为一种记录手段,是了解各个历史时期儿童生长过程和物质环境,同时通过对儿童的呈现来了解儿童心性和成长的重要手段。上海陆元敏以其一贯的街拍风格,让我们看见90年代以来上海儿童的生活品质、活动空间以及精神状态。更重要的是,这些照片中的儿童表情非常复杂,并不是人们常见的理想化甚至是浪漫化的儿童形象。而郑州姜健、姜一鸣父子的作品,以一个成立于1958年的幼儿园的已是成年人的当年园儿和2008年时的园儿的肖像作品,呈现记录与记忆的交织中的儿童与成长的过程。这里既有姜健以纪实摄影手法拍摄的已经是成人的最早一批园儿的肖像照,也有姜一鸣以照相馆风格风格拍摄的理想化的儿童照。不同代际形象的并置,为理解儿童与童年提供了更开阔的时空。

需要指出的是,这次展览中的部分作品是从社会学的立场和观点出发,结合了观念摄影的手法就社会现象提出问题的作品,有的作品并不是直接以儿童为对象,如北京王劲松的《标准家庭》系列,但却将独特家庭形态中的儿童的独特生存状态呈现了出来。正是这样的社会学视角的纳入,给我们带来了更多有关如何处理、生产儿童图像的启发。西安苏晟的作品《中国式童年》,承接王劲松的《标准家庭》,聚焦于独生子女政策下的儿童精神状态。这样的以社会学观点取径,又以观念摄影的手法创作的探索,给我们带来了儿童图像生产的新可能性。     

儿童的表征,从来不是,也不只是儿童如何表征的问题。表征儿童,更多的是展现了表征儿童者自己的儿童观。如何面对儿童,如何处理儿童形象的表征,会有各种各样的不同认识和手法。最重要的是,儿童形象的表征不应该是简单化和套路化的。正是这些艺术家和摄影家的从各自不同的经历和角度出发,以如此丰富的语言和手法生产出来的儿童图像,拓展了儿童形象生产的地平线,同时也令令我们确认,儿童形象的表征可以如此的多样化。这些实践,也令我们意识到,对于童年、童心的认识,远远不能只是以天真、无垢这样的说辞来敷衍搪塞。衷心希望这个展览在提示理解、认识儿童的多样性和复杂性方面给大家带来一定的惊喜和意外。

*以上内容由所属艺客发布或授权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网站不承担相应版权归属责任,如有侵权可联系网站申诉或删除

{{flexible[0].text}}
作品图
暂无作品

{{item.img_title}}

{{flexible[1].text}}
{{eventsData.good_count}}
{{event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现场图
  • {{item.publisher_name}} 发布了 {{item.images.length}}张图
    {{item.update_time}}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上传图片
    取消
    确认发布
    {{item}}
    编辑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个活动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