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newsData.publisher_name}}
  • {{item.name}}

《只有峨眉山》云之下丨梦回80年代,旧村限定复古奇幻之旅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不同于【云之上】(点击可查看:《只有峨眉山》云之上(上篇)| 时空颠倒,大梦将至科技感满分的室内剧场,【云之下】是深度还原旧村的实景室外剧场,头顶的蓝天白云就是顶棚,脚下的石砾沙土就是舞台。【云之下】旧村是王潮歌导演费尽了心血才得以保留下来的年代感极强的原景村落,是我国首个实景村落剧场。


旧村内有395个房间,包括原高河村村民的家具以及老旧的摆件也都还在。


王导:“这个村子的房舍、路径我们都没有做任何的调整,您可能会在墙上看到很多补丁,那些补丁是我们打的,是我们加固用的,因为安全问题国家有规范。这个补丁当时做的时候有两种不同的看法。有一种说法是把它们隐藏掉,后来我说就这样,让大家看到真实的状态。”


王潮歌导演努力地想把最真实的东西还原给大家,就算是制造了一场梦境,也要造得漂亮。


/ 以下照片均为建设初期和排演图,并非最终呈现效果


[高河村的故事]

 听说那一夜之间,什么都变了 

从这块牌子开始,故事就开始了——


在改革开放几十年的大好前景下,响应国家号召,城市里的“大老板”们都来到农村,带大家伙儿进城挣钱。这个时候,对于在一个几乎与世隔绝的小村庄来说,无疑是件天大的事儿,是件改变命运的事儿。小村庄的安逸和谐与大城市的灯红酒绿,农村的艰苦朴素与城里的浮华迷奢,小村庄的单调乏味与大城市的五颜六色,你会怎么选择呢?去?还是不去?都谁去?去几个?


就在那天晚上,这个小村庄,每一家每一户都发生了件大事。或温情感人,或啼笑皆非,或光怪陆离,有些事,竟然是连“城里人”都没听说过的事。

院子里红灯高挂,新郎却消失无踪的老宋家


因为一本xx杂志做起了深圳梦的沙雕三兄弟


怀疑自己“有问题”不敢让媳妇儿知道的李大保


为了争夺去深圳的名额大打出手的杨氏兄弟


……

大城市,对他们来说,是一罐蜂蜜,充满了香甜的诱惑,但这当中也有人拼了命地不接近这诱惑。

外面的世界,对他们来说,是一把刀子,稍有不慎,就容易搭进了这一生,但也有人不惧这锋利,偏要走出去看一看。


你问我最后都有谁去了?谁又留在了这个安详但乏味的小村子里呢?如果你想来一探究竟,请务必带好纸巾,泪点低的人,就做好泪腺完全失控的准备。


旧村里有一些演员是黄湾镇本地的群众,操着一口乡音,表达着曾经发生在这片土地上的故事。王潮歌导演给这个村子量身定做剧本,给这些老村民量身定做剧本,她让他们可以自由行走。

我觉得他不是因为在这个村子里面可以自由的行走就没有故事、没有演员、没有冲突的,依然可以有舞台上的浓度的,戏剧的浓度没有被减弱和降低。同时我又给你了自由,你可以行走,更重要我的戏没有结束,不是你走出剧场那一刻就完了。我认为我的戏剧幻城的另外一个想探索的,就是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

—— 导演 王潮歌


我想,王潮歌导演大概是给戏剧设定随机触发剧情的“NPC”第一人了吧。


[高河村的老物件]

 它们不值钱,却“骗”到了眼泪 

毫不夸张地说,走进旧村,看到的第一个老物件就使我热泪盈眶,不知道工作人员花费了多找功夫把它们一件一件找到,然后摆放在合适的位置。

我所说的老物件不仅仅限制于一个旧茶缸,一个破锅盖,还有一个猪圈,一墙告示.....


“抄袭自己就是耍流氓,抄袭别人就是臭流氓。”按照王导一贯的原则,肯定给大家呈现的是前所未见的事物:“这个村有瓷砖没瓷砖,他是L型还是V型的,这个村里面他旁边有一棵树,这个路怎么走,所有的一切都是我为这个村子量身定做的。”

高河村公示栏


每个老屋主人的故事


厨房“标准十件套”


令人羡慕的宽敞彩电客厅


不知道还能不能出声儿的收音机


让人想上去做个交易的老式摊位


......

没错呀,倘若没有穿越,怎么能看到这些老旧的时光呢?


高河村原来的书记姓姚,姚书记今年62了,也在这里做演员。他说:“我们都知道,这土屋子里,一辈子都挖不到黄金。”

如今的村子虽然也挖不到黄金,但它本身就是黄金,是属于80年代的黄金时代!


如果进村不小心迷路的话,不要沮丧,你可能会发现别人看不到的小物件呢~


[高河村的灯光]

 来这里的人,请自觉领取自己的小马灯 

夜晚的旧村和白天的旧村完全是两个韵味,白天的村庄古朴安详,到了夜晚,虫鸣此起彼伏,月光竹影摇曳不定,倒比白日还活泼些。


为了保存旧村夜晚的温柔的昏黄,王潮歌导演会纠结至一个一平米大的地方用一个灯泡还是两个灯泡,会仔细至是否要让茂盛的树枝在墙上打下投影,会注意至一盏灯要偏到45度还是90度。


截止我写这篇文章的前一天晚上,导演还在跟灯光设计老师王昊一盏灯一盏灯地确认。


“不行,这个还是太亮了,要暗一点,再暗一点。”


“知道我们是好不容易才保留下这个村子的吧?我们不能因为一个光亮破坏了这个村子原有的肌理!”


……


以上是他们的日常对话,在无数地否定与推翻中,找最好的效果。这些可怕的艺术家凑到一起时,要求高得“令人发指”。


可是“美”就在这反复推敲和严格要求中诞生了。不知道别人,我自己对夜晚的旧村期待值爆棚,迫不及待地想看到最后的效果。

【云之下】旧村的故事,在这里待上六天,恐怕才能看完,来一次就想get所有宝藏是不可能的。村子里的戏剧仅仅是村子宝藏的一部分,大量随机触发的惊喜还在等待你去发掘。


我能想象到的场景是,到那时候,我提着一盏马灯,与一群提着马灯的人一起,挨家挨户,敲醒他们的故事,然后惊叹,然后增添悲喜,然后感动落泪,然后永远也不想看完这些戏,然后永远也走不到村子的尽头。



- 感谢阅读 -

《只有峨眉山》云之上(上篇)点击可查看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 点赞
    • 评论
    • 分享
    • 客服
    • 顶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