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newsData.publisher_name}}
  • {{item.name}}

NUOART | 在雄狮流泪的地方——宣琛昊个展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8 月 31日NUOART推出了宣琛昊个展《在雄狮流泪的地方》,展出了艺术家近年来的纸本、油画及摄影作品。



 在雄狮流泪的地方

“匹诺曹希望找到能将木偶变成真人的蓝发仙女,他翻越高山与大海,来到世界尽头雄狮流泪的地方,美梦诞生的地方。

《木偶奇遇记》,1957,少年儿童出版社 【意】科罗狄 著,徐调孚/译

电影《人工智能》里人造玩偶得知妈妈喜欢真正的孩子,他想象着自己能和睡前故事里的匹诺曹一样,并且最终踏上了“假将成真”的追梦道路。这是艺术一致性模仿世界一致性的问题。艺术家面临同样的选择,他试图勾勒出一个全新的动植物谱系,并且将其各自人格化。博尔赫斯曾经通过虚构一本百科全书从而虚构了一个国度乃至一个宇宙。天造与人造,拟像与仿真。

影像《龙基因》虚拟了衍化进程和宗族关系。这是一个关乎未来的传统,即把对现实中并不构成关联的生物和异质时空重现作为新的开始。艺术家在建构和生发时必须犹如施以巫术般的坚信,才能赋予其灵力,假将成真。童话唯爱能救赎,但之于现实爱从来就是用完即扔的汽油桶,我们如何去缓解固执的生理属性与崇高的道德属性之间剑拔弩张的关系呢?

通过绘画,艺术家努力给出答案。回避宏观叙述,完成去舞台化近景或特写,这有利于投射能量,通过缩小战场来捆绑对象完成绞杀。在捅破边界时面对不稳定媒介其自然魅力地掌舵从而延长视觉快感,通过相对私人化语境去反抗单边主义,从而成为去帝国化行为,如果帝国意味着某种预定俗成。在艺术史面前,艺术家必须摆脱重重阻遏,来到雄狮流泪的地方,美梦诞生的地方。


多明尼加树蛙的歌声是狮子的三倍 \ 107x76cm \ 纸本水彩\ 2018

Dominican tree frog is three times the lion's song \ 107x76cm \ ink on paper \ 2018


球状声囊和肺相连 \ 53x38cm \ 纸本水彩\ 2017

Globular sonic sac \ 53x38cm \ ink on paper \ 2017


K \ 53x38cm \ 纸本水彩\ 2017

K \ 53x38cm \ ink on paper \ 2017


翅膀 \ 53x38cm \ 纸本水彩\ 2017

Wing \ 53x38cm \ ink on paper \ 2017


龙宝 \ 107x76cm \ 纸本水彩\ 2018

Dragon baby \ 107x76cm \ ink on paper \ 2018


熊的拜访  \ 76x56cm \ 纸本水彩\ 2017

Bear visit \ 76x56cm \ ink on paper \ 2017


拳击 \ 76x56cm \ 纸本水彩\ 2018

Boxing \ 76x56cm \ ink on paper \ 2018



毒蘑菇 \ 53x38cm \ 纸本水彩\ 2017

Ayahuasca \ 53x38cm \ ink on paper \ 2017


皇后\ 76x56cm \ 纸本水彩\ 2017

Queen \ 76x56cm \ ink on paper \ 2017


寒夜眼看就要过去\ 76x56cm \ 纸本水彩\ 2017

The night was past \ 76x56cm \ ink on paper \ 2017


花神 \ 107x76cm \ 纸本水彩\ 2017

Chloris \ 107x76cm \ ink on paper \ 2017


愁容童子 \ 200x165cm \ 布面油画\ 2019

Sad Boy \ 200x165cm \ oil on canvas \ 2019


猫仙人 \ 90x60cm \ 布面油画\ 2018

Cat Fairy  \ 90x60cm \ oil on canvas \ 2018


男拳击手 \ 200x150cm \ 布面油画\ 2018

Boxing  \ 200x150cm \ oil on canvas \ 2018


被禁锢的雷童子 \ 200x165cm \ 布面油画\ 2019

The Imprisoned Thunder  \ 200x165cm \ oil on canvas \ 2019


宣琛昊的画在彰显绘画本体的魅力方面不遗余力,以卓越的色彩表现力为先引,带动笔触、形状、结构的层层释放,淋漓痛畅,这种高浓度的画没有陷入形式的教条和平稳的成规,获得了一种迷乱的秩序,一种合乎感性解放的内在秩序。

——王鹏杰(独立策展人/艺评人)


 艺术家主动与这些动植物捆绑上宿命般的关系,跨度如同狼人与月亮,格拉汉姆·哈曼(GrahamHarman)看见的火与棉花。对象通常处于我们意识之外,直到艺术家努力将它们的部分影子拉进来。蝴蝶与花朵,鲤鱼与荷花,月之神与拳击手套,青蛙与树枝,水仙与鱼,这些物作为画面的主人去感知对象的关系被如是建立。

——巢佳幸(独立策展人/艺评人)


今天,就在宣琛昊的展览在暑天的北京向我们展现一个热爱植物的艺术家,用想象力为催化剂,将梦与现实浸泡在色彩世界和游戏王国的时候,远在地球另一端的亚马逊森林正在被燃烧的大火吞噬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后一片净土。地球10%的物种生活在那里,当有一天南半球的奇花异草都只能在艺术家的作品中唤起人类的远古记忆的时候,宣琛昊今天所做的,在大幅的画布上描绘童话与梦的雨林世界,就会成为未来的考古发现。就像我们今天看到他的《龙基因》,证明人类还曾经有梦一样,艺术家成为带我们入梦的灵媒。

——王凯梅(独立策展人/艺评人)


在“醉写”这个绘画状态的心理范畴里,上海画家宣琛昊是近年来我国最勤奋和出色的一位。他的造型内核来自于“新新后人类”的取材手段,画面物体或是“什么体”带给我这一代人相当的新鲜感,同时他的色彩也十分奔放酷炫。他也很得手于笔触的翻转腾挪,在他的年龄上算得老辣。宣在今后需要更多“生活”的磨砺,这两个字平时是不被加引号的,而我是特意期待他在这两个字上有新的感悟;如此,他的绘画将会出现自然而然的不同风貌。

 ——倪军(艺术家)


19年前的宣琛昊,作品在模糊具象与抽象之间用浓郁的色块肆意宣泄自己年少情绪的飞扬,这次NUOART的个展中出现了他的摄影作品,超现实具象透视,作品氛围冷静而又充满仪式感,期待现场。

——杜杰(广东时代美术馆董事)



展览现场







新浪官方微博: @NUOART

官方微信:NUOART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798艺术区706北一街B06号

电话:(86 ) 186 0017 3500

邮箱:nuoartgallery@nuoart.com   

        info@nuoart.com(媒体联络)

网址:www.nuoart.com

开放时间:周一至周日 10:00-18:0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 点赞
    • 评论
    • 分享
    • 客服
    • 顶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