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newsData.publisher_name}}
  • {{item.name}}

一个好的社会,是大人学会给孩子道歉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01


最近发生的一件小事,本来挺小的一个事。 

 

上个周末,我带女儿出门散步,走了一半路后,从后面过来一辆电瓶车,车开得并不快,马路也很宽敞,但当车开到我们旁边时,车主突然一阵猛按车铃,我6岁的女儿被铃声吓住了,一个没站稳跌坐地上了。

 

事后,我要求电瓶车主人下车给孩子道歉,他不屑一顾对我说:“她一个小孩子,我凭什么要给她道歉啊?”说完他像至尊宝那样扬长而去,不得不说,他姿势很帅。

 

我和女儿回到家,孩子还是很委屈,她问我:爸爸,你以前教育我,做错事就要主动道歉,可刚才那个叔叔为什么不给我道歉?

 

我不知道如何回答她,只能告诉她:

 

以后你出门,遇到这样的大人,爸爸允许你在心里看不起他们。



02
 
我不喜欢小题大做,但这类事确实值得探讨,以下话题与我个人无关。
 
就拿我身边一些受了大学教育,读了硕士、博士的朋友,在书本上都懂得尊重孩子,可是一到生活里,大家都变得很空灵,说忘就忘了。
 
有段时间,我们常常聚会探讨“作为家长的我们,应不应该给孩子道歉?
 
大家啰里啰嗦讨论了半天,得出的结论是不应该给孩子道歉。
 
很遗憾,我没有像一些带节奏的情感博主那样被气炸,我是这样被顶回的:
 
如果我这次给孩子道歉,那是不是意味着我一生都要给他道歉,如果我道歉,是不是也意味着我的权威就此丢失,以后我该怎么管教孩子,你帮我管吗?
 
你的孩子还是先寄存到你那吧。
 

尊严和管教哪个是第一位呢?我觉得尊严是第一位,大家应该没有意见吧。毕竟没有尊严的管教,管教得再好,那孩子还会像提线木偶。
 
还有一些父母习惯性说权威,这相当于政治家说胸怀,骗骗自己就行了。
 
我一直赞同父母生孩子是一件自私的行为,多数时候是为了自己生命的完整,估计很多父母不会赞同我这个观点,都会觉得是我把你带到这个世界来的。但是你站在孩子的角度去想,假设孩子出生前就知道这个世界的混乱,也许他会不情愿来到这个世界呢。
 
许多父母的逻辑却是这样的:“你的生命是我给的,所以我有权管教你,你必须听我的。”他们也习惯性模仿上帝的口吻说话:
 
“我是你爸。”“我是你妈。
 
有些父母要把自己当领导了,一味强调权威的人,不管是单位领导,还是孩子父母,都应该被倒拎起来30秒,让他感受地球那富有磁性而魔幻的嗓音:
 
“你们都是我的。
 
03
我爱读书,凡事都喜欢追本溯源,这是一个坏毛病,得改。
 
从知识分子到贩夫走卒,中国其实一直都有不给孩子道歉的传统。
 
大翻译家傅雷,也是如此。 
 
儿子傅聪少年在楼下练琴,傅雷在楼上监督。傅聪一个音不准,傅雷就会大骂,抓着傅聪的头往墙上撞。
 
你没看错,是真撞墙。
 
5岁时,傅聪在客厅写字,傅雷在吃花生,不知何事就火了,他操起盘子就朝傅聪扔过去。傅聪鼻子就留了一个疤,傅聪找到父亲的好友杨绛哭诉:
 
“爸爸打我真痛啊!
 
除了打骂儿子,傅雷还很在意做父亲的权威,好几次都把傅聪绑在自己家门口,让邻居们都看到,以此警告傅聪:不听爸爸的话,后果很严重。
 
在45岁之前,傅雷的字典里是没有道歉二字的,这也导致父子二人关系冰冷,以至于父子二人,很少说话。
 
1954年,傅聪被政府公派到波兰深造学习。因为思念儿子,傅雷开始了漫长的与儿子书信交流。但谁都没想到,他写给儿子的第一封信,是从“道歉”开始的,那时候傅雷已经45岁了。
 
他在信中向儿子道歉:“孩子,我虐待了你,我永远对不起你,我永远补赎不了这种罪过!并向孩子坦言“是我不懂做爸爸”、“可怜过了45岁,父性才真正觉醒。
 
这迟来的道歉虽然让父子关系得到了缓和,却再也没有换来父子二人的见面。1966年,时局动荡,傅雷夫妇在家中自杀,这也成了傅聪一辈子的伤。
 
如果这个道歉早一点,也许父子二人会享受到更多家庭之乐,一切都来得太晚了。
 
之所以讲傅雷、傅聪父子,其实是想告诉大家:
 
孩子会将父母的道歉,视作父母对自己爱的表达。如果父母做错了事迟迟不道歉,孩子会认为父母不爱自己。孩子感受不到父母的爱意,他的内心就会压抑不满。在爱的世界里,生命是平等的,没有地位尊卑差别,也没有力量悬殊对比。理解、认同、接纳,最后身心得以成长,唯爱永存。
傅雷(左)与傅聪

04
我们从小读书,听的最多的一句口号是:“孩子是祖国的希望,是未来的主人公”。
 
但仔细一想,不管是大人,还是这个社会,好像都从来就没有把孩子当作未来的主人公,更多时候都是不打你就不错了。
 
前几年,西安一所小学规定:学习、思想品德表现差的学生没有红领巾,只能佩戴绿领巾。
规定一出来,大家都很生气。
 
生气的还有“童话大王”郑渊洁,他站出来喊:
 
敬请西安市未央区第一实验小学今天摘掉“差生”脖子上的绿领巾,并由校长向每位戴过绿领巾的孩子道歉。
 
校长道没道歉我不知道,但这件事却说明了一个问题:
 
这个社会从来就没学会尊重孩子,孩子的尊严在大人面前是不值一提的。我们在要求孩子的思想品德时,其实却从未要求过自己的思想品德。一些教育管理者没有思想品德,一些为政者也没有思想品德。
 
一些思想品德负值的大人,做了假疫苗、虐童这样的恶事。让人觉得失望透了,但自始至终,却没有一个人出来为孩子的道歉,孩子的尊严似乎是不值一提的。施害者没有站出来道歉,管理者也没有因为自己的失责道歉。
 
为什么会这样呢?
 
归根到底,还是教育和文化的问题,我们只讲述功利教育,却没有美育教育,只重结果,不重道德。只重孩子的道德,却从不重社会的道德。整个社会在尊重孩子这件事上,是没有任何交通规则,从头到尾,孩子的尊严都是被忽略的。整个社会都是统一口径:
 
社会帮你养大成人就行,至于尊严这个事,暂时很忙,忙完再说吧。
 
05
我这个人不是美分,也不是五毛。在国外人那里,我显得太中国,也太爱国,在中国人这里,我又显得很西化,所以别给我戴帽子,你硬戴,我个子高,你也戴不上。
 
去年,我被一个视频打动,这个视频却来自美国,我没有夸美国的意思,只是平实讲述这个故事。
 
美国副总统彭斯正在演讲。因为动作幅度太大,彭斯不小心碰到了身后一名小男孩。
 
彭斯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他继续演讲,麦克风里突然夹杂了一个轻微而坚定的声音:
 
你要给我道歉!
演讲结束后,彭斯拥抱着身边的小朋友,被他不小心碰到脸的男孩拉着他的衣服,麦克风里再次响起稚嫩而无比坚定的声音:
 
你还欠我一个道歉!
 
彭斯这才明白,他马上对小男孩道歉说:我刚才无意中碰到你的脸,非常对不起!
 
小男孩笑了,随后与彭斯击掌言和。
 
我之所以对这个故事感慨,是因为故事主人公不过是个孩子,他也许还不知道什么叫尊严和人格高贵,但他却对一个“冒犯”了他的大人物,从内心和行为都要求了平等。
 
这个故事里,我不知道彭斯本人的行为是来自于政治家的表演,还是发自内心的道歉?但我知道,小男孩会因为这个道歉变得很开心。
 
更重要的是,一个社会应该有这个给孩子道歉的“交通规则”。这个“交通规则”会警示一个大人物,国家不管怎么发展,最终的目的都是为了下一代人拥有尊严的生活。
 
这个“交通规则”也警示每一个人,在孩子尊严这件事上,谁破坏这个“交通规则”,谁就会遭来整个社会的鄙夷。这个“交通规则”,同样也说明对平等的要求是贯穿在孩子骨子里的,人天生就需要尊严。
 

06
我平生最讨厌的一类大人,就是不尊重孩子的大人,把孩子当成工具的大人。特别是每逢有上面领导参加活动,总会有学校安排孩子们夹道欢迎,这让孩子显得特别没有尊严。在诱惑和舆论面前,我们的孩子没有勇气,说出那句:
 
“那个皇帝其实并没有穿什么新衣。” 
 
这时候,我都会有一个坏主意,要是可以罚那位校长做五百个俯卧撑,就好了。
 
同样,我也会希望我们的孩子可以在悲悯和爱中学会成长,在平等中感受到自由。在强权和利诱面前,依然富有勇气,同样,也在接受大人不断道歉中学会成长,学会宽容。


 牛 皮 明 明 
世间最好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来源 | 牛皮明明

戳左下角“阅读原文”进入网站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 点赞
    • 评论
    • 分享
    • 客服
    • 顶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