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newsData.publisher_name}}
  • {{item.name}}

客厅FM |申凡:偶然加必然就是自然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在喜马拉雅FM上隆重推出对谈节目——喜玛拉雅美术馆的客厅。每周一期,揭开“高冷”艺术圈的面纱,对谈文化艺术精彩人士。带领大家了解文化艺术人士对当下的感知对外界的反应。从文化艺术的视角刷新对世界的认识。版权归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所有,未经授权请勿刊载。



本期嘉宾 /



申凡 1952年生于中国上海,毕业于上海工业高等专科学校美术系。作为中国领军艺术家之一,拥有近40年的艺术生涯。他的艺术风格极为独特,从来不能被简单归类到任何有属性的“主义”或“流派”之中。申凡通过植根于自己的东方哲学来探讨西方艺术给中国带来的当代性。并将一些独特而古老的东方技巧譬如拓印技术运用在其作品中。这种从东方的视角出发,来讨论西方艺术对中国产生影响的理念,使之成为上海最为重要、最具开创性的抽象传统的表率。


收听节目请点击
阅读原文扫码
   


SHM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选择要成为一名全职的艺术家?

申凡 没选择过。比较正式地开始画画,应该是在崇明农场种地的那会儿,1969-1975年间。那是一个知青上山下乡的年代 ,有的人去安徽、有的人去江西、黑龙江等地。我也正属于那个年代,但我去了崇明农场。再后来,又都陆陆续续地上调返城。

申凡《标点-山水-001-3》
报纸上丙烯|2014-2015

SHM 回到上海的研究所工作后,你不仅研究课题,也会自己画画吗?

申凡 说起来有点惭愧,我在那边主要还是画画。领导和同事们看我在正常干活,也就不及其余了。所以,当时会有那样的状态与他们对我的“放任” ,或者说支持也有关。如果他们不支持,那恐怕就是另外一码事了。其实我也不是为了画画而画画,只是闲着也是闲着,做件喜欢又不会被干涉的事情。

申凡《山水-C-22a》

布面油画|2008

SHM 你在研究所的时候,或多或少会开始接触西方现代主义的概念,会看谁的作品呢?

申凡 那个年代资料不多,却不是没有,看不到原作,但图片资料大家都互通有无,还会翻拍,再印成照片做交流。当时做艺术的几乎都会接触到一些,有写实的,也有抽象的。

比如说上世纪70年代,大概是1975年,我在一家文化馆画人像,有位专业人士站在我背后说道:“喔唷,罗奥!罗奥就是这么画的”!我那时候并不知道罗奥是谁,但那时只要有意愿,还是有办法查到。不过,我想大多数艺术家还是比较顺其自然的状态,很难说每个人触碰到的点相同或不同。不过也有因为喜欢某个画派而进行模仿的情况。1978年,上海有一个“法国农村风景画展”,我看了那个展览之后,之后再创作的小风景,就会有些印象派的意趣。

1978年法国农村风景画展

SHM 1978年的“法国农村风景画展”是国内第一次展出如此大量的法国原作,很多艺术家也是第一次看到原作,还为了这个展览专门到上海。

申凡 当时的展览在上海展览馆举办,原来叫中苏友好大厦。全国各地凡是画画的大约都来了,也开了大家的眼界,不过影响对张三李四而言究竟有多大是很难说的。后来展览相对多了一些,但“法国农村风景画展”的影响确实非比寻常。

中苏友好大厦/现上海展览中心


SHM 你很多年前参加上海双年展,有一件作品是《纪念黄宾虹》,为什么会选择纪念黄宾虹这位画家?


申凡 一是因为欣赏这位艺术家,然后也是先有作品再有标题。当时上海美术馆的老方馆长在看这件作品时,问策展人张晴说:这个艺术家多大年龄,他见过黄宾虹画画吗?又说:黄宾虹就是这样东一笔西一笔地画的。

黄宾虹《黄山鸣弦泉》
设色纸本|1947

这件作品使用了霓虹灯作为媒介。于我而言,如此大面积的情况下,我不可能从一块山石画起,画满就不是这个效果了。作品的呈现主要是声音以及画面,而作品的运行时间是根据美术馆开馆、闭馆的时间来设定的。我们设想的是,2500多根霓虹灯管,周期为七个小时,10秒亮一根,从开馆到闭馆这个时间段全部亮一遍,同时配以古琴的弦音。作品实际上是一个抽象的概念,即“山水”的概念。但是呈现出来的状态,很难说这是或不是山水。

申凡《山水-纪念黄宾虹》
霓虹灯管|2006

SHM 你还经常用一种拓印的方法。

申凡 拓印是最早期的做法,相当于转印。先在画布上描画,然后转印,这样造就的线条是自然而然的。拓印、再拓印,每次呈现的线条形态各异,画面也在过程中自然形成。另外,虽然用得是同样的工具,但是实际操作和颜料现状会有所不同,创作过程中不可能完全把控线条的呈现状态,但目的是自然状态!

申凡《山水-纪念黄宾虹》
霓虹灯管|2006

SHM 你的作品曾在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2013、2014年间的两个展览中参展。

申凡 有一件作品的材质是螺纹钢水泥柱子(《山水-0912-线》),2012年于香格纳画廊创作。作品的线条来源是上证指数的月线,比如说SH0912就是上证指数09年12月的一根线。为了防止线条重叠,我将这条线等比例地拉长,整体与林子的感觉有些相似。思索之后我将它命名为“山水”,此处的“山水”不是自然山水,而是经济山水。上海人说看“山水”,看得是上升和下落,是要抛还是要买,作品的内核来源于当时的经济生活。

申凡《山水-9210》
装置|2011-2012

SHM 你的很多作品让人感觉你生活得简单而纯粹,那么日常生活中你都会做些什么?

申凡 我在工作室,也未必做什么,但工作状态还是持续保持着,新的方案由此自然而然地产生。仔细想来,我遵循的就是“自然”这两个字。

比如说《标点-我有一个梦想》这件作品,我只是决定了这件作品中标点的颜色,它的字句长短、标点位置, 我不做干涉,就将此作为一个自然状态。有时候人会分不清楚真理和谬误,将两者“拌一拌”,那就是我们的生活。但工作方式和生活状态中的“顺应自然”是有所区别的,会有所谓“观念”的说法。

申凡《标点-17-001》
报纸上丙烯|2017


SHM 很多事情你更偏向于顺其自然,而不是去介入、改变它?

申凡 介入也是一种自然状态。生活当中肯定会介入各种各样的事情,这样的过程可能让你有新的感受,或者偏离原本的方向,都是正常且自然的。需要一个契机自然生成。

SHM 生活存在未知随机性,等我们回过头看时,会发觉一些偶然发生的事情,好像是必然会发生的。

申凡 偶然和必然加起来就是自然,偶然是自然,必然也是自然。


收听节目请点击
阅读原文扫码
   


本期内容索引
00:01:56 知青时期六年农场经历
00:05:07 进入电动工具研究所开始画抽象
00:09:22 78年法国农村风景画展引来全国画家
00:13:16 上双霓虹灯作品《山水—纪念黄宾虹》
00:20:10 股指曲线引出《山水-9210-线》
00:22:32 “老板头”绰号的来由
00:26:18 新方案在持续的工作状态中自然产生
00:27:30 自然形成的“标点”系列作品
00:33:07 介入也是一种自然状态

 


采访 | 邵沁韵

图文整理 | 邵沁韵、李卉、周颖

图文编辑 | 江捷







 当前展览  what's on  


 往期精选  previously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 点赞
    • 评论
    • 分享
    • 客服
    • 顶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