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newsData.publisher_name}}
  • {{item.name}}

【IFA-艺术赏析】以无限为极限,寻求超然物外的至真世界|大地艺术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大地艺术”


  Land Art,也就是“大地艺术”,也被称为“地球艺术”(Earth Art),或者“环境艺术”(Environmental Art)是一种自20世纪60、70年代开始出现的艺术运动。




      将传统的雕塑语言引入大地艺术中,利用对大地上多种自然媒质的重组,以无限为极限,寻求超然物外的至真世界,这构成了迈克尔?海泽(MichaelHeizer1944-)大地艺术创作的核心美学。作为20世纪60年代大地艺术的定调者,其著名作品:内华达沙漠的《双重否定》(Double Negative)、洛杉矶地标建筑《漂浮的重量》(Levitated Mass)、纪念碑式作品《45°90°180°》、《东、南、西、北》(NorthEastSouthWest)以及《城市》(City)等皆循其创作要旨:在地面上挖掘的任一方洼渠并非作品的完成,作为整体的作品的每一次诞生,皆开启了一场通往无限的廓落羁旅。

英国艺术家Andy Goldsworthy 作品


       大地艺术所使用的材料通常是来自地球的天然材料,例如在创作的现场发现和选择的土壤,岩石,金属,冰块,以及各种植被和水源(江河湖海)。而且,许多大地艺术的创作选址往往都远离人口中心,远离城市,远离当代生活中人类文明的活动区域,都在森林、高原、湖泊、沙漠,甚至是在极地里创作。
  例如英国艺术家Andy GoldsworthyRichard Long,他们的作品大多发生在自然环境中,一个人创作,艺术的过程和艺术结果都没有观众的参与,许多作品也由于自然环境的自我变化,是暂时性的,过段时间就会自我消亡,有点取材于自然,最终又回归自然的意味。


英国艺术家Andy Goldsworthy 在森林里创作


英国艺术家Andy Goldsworthy 在创作中

    Andy Goldsworthy是一位英国雕塑家、摄影师和环境保护主义者,他创作了位于自然和城市环境中的特定地点的雕塑和土地艺术。

      由于使用天然的材料,他的作品与周遭环境看来十分协调,几乎像是自然的一部份;但停留在空间内静止的几何造型、作品与自然强烈对比的颜色与线条,却更像是违反自然法则的现象。


    Richard Long,甚至会把一部分在自然中完成的作品,石块、土块,按照当时在自然界中完成时的形态记录、画图、标号、拍照,再写好制作手册,带回到美术馆,然后再在美术馆里进行重新组装,产生二次创作。


Richard Long 在Rubell Family Collection美术馆中

英国艺术家Andy Goldsworthy作品


 Richard Long,也是英国艺术家,比 Andy Goldsworthy在国际上更有名声。
 在沙漠创作作品

    Andy Goldsworthy的作品基本上都是在自然界里创作,然后就在自然界里消失了。相比之下,Richard Long的作品常留在当地,摄影便成为他记录作品的主要方式,也就自然记录下了他对景观的理解、参与和改造。


Richard Long的作品的照片记录

     

       Richard Long的实践看似简单,却极具启发性。线和圆是绘画中最基本的图形,朗以双脚为笔尖,一步步在大地的画布上走出一条线:他或在中国、日本沿途摆放当地的石块,或搬开地上的石头,裸露出土地,或在瑞士使用水迹,或在韩国扫去落叶,或在阿根廷踢开雪迹而形成线条。并在直线的基础上,逐渐发展出圆形、交叉线、之字形等图形,但始终维持简单。朗并不追求走出复杂壮观的图形,他所关注的是行走过程中自然环境的细微变化。


Richard Long 的作品展示在美术馆中

   大地艺术作为一个艺术运动,它的发生和关注的主题主要是集中在6070年代之后,来自于艺术家群体中的一部分人对“艺术创作的商业化”的反对情绪rejection of commercialization of art-making),还有就是对于一种新兴的生态运动(an emergent ecological movement)的热情为原动力。

   而那时候,整个欧美世界正在经历着嬉皮士运动、反战运动,女性主义运动,所以大地艺术的“回归自然”的创作内核,和这种超越尘俗的运动精神,就恰好与当时拒绝城市生活的社会心理相吻合。


Richard Long的作品的照片记录

   

      20世纪60年代的美国,艺术表现形式枯竭,艺术品不可还原的本质似乎仅由两个基本的惯例或规范构成,即平面性与平面性的划定。在《抽象表现主义之后》(“After Abstract Expressionism”)中,格林伯格写道“一张展开的或被钉起来的画布早已作为一幅画存在。”现代人渴求并奋力寻求新的情感表达形式和精神象征符号,具有革命姿态的反既有美学态度勃发。但鲁莽的破坏与消解、否定与抛弃导致了现代性危机,艺术家陷入自我定位困惑与信念危机,焦虑成疾。人类曾认定“创造即从圆产生方”,在遭遇不能承受的生命失重之时,却万分思念唯自然中存在的“圆”,守拙归园田(Back to Nature),在原生与人造的抗衡中复本寻根(Back to Basics)。


Michael Heizer的大地艺术作品

创作于拉斯维加斯的《双重否定》是两道1500英尺,15米深,9 米宽的沟渠,交汇于深邃的峡谷。


Michael Heizer 艺术作品的巨幅照片


Michael Heizer 艺术作品的巨幅照片


     这块巨石曾出现在一个美术馆之内,后来它的照片又出现在了别的美术馆里,由于巨大的画幅面积,和逼真的视觉效果,它以这样的姿态出现在一块美术馆的墙上,制造出了另一层空间的震撼力,也是值得肯定的。


Michael Heizer,City, 1972 to present

  

   1970年代,海泽继续寻找创作的理想地点,他的足迹遍布6个西部大州,考察购买一些偏远地区的土地作为创作的原始素材。1972年左右,他选定了内华达州一处荒漠开始了《城市》(City)项目,这一项目自海泽20多岁启动到如今他已近古稀,已经持续了近50年。它的灵感源于美国当地土著的石碓建筑以及中南美洲前哥伦布时期的宗教城市。附近土地里埋藏的原始材料与雕琢后的棱角交相辉映,有种奇异的和谐。


Michael Heizer,Isolated Mass at Menil Collection

      Heizer也和许多艺术机构进行合作,创作订制大地艺术作品。例如,休斯顿的梅尼尔家族收藏馆的门口,就有Heizer的定制作品。形式和他早期的大地艺术类似,不过在材料上换成了更为永恒的钢铁铸造。


Michael Heizer,Levitated Mass from the East, 1969/2012

 现在,在艺术界Heizer的帮助下,LACMA也已经建立起了自己的巨石,它自己的方尖碑,和它的标志。


Michael Heizer,Levitated Mass from the East, 1969/2012

     作品名称是“Levitated Mass from the East”,即“来自东方的悬浮质量”,就是一个重达340吨的巨石,在建筑结构的设计下,这块巨石“悬浮”了起来,人们可以从巨石下走过。在浇注的混凝土和金属的支撑下,观众可以在狭槽里感受头顶巨石的“重量”,那是一种存在的压迫感——一种安全情景下的不安全感,一种对于巨大存在感的敬畏。


     Heizer的作品关注点纯粹在于艺术本身,而非自然风景或是西方浪漫情调。正如海德格尔所强调的:“艺术具有自身的整体性,其不是附着审美价值的器具……无论面对何种形态的艺术品,我们不能局限于某种外部形态,也不能执着于其片面的特征。他试图在构建场所空间的异质性实验中重新探索灵与肉再次相互联结的可能性,“凝视”外物以上的超越之维。


Michael Heizer的大地艺术作品
   
     总的来说,大地艺术的灵感是和概念艺术分不开的,同时也极大地受到了“新造型主义”De Stijl),立体主义,极简主义的影响。所以,许多大地艺术家都有造型艺术和极简主义雕塑家的双重身份。


野口勇,与“Contoured Playground” 模型

      野口勇(Isamu Noguchi1941年,于纽约设计的“Contoured Playground”有时被解释为一个重要的早期的大地艺术作品。虽然,艺术家本人从来没有认为他的作品是大地艺术,而只是一个“雕塑”,但他对当代大地艺术家们,包括公共装置,景观建筑和环境雕塑的影响十分深远。

  在今天的许多作品中都能显而易见的看到类似的,极简主义雕塑和新造型主义的影子。例如,美国艺术家,Donald Judd的大地艺术作品,Marfa Texas 1973


Donald Judd 大地艺术作品,Marfa Texas 1973

Donald Judd 大地艺术作品,Marfa Texas 1973

     还有美国雕塑家,Carl Andre,早期也是大地艺术的一份子,后来做的室内雕塑,也是都放在地上,被称为“floor sculpture”。


Carl Andre的早期大地艺术作品

     在大地艺术这个流派中,也许最著名的艺术家就是美国人Robert Smithson了。他写于1968年的文章《心灵沉淀:地球项目》(The Sedimentation of the MindEarth Projects),为整个艺术学界定义大地艺术运动提供了一个关键的框架。艺术评论家格林伯格(Greenberg)认为Smithson的艺术,可以视为是新时期艺术家对于现代主义脱离社会问题的反应。


Robert Smithson,Spiral Jetty,Utah

      也许是所有大地艺术之中最著名的陆地作品,也是Smithson最著名的大地艺术作品,就是“大漩涡” /Spiral Jetty,这个土石方的螺旋码头是19704月,在犹他州罗泽尔角附近的大盐湖东北岸建成的。整个景观是由泥土、沉淀的盐晶和玄武岩石构成的,雕塑造型形成了一条长约1500英尺(460米),15英尺宽(4.6米)的逆时针线圈,从湖岸突出。这个作品是永久性的,整个漩涡有时可见,有时被湖水淹没,取决于大盐湖的水位高地。


Robert Smithson,Spiral Jetty,Utah

    自创建以来,“大漩涡”已经多次被完全覆盖,再随着时间,被水慢慢显露出来。现在,艺术家与Dia基金会合作,犹他美术馆就经常策划相关的活动和节目,包括家庭背包计划和社区聚会,让更多的人可以在特定的时候来观赏和感受这个艺术作品。


Robert Smithson,Spiral Jetty,Utah

      在这种超越传统艺术展示环境的天地之间,作品材料本身的形式感,和集中设计的简单审美造型中,这个作品就像是许多没有被人们关注到的大地艺术作品那样,让人们重新认识了土地的艺术,与极简主义的亲和力。即使是使用在传统意义里被认为是“无意义”或“无价值”的材料时,如泥土,石头,海水,等,这种艺术也在呼唤着一种新时代的审美精神和价值判断从这个层面上说,大地艺术与“贫穷艺术”(Arte Povera)也有一定的关系。(代表人物是意大利艺术家,Germano Celant,他是Arte Povera运动的创始人之一,也是推广大地艺术的首位策展人之一。)


Robert Smithson,Mirror Installation

      同时,Robert Smithson也是很早将“镜面”材料与自然景观相结合的艺术家,这就与早期英国大地艺术家的创作不一样,并不是完全取材于自然,而是把一定带有人类文明和人类制造的材料融入到大地艺术的完成过程中,获得的是一种全新的视觉景象。这类作品后来被重组到美术馆里,也对后来的新造型主义雕塑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Robert Smithson,Mirror Installation


       还有另外一个类型的与大地艺术相关的艺术家创作,代表人物就是夫妻档艺术家Christo and Jeanne-Claude


Christo and Jeanne-Claude,The Floating Piers,2016
      他们的创作介于大地艺术和社会美学之间,都是大型的项目,用人类文明和艺术手段,打乱或者是改造一种自然或人文景观。但是,他们夫妻二人不认为自己是大地艺术家,而是更受到了Joseph Beuys “社会雕塑”概念影响。因此,在他们的“大地艺术”里,我们会看到大量的社会问题和人文元素的参与。


Joseph Beuys,“7000 Eichen”


      Beuys1982年开始,1987年种植完成的7000 Eichen项目——在德国卡塞尔种植了7000棵橡树,虽然与“大地艺术”的创作和思想有很多相似之处,但是他更多的不是对于自然精神的回归,而是对于人类社会的拷问。


Christo and Jeanne-Claude,Valley Curtain 1972

      而Claude夫妇的作品也是如此。他们的作品很多是打断了原有社会的“生命节奏”,他们的艺术项目多是世界上最大规模的当代地缘艺术合作,在全球各地制造不一样的景观。好比是把大楼包起来,把森林包起来,在海面的岛屿上建立起漂浮的,可以供人群行走的“道路”。


Christo and Jeanne-Claude,Valley Curtain 1972

      他们的作品都包含详细的手稿,一步一步完成的记录,这样的大型项目都是多方部门共同完成的结果。在他们的网站上,对每个项目作品都有详实的记录和图文呈现。


Christo and Jeanne-Claude,Valley Curtain 1972

    还有的大地艺术的项目作品,例如Walter De Maria“闪电场”The Lightning Field 1977)。这个作品是由Dia艺术基金会委托De Maria完成的,直到如今,该基金会也保持这个作品的正常工作。

  De Maria和他的助手在新墨西哥州,竖起了400个不锈钢杆,以网格的形式放置。不锈钢网距长1公里,每个钢杆距离彼此220英尺。由于土地的稍微起伏,不同的钢杆会产生不同的效果。在雷电天气里,就会捕捉到令人窒息的自然景观。


Walter De Maria , The Lightning Field (1977)
      《闪电场》的创作者玛丽亚(Walter De Maria)所谈与之遥相呼应:“无形和有形一样,都是真实的一部分,因而它不应该被排除在艺术范围之外。我们总试图寻找尺度、边界以定位自身,而在边界模糊时,我们才能发现,此无形物只应天上有,肉眼所见不过是众生颠倒,妄认外物为自已,不知一切所有,都是真心所幻现。我们的双眼为诸般前尘虚妄相想遮蔽而无缘得见本真。


Walter De Maria, The Lightning Field (1977)


        2000年之后兴起的“大地艺术家”,他们有个特性,就是不再是传统而专一的大地艺术家,而多是把新媒体艺术,摄影,和装置于“大地”的概念相结合。例如:挪威艺术家,Rune Guneriussen,他的作品可以说是摄影,装置,和大地艺术的三者融合。作品都是以摄影的形式在美术馆和画廊被展出,但是作品画面呈现出童话般的气氛,处在北欧神秘的大地背景内容之下。


Rune Guneriussen的大地艺术/摄影艺术作品

   类似的还有,韩国艺术家,Myoung Ho Lee,的“树木”肖像摄影系列。


 还有韩国装置艺术家Jung Lee 的户外霓虹灯装置艺术系列。



     以无限为极限,寻求超然物外的至真世界。



参与IFA 
与小编互动
点击下方 留言给我们?
IFA 平台期待您的 投稿和建议


艺术介入生活,艺术改变生活!
湖北省高校十佳移动公众平台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 点赞
    • 评论
    • 分享
    • 客服
    • 顶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