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newsData.publisher_name}}
  • {{item.name}}

【OCT-LOFT爵士音乐节】绑架小号的人:Peter Evans疯狂史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10.19 / 20:00 - 21:00

Peter Evans

美国 USA

Peter Evans - 小号 Trumpet













Peter Evans



“有时候我会很烦恼,大家关注的只是我(吹小号时)的生理极限,和发出的声音有多疯狂。实际上,这对我来说并不是最关键的。”














 绑架小号的人: 

 Peter Evans疯狂史  



? Peter Gannushkin


Peter Evans的小号演奏,的确会给人一种癫狂的印象:有时,简洁的音符如子弹一样飞快地从他的小号中四散射出,力量和速度仿佛能把四周墙壁击穿;有时,他会运用令人惊叹的循环呼吸技巧,数十分钟连续不断地吹奏让人听着都要捏一把汗的漫长即兴,如巫师念咒般神秘莫测。


 

Peter Evans演奏2016年发行的独奏专辑《Lifeblood》中曲目《Mirrors of Infinity》


Peter Evans在演出中经常浑身湿透、汗流满面,长时间激烈地吹奏铜管乐器对身体无疑是危险的,但他在观众面前是如此自信和举重若轻地挑战——即便不是人的生理极限,也是我们熟知的音乐的极限,和对小号这种乐器的认知。


? Peter Gannushkin


Peter Evans,


1981年生,小号手、即兴演奏家和作曲家。他是当今最炙手可热的爵士即兴小号独奏明星,被公认为该领域的领军人物。


Peter Evans曾在美国欧柏林音乐学院学习古典小号演奏,并在2003年毕业于新英格兰音乐学院(他也是本届音乐节13日演出的鼓手Eli Keszler的校友),之后来到纽约发展,开始自己的职业生涯。现在,他长居葡萄牙的里斯本。他身处的,是一个广袤的、兼容并包的音乐实验场景,他的演奏跨越传统与现代,致力于探索和突破小号的表现范围,并将即兴作为一种既独立自主又能与他人协作的作曲方式。



和前文提到的那样,从表面上看,他的小号演奏是极富观赏性的,但换句话说,也会被人当做是某种技巧展示。但Peter Evans的小号演奏一直都是极为严肃的,在学生时代,他学习的是古典和爵士乐,会演奏当代作曲家Luciano Berio的作品,也有来自爵士小号手Bill Dixon的作品。所以最初,他对于先锋、即兴音乐场景而言,其实是一个局外人。


但正是由于这样的身份,他才一直带着质疑和挑战的眼光看待一切已有的关于小号的陈规戒律,并发展为现在他独一无二的风格。简洁、质朴,他的小号演奏越过复杂的乐句,避开小号的局限性,而在力量和速度上突破,让小号如刀刃一般闪出锐利的光。


? Bradley Buehring


来到纽约后,孤身一人的Peter Evans虽然谁也不认识,但在随便哪个咖啡厅里,他都能来上一段自己的独奏,并逐渐成为一颗夺目的新星,杀入纽约自由、前卫爵士圈。Peter Evans有时会拿掉小号的吹嘴,或控制和麦克风的角度,来创造层次丰富的声音纹理;有时,他甚至还会让麦克风伸进小号的喇叭口中,通过喇叭口和麦克风之间的碰撞,产生击打镲片一般的声音。


如此演奏出的小号音乐是无拘无束、无边无界的,不和谐和弦与让人回味无穷的旋律线,难以捉摸的节奏和丰富的动态,色彩斑澜的声音不断喷薄而出。Peter Evans在演奏中展现出的压倒性的力量,有时会让观众陷入困惑和惊恐,被暴风般袭来的声音裹挟其中,不知所措。另一方面,他的音乐又会建立起一种亲密的纽带,现场的每个人都会体验到他的汗水和陶醉,分享精神与身体上双重的折磨与快感。


 

Peter Evans在Issue Project Room的现场演出,2016


“当他吹完这场 ‘马拉松 ’的最后一个音,他放下小号,说:‘就是这样。’片刻之后,仍在迷茫中的观众开始猛烈地鼓掌。”

——《纽约时报》,Corinna da Fonseca-Wollheim,2015


美国爵士小号手兼作曲家Dave Douglas很快就注意到Peter Evans,邀请他在纽约举行的“新小号音乐节(Festival of New Trumpet Music)”上演出。Dave Douglas评价说:“Peter Evans正在做的事情,堪称前无古人。他现在已经将这些技术,进一步发展成完全属于他自己的声音,这种情况实属罕见。”


? Harald Krichel


既新颖又原始,Peter Evans独特的小号演奏,也时常被认为是某种现有小号音乐的补充。对这一点,他认为这也是某种“欧洲中心主义”在音乐上的体现。“如果你在音乐学校,被教育说你学到的这就是‘音乐’,此外那些都是‘其他音乐’——比如‘哦,印度音乐,随便啦’——那也太可怕了,”Peter Evans说。对于他而言,任何类型的音乐都是平等的。也正是如此,在2008年他还曾奔赴菲律宾的棉南老岛,跟当地部落音乐家进行交流项目。


? Jake Giles Netter


现在,Peter Evans主导的团体有Peter Evans Ensemble和Being & Becoming,他加入的组合有Pulverize the Sound(包括Mike Pride和Tim Dahl)和Rocket Science(包括Evan Parker、Craig Taborn和Sam Pluta),并不断与同道乐手组成新的计划。


从左至右,Evan Parker、Paul Lytton、Peter Evans与Barry Guy,2015


Peter Evans还曾和一些新音乐领域的大师合作,其中就包括Peter Brotzmann、Barry Guy、Clayton Thomas、Jim Black、Okkyung Lee、Sam Pluta、Zach Hill、Steve Shick和John Zorn等等。


 

Evan Parker与Peter Evans


Peter Evans凭借独奏与上述音乐家一起,在过去的十几年里参与、合作发行了近四十张专辑。在2018年,他发行了最新的个人专辑《The Veil》,延续他在小号独奏上的探索。“聆听这种音乐永远不会感到无聊——即使它仅由一位音乐家演奏,它的声音、色彩和特殊技巧也如此丰富多样。”(Avant Scena博客)


《The Veil》封面,2018


这次来到OCT-LOFT国际爵士音乐节,也是他繁忙的演出行程第一次囊括中国,为我们带来独此一家的小号独奏。但是,我们得小心了,这里的小号甚至需要打个引号……



“这是另一种乐器,这完全是另一回事,”Peter Evans说。




文 / 苦瓜

编辑 / 木殳








立即购票  !!!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 点赞
    • 评论
    • 分享
    • 客服
    • 顶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