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newsData.publisher_name}}
  • {{item.name}}

H&W访谈:豪瑟沃斯合伙人马克·佩约特对话艾米·谢拉德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有色人种艺术家正在使用肖像画来创作一种在艺术史中缺席的人物叙述。这种实践呼应了人类所面对的状况,并为生活竖起了一面镜子。
—— 艾米·谢拉德(Amy Sherald)
艺术家艾米·谢拉德的个展「问题的关键......」(the heart of the matter...)现正于豪瑟沃斯纽约22街艺术空间展出,这是谢拉德在豪瑟沃斯举办的首场个展。时值展览揭幕之际,豪瑟沃斯合伙人与副总裁马克·佩约特(Marc Payot)对话艾米·谢拉德,探讨其艺术实践的动力所在。
艾米·谢拉德:问题的关键……
Amy Sherald
the heart of the matter...
展览时间:即日起至10月26日
展览地点:豪瑟沃斯纽约
548 W 22nd St, New York, NY 10011    
联系方式:newyork@hauserwirth.com
开放时间:星期二至星期六 
早10:00至晚6:00  
相关阅读:H&W展览:豪瑟沃斯纽约22街空间展览预告
马克·佩约特(下简称MP)
我很喜欢你作品中的一点,就是你可以把肖像这样一个传统而古老的题材变得激进而新鲜。你是如何理解肖像的?


艾米·谢拉德(下简称AS)
作为一种体裁的肖像画已经有了新的面貌。肖像画的传统已经变成了一种在艺术史的叙述中重获时间与空间的方式,而这种叙述几乎全然是欧洲化的。它不再专属于社会精英。有色人种艺术家正在使用肖像画来创作一种在艺术史中缺席的人物叙述。这种实践呼应了人类所面对的状况,并为生活竖起了一面镜子。现在,它在美术馆的墙壁上呈现那些曾被曲解的寻常人士的形象,展现了生活原本的样子。我认为它是所有不同体裁的精神粮食。


艾米·谢拉德(Amy Sherald),《当我放下了我是谁,我变成了可能成为的样子(自我想象集)》[When I let go of what I am, I become what I might be (Self-imagined atlas)],2018,油彩 画布, 137.2 x 109.2 x 5.1 厘米 / 54 x 43 x 2 英寸,? 艾米·谢拉德,图片:艾米·谢拉德、豪瑟沃斯,摄影:Joseph Hyde


MP
你的作品是从一张街头快照开始的,而且最后的绘画也保留了一种摄影的气质。显然你对作为一种构图以及记录工具的摄影是抱有某种兴趣的。摄影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对摄影的兴趣如何拓展了你的工作?你对其有什么用意?


AS
我最早接触到的摄影就是我自己的家庭照片。在我小的时候,每逢雨天,我就会翻看母亲放在储藏柜里的一盒盒照片,而我总是会被从未谋面的祖母的一张黑白照片吸引。在被一间只接收白人的医院拒绝就医之后,由于没有得到应有的医疗照顾,她在阿拉巴马生产时不幸离世。那张漂亮的黑白照片是我唯一能够了解她的方式。照片中的她戴着一顶贝雷帽,身穿一件千鸟纹外套,看上去骄傲而自信。回过头来看,这张照片和我在艺术范畴中所遇见的自我表现是非常不同的。


艾米·谢拉德在工作室,2019,图片;艺术家、豪瑟沃斯,摄影:Melanie Dunea


MP
所以对你来说,摄影是不是为了去捕捉模特的“特质”,或者去创造一个凝视的固定时刻呢?能说说你是怎样选择主题的么?


AS
当然可以。在马里兰的巴尔的摩的生活,让人很容易就可以在日常之中找到非比寻常的人。我所发现的人似乎都有某种怀旧的风采。在很久之前,生活总是充满着变数,自由的代价也很高,而他们就是我们所希望的未来。


有那么几次,我画中的人物和我遇到他们的时候是一样的,但是更多的时候,我会让他们穿上我在二手市场上找来的衣服。要去接近你不认识的人,让他们给出一些你甚至无法用语言解释的东西,并不总是件容易的事。在对的时间找到对的人是很让人兴奋的。


如果可能的话,我总是会在室外的自然光下给我的模特拍照。对我来说,通常傍午时分是最好的时间,他们一般也需要一些时间来忘记相机的存在。拍照的时候,我必须站得很近,这有时会让人感到紧张;而当我们在聊别的东西的时候,常常就能拍到对的照片。人们经常问我是不是认识我的模特,我会说,一旦开始绘画,我就真的很难再把他们看成是他们自己了。他们变成了一种改变我们对自我认知的符号工具,重新出现在美术馆的墙面和艺术史之中,特别是美国的艺术史。话虽如此,但他们的在场仍然是无法取代的。


画完之后,我会基于模特的服装来决定背景的颜色,反之亦然。素描是用炭笔直接画在画布上的,这就使我在完成绘画的过程中仍留有修改的余地。素描完成之后,就会开始上色。画面中的细节有时会和原来的照片有所差异,但大多数情况下,它都会和我一开始的图像保持一致。


「艾米·谢拉德:问题的关键……」展览现场图,豪瑟沃斯纽约22街,2019,,? 艾米·谢拉德,图片:艾米·谢拉德、豪瑟沃斯,摄影:Joseph Hyde


MP
所以,你找到的模特是你的终极灵感,而你对摄影的使用显然根植于你自己把照片当作一种“纪念”的工具的经历。你对摄影的兴趣是如何延伸到你的工作之中的呢?


艾米·谢拉德(Amy Sherald),《英俊》(Handsome),2019,油彩 画布, 137.2 x 109.2 x 6.4 厘米 / 54 x 43 x 2 1/2英寸,? 艾米·谢拉德,图片:艾米·谢拉德、豪瑟沃斯,摄影:Joseph Hyde


AS
是的,我的灵感大多来自摄影。我着迷于摄影去讲述一个更加真实的历史的能力,由此可以形成对主流历史叙述的抗衡。摄影是我看到的第一个可以让缺席之物显像的媒介,它让曾经无法控制自己图像的人,获得了创造他们自己的叙述的能力。而谈到历史绘画,爱丽丝·尼尔(Alice Neel)是我真正的灵感来源之一。她是一名女性艺术家先驱,她的绘画虽然低调,但却让我感受到了更多的生命力。我也经常受到同辈艺术家的启发。像尼德卡·阿库伊犁·考斯比(Njideka Akunyili Crosby)与勒奈·耶顿-布奇(Lynette Yiadom-Boakye)这样的女性正在重新定义和改变绘画的面貌,同时不断回应着代表的历史。


MP
你的作品感觉很“美国”。你怎么看自己的作品和更大的美国绘画传统之间的关系?


艾米·谢拉德(Amy Sherald),《有时国王是女人》 (Sometimes the king is a woman),2019,油彩 画布, 137.2 x 109.2 x 6.4 厘米 / 54 x 43 x 2 1/2 英寸,? 艾米·谢拉德,图片:艾米·谢拉德、豪瑟沃斯,摄影:Timothy Doyon


AS
我认为自己是在美国现实主义的传统下工作的。我关注的是美国之心——人、风景与城市景观,同时我也认为这是一个机会,可以给曾经主要由白人男性写就的美国艺术故事增添新的内容。美国现实主义意识到了美国是如何在艺术中找到自己的身份的,而我画画的原因也是为了在艺术史和这个世界中找到自己。




「阿尔普:二十世纪雕塑大师」展览现正展出
欢迎通过 @HauserWirth 在艺平台参与互动
于www.hauserwirth.com 登记获取最新资讯
(登陆后移至网站底部)
▼ 点击图片识别二维码,关注画廊最新动态
▼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豪瑟沃斯官网了解更多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 点赞
    • 评论
    • 分享
    • 客服
    • 顶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