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newsData.publisher_name}}
  • {{item.name}}

高古轩引领线上艺术品收藏,拓展市场可能性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2019伦敦弗里兹(Frieze)艺术博览会“高古轩线上展厅”(Online Viewing Room)已于北京时间10月8日下午2时59分圆满收官。本次高古轩与斯特林?鲁比合作呈现的全新线上展厅,意在拓展艺术家直接与全球观众分享自己的故事和艺术视野的方式。


活跃的中文艺术媒体艺术碎片与高古轩画廊出版总监Alison McDonald进行了访谈,并发表了文章。全文如下:



10月6日,2019伦敦弗里兹艺术博览会(Frieze Art Fair)与弗里兹大师展(Frieze Masters)在摄政公园如期闭幕。这场在英国“脱欧”前夕的艺博会聚集了来自35个国家的逾160家画廊,显示出空前的国际化。


稍稍回溯一下弗里兹艺术博览会在伦敦诞生的历史,与欧洲另一老牌艺博会巴塞尔的产生相比,似乎也有那么一丝“脱欧”的意味。以批评为主的权威杂志《弗里兹》(Frieze)生发出的定位,让这个艺博会因在学术和开放性上的关注,而促成了商业上的另一高度。面对近年来雨后春笋般新生的艺博会竞争,伦敦弗里兹艺术博览会倒无需过多担心。


“尽管艺博会显现出令人疲惫的迹象,但许多最令人向往的作品还是在这些全球艺术日历上最重要的日期被推向市场。”高古轩出版总监Alison McDonald在接受“ARTSHARD艺术碎片”采访时说,“到目前为止,我们一直着眼于在艺术博览会期间推出线上展厅。我们注意到一些很重要的收藏家不会去参加艺博会,但又希望收获令人满意的作品,只是不想长途旅行。我们认为线上展厅提供了一种令人兴奋的参与方式,让无法或不愿意旅行的买家也参与进来。”


今年,高古轩在伦敦弗里兹艺术博览会展位上带来由艺术家斯特林·鲁比(Sterling Ruby)创作的名为“HELIOS”的个人展位,集中展示其色彩绚丽、厚涂颜料的《WIDW》系列画作。而同期高古轩与斯特林?鲁比合作呈现的全新线上展厅,意在拓展艺术家直接与全球观众分享自己的故事和艺术视野的方式。


这次线上展览由鲁比与高古轩总监Sam Orlofsky携手策展,回顾鲁比艺术生涯中的重要时刻,并彰显其涉猎不同范畴的多元创作手法。


Photo: Bennet Perez. Courtesy Gagosian 


Sterling Ruby, LANDING HELIOS(7096)., 2019, acrylic, oil, cardboard, and treated fabric on canvas, 96 × 126 inches (243.8 × 320 cm) ? Sterling Ruby


线上展厅独家呈现了七件由鲁比私人珍藏、首度亮相市场的精选作品,不仅有鲁比为此次展览创作的一幅新画作、一尊新雕塑,亦囊括了他所甄选的艺术家作品,包括海伦·弗兰肯特尔(Helen Frankenthaler)葛饰北斋(Katsushika Hokusai)迈克·凯利(Mike Kelley)安东尼·卡罗(Anthony Caro)布拉塞(Brassa?)米尔顿·艾弗里(Milton Avery)卢齐欧·封塔纳(Lucio Fontana)


Sterling Ruby, HEART (7108), 2019, ceramic, 24 3/4 × 16 1/4 × 3 inches (62.9 × 41.3 × 7.6 cm) ? Sterling Ruby. Courtesy Gagosian


Lucio Fontana, Formella: Crocifissione, 1955, Glazed and colored stoneware, 17 × 9 1/2 × 2 1/4 inches (43 × 24 × 5.5 cm). Courtesy Gagosian


而这次展示并非是高古轩首次设立线上展厅。首次推出是在2018年巴塞尔期间,紧接着在2018伦敦弗里兹(Frieze)高古轩“线上展厅”中展出了海伦·弗兰肯瑟勒(Helen Frankenthaler)、罗伊·利希滕斯坦(Roy Lichtenstein)、乔纳斯·伍德(Jonas Wood)等艺术家的精选作品,今年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上则展出了阿尔伯特·厄伦(Albert Oehlen)的画作。“事实上,在线上展厅公布定价对艺术界还是一件比较新的事情。特别是过去一年我们发生了关键性的转变,画廊开始在线上展厅公开发布超过10万美元定价的作品。”Alison说,“线上展厅在过去一年之中取得的成绩让我们倍感兴奋。特别是一件阿尔伯特·厄伦1988年的绘画以600万美元的破纪录价格在线上销售成交


如Alison McDonald所说,2018年的线上销售情况是令人惊讶的,越来越多的用户通过手机移动端向画廊在线咨询艺术品价格。在经济学家克莱尔·麦克安德鲁(Clare McAndrew)撰写的《2019年巴塞尔艺术展与瑞银集团环球艺术市场报告》中,2018年全球艺术市场线上销售额达60亿美元,较上年增长11%。而在曾通过网络购买艺术品的高净值藏家群体中,愿意支付的价格与藏家的年龄成正比。更有高达93%的千禧一代藏家曾经从网络平台上购买艺术品。而苏富比(24%)、佳士得(16.8%)等二级市场的代表机构已将线上业务作为吸引新藏家整体策略的一部分。


本次鲁比的作品售价介乎4.5万至60万美元,使这场虚拟展览成为相关价格范围的展览中,首次销售单一艺术家新作的网上活动。而与之并置的鲁比认为对他影响深远的艺术家的二级市场作品价格区间为1.3万美元至250万美元。“我们仍在继续扩展线上销售的可能性。”高古轩画廊希望在线上展厅尽可能多地向观众提供艺术作品的背景信息,“随着技术在过去几年里的飞速发展,我们终于可以向观众展示最为精美、细节清晰、高分辨率的艺术品图片和影像,并把作品放入到具体的语境中,从而突出它们最独一无二的特质。


Sterling Ruby, VAMPIRE 22, 2011, fabric and fiberfill, 89 1/2 × 37 1/2 × 6 inches (227.3 × 95.3 × 15.2 cm) ? Sterling Ruby. Courtesy Gagosian


Mike Kelley, Wood Nymph, 1988, felt collage on felt, 95 3/8 × 60 inches (242 × 152.5 cm) ? Mike Kelley Foundation for the Arts. All rights reserved/Licensed by VAGA at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Courtesy Gagosian


虽然目前在线上艺术品市场,以价格较低的销售占主导地位,但有证据表明,一些收藏家越来越愿意在网上支付高价,尤其是来自老牌卖家和特定平台的高价。截至10月8日上午,高古轩的线上展厅已有4件作品显示售出。对于各种规模的经销商来说,网上销售仍然是接触新客户的重要手段。而藏家群体中随着互联网带来的新的社交和生活方式,也打破了传统“艺术家-画廊-藏家”工作关系的互动模式。“通过专业的展示,客户可以呆在自己舒适的家中就对作品有所深入了解、洞察市场和咨询我们的专家。”高古轩出版总监Alison McDonald谈道。


Sterling Ruby, DEATH CULT (6150), 2016, archival inkjet print, 59 1/2 × 42 3/8 inches(151.1 × 107.6 cm), edition 2/3 + 2 AP ? Sterling Ruby. Courtesy Gagosian



 艺术碎片对话高古轩画廊 

受访者高古轩出版总监Alison McDonald


Q:
线上展厅在艺术行业中并不算新鲜,高古轩画廊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决定开设的?本次的全面升级体现在哪些地方?为什么选择伦敦弗里兹艺术博览会期间?


高古轩画廊:
事实上,在线上展厅公布定价对艺术界还是一件比较新的事情。特别是过去一年我们发生了关键性的转变,画廊开始在线上展厅公开发布超过10万美元定价的作品。


线上展厅在过去一年之中取得的成绩让我们倍感兴奋。特别是一件阿尔伯特·厄伦(Albert Oehlen)1989年的绘画以600万美元的破纪录价格在线上销售成交。


在最近的线上展厅中,我们仍在继续扩展线上销售的可能性。每一次我们都力图吸引各种各样的收藏家,并努力为我们的艺术家创造新的机遇,让他们通过线上销售触及到更广泛的受众。


Sterling Ruby, SP165, 2011, spraypaint on canvas, 96 × 84 inches(243.8 × 213.4 cm) ? Sterling Ruby. Courtesy Gagosian


Sterling Ruby, SP165, 2011, spraypaint on canvas, 96 × 84 inches(243.8 × 213.4 cm) ? Sterling Ruby. Courtesy Gagosian


Helen Frankenthaler, Sacrifice Decision, 1981, acrylic on canvas, 53 3/4 × 118 1/2 inches (136.5 × 301 cm) ? 2019 Helen Frankenthaler Foundation,Inc./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Courtesy Gagosian


Q:
线上销售近年来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一直被提及,但被视为线下的某种补充,似乎无法如其他商品那样获得全面优势,你觉得这是为什么?


高古轩画廊:
我们希望在线上展厅尽可能多地向观众提供艺术作品的背景信息。随着技术在过去几年里的飞速发展,我们终于可以向观众展示最为精美、细节清晰、高分辨率的艺术品图片和影像,并把作品放入到具体的语境中,从而突出它们最独一无二的特质。通过这样专业的展示,客户可以呆在自己舒适的家中就对作品有所深入了解、洞察市场和咨询我们的专家。



Q:
我们可以看到,二级市场如拍卖行等同样会呈现一些线上部分,作为一级市场中的代表性画廊,与他们的区别是什么?


高古轩画廊:
我们的线上展厅同时展示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的作品。事实上,目前正在展出的作品都来自一级市场,它们都是艺术家斯特林·鲁比(Sterling Ruby)的自留作品。我们将它们与鲁比认为对他影响深远的艺术家的二级市场作品并置呈现。


Sterling Ruby, LANDING HELIOS (7096)., 2019, acrylic, oil, cardboard, and treated fabric on canvas, 96 × 126 inches (243.8 × 320 cm) ? Sterling Ruby. Courtesy Gagosian


Milton Avery, Pier, 1960, oil on canvas, 30 × 40 inches (76.2 × 101.6 cm) ? 2019 Milton Avery/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Courtesy Gagosian

 


Q:
你觉得什么样的作品是不适合在线上展示的?如Artsy这样的网站,从事线上展示多年,画廊的展示与之的区别在哪里?艺术家及作品如何挑选?


高古轩画廊:
我们愿意在线上展厅展示任何形式的作品。但我认为在构建线上展厅时,应该考虑到作品本身的内容。比如,我们发现用影像来展示雕塑是一种非常重要的线上销售方式。我们旨在给观众提供最好的观看体验,即通过分享高分辨率的照片、影像、线上交流、作品创作背景和市场专家的意见,为观众创造尽可能接近作品的体验。


Sterling Ruby, SUBHEAD (5600), 2015, Steel and paint, 41 × 28 × 33 1/2 inches (104.1 × 71.1 × 85.1 cm). Courtesy Gagosian


Anthony Caro, Table Piece S-11, 1992/94, Steel, 23 1/4 × 40 1/8 × 29 1/8 inches (59 × 102 × 74 cm). Courtesy Gagosian


Q:
今年香港巴塞尔期间,卓纳画廊也有过类似举动,并销售一空,展示方式、艺术家及作品的挑选有时会决定最终的结果。高古轩也同样在当时推出线上展厅,销售情况如何?你是否对于线上销售充满信心?还是持观望的态度?对于线上展示带动销售的未来你怎么看?


高古轩画廊:
我们用高度策展的方式来呈现我们的线上展厅,并且只挑选我们认为人们在当下会感兴趣的高质量的作品。我们在选择作品上非常挑剔,并且不断重新设想我们如何可以打造出更高层次的在线艺术购买体验。我们希望不断超越观众的预期,让访客和买家每次回来时都依然觉得它是有趣的,并看到我们的不同。之所以要运用最前沿的先进技术,为的是不断突破新的界限,我们愿意在艺术品收藏的世界中引领前沿。



Q:
高古轩的线上销售额近年是否呈现上升趋势,是否统计过这部分在整个画廊销售中的比例?购买人群是哪一类?年龄段是怎样的?亚洲与欧洲、美国等地的顾客是否呈现出不一样的参与热情,是否有对比?


高古轩画廊:
到目前为止,我们一直在着眼于在艺术博览会期间推出我们的线上展厅。我们注意到一些很重要的收藏家不会去参加艺博会,但我们知道他们希望收获令人满意的作品,只是不想长途旅行。尽管艺博会显现出令人疲惫的迹象,但许多最令人向往的作品还是在这些全球艺术日历上最重要的日期被推向市场。我们认为线上展厅提供了一种令人兴奋的参与方式,让无法或不愿意旅行的买家也参与进来。


Sterling Ruby, WIDW. HELIOS (7090)., 2019 ? Sterling Ruby. Courtesy Gagosian


Q:
本次高古轩在伦敦弗里兹艺术博览会现场的展位上也呈现了斯特林·鲁比的个展,这种线上线下的结合所获得的反响如何?作品价位在线上和线下有没有不同?方便透露吗?或给出一些价格区间?斯特林·鲁比也涉足很多时尚品牌的合作,你对他有怎样的评价?


高古轩画廊:
我们决定做斯特林·鲁比是因为他的创作非常多元化,同时他对很多艺术家的影响兼收并蓄。你越看他的作品,就越会发觉他们之间的相似之处。我们希望通过这次机会,向大家展示他是如何从各种人和地方广纳博取并融于自己的创作中。


除此之外,鲁比也是一个完美的合作者。他的创作涉及各种不同类型的媒材,并借鉴和吸纳各种艺术形式。参观他的工作室是一个令人兴奋的体验,我们的对话从葛饰北斋到海伦·弗兰肯特尔(Helen Frankenthaler)再到迈克·凯利(Mike Kelley)无所不容。


我们在伦敦弗里兹艺博会上的展位主要聚焦于一个系列的作品,而线上展厅则更全面地展示了鲁比的创作全貌、影响他的艺术家和一些特殊的系列。


我们在线上展厅销售的鲁比作品定价在4.5万美元到60万美元之间。二级市场的价格区间为1.3万美元至250万美元。


Sterling Ruby, Alabaster SR11-55, 2011, acrylic, 45 1/2 × 84 1/2 inches (115.6 × 214.6 cm) ? Sterling Ruby. Courtesy Gagosian


Katsushika Hokusai, Kanagawa-oki nami-ura (Under the Wave off Kanagawa), c. 1830–31, Oban yoko-e print,10 1.4 × 15 1/8 inches (26 × 38.4 cm). Courtesy Gagosian 


相关阅读:
参与高古轩线上展厅,开启在线艺术收藏
对话Sterling Ruby,谈他的无界创作
Milton Avery是如何创造和谐色彩的?
Sterling Ruby:颠覆形式的极限

斯特林·鲁比故事:

鲁比+弗兰肯瑟勒 | 来自大师的创作启发

鲁比+米尔顿·艾弗里 | 先锋大胆的诗意实践

鲁比+葛饰北斋 | 对标浮世绘大师的艺术创作

鲁比+安东尼·卡洛 | 如何从雕塑中寻找灵感来源

鲁比+卢西奥·丰塔纳 | 尝试探究陶瓷的种种可能

鲁比+布拉塞 | 当标题成为艺术探索的代名词

鲁比+麦克·凯利 | “逾矩”的作品





香港中环毕打街12号毕打行7楼

7/F Pedder Building, 12 Pedder Street

Central, Hong Kong 

T. 852.2151.0555 

F. 852.2151.0853

hongkong@gagosian.com

开放时间: 周二-周六,11am-7pm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 点赞
    • 评论
    • 分享
    • 客服
    • 顶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