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newsData.publisher_name}}
  • {{item.name}}

美不胜收!丝路歌剧《马可·波罗》获欧洲媒体高度肯定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由中国对外文化集团有限公司丝绸之路国际剧院联盟与广州共同出品、广州大剧院制作的原创中文歌剧《马可·波罗》在意大利热那亚圆满完成海外首演,并且是首部作为意大利剧院演出季开幕演出的中国原创歌剧。



终场谢幕时,观众席掌声雷动,观众按捺不住对这部中文歌剧的喜爱,频频高喊Bravo(太棒了)!对《马可·波罗》这部来自中国的歌剧作品给予高度评价。



《马可·波罗》的演出引发观众的纷纷点赞,意大利媒体同样对这部歌剧好评如潮。



“舞台灯光,美不胜收”

《共和国报》2019-10-01


(报道翻译如下)“《马可·波罗游记》曾是一本畅销书籍。于是我问自己,为什么不将它改写成为一部史诗般的戏剧呢?素材众多,可以谱写出供演奏16个小时的音乐。另外,我向来热爱中国音乐并已经研习多年。因此,自然而然地,我试图将这部作品与西方歌剧传统相融合。”周日晚,德国作曲家恩友特·施奈德在卡尔洛·费利切剧院出席其作品欧洲首演活动接受采访时如此描述其创作过程。没有广州大剧院和卡尔洛·费利切大剧院的通力合作,这一趣味横生而煞费苦心的项目就不可能完成。此外,两大剧院早就建立了良好的关系,通过此次合作纽带必将更加紧密。


《马可·波罗》是一部三幕歌剧,序幕和终章的剧本由韦锦撰写,音乐则由施耐德谱写(另有三段咏叹调作者署名为李劭晟(音译))。顾名思义,这是一部受《马可·波罗游记》启发而创作的壮丽的巨作,必不可少地被增添上一段爱情故事:让威尼斯人马可·波罗坠入情网的少女是尼基塔一类的杏眼女子,或是一名忍者,其身份是宋朝的间谍。序章以热那亚的圣乔尔乔宫的监狱为背景。在那里,马可·波罗在热那亚人和威尼斯人之间的丘尔科拉战役之后沦为阶下囚。正是在这牢房之中,他向比萨来的作家鲁斯蒂谦讲述回忆——《马可·波罗游记》。于是,马可·波罗在东方的冒险通过闪回的方式向观众重现,直至剧末重返热那亚的监狱之中。


这部歌剧无疑具有趣味,也不乏令人会心一笑的时刻。不过,总体稍显冗长:如在二重唱等处略作删减,将有望使得情节更加流畅,也不至于令营造出的戏剧张力白费功夫。在音乐方面,施奈德不愧尤其因电影配乐的高产而闻名,他展现出的将不同风格的经验融入同一曲谱的功力不容置疑,在序曲部分就显露出其来自“电影”的灵感。在开场部分,观众们欣赏到的是一首贡多拉船夫(显然是为威尼斯人马可·波罗的回忆而设置的环节)演唱的歌曲,“il bianco e dolce cigno cantando muore(《甜美白天鹅的死亡之歌》(意大利语;其余歌词用中文演唱,观众可以通过字幕了解内容),是16世纪的雅各布·阿卡代尔特著名情歌套曲的开篇。全剧借鉴之处甚多。施奈德从《阿依达》和《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中作两处引用(战争中的爱情和爱侣之间无望的爱情),是营造情节发展中场景氛围的必需。对普契尼(意大利最具“电影气质的歌剧作曲家)的致敬也不在少数,让我们不禁想起《托斯卡》和《图兰朵》,而战斗桥段中则具有大量普罗科菲耶夫的《涅夫斯基》的元素。施奈德的做法颇为有趣,为引入东方风情,他在管弦乐团之中加入中国乐器,为体现蒙古文化,则在令人震惊的深沉而厚重的音乐织体之中,引入一首在弦乐器的共鸣伴奏下、反差强烈的嘹亮歌曲(第三幕开篇)。


美中不足的是,无论是在剧本还是曲谱中,中心人物马可·波罗都缺乏深度,其角色定位不甚明确。他就像是一个坠入爱河的大男孩,在争夺中国绝对权力的战火之中摇摆不定。正是因为这一缺陷,合唱部分的宏大场面及大手笔的场景打造反而给观众造成尤其强烈的冲击。


令人印象深刻的投影画面、精心的灯光设计、对旋转舞台的合理利用,这些深思熟虑的舞美布置保障了歌剧的戏剧效果,例如打斗场景的塑造就美不胜收。


全剧的演绎效果值得嘉奖。汤沐海在乐团指挥台上热情洋溢,甚至也许发出了些许声音,很好地引导了乐团和热那亚人的合唱团(他们对中文的学习应当得到称赞。尽管我们无法判断发音是否正确,但出于信任也要对他们加以褒扬!)。作为导演,施晶芙对剧中的大型群体场景尤为用心,总是将角色的空间分布安排得非常优雅。演员阵容之中,除朱塞佩·塔拉莫(马可·波罗)之外,值得一提的还有音色雄厚而极为优雅的男中音王云鹏,以及被施奈德赋予艰巨任务,却出色完成、具有极强表现力的女高音王晓彤。热烈鼓掌。




“掌声雷鸣,吸引年轻人”

《GBOPERA》杂志 2019-10-02



(报道翻译如下)受中国政府委托,由广州大剧院制作的恩友特·施奈德歌剧作品《马可·波罗》有资格进入待推广的新作品清单之列,理由众多:首先,施奈德创作的宏伟而无比丰富的曲谱完全保持了近些年间流行的新浪漫主义风格,同时为中国音乐的融入预留了广阔的空间。这部作品的音乐呈现出强烈的普契尼的影响(可以识别出《图兰朵》,也有很多《托斯卡》的元素),从音乐剧和电影的世界中同样获益良多。弦乐是其毋庸置疑的真正主角,但其中最令人回味的部分属于木乐器(受东方传统所钟爱)和打击乐器,常常构成了极富表现力的段落。


主旋律的广泛运用和传统的“封闭循环”(咏叹调等)提高了观众的参与度,完全保持了作品的可唱性——就在这种情况下,加入青年作曲家李绍生的作品。指挥家汤沐海全程参与了这部歌剧在中国的制作,这次也陪同来到意大利。他熟知乐团演奏的各个环节及其中更为民俗的部分,行云流水般在不同的合奏部分之间切换,或是不差毫厘地掌控全场演奏。


舞台和乐池是一体的。音乐戏剧的广度和深度以及歌唱者们的深入研究几乎消除了所有可能的不和谐因素。这部歌剧成功的第二个明显的原因无疑归功于韦锦的剧本:依赖准确的字幕翻译,观众们会被作者具有原创性的诗意画面深深打动,也会被其在戏剧语言和歌唱语言之间的完美平衡所征服。


这部作品节拍丰富(尽管整部剧长达3小时)。其故事显然部分建立在马可波罗旅行的传统,部分建立在十九和二十世纪之间马背上的歌剧剧本作家的作品之上,如遵循操作手册一般,将无望的爱情与文明的冲突、战争的冲击和性感的舞蹈,最崇高的价值(人民的自由,子女对父母的爱)与个人最撕心裂肺的情感(对过去的遗憾,公与私的对抗)糅合在一起。我们必须承认,作品采用的中文普通话对其成功并未带来偏见所认为的负面影响——丝毫未影响情感层面的感受;何况,作为对东方传统的移植,这一选择再自然不过。就算在最抒情的时刻,剧作者也知道如何确信而柔和地表达,削去对白中生硬的棱角。对此,作曲者也应当获得嘉奖,他缓和、斟酌曲调,并根据旋律线的悦耳程度对其进行调整,而不以发音作为音乐创作的基础。剧本情节简单:我们面前的是热那亚人的俘虏马可·波罗,正向他的牢友,比萨来的鲁斯蒂谦按时间顺序讲述他在东方旅行的故事。故事的缘由很早就向观众剖析:在中国,马可·波罗结识了他一生的挚爱——宋朝公主传云。一方面,传云也爱着马可·波罗,但是另一方面出于政治的原因却不得不对他不利。事实上,故事的背景是马可波罗所效力的、忽必烈所统帅的蒙古王朝(元)和冷酷的贾似道和智者文将军(爱国精神的坚守者,深爱着女儿柳娘,一名无所畏惧的女战士)所统领的前朝(宋)遗民之间的冲突。


这段绵长的记忆闪回随着故事的脉络铺开:蒙古人赢得了战斗的胜利,胆小怯弱的贾似道遁走,忽必烈则不顾柳娘绝望的无力抗争,将智者文将军杀死。传云将柳娘救下,在元朝设立后,回来寻找马可·波罗,完全屈服于自己对他无望的爱,最终在其怀中割喉自尽。


歌剧终章再度回到热那亚的牢房之中,情形却出人意料:牢房中的囚犯因热那亚与威尼斯之间签订的协议得到赦免,但马可波罗并未离开,成为他的本心——关于传云和东方的回忆的囚徒。一个优秀的团队向我们诠释了这个令人百转千回的故事。歌唱部分表现无疑出色,再加上几幕音乐的有力冲击显得更为出彩——这归功于女高音曹晓彤(传云),男中音王云鹏和女中音刘莹(柳娘)。


这场演出真正的明星是曹晓彤,不论在在舞台表现方面,还是在歌唱能力方面均令人着迷:传云的角色需要可谓是灵巧型的女高音,能够纯熟地表演戏剧性爆发等大胆而需要技巧的唱段。作为一名拥有令人称羡的天赋和扎实技术的歌唱家,这两点的结合使得她能够在全场中保持同样的水准。她的音调稳定而准确,乐句(东方歌唱学校的短板)丰富,足以撑起人物的多面性。


王云鹏,活跃在国际舞台上的男中音歌唱家,无疑进一步博得了观众的好感:“善良”的将军屈从于“邪恶”的帝王的命令,忠实于其信仰直至生命的最后时刻,因对女儿无可指摘的奉献精神而鲜活。我们必须承认,在他极为温柔和始终保持水准的声音加持下,其声线和诠释的乐句是最符合我们品味的。他为女儿所作的抒情曲不仅因其哀愁至极的唱词,也因其诠释的高超技巧而显得动人,在他坚定而自持的强烈情感之中得到如实的展现。


贞洁的女战士柳娘正是全剧最值得推荐的片段的主角:她讲述了一个恐怖的噩梦,是对父亲丧生的预兆(如果你此时联想到的是《乔万希奇纳》第二幕中玛尔法的咏叹调,那你没有想错)。在一名极为成功的导演的支持下,刘莹征服了观众——她的声音丰富而有力,作为演员的天赋更是令人称道,在这一幕及父亲死亡的部分都光芒四射。


朱塞佩·塔拉莫扮演的马可 波罗同样因精彩而脱颖而出:他的声音富有色彩,音准和舞台表现极佳。如果非要挑刺,那就是在乐句方面缺乏变化。其余意大利班底的表现也令人满意(大卫·巴尔托鲁奇、恩里克·里阿尔多),不过中方伙伴中有一些次要角色的演绎更加精彩:例如男低音田浩江(忽必烈)演唱的低沉阴郁而锋利的唱段,或是较高男中音徐帅(真金太子)演唱的皇家之歌,以及在舞台呈现方面个性突出,但在歌唱方面戏份稍显薄弱的男高音熊柯嘉(贾似道)。卡尔洛·费利切剧院的合唱团表现极佳,他们忠实地用普通话演唱,并极好地融入了导演施晶芙经过仔细考量的表演手法之中。最后,《马可波罗》的成功也离不开卢克·霍尔斯精心设计的布景和舞台装置:主导场景的是巨大的旋转元素,根据旋转的角度分别可以呈现为王座的房间、房屋的墙壁、城市的城墙、大阶梯和地牢。另外,精心构思的视频投影也保证了场景的完整性。尽管默默无言,却满满都是东方想象力的魅力和暗示。这些视频不时恰当地伴随着两个剧幕之间的音乐插曲转换,确保了场景和音乐切换时在连续性上的完美吻合。多亏了爱玛·吕奥特应景的戏服、布鲁诺·珀艾特到位而富有表现力的灯光效果,以及特别是闫红霞和路易莎·巴尔迪奈蒂迷人的舞蹈编排(在前两幕剧中舞蹈尤其得到了保留),观众的眼睛因丰富的色彩而沉醉。所有这些呈现在我们眼前的高质量的元素,以及对这一作品的大力宣传,使得演出现场座无虚席——这可不仅仅是许多在意华人的功劳。我们在观众中看到许多年轻人,来自世界各地,都是新加入的音乐爱好者,受到这部因具有异国风情而不同寻常的新作的吸引。异国情调难道不是十九世纪时剧院经理们最常使用,用来吸引观众进入大大小小剧院的流行做法之一吗?


开场时掌声如期响起,剧终时掌声如雷鸣。也许,我们的剧院也是时候将重心更多地转移向当代歌剧了。





“规模宏大,叹为观止”

《热那亚24小时》 2019-09-30



(报道翻译如下)报道说,《马可·波罗》29日晚在卡洛·费利切歌剧院的首演、也是欧洲首演,收获热烈且持续不断的掌声。热那亚观众对很多已故作曲家的歌剧作品很熟悉,但《马可·波罗》是一部新作,这对热那亚观众来说十分难得,他们希望看到新的歌剧作品、听到新的音乐,就像当初的人们在等待普契尼一样,现在热那亚人也在等待令他们兴奋的新作品。


这部歌剧时长约3小时,但这并不让人疲惫,因为它具备了所有引人入胜的元素:阴谋、战争、爱情悲剧,尤其Luke Halls的多媒体设计以及Emma Ryott的服装设计更是让人叹为观止。在如今的经济环境下,这样的大手笔在歌剧舞台上并不多见。


而中国却做到了,正如其倡议的“一带一路”,这部由中国对外文化集团有限公司丝绸之路国际剧院联盟与广州联合出品、广州大剧院制作的原创中文歌剧规模十分宏大。


卡洛·费利切歌剧院能够引进这部歌剧也值得赞誉,从硬件到软件,能接演这部歌剧都不容易。


报道称赞了饰演文天祥的男中音王云鹏,称其音色令人惊艳、感情充沛。报道还着重提到了这部歌剧的音效和色彩搭配,让人大开眼界,堪称一场视听盛宴。从色彩鲜艳夺目的撒马尔罕到以红黑为主的大宋水军场景,再到以金色为主色调的元大都场景,不同的地域个性鲜明,辨识度高。元大都场景中,忽必烈的扮演者、男低音歌唱家田浩江,在服装和发型的辅助下,俨然就是一位王者。另外,投影幕的运用也是这部歌剧的一大亮点,例如表现崖山海战的一幕就让人印象深刻,战场上的火焰逐渐变成一片血海。


音乐很现代,但音乐很有特色。报道建议观众在演出前或者中场休息的时候去看看乐池,看看都有什么“神奇的”乐器。报道特别提到了歌剧一开头犹如悬疑电影的背景音乐,很有希区柯克的影子,大宋水军的片段也让人印象深刻。汤沐海指挥和施晶芙导演功不可没。


饰演马可·波罗的意大利男高音朱塞佩·塔拉莫克服了显而易见的大难题:用中文演唱。两位女歌唱家的表现也精彩绝伦,饰演柳娘的刘颖唱功扎实,饰演传云的曹晓彤表现力强、声音很有穿透力。


“这部歌剧的音乐让人耳目一新”

热那亚日报《十九世纪》 2019-09-30



(报道翻译如下)《马可·波罗》无疑是传统的,它有着很多18世纪歌剧经典的元素,例如在角色分配上,男低音田浩江是剧中权利最高的人,而最具戏剧冲突的二重唱由男高音和女高音完成(朱塞佩·塔拉莫和曹晓彤),男女主角陷入爱河但其背后的阵营又是敌对的,最后女主角为爱牺牲则“很普契尼”,重大场面少不了舞蹈(由阎红霞和Luisa Baldinetti编导)。


中国驻意大利大使李军华介绍说,这次的演出由广州大剧院和热那亚卡洛·费利切歌剧院联合制作,得到了政府的支持。热那亚市长Marco Bucci和《马可·波罗》的出品人李金生,与李军华一同出席了《马可·波罗》首演前的招待活动,旨在加强两国的人文交流。


《马可·波罗》制作庞大,布景道具等足足装了8个货柜。由施晶芙执导,乐团和合唱团都来自卡洛·费利切歌剧院,指挥是国际指挥大使汤沐海。


这部歌剧的音乐让人耳目一新,例如中国民乐的加入非常由特色。音乐主题设计很精妙,例如柳娘的梦魇这一段,部分的音乐片段在序曲里已经有所体现。又例如第三幕开场时的一段呼麦和马头琴也让人印象深刻,其中几段如同悬疑电影配乐似的音乐,表现海战的部分用投影替代了吵吵嚷嚷式的呈现,将呈现痛苦的媒介都集中在马可·波罗的神情上,尤其是眼睛。


《马可·波罗》是中意文化交流的象征,是“一带一路”倡议的具体实践。


“无与伦比的惊喜,气势磅礴的歌剧为全新演出季开幕”

热那亚日报《十九世纪》


(主要内容摘录翻译如下)马可波罗歌剧全场满座,座无虚席,观众对歌剧极度赞赏。这次马可波罗歌剧欧洲首映是首次使用中文演唱,是部让人惊喜的歌剧。灯光布景十分精细,光演出服装就有四百多套。剧本编剧是中国人,作曲编曲及灯光布景是欧洲人,主演是意大利人,Giuseppe Talamo


听觉方面上,本次歌剧与其他外语歌剧无异,但是却产生了让人眼前一亮的效果。在舞台上,有个大型的旋转台,舞台背景时常变换。在这三幕情节中,参杂了许多阴谋诡计及爱恨情仇。我们认为歌剧表演中女儿柳娘跪求父亲文天祥放弃战争一幕最为感人。文天祥由男中音演员王云鹏饰演。


音乐很美也多样,音乐也引用了Puccini的旋律。乐团由国际大师汤沐海老师指挥。合唱团也成功的通过了中文演唱的考验。此外,歌剧还别具中国特色,引用了呼麦和马头琴等中国传统乐器。



“这部歌剧具有外交和文化的双重意义”

《新闻报》2019-10-01



(报道翻译如下)今晚20时,在卡尔洛·费利切剧院,精彩的三幕剧《马可·波罗》迎来首次复演。我们将在剧场中欣赏到这部序幕和终章由德国作曲家恩友特·施奈德谱写,三段咏叹调由中国青年音乐家凌绍圣(音译)创作的歌剧。


在来到热那亚之前,这部歌剧只在广州登上过舞台。这部由广州大剧院和其他中国机构共同制作的歌剧具有外交和文化的双重意义。外交的意义在于,马可波罗的登船之处热那亚是中国政府自2013年起以古老的丝绸之路为范本所推广的“新丝路”的重要节点。文化的意义在于这一制作是歌剧向新型音乐和戏剧语言敞开怀抱的肯定。剧情以中文歌剧的形式展开。事实上,卡尔洛·费利切剧院搬上舞台的只有管弦乐团、合唱团和舞台布景,而戏服、演员班底(除马可·波罗之外)和歌剧制作本身都由中方合作伙伴自行完成。英国视频设计师卢克·霍尔斯采用先进的全息投影技术,让观众身临其境来到古老的城市临安(如今中国东部地区浙江省的省会城市),来到马可波罗邂逅其爱人的地方。



文化一直都是和平的使者,是作为国家之间交流的桥梁。700 年前,意大利著名旅行家马可·波罗正是沿着丝绸之路,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向西方揭开了东方古国的神秘面纱,从而为人类文明交往史翻开了新的一页。700年后,歌剧《马可·波罗》将这位文化使者的故事,再次搬上戏剧舞台,呈现给了世界,引发世界媒体的高度关注。正如指挥大师汤沐海所说,当今世界并不太平,应该多一些像《马可·波罗》这样的文化使者,增进世界各国人民的了解,促进文化交流和学习。《马可·波罗》必将厚植中意情谊,向中意两国建交50周年献礼。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 点赞
    • 评论
    • 分享
    • 客服
    • 顶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