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newsData.publisher_name}}
  • {{item.name}}

Artnet新闻 | 对话马克·布拉德福特:我选择歌颂微小的历史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本文获artnet新闻授权

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马克·布拉德福特:洛杉矶」
展览现已进入倒计时
观览从速

马克·布拉德福特:洛杉矶
Mark Bradford: Los Angeles
展览时间:即日起至10月13日
展览地点:龙美术馆(西岸馆)
上海徐汇区龙腾大道3398号
“马克·布拉德福特:洛杉矶”展览现场图,龙美术馆(西岸馆),中国上海,2019,摄影:JJYPHOTO。?马克·布拉德福特,图片:艺术家及豪瑟沃斯


马克·布拉德福特(Mark Bradford)为龙美术馆专门重新制作的作品《漂浮》从展厅的天花板似瀑布般磅礴地倾泻而下。这是一组被圆形横杆固定围拢的彩色纸带,艺术家将这些约12米长的纸带一条条撕开,让它们悬垂于地,尾端层层叠叠地堆积在圆心内部。

布拉德福特从2015年开始运用这种创作技法,策展人戴安娜·纳维(Diana Nawi )将其形容为“雕塑式绘画”、“被解构了的绘画”,认为这种由布拉德福特创造的新的绘画模式从多个方面解放了绘画的传统形式和功能。


“马克·布拉德福特:洛杉矶”展览现场图,龙美术馆(西岸馆),中国上海,2019,摄影:JJYPHOTO。?马克·布拉德福特,图片:艺术家及豪瑟沃斯


在材料和内容方面对传统意义上的绘画进行改革,是布拉德福特持续数年来的实践方向。作为目前美国最重要的当代艺术家之一,马克·布拉德福特以体量巨大的绘画与公共艺术作品为国际熟知,他从抽象表现主义的遗产中汲取养分,进一步探索着抽象作品的社会与政治潜力;2017年,布拉德福特代表美国参加了第57届威尼斯双年展,以展览“明天是新的一天”全面呈现了被艺术家自称为“社会抽象”的艺术实践方法;而日前于上海龙美术馆(西岸馆)开幕的展览“马克·布拉德福特:洛杉矶”,则是艺术家迄今为止在中国举办的规模最大的展览,策展人戴安娜·纳维试图通过此次梳理,向公众解读艺术家在过去十年间的创作演变过程,以及他对当下美国文化议题的表达。这些创作时间相隔数年的作品在展厅中形成精神交汇,共同诉说着一段由个人故事开启,但却最终超越了个体现实的历史。


马克·布拉德福特,《密特拉》(2008),综合材料,726.4 x 1963.4 x 635厘米,“马克·布拉德福特:洛杉矶”展览现场图,龙美术馆(西岸馆),中国上海,2019,摄影:JJYPHOTO。?马克·布拉德福特,图片:艺术家及豪瑟沃斯


展览以布拉德福特在2008年创作的大型公共雕塑《密特拉》展开。这件十余年前诞生于美国路易斯安那州新奥尔良市的特定场域作品引出了布拉德福特对社会问题、地域和历史的持续关注,也由此成为展览的核心。2005年,卡特里娜飓风袭击了新奥尔良,布拉德福特在灾难过后开始收集建筑工地和废弃房屋的风化木板,并最终将它们组合成了这件巨大的船型雕塑。当《密特拉》2008在新奥尔良的一块空地上首次展出时,这件作品对于灾后饱受磨难的当地人来说具有深刻且哀伤的隐喻:全美在种族和经济方面依然存在的各种不平等严重影响着灾后救援,但人们的希望又如一艘航船那样充满了前进的力量。11年后于上海再次展出《密特拉》,则为作品增添了另一层社会意义:《密特拉》将两个看似非常不同的时空联系起来,布拉德福特说道:“将《密特拉》置于不同的社会语境中,将激发更多的对话。


“马克·布拉德福特:洛杉矶”展览现场图,龙美术馆(西岸馆),中国上海,2019,摄影:JJYPHOTO。?马克·布拉德福特,图片:艺术家及豪瑟沃斯


而数量丰富的绘画作品则作为展览主体呈现了艺术家对地图绘制、文本和流行文化的探索。其中的一批作品取材于20世纪60年代发生在洛杉矶的“沃茨暴乱”事件,布拉德福特在画布上抄录了1964年著名流行歌曲《当街起舞》的歌词,呼应着一代又一代美国人持续接力的街头政治。此外,展览也试图通过一系列绘画作品的直观呈现,使观众了解布拉德福特在绘画手段上的技法创新,以及“基于过程”的抽象在艺术家创作实践中扮演的角色。


马克·布拉德福特,《绳结》(2019),综合材料,尺寸不一,10个浮标每个大约198.12 x 342.90 x342.90厘米,“马克·布拉德福特:洛杉矶”展览现场图,龙美术馆(西岸馆),中国上海,2019,摄影:JJYPHOTO。?马克·布拉德福特,图片:艺术家及豪瑟沃斯


“他的作品是颜料、画布、纸张、绳索和日常材料不断重叠的结果;亦包含被解读为地图、文物、评论、纪念与存在之表征的凌乱而升华的物件。戴安娜·纳维分析道,“它们展示了形式与表面之间的相互影响,以及身份、场地和历史的概念。”事实上,出生于1961年的马克·布拉德福特在一个“触觉家庭”(tactile family)里成长起来,他的母亲珍妮丝·班克斯(Janice Banks)在南洛杉矶的莱梅特公园地区拥有一家美容美发沙龙,布拉德福特对艺术的初期探索,就开始于将一摞烫发纸粘在帆布上,并用染发剂和油漆对其进行染色。布拉德福特此后对报纸、海报和广告传单等“公共文本”的广泛使用,恰恰揭示出艺术家对这些平凡之物背后所潜藏的社会关系的敏锐感受。


马克·布拉德福特,《如果他能成为灰烬之王,他将让这片土地燃烧》(2019),综合材料,尺寸不一,“马克·布拉德福特:洛杉矶”展览现场图,龙美术馆(西岸馆),中国上海,2019。图片:梁霄


展览以布拉德福特最新创作的装置作品《如果他能成为灰烬之王,他将让这片土地燃烧》作为终章。34个黑色与金色相间的球体从美术馆双倍层高的天花板悬挂而下,它们大小不一,表面刻绘着人类生活于其中的大陆。布拉德福特想要通过作品实体化的是当代世界的多重性,“每一个球体都以不同的大小和质感代表了我们这个世界”。这些相似但具有不同质感、色彩和尺寸的球体,“力图反映我们不同甚至是孤立的生活方式”。但马克·布拉德福特的创作从来无关于宏大叙事,他在乎散落于生活中的微小的历史,只是它们如此重要,重要到能够聚合成为一种宏大的景观,让我们不得不面对这个时代最为紧迫的问题。



artnet新闻

x

 马克·布拉德福特


马克·布拉德福特。摄影:Sim Canetty-Clarke?马克·布拉德福特。图片:艺术家及豪瑟沃斯


以一座城市的名字命名展览,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洛杉矶”对我来说是个想象的空间。


为什么会选择在上海重现2008年的作品《密特拉》?此时此地再次展出这件作品有何意义?


我想把这件作品放置在一个不同的社会语境里。之前我在上海做过展览,但上海发展得太快了,等到这次展览时,我甚至觉得我来到了一个全新的城市。2008年《密特拉》第一次展出时,它寄托着我对社会“不公正”(wrongness)的反思,而此时此刻,我们生活在一个愈加全球化的世界,所有人心中都对生活怀有一丝丝不满,我想这是让《密特拉》再次登场的时候了,不断变化的上海无疑是一个恰当的地点起初,《密特拉》隐喻着灾难过后社会的动荡不安(unrest),而如今,这种动荡被我们一再经历。那年为了完成这件作品,我去了新奥尔良的灾区,我只感受到了无尽的、流动的水,仿佛陆地在我的膝盖下面不停移动,因此我做出了一艘似乎漂浮在水面上的船,并且让它在户外经受风吹日晒。然而,这一次我选择把它放在美术馆的展厅里,它已经停驻了。


“马克·布拉德福特:洛杉矶”展览现场图,龙美术馆(西岸馆),中国上海,2019。图片:梁霄


你对公共艺术长久以来的兴趣,是否和你对现实的理解有关?2014年,你在洛杉矶机场实现了大型公共艺术项目《钟塔》(Bell Tower)。在你看来,艺术家必须对自己身处的现实有所回应吗?


这取决于我面临的情状,有时我直接回应现实,有时我躲进想象的空间,就像这次躲进“洛杉矶”一样。但在艺术实践中,我面临的最大的现实是建筑。《钟塔》被呈现在一个巨大的公共空间里,机场的航站楼,一个人们聚集又分散的地方。我希望当匆忙路过的人们抬起头的时候,能在“钟塔”上面发现他们熟悉的东西——一种城市里常见的材料,一种生活中熟悉的形状,然后离开。(你认为龙美术馆的建筑空间怎么样?)在龙美术馆做一个展览相当不容易,建筑的感觉太强烈了,你要么迎战它,要么乖乖地躲开。我选择迎战它。


马克·布拉德福特,《拉画4号》(局部),综合材料,365.76×1097.2厘米,2019,摄影:Joshua White。?马克·布拉德福特。图片:艺术家及豪瑟沃斯


回溯你的创作实践,我们会发现墓穴、漩涡、地图等等意符,这往往令观众想起古老的历史、人类的祖辈或者某些神秘的仪式传统。为何它们会在作品中出现?


我想讨论我最新创作的系列绘画“墓穴”(Vault),这批作品直接呼应了我在威尼斯双年展上的特定场域实践。当时,我在展厅(一座帕拉第奥式建筑)的穹顶内部用黑色和金色的纸线缠绕出了一个巨大的动态漩涡:我喜欢这种由漩涡带来的眩晕的幻觉,它翻滚着、旋转着,仿佛有什么东西将要从中坠落而下。在“墓穴”系列中,我把这种视觉形式进行了平面化,但丁在诗中描述的地狱里可能也会存在这样的漩涡吧。


“马克·布拉德福特:洛杉矶”展览现场图,龙美术馆(西岸馆),中国上海,2019。图片:梁霄


为什么你的作品如此巨大?创作体量和尺幅巨大的作品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创作这些巨大的“东西”能够让我慢下来。(你在生活中的其他方面“跑”得很快吗?)可能更快一点。我想举个例子,我从来不喜欢短篇小说,我喜欢厚厚的书,我愿意花时间沉浸在一个上千页的故事中。同样的,我也愿意花时间来完成一幅巨大的画,当你需要处理的画布非常巨大时,如果在其中的一端走入了死胡同,你可以从另一端开始,这给予了我许多可能性。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在于,我的绘画总是和材料有关,材料推动着“绘画”的过程继续向前,而我执迷于这个与材料接触的“过程”


马克·布拉德福特,《洛杉矶》(局部),综合材料,304.8×304.8厘米,2019,摄影: Joshua White。?马克·布拉德福特。图片:艺术家及豪瑟沃斯


此次展览的哪一个部分和上海有关?


我想答案是没有。或者说,这次展览和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地方都有关。我感受到一种世界范围内的“担忧”(uneasiness),这种“担忧”将上海和洛杉矶联系起来,也将它和伦敦、纽约甚至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地方联系起来。这就是我想要创作《如果他能成为灰烬之王,他将让这片土地燃烧》这件作品的初衷,它的名字取自《权力的游戏》——”He would see this country burn if he could be king of the ashes.”我们生活在一个精神上日渐分离的世界,但事实上,我们共处于同一个星球。所以为什么不能加深彼此的对话呢?


最近什么事情让你感到疲倦?


(马克·布拉德福特思考了很久很久)嗯,什么事情让我感到疲倦……究竟是什么事情呢?……如果有一件事情让我感到疲倦,我会立刻从它身边走开。

文 | 梁霄




「阿尔普:二十世纪雕塑大师」展览现正展出

欢迎通过 @HauserWirth 在艺平台参与互动

于www.hauserwirth.com 登记获取最新资讯

(登陆后移至网站底部)

▼ 点击图片识别二维码,关注画廊最新动态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 点赞
    • 评论
    • 分享
    • 客服
    • 顶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