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newsData.publisher_name}}
  • {{item.name}}

作品赏析 | 梁硕新作《辋川复》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受西安南山社之邀,梁硕于2018年3月和2019年6月两次驻地考察辋川,结合了身体经验、山居常识、诗歌、历史、民间传说等等综合认知,对现实辋川的山河形势、民生现状做了系统的再认识,在此呈现了《今日辋川十四景》,表明他对这个传统题材的态度与看法,也暗示着所谓“现代性”的具体探讨。所谓“辋川复”,正是对做为真实的辋川和历史以及观念的辋川的反复再认识,再创造。文末附上作品题跋。

辋川复 | Return to Wangchuan | 纸上水墨设色 | ink and color on paper | 24 x 1231 cm



辋川复


辋川乃灵晕之地,与王维之名已融合为一。我有幸受西安南山社之邀驻地考察,于戊戌年三月游两天,己亥年六月游十三天。此行最初动机为探寻“辋川图”中二十景,然实地却事物变迁,无一古迹。又读《辋川集》中诗句,在在都是空相之音,并无意描述形貌特征,始知看辋川就是看王维,以住相寻不住相,实乃虚妄。然王维毕竟生活于此而触景生情,我等须深游究竟之后才得诗意入心。后幸遇本地辋川研究人李老师海燕,以生长于斯几十年的体识心会指认王维之游止,俱入情入理,使我受用无穷。以上逐步心路作底,后续考察更重现实的此在,此时的现实,已然叠加了身体经验、常识、诗文、历史、传说和臆测,偶尔能触到一个真实可感的王维,又往往生出更多的叵测,深感万物刍狗又生生不息,层层隔隔又无古无今,想当年右丞在此地寻找的是现实与理想间的弹性,而今我等也无外乎此吧。“来者复为谁,空悲昔人有。”今惴惴前辈之肺腑,借景发挥我之腹肠,借右丞“复”字之心意,集十四景为此卷。此十四景既非佳山丽水,亦非残山剩水,且不凑吉利数字,意在现实之感心触目。然前辈诗意总萦绕于心,映照目光所及,以致打油连篇,看官尽可笑之。


福银穿愁肠


辋川是桃花源式空间,辋谷口便是进入此空间的的肠道式迴转,两边夹山耸峙,逶迤推让间福银高速直接穿透,遇山穿山遇空穿空,十几公里蜿蜒的辋谷,就这样被一贯而穿,无论何处望去,都很难躲开这根强悍的线。古代大半天的漫漫行程、文人千二百年的隐逸酸愁,现在只需几分钟就过去了,倏然不觉。


蓝葛远荒村


上世纪六十年代末,国企向阳公司入驻辋谷开此路,是为今日之蓝葛路辋川段,此路一开,分出辋川古今,村中俗语“先来的住山,后来的住川”暗示辋水水位大降,且与此路相干至深。有此路前,辋川尚为原始生态,辋水甚高且水位不稳,原生居民都住在山上或山腰缓地,离水以安全之距,村村之间山路相连,至于辋谷口这等险狭之地,则有栈道悬于崖间。有此路后,工厂落成,引来大量谷外人口据此营生,山上的村民也都迁至山下沿路而居。时至今日,山下一片生生繁忙,山上多成落落荒村。登高而望,上下各是“暖暖远人村,依依墟里烟。


满地贱杏沟


辋谷中有沟就有人家,有人家就有杏树,初夏之季,满沟大杏无人摘,任其掉落腐烂,问村人何故,答曰不值钱,自家没人吃。此正与我老家的柿子一个境况:以前资源匮乏,本地水果有消费,卖钱钱值钱,自家留吃也稀罕,后来商品经济大发展,啥水果都不愁吃,自家的不再稀罕,拉出去卖不了几个辛苦钱,还不如进城打工来钱快,于是漫山遍野一片红,只等地上一片烂。


见缝插针园


谷中人家,无论贫富,房前屋后边边角角,但凡有插脚的一块土地,必有砖石小围,树苗经营其中,间有日常果蔬,无一寸浪费,这随地而营的小园,简陋无心机,此妙不在园本身,而在园与人居、街道、地势间亲密生活,相互天成,虽无假山,却是元意具足,可引我旧作“河南形胜心肌图册”嵩山荒园中语“神似沈周東莊圖意,遠非蘇州拙政園心”。


白皮陌


白皮松,秦岭山中多野生,园林庭院喜用之。改革开放初,村民靠出售野松致富,后来栽培白松苗木成为辋川百姓第一营生。河滩遍,丘坡满,乃至沟壑崖间,开尽所有土地,无一棵庄稼,全是白松,农人上下往来,踩踩成径,枣窠为篱崖为界,阡陌自成,坍塌瘠薄处择实而行,针针翠绿间隐隐出没。这无处不在的松苗,实在单调,但闻前辈评王维此别业乃“可耕、可牧、可渔、可樵”之“四可”园林,非后世文人“行望居游”之“四可”,盖前四可乃自山居营生之根本而生出美感,为元始大意,后四可乃自画之审美而生模式,徒为末端小意。再望此白松营生,实乃民生大意,不可以文人小意窥之。想右承也会如此。


攲湖底


古时辋水颇大,众谷汇流,至闫家、河口二村间水面最宽,广阔可泛舟,是为攲湖,今觀山間河谷形勢,湖迹在在可见,后气候转旱,水面渐收,直至2015年李家河水库落成,截流辋河成小溪,是为今景。临溪边,曾经的湖底曝于天日,默默流淌的细流、岸边的丛丛蒹葭、和丛中钓鱼的人都已习惯了头顶高速的呼啸而过,向远是茫茫的白松田填充着湖底,聊可脑补“吹萧凌极浦,日暮送夫君,湖上一回首,青山卷白云。


靠山华子冈


这座辋谷北部最高峰,李老指认为“华子冈”,虽远出我意外,但也有感其中道理,暂可依其说。华子冈本为各代隐士心传胜地,今我登高追慕,却于山侧目击这片荒弃采石场,幽黑的山体被开成两半,露出白嫩的瓤,在暮色中泛着干裂的光。这光景在我看来并非惨烈,它是山水在今天的一种处境,并不失意趣。像全国上下的山区都是,辋川也随处可见矿山营生,自古有云“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本是天经地义,然规模泛滥应始于改革开放,靠山吃了三十年,近年才止于“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口号。矿山叫停了,靠山吃山的人又要去哪里找饭?城里盖楼的石头水泥又从哪里来?


漫没哑呼径


大哑呼村与小哑呼村,俱隐于攲湖西侧岭上,相传为王维所雇养鹿人的后代繁衍而成。今大哑呼尚留二三户,小哑呼已全荒,二村相距约三里,但体感有十里之遥,之间深谷密林,脚宽野径相连,李老谓“鹿柴”之所在。此仄径,荒草侵没,几不成路,断续隐约,东颠西陡,阳坡照汗,阴沟逼寒,当真是“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返景入深林,复照青苔上”。问村人此路何以如此不堪,答曰村民都已搬到山下,人去路荒,不过往常路况也大致如此。想当年王维山中盘桓,也应如是,此路之原始低限正可还原山居的本来。


依稀孟城坳


孟城坳,拒载为南朝宋武帝屯兵之所,唐初文人宋之问于此置别业,后王维得之。今官上村,辋川镇政府所在地,辋川地理之中心,李老指点孟城坳便在村中高地上,平常视角不可辨。我乃登高瞰谷中全局,形势了然:村区正中心,一圈大树围出一方形,坐北朝南,长宽各百米余,分为二院,北院学校,南院文革老楼大门紧锁,分明一块基址隐于市中,北有靠山怀抱,崖上有老石瀑痕三道,左中右正对基址,延中轴向南越过辋河,正对百尺崖壁为屏,如此完美之势颇合孟城坳古城气息,时过境迁,今仍为辋谷中大宅要地。“新家孟城口,古木余衰柳;来者复为谁,空悲昔人有。”形势虽明了,然又可奈何?


老桑藏明月


辋谷中两棵最老的树,一是鹿苑寺老银杏,一是河口村老桑,老桑座于村口,树荫下拾阶而上有月亮门藏于后,通村委会小广场,墙画透视灭点于此,村民三五聚于周匝,此经营虽小,却制造祥和,老树拢人气,空间妙具足。


向阳盖嘉苑


鹿苑寺老银杏,相传王维手植,这是当今辋谷内唯一一处勉强可称之为“名胜古迹”的地方,围绕这棵老树,专家指认了包括“鹿苑寺”在内的另外六处古迹,这些古迹如今都处在向阳公司高大的厂房覆蔽之下而痕迹全无。向阳公司是生产航天材料的国营大企,厂址巨多,所驻均为辋谷内幽深僻静之佳地,只有越过这些庞然大物才能看到被遮蔽的古人视野。此小丘被挡在厂房之后,高不过二三十米,满坡白松苗,虽其貌不扬,却是此区核心所在,是为李老所指认“文杏馆”旧址。登顶环顾,北看,此丘后脊蜿蜒升高成一峰;南看,左右崇山护拥,两边谷底各有泉,包抄汇入前谷,谷上屏山峭立,崖上瀑痕已干,谷自左至右伸向去,开阔见远山。这位置,作为起居休憩之地是再好不过了,这上好的避世佳地,千年后被同样需要隐蔽的军工厂覆盖,这与兵营变别墅的孟城坳并无不同。右丞作“来者复为谁,空悲昔人有”真是道破世事所然。


辛夷坞


“华子冈”山腰处有个圆形凹陷,深处人不知,实为桃源中的桃源,此方圆百余米,崖上高树层层匝匝围抱着低处的平地,几间荒屋藏于崖根,一间尚有人烟,主人大姐迎我等小坐,家中湿暗破陋,远不及辋川一般人家境况,问为何如此不堪,曰交通原始,政府不给修路,上访数次无果,问为啥不搬到山下,曰山下也要买房置地,经济不逮,家中老人也动不了,只能在此陪伴至终。反问何时开发景区,盼借此改善困境,答无语。我想起了帝国上下各种景区,村民拉游客如打鸡血,是的确脱贫了,却也带来了过度的消费和环境的狼藉,桃源中人不再淳朴,此悖论也让我替大姐盼着开发,又自私地担心桃源不再。哎,他们默默的活着,寒暑自知无人问津,“木末芙蓉花,山中发红萼,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此山虽不见辛夷,然此情此景已正合诗意了。


翠云廊


官上村村口,村户背靠一长崖,虽不高,但幽然老态,崖顶老栎丛生,木石囫囵,蜿蜒如龙。观石态及周边地势,此崖必曾临水,崖上一亭,仿佛“临湖亭”,土径依崖巅曲曲而去,老树伴于旁,层层虬枝之下,一千年前不是人家烟火,而是河水拍岸,此境无需脑补,简直濯濯于眼前。行百余米,路转坡缓,石荫汇入山坳更大的一片树丛,土石俱老,树树婆娑,小路羊肠,如入翠云之间,崖窠中藏一石,勒“土龙”二字。此为我于辋川最爱之地,无关乎说法,只因苍老自然,洞天幽闭,四川剑门关有三国古柏道名翠云廊,甚合此境,借用之。


照北山外山


高处照北山,巍然镇于辋谷北壁,南敛日照,远眺终南山巅,北望蓝关古道贴山而过,此地远离辋谷核心,人迹疏散,空高地远,山峰峰明净,松棵棵舒朗,谷中竹林茂茂,真恍如世外,“檀栾映空曲,青翠漾涟漪,暗入商山路,樵人不可知”此句无论出于何地,确真入此境。


补余绪


想当时摩诘与裴迪在辋川游兴唱和作“辋川集”,应为游心而不留行迹之举,竞成为世代追慕之物,真是让人回味无穷。无论他是否真的画下了这些景致,引来后世竞相临仿而生出各式“辋川图”,二十游止也成为后世园林点景模式的模版,且影响了“潇湘八景”等等观念模式的生成,这都不应是右丞心机之所在,而是它自然就成了后辈借此安心放意的载体,乃至“辋川”变成了一个符号,供文人们臆淫乃至以臆传臆, “不可为外人道”的元始大意变成了图像消费。这都是所谓“文化”生成的正常现象,问题是,我们还能回到那个原初吗?


回想我揣着“郭忠恕临王维辋川图”的图像预期初来辋川时,面对现实与预期之间的巨大反差,真是难以安心放意。此反差,究其原因有二:一是古人对山水的观察法和表达法与今人的视网膜惯相差甚远,且辋川的地貌也是古今大有不同;但关键在于其二:即便是王维时的辋川,也绝不是“胜景”式的奇观山水,而是“平淡天真”的平常之地,王维在众多秦岭山谷中选择这里安置别业,这当是个重要因素,普通平常之景几乎是他诗句的所有题材。问题是今人已经养成了“独特”、“神奇”、“牛逼”这样的审美胃口,甚至“平淡天真”都成了可消费的审美样式,我们还有没有欣赏平常之美的能力?所以向来就是平淡普通的辋川,被我们以“胜景”式的审美套路来预期,必生反差而令人失望。对这个反差的反省当是我在此项目中的最大收获。“辋川图”的模式化图像、“辋川集”的空相无迹、辋川现实的普通平常,这三者之间的关系廓出了“辋川”的丰富内含。也许这些也都是我对王维的臆想,但此次辋川经验的确激活了我对平常之景的情感,我脱口而出的说,我们与王维面对的都是现实,现实就是原初之地,放下套路与预期,就能看到平常之美和原初大意。言至此,可姑妄向王维前辈顿首顿首了。己亥右页





了解更多北京公社展览及艺术家信息,请访问:

官方网站:www.beijingcommune.com

微博:@北京公社

微信:北京公社

Instagram: beijingcommune

  Facebook: beijingcommune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 点赞
    • 评论
    • 分享
    • 客服
    • 顶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