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newsData.publisher_name}}
  • {{item.name}}

【拾萬现场】陈轴:平静,7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首先我不敢直接用“平静”做题目,因为我没有达到那个境界,不能用这个境界来标榜自己,所以必须得破一下这个题。得加个逗号加个“7”,好朋友都知道我有一个外号叫阿七。所以实际上也有点像是在对我自己说:“平静,阿七”。



蓝色悖论No.2
Blue Paradox No.2
2016
Pencil Drawing
纸本铅笔
57.5×76cm

我不能说我自己能够看清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只是轻微的感觉与这个世界相处,可以渐渐地放松了一点。因为与这个世界打交道的过程,其实时不时会轻微地觉得有点徒劳。至于这种徒劳感上升了以后,我就会想去抓另外一个东西。

近几年我就会越发的想要去抓另外一个东西,越发的进入到宗教的层面,开始信任很多的东西。我以前挺排斥一些玄虚的东西,佛教从一开始接触的时候,是在类似禅宗方面去接触。禅宗其实是不谈玄虚的东西,它就是谈当下直指心性,它说这就是一场大梦,你快醒来,哪醒得来啊。但那时年少轻狂,总往禅宗般若里钻,如今我会更往低处走一些。前阵子听净空法师讲到“形皆有识”这个佛法概念,我一下子非常接受这件事情。“形皆有识”因为它实际上讲的就是物质和意识是同一回事。我越来越觉得意识这件事情就是物质,它就是存在的,他们都是实的。所以当精神这部分“虚”的东西开始在我的生命中变得越来越“实”的时候,我开始觉得能抓住它,就开始越发的在这方面开始努力了。

平静No.4 

Stayed No.4

2018

Acrylic on Aluminum Plate

铝板丙烯

49×63cm

期望是一个幻觉,是美梦,美梦出现的时候是特别开心,就跟创作的时候,有时候灵感一来那一下是觉得哇特别好,但实际上最后做出来,就算是离你的灵感很接近,但是你发现这个东西变成一个实体,真正被你实现出来以后,其实并没有那么大的快感。因为它的空间实际上在这个具体化的过程中被固化了,空间变得没有那么大了。


焦雪雁讲:对,艺术创作这个事是一个特别自私和残酷的事。就是“自私”到了一定程度之后,迎面的全是瞬间。然后至于别人看完你的作品,就像是中国人喜欢盘葫芦盘串一样,他自己在这个葫芦和串上生产意义,思考自己,至于做葫芦和串的人,在思考什么也没那么重要,葫芦和串也不重要,对每个人来说迎面的瞬间最有快感。


这种意义是一种能量的传递,也跟思维没关系。还是“形皆有识”这句话。我以前觉得一幅抽象画,画几个方块包括几条线,我觉得这个东西它到底存在的价值在哪?这个东西与人之间那么的有距离。但是当我听到“形皆有识”这句话的时候,我突然间意识到,就形本身,它本身就有能量波在往外发。这个波是与你能够产生非常直接,甚至是超越你理解的一种直接的方式在与你发生作用,所以它就是“识”。实际上在佛家里面讲,就是一切都是识,只不过是识有高低。你可以说是有高低,就像振频,振频是有高有低,有不同的波长。

平静 No.6
Stayed No.6
2018
Aluminum board, bones, acrylic 

铝板,骨头,丙烯 

28 x 21 cm

焦雪雁:意义是靠“勤奋”来打开,勤奋不一定是一个固定的劳动时间,而是让信息尽可能的充满自己的细胞,这个细胞会顶着自己来反思,不断地打开身体的承受底线,但是你如果打不开那个负荷量的话,可能吃不到那么多信息,也不能产生意义。

 

当一个人慢慢长大,他对这个世界的认识越来越丰富,越来越深入以后,自然会觉得有一些东西会放松了,比如小时候丢个玩具,就会觉得特别心疼,等长大了你丢个玩具就觉得那不是个事儿,因为他走高了,说白了,就是他已经不是以前那个会被一个玩具锁住的他。这个量级在一直变强的时候,能锁住他的还能是什么呢?这个有趣。


大黑天无死定
Mahākāla Abhāva Deathless Dhyāna-samādhi
2019
Ceramics, Printer, Paper
瓷器,打印机,纸张
10.2×27.5cm

我以前挺避讳直接使用佛教的一些图文,例如作品《模仿生活》中,它其实讲的是一个佛教的东西 “出离”。但这个片子里,几乎没有佛教的图文,也不会觉得是一部佛教电影。但这几年我的作品开始直接地使用一些佛教的图像和文字,因为我觉得这有价值,且真的有能量,我不避讳了,因为这是一个扎实的存在。所以在这次展览《平静》中,这是一个特别大的转变,我开使不避讳用佛教文字和图像,因为信任和笃定。从我以前通过艺术化的方式去表达一种能量,到现在我直接使用这种能量,这听起来像是一种所谓的腐朽,就好像这真的已经不是一种现代性的表达方式了。但对我而言,这个价值超越了我个人要做出来的那个“艺术”。甚至我觉得这个东西已经比输出我自己的东西更加重要。我甚至觉得让更多的人,哪怕接触到这个东西,都比我自己要阐述的那些东西要更加宝贵,更加珍贵。

法眼和尚师徒问法
Exchange between Dhamma-cakkhu Monk and Disciples
2019
Ceramics, Crystal Ball
瓷器,水晶球
8.4×22.5cm


蓝色对我而言,它渐渐地不再变成一种颜色了,它变成了一种空间,特别的静谧。蓝色之前,几年前我大量用过黄色,黄色是一种明亮和快感。那个时候是我接触禅宗的那段时间,状态有点疯癫,而且特别喜欢那种疯癫的东西。说白了我去回顾我当年的那些东西,实际上我就是不自量力。

瓶子这个东西我一直很喜欢。在宗教里面说人体内有一股“宝瓶气”嘛,它是接通宇宙的一个能量,这个能量就是一团气。这么说好像很物理,你可以说它是一种精神能量。它一直存在,当你把这种精神能量凝聚到一个浓度的时候,自然会从你的底部通向你的顶部并与宇宙链接。宝瓶是一个比喻,能承载这个东西。它本身又很美,各个方面都促成这个东西寓意非常好,非常向上,非常升,它会给你带来升的能量。


活在当下就是一种RPG视角,你把自己当成游戏中的角色,同时想象你此刻又在外部操控这个角色的自己。站在这个视角上看会产生一种当下感,轻微的有一些出离,因而产生一种轻微的愉悦感。说白了就是上帝视角,是上升的视角,时间长了活着的游戏感会变强,就不那么死磕了,对错的边界。

建设性模糊-新东方(西方)#1
Constructive ambiguity-New Orient(Occident)#1
2018-2019
打印数字绘画,骨头,橡胶条
print digital painting, bones, rubber strips
230x160x10cm
独版+一个艺术家自留版
1ed.+1ap

作品对我而言是一个空间,我做创作没有特别清晰的文本,做完之后也没有特别清晰的解释,我觉得这个无言的空间很重要的。就当我把这个空间营造出来以后,人就可以进来了。如果这个空间里面的逻辑性很强,所有的都很清晰的话,我认为那不存在空间了,那就是解读文本,如一道已解的数学题。当然文本里面也有不可解读的空间,就像数学里面也有那个未知空间一样,在这个层面上就很相似了,说白了就是虚的部分。

平静 No.8
Stayed No.8
2018
 Aluminum board, bones, acrylic 铝板,骨头,丙烯 2

8 x 21 cm

我在瓶身上刻了咒字,像西藏人,他会到处去石头上刻那些咒字。我和他们做的事差不多,就把这些东西刻出来,就是让它出现,它本身就有那个能量,人们看见它,读它都是很好的因缘。

菩提白护法立相
Bodhi White Guardian Standing Statue
2019
Ceramics
瓷器
12.5×28cm



琉璃净土高僧立相
Vaidūryanirbhāsā Eminent Monk Standing Statue
2019
Ceramics, Crystal Ball
瓷器,水晶球
12.5×28cm


兜率天罗汉立相
 Tushita Arhat Standing Statue
2019
Ceramics
瓷器
12.6×21cm

能说是一个必然,交流是需要缘分的,当你有一大壶水想要给我的时候,如果我的杯子只有这么小的时候,我其实得不到。所谓的缘分就是当你有一大壶水,我恰好有一个大杯子,那么刚好就契合。

蓝色悖论No.1
 Blue Paradox No.1
2016
Pencil Drawing
纸本铅笔
110×124cm



陈轴,1987年生于浙江,2009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数码媒体系,现工作生活于上海。其最近展览《蓝洞》于2018年在白立方画廊(香港)展出;同时入选2018年的ArtReview Future Greats。其个人展览包括:考夫曼, 艾可画廊, 上海 (2014); 他不不不是陈轴, 魔金石空间, 北京 (2013);讨论, 站台中国,北京 (2009)。其作品亦在国内外重要的美术馆机构中展出:Emerald City, K11艺术中心,香港(2018);模仿生活,BEURSSCHOUWBURG艺术中心,比利时(2017);寒夜,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北京(2017);我们之后,K11艺术中心,上海(2017)等。



陈轴:平静,7


艺术家:   陈轴 

展览时间:2019年11月2日- 12月15日 

开幕时间:2019年11月2日  周六 下午4点 

地址:       拾萬空间 | 北京朝阳区798艺术区798西街02号 

电话:       010-57623059

邮箱:       hunsand@hunsand.com

网站:       www.hunsand.com


拾萬空间于2014年成立于草场地艺术区211号院,并在2018年迁至798艺术区。拾萬空间对常规意义的方盒子展览保持警惕,意欲从当代艺术语言中的语法和语意结构出发并将之延展到更广泛的领域;希望通过持续的展览和项目,激发出当下文化中被忽视的部分,将当代艺术思想的价值生发到你我的身边。


Hunsand Space is founded at No. 211 Caochangdi Art District in2014 and relocated to 798 Art District in 2018. Remaining vigilant about the conventional ways of presenting art exhibitions in the white cube, Hunsand Space aims to take the semantics and syntax from the language of contemporary art as a point of departure and to extend them into broader fields. Through its vigorous exhibitions and projects, Hunsand Space hopes to activate the overlooked aspects in contemporary culture and to bring the value of contemporary art into our lives.

拾萬空间 | Hunsand Space

北京市朝阳区七九八艺术区七九八西街02号

D-02, 798 West Street, 798 Art District,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微信 | WeChat: hunsandspace

T:010-57623059

E:hunsand@hunsand.com

W: www.hunsand.com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 点赞
    • 评论
    • 分享
    • 客服
    • 顶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