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newsData.publisher_name}}
  • {{item.name}}

ART021 作品赏析 | 斯坦·道格拉斯(Stan Douglas)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随着今年上海艺术周的到来,卓纳画廊荣幸宣布参加ART021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展出多位世界顶级艺术家的作品,并将同期于上海城中带来一系列精彩展览活动。
卓纳画廊将于近日连载介绍今年上海艺术周的重点作品与活动。本文将着重展示在ART021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展位上的斯坦·道格拉斯(Stan Douglas)作品。

斯坦·道格拉斯

Stan Douglas


斯坦·道格拉斯,2019

摄影| Evaan Kheraj

图片由艺术家与卓纳画廊提供


斯坦·道格拉斯(Stan Douglas,b. 1960)是当代摄影与影像艺术领域最重要的艺术家之一。他自1980年代末起开始创作录像与摄影作品,近年来更涉足剧场制作与多媒体装置,不断探索各种媒介的界限。


道格拉斯已三度参加卡塞尔文献展(1992、1997和2002),并四度参加威尼斯双年展(1990、2001、2005与2019)。2019年,道格拉斯的作品第58届威尼斯双年展主题展《愿你生活在有趣的时代》以及第14届沙迦双年展中展出。


斯坦·道格拉斯新作《替身》在第58届威尼斯双年展展览现场,2019


作品预览


《DCT》系列


这件作品曾于2019年第14届沙迦双年展上展出

斯坦·道格拉斯(Stan Douglas)

《4400》 ,2017

石膏底画板上漆质UV油墨

150 x 150 x 5.1 厘米


这两件作品来自道格拉斯的《DCT》系列——整个系列开始于2016年,并于同年因艺术家获得年度“哈苏摄影奖”而在瑞典哥德堡哈苏中心举办的个展上首次亮相——创作呈现了艺术家针对图像之抽象以及技术与图像制造之关系方面广泛且细致的探究。这些构图抽象的作品本质上是合成图片,它们将摄影视为一种最广泛意义上的光学图片。


为了这组创作,道格拉斯会处理一系列 DCT (全称为 discrete cosine transform - 离散余弦变化)数据点,由它们指定JPEG图像压缩的方式。他会手动输入数值以决定每件作品的频率、幅度和色值——在一套定制的软件中,仅凭这串数据的输入便可生成一幅特定的图像。由此产生的图像使照片就像一种与世隔绝的语言,完全脱离了真实世界的任何指代。



这件作品曾于2019年第14届沙迦双年展上展出

斯坦·道格拉斯(Stan Douglas)

《4CC4》,2017

石膏底画板上漆质UV油墨

150 x 150 x 5.1 厘米


这些作品被印制在大尺幅、方形的石膏底画板上,它们扩展了有关摄影的概念,并且模糊了摄影与绘画之间的界限。每件作品的标题与创作图像生成时的数据直接相关,每位字符代表着一个或水平或垂直的频率数值(1-9之间的频率直接以数字表示,10以上的频率由从A开始的不同字母表示)。


在《DCT》系列中,道格拉斯通过创作现实世界里并无参照的图像,进一步阐释了他曾在2013年《损坏的文件》(Corrupt Files) 系列里探讨的主题,当时他将数码相机存储卡中发生编码错误的图像提取成抽象的视觉。如艺术家所说:“[数码摄影]正在发生的是,一幅图像被转化成一组代码、一种书写,所以我想,如果我们可以把图像转化成某种书写,那我应该也能写出一幅图像。” 


《DCT》系列在瑞典哥德堡哈苏中心首次亮相,2016


图册《斯坦·道格拉斯:哈苏摄影奖2016》封面亦为《DCT》系列

由MACK / 哈苏基金会出版,2016


2016年,《DCT》系列于斯坦·道格拉斯获得“哈苏摄影奖”之际,在瑞典哥德堡哈苏中心举办的个展上首次亮相。今年,《DCT》系列刚于第14届沙迦双年展上展出。2018年,该系列还曾于芝加哥当代艺术博物馆的群展《我在互联网上长大》和卓纳画廊纽约空间的艺术家个展《DCT系列与Blackout系列的场景》上展出。


《DCT》系列在第14届沙迦双年展现场,2019



《DCT》系列在群展《我在互联网上长大》现场,芝加哥当代艺术博物馆,2018


《DCT》系列在道格拉斯个展现场,卓纳画廊纽约空间,2018



《损坏的文件》系列
Corrupt Files

斯坦·道格拉斯(Stan Douglas)

《2012_0290》,2013

喷墨打印,覆于迪邦铝塑板

200 x 156.2 x 7 厘米(含框)


这件作品出自道格拉斯的《损坏的文件》(Corrupt Files) 系列,其创作源于一个无心的过失:当时道格拉斯在准备摄影材料的扫描文件,偶然遭遇到损坏了的编码程序,由此,本因生成的副本使他的数码文件成为了无从辨识的图案。就像一个数码相机存储卡中发生的错误,文件损毁是自发而无可预料的,但此后道格拉斯掌握了能够达成相似结果的方法。


尽管文件受损,这些“错误”还是能看出数码摄影的工作进程。这种对“设备”本身的发现——观察并注意到设备的机制作用——长久以来一直是摄影理论中的重要主题,包括19世纪最早的相机制造,还有有关如何瞬间捕捉光线的各种实效说明。在数码摄影被引荐之后的数十年以来,技术术语已经发生了许多变化,早期的探讨一直会反复回到将相机比喻为神奇的“机器中的鬼魂”的说法,而如今的技术则涉及将光学数值转换为像素的数码编程。


《损坏的文件》系列在爱丁堡水果市场美术馆展览现场,2019


道格拉斯的《损坏的文件》具有极富节奏感的配色和秩序感的图案,让人想起关于艺术家的意图对应媒介所施加限制之间的长期争论,后者有时会生成有悖初衷的图像。当艺术家学着操控相机时,相机仍然会发挥自己的特性,正如维兰·傅拉瑟 (Vilém Flusser) 的理论所说,偶然的因素只有在“程序”之中才会得以实现。尽管这个系列的图像是损坏的、纯然抽象的,《损坏的文件》仍然生成于和“常规”照片相同的过程;作品是基于纸本、由彩色油墨组成的图案,就像现实主义创作者的某种对应,它们强调了相对于现实的、任何图像的人造性。因此,作品反映出道格拉斯更宏观的兴趣,即我们如何观看以及我们认为自己是如何观看的。


《损坏的文件》系列在爱丁堡水果市场美术馆展览现场,2019


正如罗伯特·宾恩 (Robert Bean) 所说:“损坏的文件是技术产生的结果,也是道格拉斯通过创作所提出的众多问题的一个讽喻。在计算机程序中,损坏的文件是破坏性、并且常常无从修复的一种加密形式。在这种情况下,文件是具有技术模型特权的图像数据的表征形式,并且可以抵抗与索引图像相关的任意的叙述或记忆存储。它们暗示着图像和信息的熵。”


ART021 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

卓纳画廊展位 C-14


时间:11月7日-11月10日

地址:上海展览中心(上海延安中路1000号)


贵宾预览
11月7日 星期四 14:00-20:00
11月8日 星期五 13:00-20:00
公众日
11月9日 星期六 11:00-18:00
11月10日 星期日 11:00-18:00

关于卓纳画廊


卓纳画廊是位处纽约、伦敦、香港及巴黎的当代艺术画廊,现代理近60位在世艺术家和已故艺术家遗产,拥有过百人的专业团队。画廊自1993年创立至今,成功举办了众多具开创性的展览。卓纳画廊活跃于一级和二级艺术市场,一直致力于培育艺术家的职业生涯,当中许多已在当今最具影响力的艺术家之列。

网站:www.davidzwirner.com

微博:卓纳画廊

微信:david_zwirner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 点赞
    • 评论
    • 分享
    • 客服
    • 顶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