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newsData.publisher_name}}
  • {{item.name}}

拍照3.0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之前陆续发过《拍照》和《拍照2.0》,其实就是有时候实在想不到有什么好写的东西,想起了手机里感觉还不错的一些照片,当然这些照片都属于随手拍身边朋友的系列,手机的好处就是可以随手拍,在影像生产日益廉价和泛滥的今天,手机里有不少照片。所以《拍照》系列就是从里面选一些我觉得还有意思的拿出来。今天是《拍照3.0》。


童昆鸟决定在展览开幕式上为陈子豪拔胸毛,把这些胸毛植入在他为子豪画的胸像上,他称之为《自豪的胸毛》,这是一个画廊主和艺术家的关系,也是一个艺术家和另外一个艺术家的关系。展览开幕前几天子豪突发腰椎错位,童昆鸟和我都担心这个“玩笑”能不能做,于是鼓起勇气追到医院抓住了正在检查的子豪,于是我拍到了这张照片。后来开幕时陈子豪出现了履行了承诺,《自豪的胸毛》产生了。


世林和黑子是一对认识了到现在一直在一起的情侣,2019年他们一起从美院毕业了,世林是实验艺术宋冬的学生,黑子是国画系刘金贵的学生,但是两个人在一起特别有趣并且和谐,他们对艺术都很认真,聊的认真,看展览看的认真,自己做的也认真,有一天我们一起去了798,在Tong画廊门口的小巷子里我拍下了这张照片。


来顺义住的时候逐渐和康好贤熟了起来,他是我的邻居,恰好也是一届的同学,熟了以后经常一起出去参加活动看看展览什么的,康好贤是一个精致的艺术家,从生活到做创作,以及待人接物都细致入微,我们几个邻居时不时聚在一起吃饭聊天,好贤作为自由艺术家和我生活状态相差不远,我们大多数时候自己安排自己的时间,于是一起出去的机会也多。在十五号地铁里,下楼梯时候康好贤正好回头,我拍下了这个瞬间,他还真是个少年!


马萧见面不多,但总觉得很熟悉,他住在海淀,我住在顺义,中间位置是望京,最近联系的多,因为想着一起做点什么。马萧是画家,但是他总说自己是业余画家,我一点不认同他这个说法,我觉得这种“业余”更像是他的自我调侃,哪里是业余了,分明就是客气。另外马萧还是个写作者和研究者,最初我知道他也是《印象派的敌人》这本书,后来他又陆续出书写作,我总觉得他就是一个普遍意义上我印象里的青年文化人的形象。马萧衣着一丝不苟,颇为精细,谈吐轻声细语,但是不乏调侃,无非,我大多时候找不到他幽默的点,我是个粗人。


我跟查宋刚说我总觉得他有点像哪个明星,他说是不是郭富城,我一看还真像,在明媚的798的中午,我觉得应该拍他几张照片,他低头系鞋带,回头看到我拍他笑的前仰后合,我就拍了这样前仰后合一点不“郭富城”的查宋刚,宋刚是一个很有冷幽默能力的艺术家,展览招贴上最终决定不放英文的时候宋刚说“说好的international呢?”


陈欣自我保养的实在是太好了,和我比就是两个极端,我是经常被认为是七零后的八零后,陈欣则是反过来,看上去像是八零后的七零后,陈欣有学习国画和做设计的背景,后来去德国留学,回来后这几个背景像是在锅里慢煮,一点点熬出了现在陈欣作品的基本面貌,东西方的混杂是有力量的,文化的杂交产生的结果就是陈欣的作品。夏末的时候去找陈欣,艺术区的傍晚中拍了这张照片。


和小鼎从苏州诚品做“心有灵犀”展览开始认识,断断续续总会聚在一起聊事情,我还记得在苏州诚品布展的时候,文质彬彬的小鼎险些和布展工人打起来,一旦较劲起来,小鼎也是很厉害的。我这些年反倒不怎么生气了,因为面对的变化太多了,每个不给力都要生气,我估计我身体会垮掉。小鼎做手制书做得好,诚品展览时有幸见过,前段他还组织手制书论坛。现在当了老师的小鼎依然是少年一般,我们在徐冰老师的展览上遇见了,我说要不要拍个照片,于是就有了这个。


“玩笑”展准备的时候我几乎拍了每一个参加展览的艺术家,发现缺少蔡雅玲一张,就想着找合适的机会拍一张,最早在我家楼下我拍了一张,雅玲和我都觉得不好,于是在万荷美术馆遇见的时候,在展览现场拍了这个。雅玲和我是老乡,身边做艺术的山西人不多,雅玲是一个温和有力量,并且极其朴素的艺术家,我想她的作品的干净和感情的质朴是吸引我关注她这么多年最大的原因。


六哥和我从花家地时期就一直来往,每年年底他都做一个春联项目,每年我都有机会在家里贴他手写的春联,六哥的字写的娟秀,并且有古韵,像是琴谱里抠出来的似的,他研究昆曲,研究扇子,另外一方面又做当代艺术的撰稿工作。我和六哥的聊天总是在深夜,微信里突然聊起来一些事情,我们相互鼓励,相互抱怨一下当下的生存情况,一直是这样。


在刘孟远的济南艺术项目中我认识了摄影师韩罗娜,韩罗娜还是电影学院摄影学院的研究生,她怀着极大的热情参与到了我和孟远这个完全没有报酬的展览项目中,前后我们两次在济南的轻骑厂见面,韩罗娜工作一丝不苟,认真是我觉得她可贵的地方,已经微冷的济南,韩罗娜忙活了几天,一直在拍摄这个项目,整个展览的图片和影像都由她一个女生全部解决。我拍了她几张工作照,我觉得这个是最像她的。


小方,忘了是94的还是93的,一边上班一边画画,浑身的少年气盛,有时候我这种老气横秋的人和他聊天感到很累,但是就是停不下来,小方的骄傲或者傲娇是很可爱的,可是看了他的画又会觉得不像我所认识的小方,小方的画面很稳重,画画的能力也在画上体现的很充分。有一次他急匆匆来找我聊拍年轻艺术家的影像的事情,说的不多,反倒是把我弄到了他那边,吃了外卖的鸭血粉丝之后我们在他住宿处的楼下告别,我说那就拍张照片吧,拍了一张我和他都不满意的,但是也只有这个了。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 点赞
    • 评论
    • 分享
    • 客服
    • 顶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