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newsData.publisher_name}}
  • {{item.name}}

【中国嘉德秋拍】髹饰梦繁华——元明宫廷漆器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中国嘉德2019秋季拍卖会
供御— 宫廷瓷器及古董珍玩

 时 间 
11月17日(周日 20:00)

 地 点 
嘉德艺术中心B1层B厅
(北京市东城区王府井大街1号)



剔红是中国漆艺的经典品种,是将髹漆、绘画和雕刻相结合的工艺。在中国制漆工艺中,剔红的制作工序可谓最多,制作周期亦为最长,艺术表现力最为突出,甚至成为中国漆器工艺的代表而广受国内及日本、欧美收藏家的垂青。



经过宋代近三百年漆器生产的兴盛时期,元代漆器工艺在其基础上日臻完善,进而盛极一时,成为中国漆器艺术的繁华时代。元代制漆工匠主要活跃于浙江嘉兴,元初甚至于该地设官作嘉兴漆作局,负责漆器的生产制作。明王佐《新增格古要论》中有记载:“元朝嘉兴府西塘杨汇有张成、杨茂剔红最得名。”张成、杨茂二人亦代表着元代雕漆技艺的最高水平,在当时即名播海外,影响深远。张成所制剔红一般堆漆肥厚,刀法浑厚结实,高度发挥线条的艺术性,较之宋器,具有着更为纯熟的技法。



Lot 3523
元 张成造剔红海水灵芝双螭龙盘
“张成造”三字单行针划楷书款
D 17 cm 
来源:
日本私人旧藏
参阅:
East Asian Lacquer, The Florence and Herbert Irving Collection,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John P. O'Neill, 1992, P63。



Lot 3523 款



中国嘉德今秋所释 “元 张成造剔红海水灵芝双龙盘”便是颇为罕见的张成造剔红佳器。此盘木胎,内外髹朱漆百层,口沿圆厚,所饰锦纹与北京艺术博物馆藏元代杨茂造剔红梅花纹盘(《中国漆器全集·三国-元》,图156)的口沿所饰相同,是较为少见的元代剔红边饰,张成、杨茂均选用此饰,与二人同为嘉兴籍漆工,互相影响不无关系。


元 杨茂造剔红梅花纹盘

北京艺术博物馆藏品


盘心以繁而不乱的海水纹为地,口沿下饰涛涛海浪,其内饰二盘桓螭龙,围绕着中心的折枝灵芝,螭龙刻画细腻,目、齿、舌、角、发等细处尤见功力,同时四肢有力,动感十足。二螭龙躯干上之绒毛亦十分生动,一只刻作弧形,一只刻作圆形,于细微处足见功力。外壁施如意纹,刀法深圆,颇具时代特征。外底髹黑漆,一侧针划“张成造”款,笔划流畅,一气呵成。全器漆色鲜红,色彩纯正,布局层次分明,工艺繁狡。雕刻舒张有力,刀法浑厚宛转,藏锋不露,厚朴生动,磨工隐起圆滑,是张成传世剔红之代表作,极为罕见。


由于张成作品在其去世后,方受宫廷重视,加之漆器传承不易的特性,而在国内传世极为稀少。据查有关资料,今国内博物馆收藏元代张成所制漆,也是鳞毛凤角。用作盘心装饰的海水灵芝双螭纹,为宋元时期流行纹饰,在丝织品、元代瓷器上皆可见到,纹饰造型夸张,剔红雕刻精细,风格富丽华贵,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元末明初,剔红器物所饰图案多为花卉、山水、人物、花鸟等,类似本品螭龙纹者实属少见。


元 剔红双螭龙纹盘
大英博物馆藏品


宋 剔黑螭纹圆盒

美国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藏品


本品盘心布局螭龙纹与大英博物馆藏“元代剔红双螭龙纹盘”及美国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藏“宋代剔黑螭纹圆盒”纹饰极为相似,均以双螭龙为主题纹饰,四周辅以灵芝纹装饰。


明宣德 剔红双螭椭圆盘

故宫博物院藏品


故宫博物院藏有剔红双螭椭圆盘(《中国漆器全集·明》,图42)。盘椭圆形,圈足。盘心雕海水为地,二螭身姿夭矫,追逐其上,周围缀以灵芝。盘内壁在黄地上刻灵芝纹。外壁雕缠枝花,有牡丹、山茶、栀子、芙蓉等。外底髹黑漆,无款。从风格看,应为宣德朝制品。此盘所饰海水螭龙灵芝纹饰,与 嘉德今秋“元 张成造剔红海水灵芝双龙盘”所饰纹饰颇为相似,对比二品恰可体会元代与明早期剔红风格之差异,故宫博物院所藏明代作品漆层肥厚,突出饱满丰腴的艺术效果。不过螭龙表现之动感及细节处理,当不如今秋所释张成作品。


在中国漆器史上,元代晚期剔红艺术因有张成、杨茂两位宗师级人物的存在,而备受后世推崇。不过,若以数量之多、品质之精而论,剔红直到明代永宣时期才真正达到第一个高峰。


明宣宗宣德皇帝朱瞻基画像

明代国姓为朱,国色尚赤,对朱漆器物爱重有加。剔红工艺也由此取得了长足发展。在永乐帝三次颁赠日本国王的礼物清单上,共计有漆器209件,其中除2件朱漆戗金器、4件朱漆素髹器外,其余均为剔红。这一惊人比例显示出剔红地位的重要与造作的兴盛。


据后世记载,永宣时期剔红主要产自北京的“果园厂”。这一机构不见于官修史书、典志,应该不是正式的名称。果园制器之精,自明代后期始,即受到人们高度评价。明代著名鉴藏家张应文便在《清秘藏》卷上《论雕刻》中称赞道:“我明永乐年果园厂所制及宣庙所制……用朱、用胎精美之甚。”


永宣剔红的风格与工艺全面承自元代晚期,又加以发展。这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工匠世代传承的关系。永乐朝,元代雕漆大师张成之子张德刚受到皇帝赏识,担任营缮所副,使得原本属于嘉兴地区民间的漆器工艺进入宫廷,并成为主导。明万历《嘉兴府志》记载中便有记载:“张德刚,嘉兴西塘人,父成,善剔红器。永乐中,日本、琉球购得之,以献于朝。成祖闻而召之,时成已殁,德刚能继其父业,随召至京面试称旨,即受营缮所副,赐宅复其家。” 张德刚进入果园厂后,将张成家传技艺传入宫廷,奠定了明早期宫廷剔红漆艺的风格。《髹饰录》将这一风格总结为“藏锋清楚,隐起圆滑,纤细精致”。文人笔记中声称永乐年果园厂“制漆朱三十六遍为足”,今见传世精品髹漆厚者应在二百遍以上。


传世永宣剔红造型以盒、盘为主。高濂《燕闲清赏笺》中曾提到蔗段式、蒸饼式、撞式三种。其中,蔗段式盒今见最多,其形如甘蔗截断,作扁圆筒状,平顶、直壁,卧足或无足。盘则以圆形最为常见,浅腹,盘壁至盘心过渡平缓,圈足较为厚实。此外,也有椭圆、荷叶、菱花、葵瓣等形制。


装饰题材主要有花卉、山水人物、动物等。传世作品中以花卉作为主纹者尤多,如茶花、牡丹等,往往以一朵或数朵大花为主,点缀若干花蕾,衬托以繁茂的枝叶。花卉还经常作为辅纹出现在盘、盒的内外壁上。一般采取缠枝花的形式,将桃花、菊花、牡丹等各季花卉连为一体,花卉有正面、侧面、盛开、含苞等不同形态,变化多端,俯仰生姿。工匠对花瓣和叶片的处理尤为精到。花瓣的转折、叶片的翻卷,起伏不大而又栩栩如生。还有一个特点值得注意,永宣时剔红花卉纹多刻在黄地上。简洁平整的黄地,既将主题纹样衬托得鲜艳明快,也可以作为雕刻深度的另一种标志。


山水人物题材将人物活动置于自然山水之间,反映出文人的高情逸趣。天、地、水采用不同的锦地表现,使画面层次分明,取得了很好的艺术效果。


动物题材中禽鸟较多,龙、凤、螭等祥瑞题材也有一定数量。它们常将花卉作为背景,基本不刻锦地。


宗教性题材剔红传世较少。元明清三代,藏传佛教盛行于世,亦对工艺美术产生了直接影响。永乐、宣德时,梵文装饰已见于陶瓷、漆器。故宫博物院藏有一件剔红梵文荷叶式盘(《故宫漆器图典》,图31)。


明宣德 剔红梵文荷叶式盘

故宫博物院藏品


盘作椭圆形,荷叶边。盘心饰椭圆形开光,中心为六瓣莲花,内雕有头体梵文;左右复有两朵莲花护持,其下可见黄地。盘内壁则在方格锦纹地上刻缠枝莲,上托八吉祥;外壁为杂宝。外底髹黑漆。足内侧边缘刀刻填金“大明宣德年制”竖行楷书款。学界普遍认同,其造型、图案、款识等均反映出宣德朝剔红的特点,代表了明初果园厂制器的高超水平。

Lot 3524
明宣德 剔红缠枝花卉开光梵文椭圆盘
“大明宣德年制”六字单行填金楷书竖款
L:19.5 cm 
来源:
日本实业家景山熊造旧藏
参阅:
《故宫经典·故宫漆器图典》,故宫出版社,2012 年,第42 页,图 31。

现存永宣剔红器基本为传世品,主要藏于两岸故宫。日本等其他国家、地区以及私人亦有一定数量的收藏。由于缺乏出土物作为标准器,永宣剔红的断代主要通过与较可靠的传世品进行比对,以及参考刻款等。

Lot 3524 款


中国嘉德今秋所释这一件 “明宣德 剔红缠枝花卉开光梵文椭圆盘”所饰梵文、纹饰布局、款识风格均与故宫博物院藏品颇为相类。盘呈椭圆,造型优美,亦以黄漆为地,上髹朱漆百层,盘心饰海棠形开光,中心亦饰六瓣莲花,其内雕有头体梵文,当为六字真言。中心开光两侧亦有莲花护持,对比故宫博物院藏品有所变化,突出了莲蓬纹饰,简化了莲叶及折枝荷叶的装饰。内壁所饰为缠枝花卉纹,花朵饱满圆润,花叶硕大繁茂。中心所饰梵文六字真言、内壁所饰缠枝花卉纹,均与永宣青花瓷器上所饰有异曲同工之妙。外壁则饰如意纹,飘逸洒脱。外底髹黑漆,漆质坚美。于器底左侧边缘刀刻填金“大明宣德年制”六字竖行楷书款,不同于永乐时期划款之法,字体端正有力,书写方式与间架结构与故宫博物院等各大博物馆藏宣德剔红作品相同。除上述二者对比外,故宫博物院藏一件明永乐剔红葡萄纹椭圆盘,背面亦饰如意云纹,造型、背面纹饰亦可与本品相较。综上所述,可确定本品确为明宣德官办漆器作坊果园厂之剔红佳作。


明永乐 剔红葡萄纹椭圆盘”

故宫博物院藏品


另通过前文对于永宣剔红器装饰题材的介绍,可知若本品装饰宗教题材者剔红作品颇为罕见。由于目前明初宫廷果园厂雕漆作品保存至今者甚少,多为博物馆珍藏,能流通者更是寥寥。若本品装饰梵文六字真言者,除故宫博物院所藏一例,当为目前市场上首次出现,实为罕见的明宣德宫廷剔红绝佳之作。



元-永宣剔红器漆层肥厚,雕刻细腻,打磨圆润,技艺精绝,格调高雅,是中国漆器史上的瑰宝,也是后世不断取法学习的典范。其影响也越出了国界,此时期的剔红漆器在日本历代传承,散入公私收藏流传至今。如今秋嘉德所呈现的这两件漆器都为日本藏家旧藏。“明宣德 剔红缠枝花卉开光梵文椭圆盘”明确为日本实业家景山熊造旧藏之物,或是宣德时期流入日本亦为可知,几经流转,今番重现,不免感念机缘。




 中国嘉德2019秋季拍卖会 


预展

嘉德艺术中心

11/13-11/16

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丨珠宝翡翠

11/17-11/19

邮品钱币丨珠宝翡翠


北京国际饭店会议中心

11/14-11/16

中国书画丨瓷器及古董珍玩丨佳酿臻茗丨古典家具及工艺品丨古籍善本丨金银器丨名人手迹


拍卖

嘉德艺术中心

11/16-11/20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 点赞
    • 评论
    • 分享
    • 客服
    • 顶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