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newsData.publisher_name}}
  • {{item.name}}

利维坦问答:我们尽力了……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 Getty

利维坦按:


因篇幅有限,相似的问题我们只挑选出了其中的一个。




© Yahoo


Q:
新时代社会的婚姻观/婚姻在这个时代是必须的吗?
—— ZACK
A:
个体需求更重要吧。这个问题你应该把时代替换成,相信答案就简单明了多了。


Q:
秋天到了,为什么人在秋天会有一种悲伤的感觉呢,会感觉到情绪的低沉呢?是因为心理原因还是因为生理原因(激素分泌等)?所以我想问的是自古逢秋悲寂寥,这寂寥感从而而生?
—— 刘旭
A:
现在有一个专用表述是季节性情感障碍(seasonal affective disorder),针对的似乎就是特定季节(比如你说的秋季)以抑郁为特征的一种综合征。目前学界还没有一致的定论,但有观点认为和生物钟有关:白昼时长缩短,导致褪黑素释放的延迟,会造成我们的生物钟节奏被打乱,与外界实际的时间不同步。还有人认为,当褪黑素作用于下丘脑时,会改变甲状腺激素的合成状态,而甲状腺激素恰好是调节各种行为与身体新陈代谢进程的激素。

但无论用什么理论来解释,不可否认的是阳光,尤其是清晨洒在床头的阳光对缓解秋冬季抑郁的症状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Q:
我想知道你平时都在看什么类型的书?
—— 杨雨晴
A:
很杂。最近在看《福柯的生死爱欲》,佩索阿的《不安之书》。同时断断续续在看的还有巴什拉的《水与梦》和齐奥朗的书。


Q:
25岁之前没有目标该如何自处?
—— 佬友
A:

为了有目标而去硬生生设定目标听起来也不是什么好办法,警惕本末倒置。



Q:
离异身份。喜欢上一个男生该怎么办呢?朋友关系,对方也不知道我的过去。不想直接去给他讲过去,又不想装作没事一样直接发展,感觉是在欺骗对方。
—— 匿名用户
A:
如果你觉得隐瞒过去在未来会有可能对关系造成破坏,有必要尽早告诉他你的过去,这是对彼此都有益的坦诚。


Q:
如何治疗恋足癖?
—— 羊海滨
A:
我的一个前同事自陈是典型的恋足癖,但他好像也没发展到上街看到脚就不能自持的地步——如果你和他一样,我觉得不必治疗,没事家里多看看昆汀的电影,挺自愈的。

《无耻混蛋》剧照。© 豆瓣电影

Q:
如何获得真正的自由?
—— 魏木頭
A:
大学的时候看到一句话,“自由会暗中把你留住”。我瞬间就明白了节制的重要性。


Q:
青菜为什么叫青菜,不叫绿菜?
—— 家允
A:
青山为什么叫青山,不叫绿山?



Q:
总是会很讨厌自己,有没有什么解决的办法?
—— 那个爆炸头女孩
A:
说实话我到现在有时候也还讨厌自己。从另一个角度考虑一下,或许只有上帝和十分自恋的人才不讨厌自己吧?这样想想你会轻松很多。



Q:
我和我的好朋友因为一句歌词而进行了争辩:“或许命运的签,只让我们遇见”,他的观点是:命运是不可测的,他相信命运论。他认为命运是存在的。但是我认为命运是不存在的,我并不认可命运论。命运或者明天是可以被预见的,我并不认同命运论。所以我的问题是,您的立场呢?您怎样看待命运论?
—— 十一
A:
我目前的观点是,不去考虑这个问题。尽量充实、快乐地活好每一天,珍视你身边值得珍视的人和事物,创造一些自认为美好的东西(并非“活在当下”那种容易引起歧义的享乐主义)



Q:
选择死亡是人的权利吗?是最高的自由吗?
—— 归舟
A:

单就问题而言,如果对于“最高”的评判标准是“表现自由的最大空间“,个人会认为选择死亡的确是“最高自由”。但无论是当我们讨论自由还是讨论权利的时候,都逃不开对语境框架的定义。就题设来说,框架中很重要的一点在于一个人对死亡的主动选择是否只和自己有关,个人选择会否对他人(比如家人和朋友)造成影响。而另外也许更重要的一点是,如此一个选择对个体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主观能动性从何而来。权利并不意味着必须要被行使。



Q:
最近老师说,一定要争取做社会上那5%的人,要进大企业大公司,但是现实是像我们这种普通211硕士毕业,本科双非的人即便看起来再优秀也抵抗不住第一学历的影响,想问下您怎么看待毕业生的第一份工作?
—— Grapes Zeng
A: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小学美术老师。所以我从来不会相信你的老师所谓“争取做社会上那5%的人”这种鬼话。我觉得择业的前提是,你需要严肃而认真地问一下自己:“我想要什么?我决定为我想要的付出什么?”

© National Geographic

Q:
大家都认为无论忧郁气质还是开朗的形象,都是由本身性格直接导致的。但是否和专业or工作类型更加相关呢?从事创意性、文艺相关职业的人们,更加感性;而从事数字相关工作的人们,如分析师、财会类,看起来就更加......理(死)性(板)。
—— 一月安生yao
A:
或许是相关但非因果。否则怎么解释爱因斯坦喜爱小提琴,会计身份的“索阿雷斯”的文学创作,海蒂·拉玛和扩频技术,埃达·拜伦和分析机,卡罗尔和爱丽丝?


Q:
突然灵光一现构思了一个实验,假设有一对父母很爱自己的孩子,愿意付出一切不求回报,然而实验者告知这对父母每一次对于孩子的付出都可以得到奖励,并且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都一直给予父母奖励,那么是否有可能到最后父母仅仅是为了奖励而给予孩子爱呢?带有激励性质的行为会侵蚀最原本的被称为爱的动机吗?这个实验可能是违反伦理的所以无法进行,那么历史上曾有人做过类似的实验吗?
—— Blanc
A:
首先,你这里所说的奖励是金钱/物质上的奖励吗?如果是,那我也很难通过一对父母来衡量这个实验的普适性——毕竟,我们不能因为有了《何以为家》、《无人知晓》这样的电影就判断天下为人父母的所谓“本性”。如果不是,那么其实这种奖励对于人类来说一直存在于脑内——想一想催产素。

历史上是否有和你构思的这个实验类似的我不清楚,只知道有一个比较著名的“小艾伯特实验”,争议也是非常大。


《无人知晓》剧照。© 豆瓣电影


Q:
你因为什么真正感到快乐呢?
——  敏度
A:
一顿好吃的、一场好天气、写一首还算满意的诗、帮助他人、一次酣畅淋漓的对话、与好友的久别重逢,似乎有很多东西会让我快乐。



Q:
不谈恋爱,不结婚,不养宠物,工作解决了温饱,不敢肆意挥霍,活得这样无聊,该怎么办?
—— migo
A:
谈恋爱,结婚,养宠物,辞职,肆意挥霍。

“人就是人。他不仅是自己认为的那样,而且也是他愿意成为的那样。”语自萨特。送给你了。


© National Geographic


Q:
在艺术中悲剧或者悲剧性元素比喜剧或者喜剧性元素更能成为经典,这是否暗示着人类的悲观主义情结或者更深层次的心理共性?
—— Ling
A:
如果从古希腊历史来看,喜剧好像的确不太受亚里士多德待见。不过阿里斯托芬到现在却成为了某种经典——我的意思是说,经典的成为似乎是偶然的,和后代的接受史息息相关——比如但丁《神曲》在问世后的几个世纪内也没有受到现如今这般的重视。

另外,谁又能说喜剧就不是悲剧呢?



Q:
在保有婚姻共同利益的同时拥有性自由,可能吗?
—— 青苔上身
A:
你说的是open marriage?如果是的话,有可能,前提是夫妻双方达成共识(或许更重要的是,这种所谓共识能维持多久)。不过,有关对于open marriage的辛辣讽刺,可以看看今年的美剧《致命女人》(Why Women Kill)。

《致命女人》剧照。© 豆瓣电影


Q:
可以分享一个你最近觉得特别孤独的一个场景吗?任何时刻都可以。
—— Edit_沙琪玛
A:
一个人在家上厕所,完事发现没纸了。



Q:
大便的气味是否会遗传?某天早晨拉屎忘了冲水,晚上回家闻到了奇特的味道,是发酵了吗?由于气味过于浓烈,似乎扩展了我的味觉感官,感觉像是闻到了混合我父母大便的味道。
—— 苯海拉明
A:
奇特的味道可能是下水道反上来的,也可能是您当天吃得太好。大便的气味由所消化的食物和消化道(包括消化道菌群)所决定,而个体体内的菌群跟遗传确实有一定关系。当然,遗传并非决定菌群的唯一因素,对于大便的气味亦是如此。

您似乎对父母大便的味道非常熟悉,相比之下我更好奇这是为什么。



Q:
你好。我想再探讨时间重叠的话题,从可能性、猜想、成因等方面做哪怕是hypothetically的探讨,也不要简单粗暴归咎为记忆出错。举例而言,网上集体记忆为曼德拉两次死亡的报道、好莱坞道格拉斯和香港郑则仕先生都曾有死亡报道而他们还活着。有人甚至脑内有当年采访道格拉斯儿子的画面,而我本人,我记得90年代我的妈妈告诉我肥猫扮演者去世了,之后几年,和同学聊天大家也提到报纸报道过他死了的事情。说记忆出错太convenient了,就像强行把灵异事情解释为眼花听错。好,就是这样啦,如果能写文推送就好了,谢谢你。
—— Charlene
A:
之前还真推送过一篇:《集体虚假记忆:曼德拉效应的背后是什么?》。



Q:
人的优越感源自于哪里?
—— = ̄ω ̄=
A:
本来可以回答成一篇论文,但这里简单地讲一句:源自恐慌。


© Men's Health Forum

Q:
人是如何知道自己快要尿完了的?
—— 宝盖丁
A:
这似乎是个假问题。当膀胱里的尿量充盈到一定程度,膀胱壁上的牵张感受器就会受到刺激,产生神经冲动。神经冲动上传到脑干和大脑皮层,获得排尿允许之后便会下行传递,引起逼尿肌收缩和尿道内括约肌松弛,从而排出尿液。

进而,尿液还会刺激尿道的感受器,进一步加强排尿活动,膀胱也会进一步用内压挤出尿液。整个正反馈活动会直到膀胱内的尿液排完才停止,而非通过主观意志的持续输入进行调控。

不过吧,其实很多事情都跟尿尿一样,你以为是自己有着充分的控制权,但有时候你连控制自己尿完抖几下都不能。



Q:
人和人交往的时候,什么是“距离过近”,什么是冒犯?存在这样一条边界吗?与道德有关吗?如果我接受不了和别人肢体靠近或谈论一些在他人看起来“并不越界”的问题,这是一种不正常吗?同时有的人偏偏“心很大”,喜欢往别人身上靠,什么都愿意说,但本身并不与你交好,这又是怎么回事?怎么判断边界,以便边界交错时调整?
—— 杜蘑菇
A:
边界是区分他人与自我的工具,因此显然是存在的。与其说它与道德有关,不如说它与规则有关。不信你向你哥们儿用勃列日涅夫的吻法试试。


1979年10月4日,勃列日涅夫(左)与前东德领导人昂纳克在庆祝民主德国建国30周年庆典上激烈拥吻。© Абсурдопедия



Q:
Is it true that humans can never imagine things they have never seen?这个感觉会是个很好的topic去讨论。周二愉快:
—— 区区丹抱
A:
构成想象的元素是否全部基于经验?这的确是个好问题。类似的问题还比如:先天失明者如何理解色彩?先天失聪者能否在脑中演奏旋律?刚出生的婴儿是否会做梦?


参考旧文或有启发:

《盲人的梦里会“看见”什么?


有学者认为,当我们将颜色定义为一种纯粹的感知信息,先天失明者是无法得到和正常人同样的体验的——但他们可以通过语言等方式来获取关于颜色的阐述,进而理解,正如我们理解何为“正义”这样的抽象词汇。


回到问题本身。个人认为:经验是个没有界限的词。我们每个人从生下来开始所接受的所有信息,都可以归为经验。进而,我们的观念、认知、思维,所有存在于脑子里的“非经验物”,也都基于经验本身。我想想象也不例外。



Q:
康德在《历史理性批判文集》中说人独具一种期待未来的能力,使人类得以获得优越的地位,但也伴随而来对死亡的恐惧。真的只有人类才能知晓死亡的存在并心怀畏惧吗,这对人类有何影响,动物是否同样具有这样的意识,以及具有什么程度的意识,对动物的生存、自然的运转又有何影响呢?望阅,敬谢!
—— mortal
A:
首先,和康德所处的时代相比,我想我们目前对于人类独特性的看法已经削弱了很多。这主要是基于神经科学的发展,使得我们逐渐认识到,单就人类具备意识这一点来说我们也没有那么特殊。正如《剑桥宣言》中指出的,“生物即使缺乏大脑新皮层 ,亦不表示它们不会体验情感状态的变化。各种证据不约而同地显示,动物拥有构成意识所需的神经结构、神经化学及神经生理基础物质,并能表现有意图的行为。因此,有充分证据表明,用以产生意识的神经基础物质,并非人类所独有。其他动物,包括所有哺乳类动物、鸟类,以及章鱼等其他生物,均拥有这些神经基础物质”。

© Quora


其次,鉴于我们目前对于意识的定义以及研究还有太多的谜团,所以“只有人类才能知晓死亡的存在并心怀畏惧吗”这样的问题我只能说不知道。我不确定一头牛当面临被宰杀时流出眼泪这里面所究竟传达的内在信息,不确定章鱼面对镜子是否能认识镜中的自己。我也不确定一个人在最小意识状态(minimal consciousness)下他所“体验”到的世界是什么。

最后,所有这些认知,我想已经使我们对待动物的整体态度慢慢发生了改变。起码,就动物福利而言(比如给动物园大象剪指甲、屠宰家畜时减少其不必要的痛苦等等),这是一种进步。


Q:
感觉利维坦没有说过 Deja vu(似曾相似),希望可以解答一下。
——  乐
A:
看之前的旧文《既视感(Déjà vu)的极端案例》。

© Giphy


Q:
水是透明的 ,为什么我水龙头放水时水柱是白的?瀑布也是白的?水流大的时候,水的颜色就是白的?
——  Juc
A:
这需要先问一个问题——色彩到底是一种物理属性,还是一种我们的主观体验?有观点认为,色彩不该被归为事物的一种属性,而是作为人类感知过程的一种属性(可以设想:如果没有观察者,蜡烛的火焰到底有没有内在的光亮与黄色?)。这种观点也可以解释为何天空的蓝色不仅仅只是“瑞利散射”的结果,还和观察者是我们人类息息相关:天空并非蓝色,正如同在古希腊人眼中,大海从来也不是蓝色的一样——由于心理主体和事物客体相互作用的感知过程,才出现了色彩。

此外,你似乎忽视了大水流情况下水流内部无数的小气泡。


Q:
人生的路,有方向和没方向是一样的苦么?
——  Yord
A:
呃,从绝对意义上来说,是的。


Q:
亲爱的利维坦,这些是我目前乃至人生中非常大的疑虑,我太期待你的答案了。当然我也不能以此要挟你抽中我的问题,但是我可以提高问题数量哈哈:
1.不合群,能力和阶层也没有达到可以"腔调"的地步,那么我应该如何和自己和解 。
2.零基础本身专业不相关,如何拥有跨行业的敲门砖(会计专业想进入时尚行业成为搭配师)。
3.大概是原生家庭的经历,让我尝尝想太多过于敏感,该如何自救?(有时候真希望自己能够控制自己停止思考,放空一会)。
4.在我做大多数决定时,浪漫和感性支配着我,因而贴上了不切实际和幼稚的标签,想问问利维坦是怎么去看待这种人的出路的。不胜感激!
——  香草Vanilla
A:
1.我也不合群,去人多的地方就各种不舒服。与自己和解?向内探索吧,看看书听听音乐就挺好。
2.这个……不好说,正面和负面的例子都很多,两相抵消了,最终还是得看你的个人天赋和才华了吧。
3.敏感本身没问题,尝试随时把零碎的想法记录下来(手机或者小本子),一年之后再回头看看,估计会很有用。
4.浪漫和感性……你大致的意思是做事靠直觉吗?这个要看具体什么事情以及当时的周遭环境了。不过有一点我觉得有必要提醒一下,直觉不论导向的结果如何,都应该在行动前做一个大致的预判——把最坏的结果考虑进来,也就基本明白你的决定最后所需要付出的代价了。

© University Health News


Q:
我觉得我有社交恐惧症,无论是面对熟悉的人还是陌生的人,都不知道说什么,或者说几个话题之后就不知道说什么了,宁愿自己一个人呆着舒服,但似乎在很多人看来我又是一个开朗的人。我觉得我该看一下心理医生,但我又不知道我该跟医生说什么。
——  匿名用户
A:
你的“症状”和我很像。作为焦虑症的一种,它在心理学上被归为社交焦虑失协症(social anxiety disorder),但我觉得大可不必恐慌——在当下名目繁多的精神障碍、焦虑症名单中,究竟有多少是需要真的交给精神科医生或心理医生来处理的?或者说,我严重怀疑有些综合征是“被发明”的。

昨晚正好在和一个朋友讨论类似话题,我们所谓的“问题”、“病症”恐怕必须具备两个特征:1)统计学上的少数,即与大多数人有差别,2)对生活造成干扰,进而对个体造成困惑。如果只是异于常人,但不会对自己造成困惑的话,也就无所谓“需要解决的问题“了。如果这两个特征都满足,而你又希望解决困惑,看心理医生也许是条路子。别担心你该跟医生说什么,去了就知道了。


Q:
抑郁症/狂躁症/躁郁症是否存在积极意义的一面?如过去对于“肺结核”的隐喻,是否可能也被赋予了某种现代人形象(积极或消极)?一个有过轻度抑郁症的朋友说,愿意回到当时的状态,因为那种心境和情绪某种程度上帮助他的创作。得过躁郁症的舍友也表示在患病期间表现出(这么说或许很不人道主义)某种创造者的“理想状态”。这个时代这样的心理障碍是否也具有某种隐喻?少有人探讨疾病的积极意义?是否不该/没必要被探讨?(反人性而提之)不以存活为目的,心理状态是否还存在危机/不健康等说法?
——  Crimes

A:
这里有几篇文章或许对你有启发:《萨满与精神分裂》《自杀和抑郁症是为了进化?》《“癫狂”是一种突破吗?》。


Q:
平时问题挺多的,一时间就也想不出要问什么,那就提前祝利维坦新年快乐吧。
——  Jeffree
A:
好的,你是今年第一个,新年快乐。




投稿邮箱:wumiaotrends@163.com

点击小程序,或“阅读原文”进店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 点赞
    • 评论
    • 分享
    • 客服
    • 顶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