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newsData.publisher_name}}
  • {{item.name}}

皮娜·鲍什精神遗产的继承者们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1

“我不在乎你怎么动,
而在乎你为什么而动。
——皮娜·鲍什
今年6月30日,是德国著名的现代舞之母、闻名遐迩的“舞蹈剧场”创始人与编舞家皮娜·鲍什(Pina Bausch)逝世10周年纪念日。
上世纪70年代初,皮娜·鲍什开创了一种全新的舞蹈艺术形式——即“Tanztheater”(“舞蹈剧场”),当时的观众们大都还沉浸在古典芭蕾与传统舞蹈一成不变的模式中。在她的舞台上,所有的创作都关乎人类的内心,爱情与恐惧、渴望与孤独、挫败与颓丧……

台下保守的观众们,根本无法接受这种“对内心赤裸裸的表达”,他们走到最后一排,向皮娜·鲍什这个颠覆舞蹈秩序的编舞者抗议,冲她吐口水,甚至揪扯她的头发。看惯了优雅芭蕾舞的老观众无论如何接受不了舞蹈剧场的新理念,直到这些观众老了,那些感同身受的年轻人进入剧场,从此才开了新局面。
皮娜以她独特的风格:在舞蹈中融合动作、声音、装置、物件,以独树一帜的“舞蹈剧场”概念从此风糜全球,带领全世界的舞者跨越经典的藩篱,跨向一个在舞蹈中用全新的肢体表现“讲故事”的时代,和在舞者的创新表演中“读心”的时代。

皮娜·鲍什《春之祭》
她的许多代表作,都是关于爱与痛苦,心灵的探索与解脱的。皮娜的舞台布景也是出了名的独具匠心,她认为在哪里跳十分重要,所以她的舞台上曾出现真实的泥土,树叶,数万朵康乃馨,写实的街道排水沟。
大量在舞台上引入的“异物”,成为舞者的羁绊,但同时又给舞蹈增添了许多意想不到的光彩。如早期作品《春之祭》中,大量如同泥土般的锯木屑,象征着舞蹈背景中的泥土大地,舞者在其中的挣扎和摔打,满身的“泥土”,都形成了视觉上的强烈冲击。
在《康乃馨》中,数千朵康乃馨铺满了舞台,舞者如同在开满鲜花的草原中起舞,但扎脚的塑料花杆也象征着生活中的刺痛与伤感。
《满月》中,酣畅淋漓的大雨倾盆而下,人们一次次倔强地从雨中冲出,狂奔到前台,试图寻找心中的梦想、爱人抑或幸福…….
在人们普遍视为“冷感”的现代舞界,皮娜秉承的“心灵对话”原则,让她的作品,最终走向了全世界,也永远留在观众的心中。并随着她的离去,而越发地显得弥足珍贵。

2

“创作的基本原则
并没有看上去那么艺术。”
——迪米特里斯·帕帕约安努(Dimitris Papaioannou)
“舞蹈剧场”(Tanztheater/ dance theatre)从上世纪在德国发展,已经越来越多成为世界表演艺术舞台上的常客。以舞蹈剧场为基础发展而来的剧场风格和表演形式,非常多样。
一般来说,舞蹈剧场摒弃了古典芭蕾意义上的美学,它展现给观众不一样的美学风格;讲故事的方式和传统古典舞蹈完全不一样,在舞蹈剧场里,观众几乎可以看到所有形式的舞蹈以及它们的变形,并且融入了大量生活化的动作。
装置与物件,也越来越成为“舞蹈剧场”中的重要参与者。与皮娜·鲍什同代的编舞家奥地利的Johann Kresnik(1939-2019),他的作品政治性极强,充满了破坏的能量。舞台上经常堆满了大件家具,演员在地上爬来爬去,搞得头破血流,那种纯粹的由身体语言堆积起来的视觉冲击力很难被再现。
依利·基利
荷兰舞蹈剧场(Nederlands Dans Theater)是一家荷兰当代艺术舞蹈公司,也是当今世界舞坛首屈一指的顶级舞蹈团体,成立于1959年,总部位于海牙,创办的初衷是想要打破荷兰传统的荷兰国家芭蕾舞团的风格,发掘舞蹈的新形式和新想法。
1975年依利·基利安出任舞团艺术总监,在他的带领下荷兰舞蹈剧场名声大噪,成为世界当代芭蕾的“头把交椅”。如今荷兰舞蹈剧场代表着当代芭蕾舞的最高水准,有着“荷兰蛋糕上的艺术糖衣”之称,成为了许多舞迷和舞者心中向往的艺术殿堂。
2014年11月,荷兰舞蹈剧场Ⅰ团首度访沪,在上海大剧院演出两场,技惊四座,让所有的观众都为之振奋、激动。

2017年,该团再次携《狩猎我心》等作品到访上海大剧院,舞蹈评论家欧建平说“如果说看古典芭蕾的眼泪是从眼睛里流出来的,看巴兰钦的舞蹈的眼泪是从心里流出来的,那么观看荷兰舞蹈剧场的演出,人们的眼泪则是从每一个细胞里流出来的。
荷兰舞蹈剧场完全从古典芭蕾的桎梏中解放出来,成为现代舞蹈剧场的典范代表。
《狩猎我心》剧照
更具代表意义的“精神遗产继承者”,还有来自希腊的导演迪米特里斯·帕帕约安努(Dimitris Papaioannou),他的名字第一次被传扬开来是因为成功导演了2004年雅典奥运会的开闭幕式,而且他也是第一位受邀为皮娜·鲍什乌珀塔尔舞蹈剧场创作全本作品的客座编舞。
Dimitris Papaioannou
2004年雅典奥运会开幕式
2017年以来,他带着最新作品《伟大驯服者》(The Great Tamer)一直奔波在巡演路上。这部作品堪称一场迪米特里斯个人舞蹈语言的绝佳展示。整个巨大复杂的舞台看似简洁,却充满了复杂的机关和“陷阱”。
在舞台上,宇航员、古希腊人体、伦勃朗的画、草丛飞剪、长出根的鞋......等等,各种如同梦幻般人物与物件,神奇地组合在一起。
他创作的初衷是想要通过这个舞蹈去勘探去挖掘隐藏在表面底下的事物,套用一个现有的名词就是:人类考古学。迪米特里斯想要勘探隐藏的快乐,挖掘个人的和集体的记忆。所以,在视觉上,他需要一个升高的舞台,以便将某些东西藏到“底下”。
非常有趣的是,他一开始就有意识地要运用某些现成品来搭建这个作品——所以作品采用了剧院标准的舞台地板,但是通过改变四个角的高度造成地面波浪起伏的效果。
迪米特里斯在接受采访时说:“我揭开这个秘密,只是为了说明创作的基本原则并没有看上去那么艺术。但艺术是如何驯服这些原则的?如何让它们变成一首诗歌?我要将一些东西藏到’底下’,那么必须把地面抬高。又要让观众看到地面,那就需要地面有个倾斜度。我想要一些视觉上比较扭曲的东西,但我已经决定使用现成品,这些前提交织着决定了作品最后的审美表现和道德诉求。”

3

“火花擦亮的一瞬间

观众就和艺术家就完成跨时空连接
凭借一瞬的光亮窥见整个世界。”
——编剧·刘芯伶
对于当代舞者来说,高高于殿堂之上展示那些绝美的动作,用似曾相识的舞蹈语言翻来滚去,讲述一些大同小异的私人情感,是很多现代舞编舞的惯性选项。
只有非常少的勇敢的舞团和舞者们,才会继续在皮娜·鲍什开辟的道路上“一意孤行”,去尝试创作那些最能与观众的心灵建立联接、最能与当下生活“同呼吸共命运”的作品。

位于苏格兰格拉斯哥的巴罗兰德芭蕾舞团,就是这样一个案例。
这个舞团,是苏格兰最令人振奋且屡获成功的舞蹈团体,享誉全球的这个舞团其最大的特点在于:把流行文化与舞台艺术结合起来,作品或充满幽默情调,或反映社会现状。他们坚信舞蹈是属于每个人的,无需束之高阁,这也是为什么,全世界那么多观众既看得懂又喜欢的不行。用舞蹈的肢体语言,把各种艺术形式玩得淋漓尽致。

该团的艺术总监娜塔莎和巴罗兰德芭蕾舞团的代表作品《虎生》《虎生·童话》,是一部在空间、舞蹈形式、音乐甚至嗅觉、味觉和触觉方面全方位打破传统舞蹈观众的作品。在这部作品中,使用了一般舞蹈作品里极为罕见的岛式舞台——整个作品的布景如同一个金属结构的笼子,用绳子缠绕出的墙壁,天花板和角落上悬挂着很多桶子。观众环绕着坐在布景的四个方向“围观”,仿佛自己就便置身于演出之中。

剧照摄影:王犁。下同
这个舞台是由德国设计师Fred Pommerehn设计的。它代表着人们在生活中也会建立起这样的笼子,就像一个家庭,男女主人建立了一种固定的生活方式,来保持生活的稳定和结构,有点中国成语“画地为牢”的意思。
挂在上面的水桶象征着生活中人们努力保持的平衡,而这种平衡随时可能被打破。因此,在舞剧的高潮部分有水桶突然从上坠落,巨大的声响震撼了现场观众的心。

作为一部“准沉浸式”的舞蹈作品,《虎生·童话》中的演员将与观众近距离接触,让每一个人都成为这个作品的一部分。观众惊叹:“一只老虎坐在了我的腿上,真真体会到什么叫’打破了第四堵墙’,他们的呼吸简直就在耳边,太打动我。”
像《虎生·童话》这种高难度的舞蹈剧场作品,完全打破了人们对传统舞蹈中用身体表演的认知。以往人们认为舞蹈是展现浪漫主义的美感、力量的美感以及节奏的美感,但现当代的舞者们已经不满足于仅仅展现传统意义上的美,他们开始“开发”身体,去寻找以及最大限度地挖掘身体更多的可能性。

像皮娜·鲍什这些先行者们一样,巴罗兰德芭蕾舞团的舞者们让芭蕾的边界模糊化,尽可能的让肢体表演更贴合人物的情绪和人物内心的表达。并且他们的舞蹈已经不仅仅是在表现一个故事的跌宕起伏,有更多超越故事之外的社会性、哲理性的东西,是必须用舞蹈的表现方式来传递给观众的。
《虎生·童话》虽然是舞蹈,却用舞蹈讲了一个极其清晰的故事:一个三口之家,妈妈、爸爸和他们的女儿珀比,灰色的衣服下面,是他们已经沉闷已久的日常生活。日复一日,日复一日,起床,工作,睡觉,起床,工作,睡觉......他们已经无法相爱和互动。

妈妈着魔似的打扫屋子,爸爸沉浸于工作,他们陷于自己的世界,从未注意到女儿的孤独与不开心。直到有一天,一只老虎出现了……
关于舞剧中“老虎”这一形象的设定,演出“老虎”的舞者文斯·温说:“很重要的一点是,我不是在“表演”一个真正的老虎,而是通过表演来传递它所代表的——也就是野性,一种有一点点危险和混乱的力量,这一点和这部戏的其它角色有很大的不同。”

而这个家庭需要这种野性,混乱和力量。它也是有一点点危险的,“老虎”会进入观众席,观众可能不太确定它要做什么,而“老虎”会对观众做出反应,可能会把爪子放到你脸上,或者有不同的表现,它的行动会有跨越界限的成分。
而老虎进入这个家庭也是想要推动他们,使他们意识到需要重新找到彼此,无论是通过玩闹,或者通过在生活的框架里共度的冒险,并且也应该能够在这个框架中找到生活的愉悦和快乐。大朋友和小朋友,都能在整场演出中体会到舞台艺术的刺激和美好,会不禁感叹:生活真美!
《虎生·童话》结束后玩乐视频
弥漫橘子香甜的剧场、巨大的笼子作为舞台、撕裂的舞蹈表演,如何摆脱乏味的生活?看完这个剧也许你就会得到启发……
12月3-5日
首都的大小朋友们
心有猛虎想要细嗅蔷薇的舞蹈迷们
准备好来跟老虎来约会了吗?
来剧场,用橙香温暖冬天
看新时代的舞蹈剧场
如何颠覆传统
创造一个不一样的世界!

虎生 & 虎生·童话
Tiger & Tiger Tale

北京场

《虎生·童话》

时间丨2019

12/3-12/5 19:30

地点丨北京77剧场

(北京市东城区美术馆后街77号77文创园内)

票价丨¥100/180/280

扫码或点击“阅读原文”在大麦购票



你可能还想看 ↓(点击图片了解更多)

爱丁堡前沿剧展丨2019国际戏剧演出季

*所有剧目现已开票*

默剧丨安德鲁与多莉尼

哭掉隐形眼镜

9/4-9/15

上海 贵阳

形体剧丨反转地心引力

世界巡演已966场

9/12-10/2

上海

默剧丨也许, 也许, 也许

一颗孤单的钻石

10/5-10/24

上海 南京 杭州 北京

声音剧场丨一桌N椅

近景魔术般的音乐会

10/24-10/27

上海

经典戏剧丨安提戈涅

说“不”的女人

10/30-11/6

上海 北京

舞蹈丨踢踏先锋

地板在燃烧!

11/1-11/10

西安 上海

舞蹈丨虎生/虎生·童话

让“身心灵”一起飞扬

11/20-12/5

上海 广州 北京

戏剧丨我心深处

一“窗”内外悲喜人生

11/22-12/1

北京 上海

形体剧丨空气动力秀

“空气雕刻”的魔法奇观

11/29-11/30

昆明

形体剧丨小淘气

演给最聪明的观众看

12/4-12/8

上海

戏剧丨孤寂棉田

欲望、冲突与对抗

12/6-12/22

南京 武汉 杭州 

上海 北京

戏剧丨和鸡一起活

年度最可爱大妈

12/18-12/22

上海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 点赞
    • 评论
    • 分享
    • 客服
    • 顶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