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newsData.publisher_name}}
  • {{item.name}}

华辰2019秋拍 | 朝圣者的供奉——卢奥基金会藏早期丁雄泉作品之缘起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北京华辰2019年秋季拍卖会将于12月15日在北京798艺术中心举行,12月13-14日预展。本场秋拍将为大家呈现中咖道云南高海拔咖啡种植园咖啡专场、中国书画、瓷器玉器工艺品及现当代艺术综合专场、环游世界的胖太阳——许鸿飞雕塑艺术朝圣者的供奉——卢奥基金会藏早期丁雄泉作品四个特色专场。其中综合专场延续了今年春拍的理念,将中国书画、瓷器玉器工艺品和现当代艺术合为一册,打破传统各拍卖品类间的隔阂;云南高海拔种植园咖啡专场则是2019年以来华辰新增的咖啡拍卖版块首次加入“大拍”;许鸿飞雕塑艺术专场带我们走进了一个丰润肥美的雕塑世界;卢奥基金会藏早期丁雄泉作品专场更是展现了丁雄泉青年时代的艺术天赋和勇气,更重要的是为研究二十世纪中叶中西艺术交流和中国现代艺术史提供了最鲜活的资料。

此次秋拍,华辰正式走出酒店、走进798,更是拍卖公司真正走近一级市场的、走进艺术消费群体中去的重要一步,也期待这不同于传统“大拍”的四个小而美的特色专场能为广大藏家、艺术爱好者和消费者提供一个不一样的拍卖体验。


华辰2019年秋季拍卖会朝圣者的供奉——卢奥基金会藏早期丁雄泉作品专场将1951年,年轻的中国艺术家丁雄泉,以一个小粉丝的姿态给自己的心中偶像,法国著名现代主义艺术家乔治・卢奥(Georges Rouault,1871–1958)寄去的自己的百余幅作品和向其诉说心事并求教的信件向大家悉数呈现。这批作品展现了丁雄泉青年时代的艺术天赋和勇气,更重要的是为研究二十世纪中叶中西艺术交流和中国现代艺术史提供了最鲜活的资料。


缘起

六十八年前的1951年,在两个毫不相干的人之间发生了一段令人难以置信的关系。穷困的上海艺术青年丁雄泉,对西方现代艺术痴迷癫狂,满怀期待和惶恐地向二十世纪最伟大的艺术家之一,野兽派的代表人物乔治·卢奥写了一封长信,寄上自己的一百多幅作品,请 大师指点。还恳切地请求能够去巴黎跟大师学画,可以用自己的身体做模特,以充学资。这个尘封了近七十年的故事被偶然发现,令人直 呼奇妙,这无疑是二十世纪中叶中西艺术交流的一出美妙的桥段。 

甘总与卢奥之孙在卢奥基金会

2017年夏天,我与朋友王先生及日本资深的画廊主吉井先生拜访巴黎的乔治卢奥基金会。在交谈中,卢奥的孙子告诉我们,中国有 个艺术家在1951年曾经给卢奥写信并寄来作品,希望来巴黎跟卢奥学习绘画。但因为当时此事太过唐突,而且卢奥年事已高,信件和画 作就一直被封存着。直到2016年巴黎的赛努奇博物馆举办了一个中国艺术家丁雄泉的展览,基金会人员才想起此人应该就是1951年寄自 远东的这批画作和信件的主人。当基金会人员将这些信件和画作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大家不禁惊呼和感慨。这个英文名Wallace.Ting的 年轻人,就是日后著名的旅外华裔艺术家丁雄泉!我们展开画作欣赏,阅读丁雄泉的信件,越发觉得这对于研究中西艺术交流,研究中国人 对于西方艺术的认知和学习的历史,研究丁雄泉艺术创作历程都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作品所用的纸张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初的香烟包装纸

这些画作里,有109幅是画在香烟包装纸上的,另有四幅是画在纸版上。这些画作的创作方法基本上运用了当时西方最流行的观念和 手法。大部分画作都配有旁白式的文字说明。这在后来的丁氏绘画里经常出现。信有两封,一封是写自己的创作过程和心绪,另一封是希 望跟大师学习绘画,并提出可以做模特冲抵学费。信写得很工整,文字坦率而恳切。一个在今天都难以想象的故事,竟然在近70年前的 中国和法国之间发生,而且活灵活现!此事令人不能释怀。于是经过两年多的商谈,这批画作和信件得以回到作者的故土。我们希望这样 的呈现能够引起大家对中国50年代初期艺术创作和中西艺术交流的研究。并将这些研究成果通过市场和学术的推介,让大众分享。 

— 甘学军 2019年11月21日于华辰 


丁雄泉写给乔治・卢奥的信

丁雄泉1951年寄给乔治・卢奥的的信件原件


乔奇·罗奥先生: 

请恕我的无礼吧!因为,我要讲着心里最直率的话,所以不免要得罪于先生的心绪,不是,我还是受到先生画中的力强所激动的。

先生,请听一个事情吧!一个我常常是受到先生的力强而愉快的,当我有着极端悲哀与苦闷的时候,先生是我精神的解放者,我崇拜 你,常常被你画所激励着,强烈的调子,画面的悲怆,(人脸之表情)粗野的、狂的、有力的MOTIVE,和着锐敏的跃动的笔触,这时, 我唯一的苦恼,在你的画前全部消失了,力强给我带来了力量和莫大的鼓舞与激动。 

我看见你的画的时候,我的情绪像要发狂,被激动得跳起来,好像要抱住你的画,发疯的往街上跑,先生!你真是有伟大,20世纪法 国唯一的最伟大的艺术家,是最光辉的艺术家。 

乔奇·罗奥先生,你对于你自己的画,在世界上,被一切的人所赞美着,你感到骄傲吗?对于作品的要求满足了吗?你还是欣赏你自 己的表现呢?还是喜欢你自己的名字?先生,在生之前,还有否其他的要求和企图在画内表现,好在有许多年青的画家,将走着你尚未走 的路,直至罗奥先生的高龄到了,一百三十岁的时候,罗奥一定不再是今日的罗奥,一定是有着今天多个罗奥溶合在一起的,— 伟大的 罗奥— 

我们自己举行了一个小小的展览会,在一间陋室里(因为我的穷,没有办法,我想先生不会怪我在陋室里开展览会)全部是罗奥先 生的绘画,是有着廿一张印刷品,只有九张是由色彩的,而且篇幅俱很小,最大的只有8×12,差不多皆是从书上撕下的,不过此次很 愉快,很是感动人。在精神方面,极是件精神愉快,万分的好事,因为在中国是极少可以看到先生的全集的画集。先生:在上海没有 ART’S MUSEUM,没有GALLERIES。就是法国在上海文化机关“法文协会“也少有这些画的书籍,若有,也是将这些书珍藏,而从不 肯借阅,没有办法,到什么地方可以找到和看到呢?访问了数十位教授和翻寻了数千本廉价的美国旧杂志,希冀在里面发现作品(是先生 的作品),有一次在一个书店里的角落里,寻到了二张先生的作品,像扑克牌样大小的印刷品(今附上的一张希将来随信寄回给我好吗? 先生,我请求你)这真是件大喜事,不过,还要金钱帮助你,不然,只好老着面皮常去看老板的白眼,还有天哪!(在上海的书店,旧书 店,设在上海,茂名南路近霞飞路口,店名“悲多汶”)发现一本,FRANCE LIVES.内有先生的一张,真是好极了,我的心是在跳着,急 急地希望店主不要知道这本书的价值,满以为三天的生活费可以得到它,不料真是天哪,其售价恰是我一个月的全部生活费用,先生,叫 我如何买得起,不过,先生,我得告诉你,我们还是开了个小小的展览会,所以我写信给你,也是感到愉快万分!

乔奇·罗奥先生!我要求你,告诉我一个问题。在世界上摹仿着你画的人,你以为他们的画有否价值。你可怜它们呢?还是笑它们简直是在胡闹,或者,还是说我的画不可仿造,也不可临摹,是只能看“画中的精神与笔法及笔触变化的关系。”你反对他们所做的一切吗?望你能善意的告诉我。

我极愿献给先生一件礼物和20张素描(内饰127张速写草稿和5张水彩画)礼物是一张东方的神谟,是很多的神在一起,此画片只有 在中国的新年里可以看到和买到它,真喜欢送给你,还有20大张速写草稿(这样的草稿有一千四百多张,俱预备画油画及水粉画),五 张水粉画也给你(这样的水粉草稿也有一百二十多张,有的已画成油画,油画十数张,因为没有钱购买材料,只好慢慢地来)所以望你收 下吧!我是未结婚的小子,住在中国的工人区,罗奥先生,告诉你一个秘密吧!我常常身边没有一文的走着(没有车钱)因将车钱省下画画 也有三年了,我是个极易激动的孩子。 

在这三年里,我不知吃了多少痛苦。

罗奥先生!我是太痛苦了,整天被家里的长者所谩骂着,恶言诅咒着,因为从未卖掉一张画!并不是我想卖掉,因为要生活,因为要

油画颜料,这么勤辛,家里不给钱,而且常是咒骂,但我又不是懒骨头,家里遭到一切不如意的事均咒骂着我,真是件怪事,心中老是不

愉快,我的心简直要痛苦死了,我的情绪简直是灰色透了,世界上最痛苦的事,莫如整天整年刻毒骂着,告诉你,我为着要画画的事,和最低的生活,才给长辈们受诅咒。

告诉你,像我这样的年青人,一年里没有笑过几次,我的长辈都是粗鲁的说:“你这臭小子,别再幻想他妈的什么东西,给我滚吧,滚,滚,滚吧!”

我的心简直像要死掉了,耳朵里充满着滚的声音。没有钱在这社会还是不兴。

先生:天天像是在哈气和眼泪在过日子,我在上海只能教人家锻炼身体,赚一些极微的车马费买颜料,因为是吃家里的饭,所要常受诅咒。

要是能在巴黎当一个杂役和乞丐,也比我这里好得多了,若你先生过一天像我这样的生活吧!包管你气破肠胃,手发抖,头痛、心 闷,像是害了一场大病的样子,先生,这有什么办法呢?这不是锻炼成钢,这是磨叽,这是在地狱受难,世界上最刻毒的话要刺进你的耳 朵,攻击你应有本份的自尊。 

这也并不是试着你的意志,罗奥先生,要是没有你先生这样的画刺激我,恐怕我早上变成一个弱者和废物了,现在我还是很坚强,在等待,像是一种力量,在等着希望!希望!

先生,再会吧!我费了很多的时间,和省下来的钱积聚来筹备这封信和这些礼物,能否到你的手里?这是我在数千里的海外所急要知道的,我还有些很好的画,将要送给你,等到你给我指导你确系收到,我再寄给你更好的东西及画,不然,我怕遗失!

罗奥先生!这几天你画了没有,你忙吗?假使很忙就请不要覆信吧!养养你的精神,为一个中国可怜的小子,再多画一幅吧!我常常梦里见到你,一个和爱而狂的老人,一个万分敬爱你的人!

颂你大快乐 GRAND JOIE 

— 丁雄泉 1951.8 


丁雄泉1951年寄给乔治・卢奥的的信件原件

此次给先生的画,具是我个人的,顾一定要请先生指示和批判,求望先生给我希望。
 我有三张小照片送给你,我的上臂十六寸 我的胸围四十六寸

我是个还不能自立的人,今年二十四岁,我的名字丁雄泉,绘画上的名字“Wallace ting”,做着临时受雇的苦差,拿着极低廉的金钱,一月的薪水不够买二十小并(瓶)的油画颜料,除了饭钱外,只有多四并(瓶)了,(我的宝贝— 颜料)一个纸够画一张小幅的画,真是痛苦了到饱和点。

 有个梦想,还是幻想到巴黎来学画,假使在巴黎能见到先生的原作,那时,我真不知道快乐到什么样子,我想那时的奋发是不可遏制
了。

不是经济上虽困难,还是在拼命地积钱与画画,只要在等上八年就可以去巴黎学二年画,这是我等梦想,罗奥先生,你不要笑我,只要我有坚强等意志和先生带给我— 全能的信心—

还有一个狂想,就是再拼命锻炼身体,使肌肉发达,线条明显,做模特儿,到国外去做绘画上到模特儿(model)我到长度有五尺十一寸高。

先生,我将我所有的狂想都告诉你了,你笑我吧,笑一个可怜的孩子。总之,我之告诉你,我亦感到愉快,好像和我的亲人吐诉一样,祝你— 发现东西—

我的住址,中国上海,沃门路六〇九弄三十五号


丁雄泉寄给乔治・卢奥的照片


丁雄泉寄给乔治・卢奥的作品

LOT.51-1

丁雄泉 静物系列一(6张之一)

1951年
纸本水彩
19×29cm.×6 7.48×11.42in.×6

无底价

LOT.52-6

丁雄泉 静物系列二(6张之一)

1951年
纸本水彩
19×29cm.×6 7.48×11.42in.×6

无底价

LOT.53-2

丁雄泉 静物系列三(6张之一)

1951年
纸本水彩
19×29cm.×6 7.48×11.42in.×6

无底价

LOT.54-6

丁雄泉 动物与人性系列一(6张之一)

1951年
纸本水彩
19×29cm.×6 7.48×11.42in.×6

无底价

LOT.55-5

丁雄泉 动物与人性系列二(6张之一)

1951年
纸本水彩
19×29cm.×6 7.48×11.42in.×6

无底价

LOT.56-5

丁雄泉 动物与人性系列三(6张之一)

1951年
纸本水彩
19×29cm.×6 7.48×11.42in.×6

无底价

LOT.57-6

丁雄泉 动物与人性系列四(6张之一)

1951年
纸本水彩
19×29cm.×6 7.48×11.42in.×6

无底价

作品中文字

世界上的人啊,你们为什么要为着金子而毁灭你自己呢。

LOT.58-3

丁雄泉 动物与人性系列五(3张之一)

1951年
纸本水彩
19×29cm.×6 7.48×11.42in.×6

无底价

作品中文字

我们一定要了解笔触所表现的形体具要有巨大的力量,有旋律的动态和内发的情感,笔触是奔放的、动的,整个画面在表达动态、战斗、愤怒,无x性的大吼,我们有跃动的x狂和敏锐的感受,要的是-激情与悲痛。

LOT.59-6

丁雄泉 人体系列一(5张之一)

1951年
纸本水彩
19×29cm.×5 7.48×11.42in.×5

无底价

LOT.60-4

丁雄泉 人体系列二(6张之一)

1951年
纸本水彩
19×29cm.×5 7.48×11.42in.×5

无底价

LOT.61-5

丁雄泉 人体系列三(5张之一)

1951年
纸本水彩
19×29cm.×5 7.48×11.42in.×5

无底价

LOT.62-3

丁雄泉 人体系列一(6张之一)

1951年
纸本水彩
19×29cm.×5 7.48×11.42in.×5

无底价

LOT.63-2

丁雄泉 戏曲人物系列一(6张之一)

1951年
纸本水彩
19×29cm.×6 7.48×11.42in.×6

无底价

LOT.64-6

丁雄泉 戏曲人物系列二(6张之一)

1951年
纸本水彩
19×29cm.×6 7.48×11.42in.×6

无底价

LOT.65-5

丁雄泉 戏曲人物系列三(6张之一)

1951年
纸本水彩
19×29cm.×6 7.48×11.42in.×6

无底价

LOT.66-6

丁雄泉 戏曲人物系列四(6张之一)

1951年
纸本水彩
19×29cm.×6 7.48×11.42in.×6

无底价

LOT.67-3

丁雄泉 立体主义系列一(6张)

1951年
纸本水彩
19×29cm.×6 7.48×11.42in.×6

无底价

LOT.68-6

丁雄泉 立体主义系列二(6张)

1951年
纸本水彩
19×29cm.×6 7.48×11.42in.×6

无底价

LOT.69-6

丁雄泉 立体主义系列三(6张)

1951年
纸本水彩
19×29cm.×6 7.48×11.42in.×6

无底价

作品中文字

PICASSO'S NAME

LOT.70

丁雄泉 动物与人性

1951年
纸本水彩

签名:W.Ting
49×76cm. 19.29×29.92in.

无底价

LOT.71

丁雄泉 鱼

1951年
纸本水彩

签名:W.Ting
49×76cm. 19.29×29.92in.

无底价

LOT.73

丁雄泉 人体

1951年
纸本水彩

签名:W.Ting
49×76cm. 19.29×29.92in.

无底价

LOT.74

丁雄泉 静物

1951年
纸本水彩

签名:W.Ting
49×76cm. 19.29×29.92in.

无底价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 点赞
    • 评论
    • 分享
    • 客服
    • 顶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