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newsData.publisher_name}}
  • {{item.name}}

王春辰:我眼中的“墨与物”(三)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编者按」——第二届武汉水墨双年展以“墨与物”为题于2019年11月15日下午在我馆开幕,这是我馆自主策划的重要年度展览之一,展览分六个单元:墨与笔、墨与心、墨与墨、墨与物、墨与影、物与物,特邀请了四十位杰出水墨艺术家参展,展出水墨、综合材料、装置艺术等共一百余件作品。展览策展由著名策展人、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副馆长、教授王春辰担任,小编将分单元与大家分享他的展览介绍,看看策展人眼中的“墨与物”,本期推送展览第三单元相关内容。(点击上方图片获取相关阅读)

·  正  ·  文  ·  来  ·  啦  ·


单元三墨与墨

文 / 王春辰(本次展览策展人)


展厅现场


水墨在今天是一个重新建构的对象和艺术门类,它所面对的是整个艺术系统的发展和开放,与之对话和借鉴,水墨也必将是一个开放与重构的系统。迄今,水墨已经蜕变为当代思维和当代理论视角下的现代水墨,它包含了既有的古典美学,同时也在兼收并蓄西学之艺术理论、与当代话语交汇。


展厅现场

可以说,我们今天对水墨的知识和理解已经超越了历史上的任何时候,我们对历史须持之公允,判断今日之水墨也必以今日之态度。故而,今天再谈水墨,可清晰地知道水墨之本是墨,而非水,水故可以使墨千姿百态,古典论画也是谈墨,而非谈水;当代艺术理论有物性之论、有物派之别、有物质媒介之议,处处显示当下我们对艺术本质的思考之深入。观察水墨,当代人的水墨追求其实质是求墨的变化和表现,水不过是辅助手段,墨与墨才是论水墨的根本,也是推陈出新的奥秘所在。


 展厅现场 

墨作为物质,其特性与表现力与墨之黑、墨之分形层级变化有关,古人论墨讲浓淡干湿燥,今天的画家依然秉持此论,但他们多了各种艺术的通感,不仅如此,墨所承载的意味增加了繁复的现代性、当代属性,能够区分古今的奥妙就在于墨与墨之间。墨是洞悉人性的通道,墨具有喜怒哀乐,墨是世界的化身,墨是生命的载体,求墨之变并非墨之变而是人之洞悉世界本质之变,墨之形态是万千历史沧桑的具身(embodiment)。墨与墨是我们与世界的关系,回到人的本源是墨回到真墨的当代命题,世间当祛除伪墨之杂,还原墨之墨的真实,以此,墨的新生与永恒故可期许。
 
展厅现场

蒋世国山海关内人氏,向心绘事驰骋于燕赵大地,墨为其不解之缘,当代为其梦寐之的,何言水墨必为草木虫石,今日之器物何堪不可入画?故不惜尺幅,绘巨构器物,彰显我画故我在,独立精神溢于言表。

 
▲ 蒋世国
左:《新美丽生活—50》,180cm×250cm
中:《新美丽生活—51180cm×250cm
右:《新美丽生活—52200cm×250cm
纸本水墨
2015年

进安冀中人,其水墨风骨为燕赵一脉之杰出者,后入京师学堂,主持教育,硕果累累,又性沉稳,不事张扬,剑走偏锋,积墨叠染,不忌厚重,其墨需慧眼相识,其人需雅士再读;凡艺事如历史之沧桑,必历经淘炼而留金,今我者不舍此志。

▲ 刘进安
《朝天歌》
纸本水墨 
1000cm×260cm
2017年
 
蒲国昌黔西南人氏,中央美院就学,明志回乡,终其一生耕耘黔贵云雾,开悟人物志异,各尽其妙,唯神态必显,去污浊,涤昏暗,线如鬼神游走,墨同魑魅吟诵,造像超越今朝,挖掘乡原故我才是当代追溯肉身之知与未知;何谓当代?知悉久远之神秘最是当下解惑。

▲ 蒲国昌 
《梦者》系列十五

水墨 

496cmx246cm 

2018 年


黄致阳久事绘画,本修水墨,辗转台北、德国、澳洲、纽约,后居北京,已十余年。其思考理路由古出今,追寻生命之源与原始奥秘,张力与无常本生存轨迹,物与物相生相克,仅以墨为器直指亘古未结之谜。


▲ 黄致阳 
《zoon- 北京生物 No.1》
绢本、墨、 丙烯 
150cmx360cmx
2017年

姬子燕北人氏,与古同姓,一生无他矢志于绘画,以宏阔超时空为境,不拘陈规,立意创新,叩问墨之墨所包蕴的天地演化之内涵,推敲经典美学与当代哲思的浑然一体,知永恒之本源自神圣宇宙,故而以墨载之,而谓之大道通天,悲悯仁慈乃未竟天道。


▲ 姬子  
上:《时间的延展之一》
下:《时间的延展之二》  
192cmx281.5cmx2 
2013年  
 

桑火尧如其名曰,寻迹在野,求烂漫,反躬绘事知天下非一尊,因而探索彩墨之行迹,线为结构,组合穿插不一而足,古无此例,于今何惧?当代人做当代事,我法故我知;国际语汇求简洁静穆,我何不以墨言语之?喜极而泣,有我矣有我矣。

 
▲ 桑火尧  
左:《照见》
右:《日子》 
绢本水墨
546cmx436cmx2
2018年

吴国全又名黑鬼,可见其心志于墨之狂野肆虐,何惧之何惧之;八十年代由楚地而北京,居都城又二十余年,久居生厌而回楚,唯其志在墨之绘事,沉潜其内,于心思悟,终得其今日之真谛:无法唯有我法,我法全赖自由之心智,浸染当是泪点,悬置可为紧迫,墨有痕可谓天下之焦虑。自是,黑鬼复归于国全之名,以为墨之志。

▲ 吴国全 
左:《视觉化两种暗物质的较劲》 
中:《向下在流淌?向上在升腾?哈!哈!向上与向下的悖论》
右:《波的趋向性弯曲之一》  
硬纸质水墨加其它 
600cmx160cmx3
2019年

郭桢本浙美国画系毕业,水墨为其本业,年轻时噬墨如命,敢作敢为,所以她的水墨打乱陈法,泼染如舞蹈,今旅居美洲,致力于女性命题,孜孜以求,墨在其心中不再是山川墨迹,而是人之属性。

 ▲ 郭桢 
左:《“云恋 “ 哑声的风景系列》, 2016年 
右:《暗流》, 2017年
纸本水墨
140cmx68cmx2

崔强冀中人,少有侠客之志,如今教学为本,依然有张剑豪气,于绘画由古入今,以现代消费为图,以今日之现实为景;本展之孤石系列,破解传统山石架构,使之各现其形,彰显其质,此又是当代艺术命题,孤悬乃生存本质。

 ▲ 崔强 
《解构的经典》
绢本水墨 
200cmx190cm
2019年



■ Over ■


 注:参展艺术家介绍将陆续推出,敬请期待!



 



供图/李沉  供稿/荆菲   编辑/严雨桐   审稿/张文博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 点赞
    • 评论
    • 分享
    • 客服
    • 顶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