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newsData.publisher_name}}
  • {{item.name}}

2019年终总结|那么,武器呢?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1

年终总结这种东西,要趁着刚刚做完大事、志得意满的时候写,那样子读起来就显得雄纠纠气昂昂很有气势,容易让人心生敬意,而且觉得你是个有实力的人,将来可以继续信任、继续合作......
我要是昨天完成了这篇作业,大抵读来就是上面的样子。理论上这也应该是一篇年终总结正确的写作方式。
可是昨天我因为意外地休息了一天,跟朋友去了罗马湖周边看风景喝咖啡吃汽锅鱼,觉得今年真是圆满啊,一切顺利,自己也平安健康,做了自己喜欢的事,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欢喜得一时懒下来,就跟小编告假,说今儿我不写了,明天写……
跟着我从9月4号每天微信日更一天也没歇过连打了100多天仗的小编自是欢喜,大度地应允我,然后我们的公号只发了一张图片就“草率”地结束了2019年。
多少雄心,都吊在一口气上。气一松,那劲头也就懈了。

时间晃到了2020年1月1日的下午,还是来了办公室,按照今年“断·舍·离”年的宗旨,开始先收东西。收着收着,就恼了起来。
太多杂物了,抽屉里隔了两年的茶,一次性餐具,一大盒子各种各样的笔,各种小包装盒,一撂一撂叠在一起的杯子,已经用不了的咖啡机,碎了有日子的玻璃板下王羲之《快雪时晴贴》的印刷本已经浸了水渍,生出绿来,再下面压着皮娜·鲍什年轻时的黑白练功照,书架上见缝插针地塞着各种书、小本、罐子、相片、好看的空酒瓶......
一年只呆不到40天的北京办公室,终于成了压垮我的新年稻草。明明知道这是要花一年去慢慢清理的大工程,还是在新年第一天就“激怒”了我,爆发出来......
从下午四点进到办公室,我累计处理了以下物件:
整理衣柜,扔掉了大衣柜里一大包《朱丽小姐》的服装(因为真的不会再用了)以及其他杂物;
扔了两台废旧打印机;
清理了大衣柜里的一个手提箱及纸箱;
整理并清洁了茶桌边上的柜子台面以及下面的三个大抽屉,扔了一大堆杂物;
扔了一台不能用的咖啡机,并因此跟袁鸿吵了一架。把他赶出去散会儿步,免得妨碍我扔东西;
换了办公室门口的灯泡;
调整门口百部剧纪念册的堆放位置;
清理了门口博古架下面的柜子;
清理了冰箱顶上;
清理了水池下面的柜子;
……
这当中因为想起过去的事,又吵了一架,自己哭了一场。
呆坐许久,继续“劳动”,直到眼面前感觉清净起来。才坐下来,对着电脑,开工。




2

我想这大概就是生活本身吧。
我也在新年的第一天,深刻地意识到——所谓“断·舍·离”,扔东西只是表面工作,面对自己内心深处的问题,才是痛点。
我在崩溃的那一小会儿,去微博上发了一段话吐槽自己的心情,有个不认识的网友在后面留言,说:“春秋迭代,必有去故之悲。但是,我们可以继续看戏啊,在广袤的空间和无限的时间中,有多少人曾经共享那同一段时光!水晶的光芒会继续闪耀的。”
我在后面回:“这么想想,我真是靠看戏和带戏活过来的。”
《我心深处》剧照,摄影:朱朝晖
我又想起2018年最低沉的那段日子里,有个小朋友(当时并不认识,现在认识了),在微信和爱丁堡前沿剧展的公号后面发私信,焦急地关心我,也害怕我从此不再做与戏剧相关的事了,希望我快点好起来,振作起来。
那个时候,我虽然并振作不起来,但看到那些话的时候,还是难免泪光闪闪。
我们都是人,都会有高峰低谷,都会有起起落落,开心沮丧,得意忧愁,生老病死,这一路的跌跌撞撞里,还好有戏剧。
2019年,跟大家一起,我们也过得不太容易,可是比2018年又好一些。
上半年的6月,我们做了最成功、最完满的一次“表演艺术新天地”。
18部作品,100%都是首演剧目,6部原创委约剧目是世界首演,11部国际剧目为亚洲首演,另1部是中国首演,整个艺术节的首演剧目高达100%的比例,这在国内外艺术节领域都是非常罕见的。
如果一定要说一说让我自己最满意的作品,引进的要算舞蹈《回到车上》。
这部2016年在爱丁堡看到的戏,隔了3年,才来到中国。不容易!戏来不难,但是如何把戏搬上公交车,说服公交公司,如何用一个交通线路去文广申报审批,我们开了先河。
度身订造的行路线,和舞者、观众的倾情投入,让这个作品把整个新天地的氛围都改变了。让最常见的身边事与空间,有了艺术感。好消息是听说今年9月上海国际艺术节的扶青单元里,也有了一个在公交车上演出的戏,西溪国际艺术节下半年的作品中,也有类似的作品。嗯,开心〜
《回到车上》
另一部作品是我们原创的《解放日》,是压下来的“政治任务”。但我们没有当成“政治任务”去做,相反,我们在戏里写了最普通的小人物,他们的命运,在那几天的时空里,如同“敦克尔刻”里的人们,命运交织在一起。大时代,小蚂蚁,命运的巨浪拍打起来时,它们连回头的工夫都没有,只能拚了命地往前爬。
我一直跟身边的编剧朋友们说:你们现在写东西,一定要想——未来十年、二十年,如果巨大的变化发生,这些作品,还有价值吗?要用让它有价值的方法去写。《解放日》就是,没有歌功颂德,只有那一时间切片上,凝固的人的命运。
在最近香港广场一楼“爱丁堡前沿剧展百部作品展”的“台词树”上,挂着一句《解放日》里的台词:“秀英,再见了!”,那是全篇我最喜欢的一句词,沈越读的时候,我交待他:不要大声,要那种想喊却喊不出来的、仿佛对着过去的自己自言自语的感觉。

《解放日》





3

下半年,我们大概是拚了命吧。整个团队,做了“首届国际乒乓艺术节”——五个与乒乓有关的表演艺术作品,在上海的国际乒联博物馆里上演,还去了上海大剧院和香港广场路演。
国际乒联终身名誉主席徐寅生在开幕式上说:我打了一辈子乒乓球,从没想过乒乓还可以和舞蹈、音乐、多媒体发生关系。
其实我也一样,这个展,是我策得最“困难”的一次,但我们也很幸运,在世界各地,真的碰到了那些有兴趣将乒乓融入到表演艺术中去的创作者们,因为他们,乒乓的世界变得更多彩与丰富起来,残酷的竞技运动似乎也变得更温柔了。

上海国际乒乓文化节回顾视频
然后是长达4个月、12部戏、9个城市、99场演出的下半年“国际戏剧演出季”。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12月23日,我们所有的演出结束后,我突然发现自己不用再半夜起来刷票图、看微信阅读数了,心里有一种空落落的感觉。我跟同事开玩笑说,感觉自己象个“空巢老人”。
有戏的日子里,是忙不完的工作。没有戏的日子,就突然空白起来。
不能赶在戏结束着,去看一看《也许,也许,也许》今天是个Happy Ending,还是Sad Ending,也不能在《我心深处》的谢幕时,看Tom Waits的Come On Up To The House的歌声,陪着演员们一遍又遍地谢幕;不能看着观众和《踢踏先锋》的舞者们一起来个欢乐的“演后跳”,也不能在门口目送眼睛红红的观众们离开《安德鲁与多莉尼》的舞台......

默剧丨安德鲁与多莉尼

哭掉隐形眼镜

9/4-9/15

上海 贵阳

形体剧丨反转地心引力

世界巡演已966场

9/12-10/2

上海

默剧丨也许, 也许, 也许

一颗孤单的钻石

10/5-10/24

上海 南京 杭州 北京

声音剧场丨一桌N椅

近景魔术般的音乐会

10/24-10/27

上海

经典戏剧丨安提戈涅

说“不”的女人

10/30-11/6

上海 北京

舞蹈丨踢踏先锋

地板在燃烧!

11/1-11/10

西安 上海

舞蹈丨虎生/虎生·童话

让“身心灵”一起飞扬

11/20-12/5

上海 广州 北京

戏剧丨我心深处

一“窗”内外悲喜人生

11/22-12/1

北京 上海

形体剧丨空气动力秀

“空气雕刻”的魔法奇观

11/29-11/30

昆明

形体剧丨小淘气

演给最聪明的观众看

12/4-12/8

上海

戏剧丨孤寂棉田

欲望、冲突与对抗

12/6-12/22

南京 武汉 杭州 

上海 北京


戏剧丨和鸡一起活

年度最可爱大妈

12/18-12/22

上海

爱丁堡前沿剧展2019年国际戏剧演出季剧目(9月-12月)
我一个那么不爱社交、不用微信、没什么朋友、宅到每天只在家、办公室、剧场三个地方来回转圈的人,大概只有在剧场里,才会觉得自己热爱人类,热爱生活。
好消息是我们今年不仅顺利地完成了所有演出,还成功地赢了去年的官司,依靠法院强制执行拿回了部分赔偿,总的营业收入达到了1300万之巨。这对于一个小型公司来说,真的是一个不错的成绩。
坏消息是即使如此,我们还是不赚钱。今年因为新的税收政策,成本激增。加上其他各种成本越来越高,做的戏也越来越贵,所以还是只能将将平衡。
明年整体的经济形势和市场形势应该不会更好,所以要更努力,更小心,才能保持整体平衡。

上海大剧院·小剧场国际戏剧演出季宣传片





4

今年我们团队的另一个大考是,经历了团队成员的大更替。已经在这个团队呆了近5年的丹琳和沈越,先后离开了,一个去了电影宣发公司,另一个去了一个大的剧院。
说实话,他们离开的时候,我真的有点崩溃。我是一个非常非常念旧的人,总觉得大家在一起天长地久一辈子才好,整个团队有时候不像公司,更像家,我有时候把自己当姐姐,有时候当妈,更多的时候大家就是在一起工作,完全忘了自己的年龄与辈份。
但孩子大了,要离家去外面闯一闯,是正常的。我一方面希望他们好,又总是担心他们在外面受累受委屈,还好他们经常会回来看看,还是一家人的感觉,那感觉很暖。

2019表演艺术新天地

艺术家、志愿者及工作人员大合照
团队也进了很多优秀的新人,像亦辰、成垚、佩佩、应雯、培尧、凌雪、栩訸、张朵......他们的到来,让整个下半年的办公室变得非常热闹,剧场前台后台也兵强马壮的感觉。
接下来,佩佩和一立也要走了,我心里舍不得他们每一个人,可是也越来越知道,聚散终有时,没有谁会跟谁在一起一辈子,我们念着彼此的好,有机会多在一起聚聚,在需要的时候还能相互帮助,可能就是人生最大的缘份了。




5

晚上收东西收到一半的时候,一个朋友打电话进来,说她最近做戏碰到的事,各种意难平,但又不得不努着力地去拚。我真的明白她说的那种苦与怒,你明明在做一件赚不到什么钱的事,但却难免被搅到各种事与非当中去,各种声音都有,听多了,难免心生戾气。
这种时候,和外界打,是次要的。真正的对手,是自己。
我们要在最生气和最难扛的时候,坐下来,对着自己,问一句:
还做吗?
其实做与不做,都不是什么大事。做与不做,都是自己的决定,没有人拿枪顶着你。
想清楚了,喜欢,值得,想做,就去做。
因为这个吃苦,受罪,不开心,都是活该。
因为这个高兴,得意,如获至宝,是“你值得拥有”。
世事无常,那么多平庸无趣的日子和生活方式里,你选择了戏剧,还有什么可抱怨的呢?
如果戏剧不能平衡你所有的付出,又何必再继续呢?




6

《孤寂棉田》里,最后的一句台词是:“那么,武器呢?
过去的那些年,以及新的一年,戏剧就是我们的武器。
对抗庸常,也对抗自我的种种匮乏与无力。
如果我们从此不再做戏剧了,可能会让很多喜欢我们的观众难过,当然可能也有些人会很高兴。
咱不能让“亲者痛,仇者快”,对吧?

(2020年1月1日  于北京)


- - - - - - - -

爱丁堡前沿剧展丨百部作品海报展
12月28日正式开幕
上海市黄浦区丨香港广场

想获得“爱丁堡前沿剧展丨百部作品海报展” 的同款珍贵海报吗?

快!到上海香港广场来,“爱丁堡前沿剧展丨百部作品海报展” 现已正式开始展出啦!
展览分布在1楼展区(北座星巴克旁)和3楼展区(南北座天桥),100部珍贵戏剧海报将陪你度过欢乐冬日时光。
与你最喜欢的海报合影,分享你与戏剧的故事,在微博上艾特@爱丁堡前沿剧展 ,被选中的幸运观众就能获赠同款海报一张!
数量有限,快来打卡赢海报吧〜

微店正在热卖 !

《爱丁堡前沿剧展丨百部作品纪念册》

100元/本(包邮)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 点赞
    • 评论
    • 分享
    • 客服
    • 顶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编辑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