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newsData.publisher_name}}
  • {{item.name}}

@RT U |最美的毕加索都在这里了!| 蓝色和玫瑰色时期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我当了画家,于是我就成了毕加索。
——毕加索




“线条与色彩就是我的武器。我正试图用我的方式去表现出我认为是最正确、最美好,自然也就是像所有伟大艺术家所熟悉的最美的一切。”
—— 巴勃罗·毕加索


毫无疑问,2019年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展出的毕加索大展是最吸引人的展览之一,13岁的少年毕加索就已经才华横溢,卓尔不凡。


那么,他的青年时代呢?


2019年上半年,瑞士贝耶勒基金会的大展“年轻的毕加索:蓝色与玫瑰色时期”同样引人注目。从某种意义上,这两个时期也被称为“最美”的毕加索。







∧PABLO PICASSO, ANONYMOUS Pablo Picasso on Place Ravignan, Montmartre, Paris, 1904 Silver gelatin.  MUSÉE NATIONAL PICASSO-PARIS


“我当了画家,于是我就成了毕加索。”


这是贝耶勒基金会展览墙上的一句名言。“年轻的毕加索:蓝色与玫瑰色时期”是博物馆有史以来最雄心勃勃,最昂贵的展览。展出的油画和雕塑大部分是由巴勃罗·毕加索(Pablo Picasso)在1901年至1906年之间创作的。

展览由拉斐尔·布维耶(Raphael Bouvier)博士策划,在2018年巴黎奥赛博物馆展览结束后,约75件杰作继续在贝耶勒基金会美术馆展出。通过绘画和雕塑作品以时间线索再现了毕加索对生命、爱、命运、死亡等主题的探索及其早期艺术生涯面貌。其中多件作品价值超过1亿美元,整体价值超过20亿美元。展出时间为2019年2月3日——5月26日。


毕加索(Picasso)在艺术界是独一无二的。他不仅在自己的一生中获得了极大的荣誉,而且还是第一位成功利用大众传媒来扩大自己知名度和商业帝国的艺术家。在20世纪,他参与了几乎所有的艺术运动。


展览海报


1881年10月25日,毕加索出生于西班牙马拉加。毕加索的父亲是一位美术老师,他很快意识到自己儿子是一个天才男孩,并且也很快教了儿子他所知道的一切。毕加索14岁那年,只用一天的时间就通过了巴塞罗那美术学院的入学考试。到1900年初,毕加索移居“艺术之都”巴黎。在那里,他与亨利·马蒂斯(Henri Matisse),琼·米罗(Joan Miró)和乔治·布拉克(George Braque)成为了朋友,并被称为“著名的画家”。


搬到巴黎前后不久,毕加索的画作处于其“蓝色时期”(1900-1904年),最终让位给他的“玫瑰色时期”(1905-1906年)。直到1907年,毕加索才真正在艺术界引起轰动。他的画作《Les Demoiselles d'Avignon》标志着立体主义的开始。


该展览展现了从1901年起,毕加索还不到二十岁时一直到1907年之中他早期作品的艺术发展。在这六年里,年轻的毕加索发展出了自己的个人风格,他在蓝色和玫瑰色时期的作品,以独特的情感力量和深度为特征,展现了艺术家特别敏感的一面。


“毕加索的蓝色和玫瑰色时期的创作是我们一直想做的主题,经过了数年的研究和讨论”,策展人拉斐尔·布维耶(Raphal Bouvier)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道,“我们团队大约花了四年时间来筹备这个展览,比其他任何一个展览的筹备期都要长。我们必须保证顺利展出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蓝色和玫瑰色时期杰作。”


展览现场图:




















蓝色时期


“蓝色时期”,是毕加索第一次形成自己风格的时期避开光感和深度的感觉,把人物结合成一种简单的图样,其中沉重,强烈而流动的线条,给人以不真实的、虚拟世界的印象。这种线条具有情感的重量。艺术家后来的作品大多具有这种富于表现力的线条的特点。

毕加索,《自画像》,布面油画,81x60cm,1901年,毕加索美术馆藏
RMN-Grand Palais (Musee national Picasso-Paris) / Mathieu Rabeau


1901年的冬末,毕加索在马德里得知挚友的死讯,洛斯·卡萨吉玛斯饱受虐恋的折磨最终举枪结束了自己的生命。面对生命的脆软他唏嘘不已,创作了这一时期的代表作《召魂——卡萨吉玛斯的葬礼》(下图),艺术家为他构想出了一幕悲悯的场景,让极乐安顿受伤的灵魂。画面大半部充满冰冷而严肃的蓝色,为蓝色时期迎来序曲。此时的毕加索,通过颜色的渐层,曲线的变化以及敏感的主题寻找内心的情感。


∧《召魂 —— 卡萨盖马斯的葬礼》,150× 90 cm,布面油画
Succession Picasso 2018


直到绘制蓝色时期的杰作《人生》(La Vie)之际,毕加索才摆脱卡萨吉玛斯带给他的心灵创伤。“来自克利夫兰美术馆的《人生》是本次展览的最大亮点之一,这幅堪称蓝色时期最重要的作品几乎没有外借展出过”。拉斐尔·布维耶说。


∧Pablo Picasso, La Vie (1903). The Cleveland Museum of Art, Donation Hanna Fund
©Succession Picasso / ProLitteris, Zurich 2018. Photo: ©The Cleveland Museum of Art. 


人的一生就是为了完成生命的延续。


这幅创作于1903年的具有精神宣泄性的油画据说蕴藏了卡萨吉玛斯的幽灵。当时毕加索刚刚结束第三次巴黎之旅回到巴塞罗那,他受到神秘学的影响并在创作中加入了塔罗牌的象征意味。这幅油画描绘了卡萨吉玛斯、疑似热尔曼的女子和怀抱孩子的母亲形象,但毕加索表示最初的男性形象其实是他本人,通过形象的替换,艺术家得以精神上的救赎。


在《人生》之后,毕加索创作了《盲人用餐》、《苦修者》、《老吉他手》等一系列大量描绘了苦闷的殉道者、悲哀的妓女、失明的流浪汉等形象的作品。这些社会边缘人物的画像与“1898一代”文学家笔下的形象拥有同样的精神气质,表达了对当时西班牙社会悲惨境遇的悲悯和愤慨。


同样经典的作品还有:


∧PABLO PICASSO, FEMME EN BLEU, 1901 Oil on canvas, 133 x 100 cm Madrid, Museo Nacional Centro de Arte 


《盲人用餐》(Le Repas de l’aveugle)(下图)描绘了一个坐在餐桌前的憔悴盲人,他生命中的苦难通过其弱不禁风的肩膀、瘦骨嶙峋的面颊和细瘦弯曲的手指展现出来。画面色调的精准控制以及光线产生的戏剧性效果赋予了作品一种神秘性质,从中可以感知埃尔·格列柯以及十六世纪西班牙宗教绘画的影响。


∧毕加索,《盲人用餐》,布面油画,95.3x94.6cm,1903年,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2017,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 Art Resource / Scala, Florence


∧毕加索,《老吉他手》,木板油画,122.9 × 82.6 cm,1903年
2018 Estate of Pablo Picasso /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Pablo Picasso, Arlequin assis (1901). New York,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Purchase Mr. and Mrs. John L. Loeb, Gift 1960. © Succession Picasso / 2018, ProLitteris, Zurich. Photo: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Art Resource/Scala, Florence. 


∧Pablo Picasso, Arlequin assis (1901). New York,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Purchase Mr. and Mrs. John L. Loeb, Gift 1960. ©Succession Picasso / 2018, ProLitteris, Zurich. Photo: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Art Resource/Scala, Florence. 


∧PABLO PICASSO, YO PICASSO, 1901 Öl auf Leinwand, 73,5 x 60 cm Privatsammlung ©Succession Picasso 





玫瑰色时期


1904年春,毕加索在巴黎蒙马尔特区永久地定居下来,随着他迁居巴黎、与费尔南多·奥利维耶同居生活的开始,他的蓝色风格时期也宣告结束。柔和的粉红色调开始渗透到他的画布上的单一蓝色中去,很快成为他画布上主要的颜色。那种暖洋洋的、娇滴滴的玫瑰红色代替了空洞抽象、沉重抑郁的一片蓝色。青春和爱情活生生地出现在画面上,人物形象往往是一些富有青春美或是魁梧的人。"玫瑰红时期"就这样开始了,毕加索的创作进入了完全新的世界。


创作于1904年的《穿无袖衬衫的女子》(下图)描绘了毕加索当时的情人玛德琳,虽然画面中仍洋溢着大片的蓝色,但此后的作品反映了从蓝色向玫瑰色时期的过渡。她清瘦的体型成为了过渡时期女性形象的特征,这种形象不仅标志着蓝色时期的最后阶段,也是毕加索在将来对其情人相貌和身份解构和重构的一种尝试。


∧Pablo Picasso, Femme en Chemise (Madeleine) (1904-05). London, Tate, Vermächtnis C. Frank Stoop, 1933 © Succession Picasso / 2018, ProLitteris, Zürich Foto: © Tate, London 2018. 


玛德琳很快被费尔南多·奥利维耶取代——后者是毕加索第一个重要情人。在这段亲密关系中,毕加索改变了对待生活和爱情的态度,促成了蓝色时期晚期和玫瑰时期早期数幅作品的主题和情绪。


 

∧费尔南多·奥利维耶与毕加索,1904年摄于蒙马特,图片来源:Pinterest


本次展出的《拿扇子的女人》。毕加索借鉴了安格尔作品中雕塑般的宁静,并在这位蒙马特女子身上赋予了国王般的权威气质,画面上的蓝色大面积褪去,一种近于赭石的色调开始显现。


∧毕加索,《拿扇子的女人》,巴黎,布面油画,100.3x81.2cm,1905年,华盛顿国家美术馆藏


展出的其他经典作品还包括:


∧Pablo Picasso, Acrobate et jeune arlequin (1905). Private collection ©Succession Picasso / 2018,

∧PABLO PICASSO, FEMME DE L’ÎLE DE MAJORQUE, 1905 Gouache and watercolour on cardboard, 67 x 51 cm


而后,马戏团杂技演员和小丑开始出现了。


∧Pablo Picasso, Famille de saltimbanques avec un singe (1905). Göteborg Konstmuseum, Purchase 1922 © Succession Picasso / 2018, ProLitteris, Zurich Photo: © Göteborg Konstmuseum. 


毕加索对马戏团的热情可能来自于他青年时期与马戏团明星骑手罗西塔·奥罗的浪漫经历。“对我来说,马戏团的魅力真是不可抗拒”,毕加索曾回忆道:“我最喜欢的是小丑……这儿的小丑最早开始放弃传统戏装,穿上更好笑的新服装。这真是一种启示。”


∧纪尧姆·阿波利奈尔在毕加索的工作室中,摄于1910年


1904年,毕加索结识了同样热衷马戏团演出的诗人纪尧姆·阿波利奈尔,后者启发了毕加索对于黑色幽默及野性的新观念,并鼓励他驱除蓝色时期的最后痕迹。此次展出的《红色背景中的小丑》显现了毕加索这一时期的创作面貌:画面中面无表情的小丑坐在一堵墙上耷拉着双腿,他即使身着戏服也表现出一种赤裸的意像。虽然马戏团成员总是处于表演和运动之中,毕加索更倾向于描绘他们宁静的幕后姿态。


∧Pablo Picasso, Arlequin Assis Sur Fond Rouge (1905). Staatliche Museen zu Berlin, Nationalgalerie, Museum Berggruen ©Succession Picasso / 2018 ProLitteris, Zürich 2018. Photo: bpk / Nationalgalerie, SMB, Museum Berggruen / Jens Ziehe. 


在经历了玫瑰色时期的探索之后,毕加索将绘画消减到最本质的要素:色彩和造型。在非洲原始主义以及保罗·塞尚、亨利·卢梭等人的影响下,毕加索走向立体主义创作方向,并于1907年创作了《亚威农少女》。本次展出的《女人》(下图)正创作于这一时期,她具有非洲面具特征的脸庞、抽象的手臂和胸部被以清晰的轮廓线描绘出来,而人物下半身则以寥寥数笔勾画。毕加索在这幅作品中似乎故意运用了非完整的美学态度,然而从画面的表现张力和创作方式上判断,作品已经被完成。



∧少女(《亚威农少女》研究)1907.布面油画.119x93.5cm.巴塞尔里恩贝耶勒基金会 ©Succession.Picasso.2018,苏黎世ProLitteris组织


年轻的毕加索的抱负才华显而易见。经过不断的探索,一种又一种的风格发生了变化,这位画家正在完善自己的精湛技艺。非凡的力量和表现力的绘画——独特的杰作汇聚在一起,通过变形和解构,将艺术风格和古典元素融入对人体描绘的新原则中,实现了一种超乎寻常的早期审美完美。

“年轻的毕加索:蓝色和玫瑰色时期”在继2005年的“超现实主义毕加索”之后,成为了贝耶勒基金会有关毕加索的又一个重要特展。


展览视频:

(图文整合于网络,版权属于原所有者)





废托邦——2019 iArt青年艺术计划
正持续展出中






项目简介




iArt青年艺术计划是重庆原·美术馆及涅米文化主办的以青年艺术家为主体,含展览、对话沙龙、驻地创作、商业跨界、衍生品开发等多项艺术活动的评选性艺术项目。在该项目中,我们将艺术作为媒介,为城市、社会导入不同层面的思考与讨论,探讨青年艺术家在日新月异的时代和生活环境中的可能性。






2019 iArt 主题——废托邦




在21世纪的今天,人工智能、大数据、数字化等科技手段极大程度地影响着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这让人不禁思考:是技术改变未来,还是有更多的方向值得我们去探讨?2019 iArt青年艺术计划,承接首届项目留下结语“未来城与智能”,将以“废托邦”为主题、围绕人、文明、科技三个维度,从艺术的角度观看科技在当代与文明、社会、人类的关系。





展览时间




2019年11月16日——2019年12月29日







2019 iArt,我们在“废托邦”
不见不散






关于原·美术馆



原·美术馆由罗韶颖女士于2016年发起和创办,位于重庆市南滨路东原1891商业建筑群落中的滨江球体建筑,因其独特的造型,又被誉为“重庆眼”,是立于“长江岸,观世界”的先锋艺术场所。美术馆面积近2000平方米,并带有临江无敌观景的高空露台,是集个性化景观建筑、艺术专业场馆、艺术收藏品鉴、公共艺术教育、时尚潮流策动发布以及高端消费社群互动的跨界空间,可支持架上、雕塑、装置、多媒体等多种艺术、戏剧、舞蹈及音乐形式的呈现。


原·美术馆以“直抵人心,引领城市的艺术与美学教堂”为自身定位,并践行“做每一个人的美术馆”为宗旨,通过策划举办兼具学术性、先锋性、潮流性和话题性的艺术展览、文化公教及跨界时尚潮流活动,成为连接大众、提升大众审美与“艺商”的策源地。




开放时间
周二至周日:10:00am - 21:00pm
(每周一闭馆)



地址
重庆市南滨路东原1891中段





联系方式
电话:+86-23-86119778
邮箱:museum@dongyin.com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 点赞
    • 评论
    • 分享
    • 客服
    • 顶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编辑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