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newsData.publisher_name}}
  • {{item.name}}

星辰和星辰之间的神秘引力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一边是天空,一边是歌声
文/沈奇岚

情书 布面油画 200cm x 200cm x 2
       这是一个盛大的时代,每个人的视觉每天都在经历着接近饱和的体验,这也是一个加速的时代,每个人都身不由己地被卷入各种各样的潮流,在不同的赛道上奔波不休。棉花可能是这个宏大叙事的时代里,一阙奇妙的歌谣,不激流勇进,不时髦、不亢奋,没有宣言,甚至没有什么野心,却让人忍不住停下脚步,想听清她低吟的歌谣。
       棉花和她的艺术作品是浑然一体的。她依凭着直觉、天赋和自我学习,形成了自己的绘画语言,在画面上创造着属于自己的世界。引用任何艺术理论去分析棉花的作品,都有种失效的感觉。当代艺术关于观念的游戏和乐趣,和她没有关系。她从不在乎或迎合任何所谓艺术谈资。
       将神经如此裸露在空气之中,也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可她如此忠于画布,有种信徒式的虔诚。她的骄傲和笨拙,她的深情和忘我,在作品中毫不保留地呈现。
       逻辑和理性并非棉花创作的第一原则,汹涌而至的情感是她在画布上的推动力。依托情感进行创作对艺术家而言其实是一件危险的事情,犹如燃烧生命,究竟有多少燃料可供燃烧?可是棉花好像不太在乎这种耗损,把生命中奔涌的情感去结晶为作品,是她毫不犹豫的选择,尽管那可能是一种不合时宜的真诚。
       她说:“我对天地宇宙间一切可见及不可见的事物怀有敬畏之心。所有生命自诞生初始便具备诗性和神性,而所有真正持久的爱和美皆隐含悲伤。我的作品始终围绕生命自身的宏大和细微及其所涵盖的一切。以前、现在、将来,都不会偏移。”
       与她共鸣的,是天地大美,是古希腊剧中的命运和选择,是星辰和星辰之间的神秘引力,是那些不可抗拒的生命的神奇。
图兰朵布面油画 150cm x 100cm
       这个世界和时代在加速运动,生活如同洗衣机里的衣服一样被加速甩动,每个人都在奋力奔跑才不被甩出原有的轨道。棉花是一个溢出这个加速机制的存在,在她的很多作品里分明可以感受到脱离了加速的地心引力,在外太空静静生长。她的生活状态和创作,都依照自己的速度、趣味和直觉,以及本能。她以各种方式唱诵着对生命的深情,在这个灵魂跟不上脚步的时代,是难得的。她创造了一种属于自己的节奏,这份独一无二的节奏,在这个时代是珍贵的。
       棉花让我想起其他一些拥有自己节奏的、无法被归纳的女艺术家。比如美国著名女艺术家乔治亚·欧姬芙(Georgia O'keeffe),在荒漠的边缘静静地画着花朵和牛骨、画着宇宙的秘密;比如天真画派里非常杰出的法国艺术家萨贺芬(Séraphine Louis),天赋之下画出的花朵和树叶,每一瓣都是生命的激情;还有近日刚刚被挖掘的北欧瑞典的女艺术家西尔玛·阿芙·柯林特(Hilma Af Klint),她说她是为100年之后的观众所作的绘画,100年前她的绘画无人能懂,而今天在最好的美术馆里展出……
       她们都拥有一种植物的静默和热烈,如同波兰诗人辛波斯卡的诗中所写:
       “我知道叶片、花瓣、穗子、球果、茎干为何物,四月和十二月将对你们做些什么!”她们是自然和生命的信徒。
之上:装置作品,玻璃钢雕塑,综合材料
       女性艺术家对于大地的直觉感受和表达,或许可以免于时代急流的打搅。而男性往往出于生存的策略,无论是抵抗还是屈从,无论是如鱼得水还是乘风破浪,总是被裹挟在了时代潮流之中。虽然这个时代需要的是去皱的水光针,消除岁月的痕迹。而棉花由衷地拥抱着鱼尾纹,于她那是岁月的馈赠。拥有鱼尾纹和歌谣的生命,才是真实可亲的。在加速的时代里,棉花的作品承载着溢出的时间,描绘着生命可能抵达的另一种真实,蕴含着神秘和惊喜。
       在当代艺术的创作中,是很容易辨认出一些“聪明的作品”的。棉花的作品从来不属于这一类。在作品中,她毫不遮掩她的自卑和骄傲,还有她的笨拙和专注。她想交托给画布和观众的,是一个完整的、真诚的自己。这种毫无策略的态度,让人感慨。艺术家这个身份,对棉花而言,不是职业身份,而是信仰本身。
       记得有一次和她谈到世俗的规则和生命的追求,她笑笑说: “可能,我就是一朵野花啊!”。
       她给自己取名棉花,因为棉花是一种庄稼,开花的时候并不好看也不香,却真实,带着田野的记忆。
        棉花除了画画,也写诗。
       就用辛波斯卡的话,呼应棉花的绘画吧:“在诗歌语言中,每一个词语都被权衡,绝无寻常或正常之物。没有一块石头或一朵石头之上的云是寻常的。没有一个白昼和白昼之后的夜晚是寻常的。总之,没有一个存在,没有任何人的存在是寻常的。”
       就在这一刻,池塘里的蝌蚪甩着尾巴,却已经长出了细小的腿划动着;玫瑰在无人的巷子里兀自盛放;海鸥在天空滑翔,在云朵和云朵之间一掠而过;一丝鱼尾纹悄悄地落在了你我的眼角,草原上有代代相传的歌谣被轻轻传唱。
       一边是天空,一边是歌声。
 
 
沈奇岚:
艺术评论家,策展人,文化学者。
德国明斯特大学哲学博士,关注艺术与哲学的持续对话。曾联合策划《时间的裂缝》、德国战后艺术大师《A.R.Penck:暗喻会否成真?》首个亚洲大型回顾展、《AngelusNovus苍穹下》德国当代艺术展等多个国际性大展并受邀为多个国际艺术大展的顾问和学术主持。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 点赞
    • 评论
    • 分享
    • 客服
    • 顶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编辑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