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newsData.publisher_name}}
  • {{item.name}}

AMNUA公教| 嘎嘎舞团-“内部结构”Inner Structure(回顾)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AMNUA公教|嘎嘎舞团驻地项目-“肉” 


驻地团队/嘎嘎舞团

艺术总监/团长 巩中辉

执行艺术总监 / 袁敏 何欢

舞者 / 何舒婷 陈佳乐 高卫 杨浩 

 人声 / 米雪倩  声音设计 / 欧灿杰 严择时

制作人 / 莫依  艺术指导/ JACK


策划/宣文陵

团队/金玉衡 徐乐 刘婷


现场呈现:“内部结构”

 时间:2019/12/22 15:00——16:00

 地点: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4展厅




内部结构,开启向内探索之旅


自我与世界、灵魂与肉身、主体与客体……当认知囿于二元对立之中,当自我、灵魂、主体总是被定义为更重要的一元,朝向”自我“内部甚至一切关系内部探索的大门也随即被关上。是否存在某种路径,能够重新体察身体、空间的内部结构,发现它们原始、本真的状态?后现代视野下,反罗格斯主义给出答案:解构二元对立的思维模式,消解等级、边界、秩序、人类霸权……在平等、开放、流动的境遇中,更易接近存在的真实一面。

12月22日,嘎嘎舞团于南艺美术馆带来主题为”内部结构“的表演。表演基于美术馆空间进行编创,由驻地艺术家巩中辉担任艺术总监。60分钟的“后人类剧场”作品引领观众来到美术馆地下车库这一特殊场域,探索身体的、空间的“内部结构”。怎样瓦解“以人为中心”的表象世界,如何回到身体与自然同质化的原点……表演现场,在与身体形成巧妙互文的空间中,嘎嘎舞团与观众一同开启了一场向内探索之旅。与此同时,空间的转换、观众的参与赋予作品独特的在地性与无限的生成性,正如一切“内部结构”所呈现的:它并非确切之物,而是在场的、流动的能量之源。


创作对谈



Q:AMNUA       A : 嘎嘎舞团


Q1 : 为何选择美术馆地下车库作为演出地点?和此次驻地主题“肉”是否有内在关联?


A1 : 嘎嘎来自大山,来自土地,去过许多地方演出,还是更喜欢自然的环境。为什么选择美术馆车库?是因为觉得其他的地方也够美,够现代,够整洁,但不是我们嘎嘎的质感。近些年,身体作为一个前沿性的概念,经常被提及,美术馆中的身体演出也越来越流行,进入到一种符号性的语境当中。嘎嘎生长于大自然,拥有原生态的力量,拥有冲破规则、瓦解表象的冲动,身体固然是美的,但我们想挖掘和探寻的,是身体表征之下更隐秘和实质的东西。所以我们提出“肉”这样一个概念,探讨表征之下的“内部结构”。我们通常说的美术馆是通过刻意摆置、安放建构出的具有所谓美感的表象空间,地下车库对于美术馆而言,是一个内部枢纽地带,是更接近机制运作的核心区域,如果把美术馆看作身体,车库更接近我们想要表达的“肉”的质感。

Q2:为什么选择“内部结构”这个主题?


A2 : 我们想进入到“内部结构”之中,无论是人的内部结构、美术馆的内部结构或是思维的内部结构。德里达的解构理论提出“去中心主义”,人类不再被视为世界的中心。作为世界万千组成的一分子,人类也就是世界的“内部结构”,微观世界中,人类就像细菌甚至细胞一样分裂、存在。审视“内部结构”,身体是最好的媒介,我们期望以身体的创造去思考身体所在的空间、去开启身体内向的旅行。

Q3:嘎嘎舞团来自贵州大山,作品风格粗粝、原生态,此次美术馆驻地演出,在创作风格上是延续了以往的粗粝感还是有所变化?


A3 : 粗粝和原始是嘎嘎一以贯之的风格,对于我们来说,生命就是粗粝、原始的质感。进化不是为了寻求美而存在,而是为了寻找延续下去的方式,例如雄性孔雀开屏是为获取交配权,最终达到延续后代的目的。嘎嘎舞团追寻生命背后的力量,希望去掉被刻意打磨的精致感,回归更原始本真的面貌。

Q4:嘎嘎舞团生长于贵州,在你们表演所吸收的文化养分之中,有什么是贵州这个地理位置所特有的?


A4:嘎嘎本身是贵州话,就是“肉”的概念,同时,嘎嘎也是走路时发出的奇怪声音。可以说,人的一生就像嘎嘎一样,第一声哭啼之后,一路有声,有说有笑的过来,但最终都是要走向死亡,嘎嘎是向死而生的过程中发出的声音。贵州是喀斯特地貌,地下是山洞溶洞,上面是一个又一个的小山包,非常崎岖,迷宫一般。就好像肉身和精神一样,相互寻找,相互穿梭,相互交融。另一方面,当城市化进程越来越快,人们纷纷离开村寨来到城市,高楼林立的钢筋水泥丛林里,我们是否丢掉了与自然的关系,淡忘了世界的本源?这也是我们一直在思考和反思的东西。

Q5:艺术总监巩中辉老师把“内部结构”定位为后人类剧场作品,怎么理解“后人类剧场’?


A5:从“嘎嘎”延展开来,我们找到“肉”的概念,尝试以身体为媒介探讨后现代语境中人与空间、与自身的关系问题。人工智能、基因改造、克隆技术……大时代背景下,人作为万物主宰的中心化认知被进一步强化。而我们试图寻找人的身体与土地、万物平等对话的可能性,去质疑、去解构“人为中心”的霸权。“后人类剧场”希望以身体为媒介进行反思:我们是被客观空间围绕的中心,还是与周遭同质的存在?自我,是能够被定义的思维主体,还是生成性的知觉主体?反观人类社会,高科技渗透到我们的生活当中,为我们提供了很多便利,但同时这种便利弱化人与人的关系,沦为表象的存在。目前我们还没有很清晰的后人类剧场概念,我们还在摸索与实践当中。

Q6:在特定场域表演的过程中,表演者会根据环境、情境的变化发生变化,观众的观看甚至参 与也会对最终呈现的效果产生影响。如何应对这种不确定性或者说是唯一性?


A6:观众的观看与参与确实会让”内部结构“这样一个沉浸式作品产生微妙变化。不确定性、唯一性正契合我们的编创初衷:我们不想设立特别确切的概念或目的,希望把更多元的解读空间留给观众,在特定场域的表演过程中,观众、空间、作品汇集成为一个能量场,此时作品不是一成不变的确切之物,而是流动的、生生不息的能量之源。

Q7:嘎嘎舞团是一个怎样的团队?


A7 : 我、何欢、袁敏都是贵州师范大学音乐学院老师,我们仨和一些毕了业的或是没毕业的同学组成的嘎嘎舞团。嘎嘎是一个怎样的团队?应该是一个有爱的,傻x的团队,是二团(笑)。我们不想为任何目的去做,说守护初心有点太大,就是源于对舞蹈的热爱吧。

摄像 / 张楠、张振飞、肖席林 

摄影 / 牛华新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 点赞
    • 评论
    • 分享
    • 客服
    • 顶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编辑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