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newsData.publisher_name}}
  • {{item.name}}

巴赫金丨艺术与责任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艺术与责任

巴赫金丨文   晓河丨译

节选自《巴赫金全集》第一卷

河北教育出版社,2009

一个整体如果各部分只是以外在联系结合于空间和时间之中,却没有内在的统一涵义贯穿其间,该称之为机械的整体。这一整体的各个局部,尽管并列一起,相互联系,但内在地却格格不入。


人类文化的三个领域——科学、艺术和生活——只能在个人身上获得统一,个人将它们纳入自己的统一体,但这种联系有可能成为机械的联系。遗憾的是,情况多半正是如此。艺术家与人幼稚地、通常是机械地集于一身;个人由于“生活的困扰”暂时转向创作,进入到“灵感、美声、祈祷”的另一个世界。结果如何呢?艺术过于大胆而自信,过于激昂动情,要知道这里它对生活是不承担什么责任的;生活当然追赶不上这样的艺术。“我们哪成呀!”生活说,“人家是艺术,可我们只是庸庸碌碌的日子。”


当个人置身于艺术之中时,生活里就没有了他,反之亦然。两者之间没有统一性,没有在统一的个人身上相互渗透。


是什么保证个人身上诸因素间的内在联系呢?只能是统一的责任。对我从艺术中所体验所理解的东西,我必须以自己的生活承担起责任,使体验理解所得不致在生活中无所作为。但与责任相联系的还有过失。生活与艺术,不仅应该相互承担责任,还要相互承担过失。诗人必须明白,生活庸俗而平淡,是他的诗之过失;而生活之人则应知道,艺术徒劳无功,过失在于他对生活课题缺乏严格的要求和认真的态度。个人应该全面承担起责任来:个人的一切因素不仅要纳入到他生活的时间序列里,而且要在过失与责任的统一中相互渗透。


无须借口什么“灵感”来为不负责任开脱罪名。那种轻视生活而自己也为生活所轻视的灵感,不是灵感而是迷狂。所有关于艺术与生活的关系,关于纯艺术等等的老问题,其正确的而非虚假的涵义,其真正的精神,仅仅在于:艺术与生活想要相互地减轻自己的任务,取消自己的责任,因为对生活不承担责任时较为容易创作,而不必考虑艺术时则较为容易生活。


艺术与生活不是一回事,但应在我身上统一起来,统一于我的统一的责任中。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 点赞
    • 评论
    • 分享
    • 客服
    • 顶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编辑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