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newsData.publisher_name}}
  • {{item.name}}

海上画坛一代宗主:吴湖帆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一生阅尽千帆
归去光风霁月
. . .


吴湖帆

(1894年~1968年)


吴氏是苏州城里的大户人家,吴湖帆从小受到家庭的熏陶,擅长中国画,早年与上期提到的末代王孙溥儒被称为“南吴北溥”,与赵叔孺、吴待秋、冯超然被誉为“海上四大家”,又与吴子深、吴待秋、冯超然合称“三吴一冯”。张大千平生只佩服“两个半画家”,第一个就是吴湖帆。



真正的贵族子弟

在20世纪上半叶中国画坛中,吴湖帆地位首屈一指,既是画坛盟主,也是收藏达人。吴湖帆的出身于集官宦与文人为一体的大家庭,自幼就进入了主流文化精英圈,受到了正统文人画思想影响,并且优越的家庭环境也为其提供了接触古人真迹的机会,而其与生俱来的末世贵族气质,亦始终贯穿并影响其一生的鉴藏与创作


吴湖帆的祖父是清末湖南巡抚吴大澂,外公是内阁中书沈树镛,岳伯父是工部尚书潘祖荫,他是一位真正的贵族子弟,用现在流行的话来说,就是典型的“官三代”,看吴湖帆的文物收藏,那是几大家族、几代人财力、智力的结晶。



书画情长


民国初年的上海滩,不乏人物风流、才华出众者,周炼霞是可以和张爱玲、陆小曼媲美的海上名媛,她与吴湖帆则共同演绎了海上画坛的一段琴瑟和鸣的佳话。

说起周炼霞的才与貌,在当时的沪上都是一等一的。只是随着时间的迁移,很多往事散落在风中,好在她诗画作品仍有传世,也有人在回忆文稿中提及她当年的风神绰约、才思敏捷。现在的我们依然可以透过老照片隐约的欣赏女神的风采。

周炼霞作画中

1953年,吴湖帆与周炼霞在一次文人雅集中相识,两人一见如故,借诗词往来日渐亲密。吴湖帆曾得到一批极为珍贵的乾隆时期的角花笺,于此纸上精心绘制了一批小幅作品,上款多为其至亲或弟子,宝龙美术馆所呈现的这批吴湖帆写给周炼霞的词稿,便在其中。这批词札十五通三十余首,作于1952到1954年间,时值二人初交往,逐句细读,可将当时情境还原一二。这些多有周炼霞上款的手抄词中,可读到两人曾一起作画,既有“待看当头月正中”的情投意合,也有“玉台佳话倩重题”、“紫燕归来管仲姬”, 词中嵌有两人名字的绵密情谊。


吴湖帆《鹧鸪天》

书藏楼珍藏展展出


吴湖帆《苍兰》

书藏楼珍藏展展出

对于吴湖帆这样的旷世才子,人生知音难觅,红颜知己更为难得,而对于周鍊霞,自然也会发出“但使两心相照,无灯无月何妨”的感慨。这组词稿与书画作品是研究吴湖帆和周炼霞那段吟咏唱和过往的可靠文献,足以鉴证一段“历沧桑劫后,有知己,慰余生”的相惜相怜之情。周炼霞后来离开上海前往美国,将这批吴湖帆诗稿等重要物品托付于亲信的学生平初霞保存,经过半个多世纪的珍藏终于面世。宝龙美术馆斥重金购藏,将这批不仅具有重要艺术价值和历史价值,同时也承载了多重情感的重要作品呈现给公众,以回馈社会,展现一段特殊历史时期下的文人情怀,也期望现在的人与人之间依然延续传统的情感交流。



民国画坛的“当代第一人”


吴湖帆擅画山水,张大千曾由衷地推崇吴湖帆为民国画坛的“当代第一人”挥毫时先用一枝大笔洒水纸上,稍干之后再用普通笔蘸着淡墨,略加渲染,一经装裱,观之似云岚出岫延绵,妙绝不可方物。

吴湖帆《万松金阙图》

书藏楼珍藏展展出


吴湖帆金碧山水直接来源于宋人,在其任故宫研究员时,通过研究南宋宗室画家赵伯驹的山水画残片发现原来画面上的炫丽色彩是七层上色叠加之后产生的神奇效果。这一发现使得吴湖帆跳出了四王浅绛设色法的窠臼而迈入了大青绿山水的境界,并将自己擅用的金色与大青绿相结合,产生了一种不同于古人面目的金碧山水。


此作借鉴了宋代赵伯骕的手卷《万松金阙图》的画意,山势左右穿插,层叠而上,通过山涧与栈道将画面连接,最终视线消失于云雾缭绕的远山。此作完全复原了唐代青绿山水“空勾无皴”的技法,全图不用任何皴法,仅以线描勾勒山石的边缘,并通过青绿矿物颜料之间不同层次的叠加形成了不同的色泽,用青绿较淡,虽然降低了唐人金碧山水的装饰性,但缭绕的云雾、水脚处的墨笔使画面水墨氤氲、润泽秀丽,更具有南派山水的灵动感。此作完成于1938年,自诞生伊始便备受瞩目,多次参与展览,并著录出版多次,极受吴湖帆本人青睐。自此之后,金碧山水佳作络绎不绝,而吴湖帆的《万松金阙图》正是其金碧山水的集大成者。


吴湖帆作画中


强大的“朋友圈”

作为一代大收藏家,吴湖帆在鉴定方面与钱镜塘合称为“鉴定双璧”,他的眼光很独特,看一眼便能分辨真假,所以又被人称为“一只眼”。像黄公望的《剩山图》、王蒙的《松窗读书图》、倪瓒《秋浦渔村图》、吴镇《渔父图》等等名作,要么被吴湖帆鉴定过,要没曾经被他收藏过,可以说在收藏鉴定上,吴湖帆堪称慧眼独具。

其实关于收藏这条路,除了依靠他家族自有的资源,也还依靠他本人强大的“朋友圈”,例如沈尹默、叶恭绰、张大千、冯超然这样的书画名家,他们经常在一起切磋讨论。好友中,张大千则是吴湖帆最为看重的友人之一,吴湖帆似贵公子,张大千似江湖游侠,两人情同兄弟,不仅经常互赠藏品,而且还相互为对方的藏品友情题跋,所以当时他们与书画大家溥儒一起,被人合称为“山水三鼎甲”,可见当时吴湖帆与张大千艺术上的旗鼓相当。

1946年12月吴湖帆与友人摄于黄山艺苑(右起郑午昌、张充仁、张大千、吴湖帆、许士骐、汪亚尘、颜文樑)

1963年8月20日正逢吴湖帆七十寿辰,吕贞白撰有词寿序(《重订佞宋词痕序言》)及五十八位亲朋送来贺礼,吴湖帆将每一件都记录了下来。从他亲笔书写的礼单看,冯超然的儿子冯佩方和冯让先有赠谢淞洲《溪山静对图》作为寿礼。那时张大千还从巴西寄来了《泼墨荷花图》以及学生王己千从美国寄来了北宋武宗元《朝元仙杖图卷》精印本等等。


吴湖帆七十大寿礼单


可惜好景不长,在1966年,吴湖帆遭受“文革”迫害,家藏文物被抄没一空,他的藏品被悉数搬走,装了17卡车,吴湖帆由此身心崩溃。


“文革” 结束后,除部分藏品退还外,其余大量书画由国家出资向吴家购买,现藏于上海博物馆。吴湖帆大量的古籍、日记则藏于上海图书馆。图书馆4062 册古籍,每本书的签条都是他亲手所签。600多件书画上面都有他的题跋,而且不是简单题跋,需要调查研究、胸有成竹才下笔,可见他本人对这些珍品的重视程度。


一代宗师吴湖帆,绘画书法都堪称一绝,还是一代收藏大家,先由赤子走向辉煌,后从巅峰坠落谷底。曾有人评论说,他最好的时代应是在民国,有家族的强大基业为本,业内名家朋友给予支持,这才是属于他自己的“宁静文人时代”。

书藏楼珍藏展里呈现着数张吴湖帆先生的名作,有兴趣的读者们可以借此机会,漫步在冬日温暖的书藏楼,好好品鉴这位大宗师的艺术情缘。

请扫二维码购票



...

关注宝龙美术馆官方公众号

更多精彩持续为你揭秘

...

正在热展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 点赞
    • 评论
    • 分享
    • 客服
    • 顶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编辑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