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newsData.publisher_name}}
  • {{item.name}}

Tabula Rasa 画廊 | 苑瑗个展评论《创作者的快感》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厚岸草
苑瑗个展


Glasswort
Yuan Yuan


开幕时间:2019.11.23 16:00
展览日期:2019.11.23 - 2020.01.10
开放时间:周二 – 周日 上午10:30 – 下午6:00
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706北三街





我一直以为,世界上存在这样一种创作者,像是上帝握着他们的手,不费吹灰之力便会自然生出。作为一位失败的前写作者,放弃写字是因为知道自己实在离’妙笔生花‘的状态相差甚远,也知道自己可能一辈子都无法到达,于是知趣的改行了。哪知道,和那些天才作家聊过才发现,无论多么天赋异禀的人,也会在写作中经历纠结、反复、难以前进的过程。绘画也是一样,我会想象自己是艺术家,面对一张白纸,我该从哪里开始?我甚至没有拿起笔的勇气…… 绘画应该是痛苦的,它不像写作,不能进行似是而非的描绘,他必须要做明确的判断;有太多选择需要,颜色,体积,形态,对比,色调,色彩变化;只有亲身体会过这种创造(Create)的艰难,面对过每次下笔的多重选择,才会理解创作者的艰辛。在艺术家中,我最羡慕苑瑗,在她的作品中,我看到了我爱的那些作家行文中的流畅、舒适和自信,却找不到半点犹豫和冲突。 


展览现场 Installation View


另一种创作的痛苦来自于分寸感的掌握。对于写作者来说,何时停止阐释和避免乏味的重复是个难题,何时该停笔了,也是每位绘画者都会遇到的问题,这种“该收手了“的感觉从何而来,创作者自己都很难解释。这需要大量的经验积累和对画面的判断。《通道1》极大程度的体现了苑瑗对于画面分寸的把握,天,水,地,这三个平面的分界线仅用最恰当分量的颜色区隔,并没有进行具体的勾勒,留下人物的面部形象也在紫雾中隐去,一切都是刚刚好的停在了那里。 



通道1 (局部)
Detail of Passageway No.1
180×200cm 2019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颜色,颜色,颜色,充斥着画面,苑瑗是位用颜色交流的艺术家,记得塞尚曾说过 “颜色是我们的大脑和宇宙相遇的地方,这就是为什么颜色在真正的画家笔下显得如此地动人心弦”,从不相信艺术应该完全模仿自然的塞尚用颜色来创作与自然相似的和谐,苑瑗也在做相同的事情。画面中描绘植物的色彩都是那么的浓郁和鲜活,它们被永久的停留在了最灿烂的那个瞬间,背景的用色随之呼应,成为了第二自然。用颜色的变化来分割画面也成为苑瑗的风格化语言。 


绘画往往存在于自身的逻辑当中,在苑瑗的绘画中尤其如此,她不在深挖现实,讨论的都是绘画本身。像是在系列“托下巴的肖像”中,这些从网络上挑选出来的图像通常需要大量时间进行筛选、截取和再次构图。托下巴的这个细微动作在画面中成为“主体”,“ 动作”成为人们凝视的中心点。动作背后的主人不再重要,用“肖像画”来定义这些作品已毫无意义,绘画在这里不仅仅是图像了。抛弃整体,追求局部来体现更微妙的情感,最终超越整体,是苑瑗在新作中的探索。通过一根手指的翘动和瞬间的律动就能了解那些“缺席的女孩”。这是一种更加考验绘画者功力的尝试。 


托下巴肖像 16
Portrait of a Girl Holding Chin No.16
30×30cm 2019
木板油画 oil on panel


对于绘画本身的讨论,也许还要进一步说明。苑瑗作品中有一种力量,会吸引人们长时间的注视,即使在新作中,女性的面部形象缺失后,观众也不会从女性形体的图像中移开视线。在心理学和神经学的范畴里,有一个称为“峰值位移”[1]的概念,人们会更加容易注意到那些暗示性器官的部分,并会把注意力集中于与愉悦相关的部位上,在苑瑗的画面中,被隐去的上半身只会让观者更加聚焦于女性的腿部和臀部。这种可以说是根植于人类基因中的对于追求愉悦感的心理,也解释了为何苑瑗作品中的形体会吸引观者的视线。苑瑗所营造出的世界,是一个会刺激神经并产出快乐情感的世界,既然 “人类承受不了现实”[2],那就让我们拥抱乐土吧。


展览现场 Installation View


注:

[1]在神经学机理中,“峰值位移”是一种激活大脑神经元的反应,大脑本身的结构决定了我们会把注意力集中于愉悦相关的事物上,或者集中于对象最重要的部位上。《艺术创世纪》p60.

[2]诗人T.S.艾略特 





关于艺术家 | About the Artist


苑瑗
Yuan Yuan


1984年出生于北京,现生活和工作于北京。本科与硕士均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曾举办个展“厚岸草”(Tabula Rasa 画廊,北京,2019),“半入花园”(Tabula Rasa 画廊,北京,2015),“苑瑗个展”(Die Bruecke 艺术家驻地计划,德国,2014),“苑瑗:新作品”(北京公社,2011),“苑瑗——褪色时光”(前波画廊,北京,2010)。重要群展包括“乌托邦中的反乌托邦”(Dietz 空间,科隆,德国),“写生” (本来画廊,广州,2018),“山水间”(MoCA 上海当代艺术馆,2016)以及 “中国8”(奥斯特豪斯博物馆,哈根,德国,2015),“喻红策划:物非物”(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北京,2010)以及“北京之声”(佩斯北京,北京,2010)。

相关链接 | Relevant Links

个展 / 厚岸草

开幕现场


个展 / 厚岸草

展览预告


个展 / 半入花园

展览现场



群展 / 写生

本来画廊 / 采访



群展 / 乌托邦中的反乌托邦

德国科隆 Dietz 空间 / 展览现场






关于 Tabula Rasa 画廊 | About Tabula Rasa Gallery


Tabula Rasa 画廊致力于推广中国本土和国际的当代艺术家,2015 年5月成立于北京 798 艺术区,是一个展览和推广当代艺术的空间,定期举办艺术家讲座、讨论会,并支持出版和研究项目。 我们的名字 Tabula Rasa 源于拉丁语,指被书写的石板在擦拭磨白后重新开始的状态。今天 tabula rasa 同时被广泛地运用在西方哲学领域,特指理论上人在没有接受感官和经验影响之前最朴质的空白状态。我们希望画廊呈现的展览能颠覆观众之前的观看经验,为新的艺术实验提供可能性。


Tabula Rasa Gallery is based in Beijing's 798 art district. Established in 2015, it aims to promote both Chinese and international contemporary artists through exhibitions, talks, research, and publication. The gallery's name refers to the philosophical idea that when we are born, our minds are like a blank slate. We hope the exhibition Tabula Rasa presents can subvert the viewer's preconceptions, creating conditions for fresh artistic experiments.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 点赞
    • 评论
    • 分享
    • 客服
    • 顶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编辑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