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newsData.publisher_name}}
  • {{item.name}}

这一次,杨蓉把自己演疼了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话剧《我爱桃花》海报


一年多前,她在有亿万人关注的电视节目舞台上公开发声:请大家给30+、40+的女演员更多的机会。一年多之后,她主动选择回到阔别18年的戏剧舞台。


所谓「机会」,是自己成全自己。



这一次,杨蓉把自己演疼了
采访、撰文:吕彦妮


话剧《我爱桃花》排练花絮

「好疼啊……」
 
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演员杨蓉坐在木板台口,托着腮听导演说戏,当听到导演说戏里这一对男女的关系现在正在一点点被「拧断」时,下意识地用手捂住胸口,一脸不忍地发出这句感慨。
 
「你们两个要先断戏,再断生活……」导演继续说着。
 
「哎呀……」杨蓉的心更疼了。
 
此时,话剧《我爱桃花》的排练正在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排练场正中心摆着一个微微倾斜的舞台,是由20块木头堆砌成的。杨蓉会在一场戏演过之后就势一屁股坐在台口,或者盘上腿,歪着头,发怔,休息。

话剧《我爱桃花》演员照 ,演员杨蓉饰演张婴妻、英子

杨蓉在当中饰演张婴妻和英子两个角色,这是一出由三个演员顶针续麻着排列起来的一出戏中戏,每个演员都在同时肩负「戏」里「戏」外两个角色。故事的表层是婚外情,本质则是人在情感中的缠斗。
 
这部编剧邹静之先生创于十余年前的剧作,经历了诸多创作者的演绎,走到了今时今日。
 
此番,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将其作为2020年的开年大戏,由10年前的原版导演何念再度出任导演,当时的演出者之一杨皓宇任复排执导,杨蓉接棒梅婷出演。

这一新版《我爱桃花》自2019年12月初建组,至我前去探班采访时,已经排练了近一个月,还有两周就要公演了。
 
每天的排练都是下午1点开始,一般都要到晚上9点左右收。我在的这一天,晚上联排过一次之后,大家又凑在一起说戏,一直说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鏖战了9个多小时之后,杨蓉的头发一把抓起来扎在脑后,有些碎发在鬓角额前飞着,她脸上的颜色还是神采奕奕。

 2020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版话剧《我爱桃花》主创
 
杨蓉说自己有点「作」。前一阵子导演去北京出差,叮嘱剧组休息几天,结果那几天,杨蓉还是召集另外两位演员来排练场,每天至少要走一遍戏,要不她心里不踏实。这一个多月,她也几乎推掉了所有旁的工作。「能不去就不去了,因为确实我的精力顾不上。」
 
有工作人员还见到过她曾经在排过「要劲儿」的情感重场戏之后,一个人站在窗边偷偷抹戏里没流完的眼泪,或者愣愣发着呆回神。
 
她脚上踏着的一双绣花鞋是自己在网上买的,尺码有点大,她请服装老师钉了两条松紧带。一条粉色的丝巾一直在手里抓着,走戏时就当道具,妩媚妖娆;休息时就一手抓着毛巾的一边箍在脖子上,像个刚热完身的运动员般矫健。

话剧《我爱桃花》排练现场

她几乎背下了另外两个男演员的所有台词,排练间隙,学着男人的腔调边在屋子里转着走着念着。待她念完,导演问她:「美吗?」「美。」杨蓉眉头微蹙,又是一脸不忍。
 
演罢一段戏之后,她总爱提问题:「我拿着白绫的时候要伸手吗?」、「脱鞋那里导演你觉得舒服吗?」、「如果他真的走了我怎么办?戏还怎么演?」……
 
天黑之前,走了一场结尾的戏,一对有情的男女在戏里戏外告别,决断,杨蓉唱了一段戏文,之后腰肢摆弄独自个儿凝噎。她就那么在戏当中,演到导演喊停也未听及。下来之后,导演说对她说:「你那一句『燕儿叫』把我的心都叫碎了,丫头。」
 
许久,杨蓉的眼圈都还是红的。
 

INTERVIEW


话剧《我爱桃花》演员宣传照
 
每天排练完晚上回去,能马上休息吗?
杨蓉:回去洗漱以后,我习惯于晚上睡觉之前再捋一遍剧本,把白天导演跟我说的地方再在心里过一遍,为的是让自己不要陷在某一个情绪的点上,我要客观地跳出来再看一下文字,是一种梳理。
 
决定开始排演之前,你给自己提了什么问题?
杨蓉:十年前我们上话的那个版本非常好了,但是十年后的观众想看的是什么?一开始我就把这个疑问扔出来了,何念听了也觉得我提的是对的:要给观众看什么?所以我们在这一版里面做了一些调整。复排导演(杨)皓宇是我同班同学,我们非常熟悉,我很放心把自己交给他,我很相信他的艺术感觉。哪怕他一开始跟我说,蓉蓉你要怎么样怎么样,一时我的心力达不到,我理解不到,但是我会觉得我愿意去试。我们想的很默契,这一版,我们会更深入地探讨什么是爱情,什么是情感,什么是婚姻。
 
你觉得好的爱情是什么?
杨蓉:应该给对方更多的阳光和温暖吧,这是我的爱情观。

话剧《我爱桃花》排练现场
 
这个戏可以给和你同处一个时代的女性什么样的启发呢?
杨蓉:我自己也问过这个问题,我总觉得一个东西是要给到观众一些思考的,但感情这个事情,外人是没有办法去建议的,你也许可以在这个故事里看到一些自己的影子。这个剧本有趣的地方就在于,每个人都可以看到自己,都可以有自己的看法和抉择。人很多的选择都是在一瞬间。
 
我记得剧里冯燕有一句台词,他说,「一瞬间我就改变了。」你怎么面对改变,你会很执着地说,不要变不要变吗?
杨蓉:以前会,以前会很坚持,现在不会了,没有什么东西是永恒的。你要学会去接受变化啊,以前我真的没有这个能力,我希望永恒、我渴望永恒;但现在我觉得,变化是一定的,这是一个自然规律。在这个过程当中,你就一定觉得你此时此刻是对的吗?以前我非常固执,我就觉得我是对的,我就是理解不了。现在我会去接受变化。

 话剧《我爱桃花》排练现场,杨蓉在研读剧本

《我爱桃花》这个故事里最让你痛心的部分是什么?
杨蓉:就是情感的纠扯吧,虽然这个故事以偷情开始,但是这个女人对她的爱情非常执着。我也希望唐朝「戏」之外的英子对师哥的感觉也是纯的。所以我们这个版本有一个彩蛋,告诉大家两个人感情里美好的部分,不然他们之间都是恨,这个东西我是接受不了的,我需要给内心一个支撑,他们为什么相爱?为什么恨?一定要把那个黑色的东西全部清掉,再开始灌上小粉红,再一点点撕掉。其实很累,真的很累,撕心裂肺,但是这能让我内心是稳的,有根。
 
你发现了吗,你演的这两个人,从名字上就不一样,「张婴妻」,她连自己的名字都,只是一个人的妻子、一个附属,但是到现在,英子,是有名字的,也许古代的女性,自我就有可能是非常非常弱的。
杨蓉:是。虽然在戏里戏外这两条线上,这两个女人对相同的事情,但她们做了完全不同的决定。这个戏非常有意思,能让我们不同时代的女人在面对感情时作出的不同的选择。我接受任何一种价值观和世界观,因为我要扮演不同的人物。但是在我的生活中,我会坚持保留我自己的选择,我会把戏和生活分开。

杨蓉与自己合影 

你在这次重回舞台时,对自己的要求是什么?
杨蓉:我要我的情感是真的。我曾经看一个戏,那个戏是特别想让我回舞台的一个原因,一台戏的演员里很多都是专业的,学院派的,非常工整,可是里面就有一个女孩子,其实她跟他们非常「不搭」,她的语言节奏不在一般的节奏里面,可是我就想看她,我觉得她是生动的。所有人其他人演的东西,都是程式化的,你会知道他们是设计好的,但那个女孩是真的,我就想要这个。我要自己在这次上舞台的时候保真。
 
你18年没有再回舞台演话剧了,这个「真」的东西在你之前的拍摄工作里,有过找不到的时候吗?
杨蓉:有,太多了,特别是现在影视剧的拍摄量太大了,慢慢地就变成了一个机械化的重复,慢慢自己就会回到舒适圈里面。拍影视的时候,因为是在镜头前表现,(镜头)都切得非常碎,那种表演中连贯的要求,会被消磨掉。而且影视很多是剪接的艺术,哪怕你演的不好,导演也可以用剪辑的方式帮你规避掉,剪出来你是OK的,但是我自己知道自己是不OK的,问题就在这儿。我不能自欺欺人视而不见。舞台没有NG,我都在台上,所有的东西都会被观众看到,我需要这种锻炼。

话剧《我爱桃花》排练现场
 
从2019年开始,很多影视演员和明星陆续回到话剧舞台,和意味着要面临更严苛的被审视,你会害怕吗?
杨蓉:我不会(害怕),说实话,我并不觉得我自己有什么值得可担心的,我差的还很远呢,真的,我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如果在这个舞台上一些我之前被忽略的毛病和问题暴露出来了,是个好事。可能之前我自己也不知道,大家也没有发现。那在舞台上看到了,原来是这样,我觉得是个好事情,我不担心。
 
你有想要回来演话剧证明一些什么吗?
杨蓉:没有,去证明什么呢?证明我可以,不,我还不可以。但我今天不可以不代表说我将来不可以,我在这个路上,我在走

前年,你在一档节目里说过的,年龄和机遇带来的焦虑,现在还好吗?
杨蓉:那时候我没有刻意想去说什么,我只是说一个事实。其实到今天我也并没有去突破什么,我说那个话到现在已经很久过去了,我并不觉得自己找到了一个所谓的什么好的出口,出路,没有。

话剧《我爱桃花》排练现场
 
并不因为把这个事情说出来了,而发生了什么变化?
杨蓉:对,其实没有。但是在这样一个现实情况下,你作为一个个体,只能去看你能在现有的范围内去做什么。别人老说我有「少女感」,一开始我很高兴,可能这样说明我保养得好,不显老,可能是一个褒义。但是听多了之后我又想,我又是一个演员,这样会不会束缚我的表演?我就开始怀疑。但现在我又想,这不是什么坏事,为什么一定要说到35岁+了,到40了,就非得是一个端庄成熟优雅的样子呢?我的团队前段时间开会,也跟我提,是不是要做一些改变?要不要剪头发,做一些很干练的或者更职场的造型,我跟他们讲的非常实在,我说我就是我,我今天就想穿红裤子,这是我的选择。如果一个角色让我怎么做,我毫不犹豫,但生活中,我就是我。
 
再回来和杨皓宇合作,如果他是一面镜子的话,你在他身上照到你自己的变化是什么?
杨蓉:我不够有变化。因为他这些年比我有更多的机会在舞台上,他的经验比我更丰富。我经常跟他说,演员在台上只要是真的就够了。但(杨)皓宇经常说,蓉蓉你这几段词,我要你完全不一样的节奏和变化。我说皓宇你觉得「真重要还是节奏感更重要?」我说如果我这分钟的心里有了,我可以给你,我有很强的支撑,我可以给你。但如果我没有,你是希望我给你真的,还是要我去要这个节奏。

《我爱桃花》剧本,杨蓉的排练随手拍

你现在还在坚持「真」,还是在去靠近他要的要求?
杨蓉:我不走两个极端。在现在排练的阶段,我用「真」尽量往他的要求去靠。但是如果到了舞台上,我希望我有多少就是多少,在我不影响到对手的节奏的情况下。因为我如果仅仅是为了一个调度和某一个节奏,我就失去了我这次重上舞台的初衷了。

摄影:BrandyStudio
摄像:14
编辑:徐弋茗


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后浪新潮演出季

话剧

《我爱桃花》

I Love Peach Blossom

一场偷情引发的戏中戏


《铁齿铜牙纪晓岚》编剧邹静之话剧代表作

何念导演作品

杨皓宇担任复排导演

杨蓉时隔18年首次回归话剧舞台


演出信息

演出时间:2020年1月16日-1月22日,1月31日-2月9日19:30(周一无演出,2月2日、9日仅14:00下午场)

演出地点:上海话剧艺术中心·艺术剧院(安福路288号1楼)

演出票价:180元/280元/380元/580元(周二全场80元公益场)

购票方式

剧场门售: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售票处(安福路288号,工作时间:9:00-20:00),票务咨询电话:021-64730123


天猫购票: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天猫旗舰店(sdac.tmall.com),客服工作时间:(国定工作日)9:00-17:00

微信购票: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微信公众号(sdac_anfu288)

团体购票:请致电021-64733789,工作时间:(国定工作日)9:00-17:00

故事梗概

唐时,渔阳燕市少年,与牙将张婴之妻通奸。某夜,张婴醉归,张妻忙将冯燕藏起。待冯燕欲逃时,却发现自己的巾帻被压于张婴身下,他示意张妻将那巾帻拿来,不料,张妻却会错了意,以为冯燕是要张婴腰间的刀……我们的故事就从这场嘀笑皆非的误会开始说起。围绕着“杀”还是“不杀”,“该杀的究竟是谁?”这两个戏剧化的问题, 演员在舞台上穿梭三个时空,用戏中戏的方式将人类古今如一却从未被说清的情感困惑,逐一道来。

演职员表

制作出品: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出品人:张惠庆|总监制:田水|艺术总监:喻荣军|编剧:邹静之|导演:何念|复排导演:杨皓宇|制作人:赵媚阳|舞美设计:桑琦|服化设计:冷佳


主演:杨蓉、张羴、王佳宝


* 建议年龄16岁以上观众观看

* 具体演出信息与演出阵容以剧场当日公示为准



|猜你感兴趣|

(点击图片即可阅读)


演员阵容 | 2020开年大戏《我爱桃花》


导演何念专访 | 我爱原野,我也爱桃花


杨皓宇 | 我假装思考



点击“阅读原文”,即可购票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 点赞
    • 评论
    • 分享
    • 客服
    • 顶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编辑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