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newsData.publisher_name}}
  • {{item.name}}

昊美术馆丨“美丽新世界”里的“权力、感知与想象”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美丽新世界 (Move on China 2019)”是“www和中国新媒体艺术三十年”三年计划的首次展览,该展是艺术家张培力、汪建伟、冯梦波的三人联展,三位艺术家在他们各自的实践中均为新形式的媒介赋予了来自艺术家自身的内在理由,也铭记着社会转型和时代变迁。


张培力:屏幕背后

在生活中,你会感受到媒体对自己和他人的影响。所谓新媒体的影响,最直接的就是你获得的信息越来越多,你甚至可以看到媒体的背后是什么。虽然媒体是一种技术的产物,但是在我看来,它的背后不单纯是技术,它还包含更多的东西。

——张培力

张培力.jpeg

对张培力来说,“美丽新世界”的繁荣更多是表象,当有一天你意识到自己生活在一个完全被监控的环境里,才会发现日常生活中获得的便利是没有多大意义的。

张培力的作品常常是以极端现实的手法呈现权力背景下的个体命运。在《480分钟》视频装置作品中,艺术家运用监控摄像头在特定时段内记录制衣厂女工的现场作业,借由未经剪辑的集体监视的形式,引导观者进入二次观看的现场;而作品《正面拍摄的公寓》依然是一段由固定机位连续拍摄且未经剪辑的录像,记录了一栋公寓楼的正面景观,观众得以清晰地看到日常生活的琐碎。艺术家通过这种未经授权的窥视过程,旨在向观者放大“监视系统对当代生活侵入”的社会现实。

微信图片_20200105124750.jpg

《480分钟》,张培力 

640.webp (7).jpg

《正面拍摄的公寓》,张培力 

“我现在走到哪里都是刷脸,生活上特别方便,但也意味着我放弃了部分的隐私和个人空间。”



汪建伟:重启感知

戏剧可以让你处理更复杂、纠结、矛盾的东西。“排演”的概念就是在这个基础上展开的...排演的核心,是不断地重启,不断地让它有新的、重生的可能。

——汪建伟

汪建伟.jpg

汪建伟认为,“美丽新世界”中首先要明确的是“世界”本身。这个世界里的个体/我们所处的位置、与“世界”的关系以及如何去感受“世界”。

贝尔纳·斯蒂格勒(Bernard Stiegler)在探讨人类文明是如何把人、知识、欲望一点一点从身体中剥夺。当身体性的经验逐渐丧失,艺术家所能获得的感知也就随之消失。“所以在今天,感知性知识被大大低估,我们都只是在谈知识。这也是我为什么对观念艺术、关系美学、相关性知识这些东西开始警惕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640.webp (8).jpg

184425733_640.jpg

《用赝品等待》 “美丽新世界”展览现场

2011年曾在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展出的作品《用赝品等待》此次以正反两面的方式投影在展厅的四面墙上,观众可以在特别打造的通道内自由穿越展墙同时观看,建立起不同体验的视觉场。透过不同层面的场景切换,呈现在观者面前的是个体与社会之间模糊的存在关系;而《时间消失的早晨》中,汪建伟则使用了在完全真实的电影场景描摹了现实生活里拥有了超现实经历后的主人公,如何又重新面对当下的现实生活,让观者在观看的过程中,也随着主人公的情感变化体会和感知一种超越真实的“真实”。作品的灵感来源于卡夫卡的小说《变形记》,对汪建伟而言,以排演的方式,就是要不断重启个体/我们被遗忘的身体“感知”。


冯梦波:要好玩

我想从“好玩”的角度出发来创作...我喜欢二手、三手甚至四手的现实,我对现实生活本身没兴趣,我喜欢那种幻想,不管是历史也好虚构也好,我看这种东西特别来劲。

——冯梦波

冯梦波.png

“美丽新世界”里的“新”,让冯梦波看到更多的是“未知”。“未知”的东西无论新或旧,对他来说都是一种新。作为中国第一代玩游戏的人,让冯梦波意识到,电子游戏既是一台机器,又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朋友,并且感受到机器/媒介本身的无限潜力。

184425733_640.jpg

《阿Q》 冯梦波 2002年作,“美丽新世界”展览现场

u=4290389800,392659257&fm=26&gp=0.jpg

《真人快打》,冯梦波,2019年作,“美丽新世界”展览现场

想要从“好玩”的角度去创作的冯梦波,将自己的角色放入了《阿Q》中。作品以跳舞毯代替鼠标与键盘,迫使观众用笨拙的跳跃代替手指操作,投入到一场激烈的枪战中。所有的角色都以艺术家本人的形象出现,使得暴力最终都是指向自我;受原版游戏《真人快打》的启发,艺术家在创作的同名作品中邀请亲友拍摄了32组规定动作,并同时加入将自己和程序员的16个角色,供现场观众随机选取格斗。有别于原版的暴力色彩,冯梦波通过对人物设定、游戏动作、大招和音乐的重新创作,为作品注入了温情的幽默感,让格斗游戏带有轻松的喜感。

“我的创作总是在想找到一种特别合适的方式,来呈现我的内容。而有的时候我是先有对于形式的爱好,再为它找到一个内容,它们是一种互相激发的关系。”

Move on China美丽新世界_昊美术馆(上海)_海报.jpg

在www万维网诞生及”中国现代艺术大展”之后三十年的今天,影像和数字艺术日益成为当今公共文化空间中不可忽视的力量。昊美术馆计划在三年内以三次展览和跨学科论坛及专著出版的方式重访中国新媒体艺术在这三十年当中的重要节点。据悉,第二场展览将于2020年秋天举行,整个计划将会直至2022年1月。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 点赞
    • 评论
    • 分享
    • 客服
    • 顶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编辑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