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newsData.publisher_name}}
  • {{item.name}}

圣佳艺文志 | 走向公众的私人美术馆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走向公众的私人美术馆


文 | zoey



美国洛杉矶The Broad 美术馆


近年来,私人美术馆,作为一种艺术圈重要组成部分,显示出尤为强劲的发展势头,在全球范围内井喷式增长。也许大家会对“私人美术馆”这一概念有些模糊,但是对于那些私人美术馆的代表们肯定是印象深刻,例如世界上最著名的私人美术馆馆之一的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Guggenheim Museum)、由亿万富翁兼慈善家埃利·布罗德夫妇创办的位于洛杉矶的布罗德美术馆(The Broad)以及中国收藏家刘益谦、王薇夫妇创办的龙美术馆(Long Museum)。在展示创办者颇具规模及影响力的收藏的同时,这些私人美术馆们不仅为社会大众提供了欣赏艺术品的场所,而且对于公共文化教育的传播以及在推动艺术发展及文化传承方面起到了极大的作用。


由上至下: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布罗德美术馆、龙美术馆


那私人美术馆的具体定义是什么呢?尽管私人美术馆在各个国家有不同的定义标准或是具体指标,但是大体上可以认为私人美术馆是由独立个人、私人团体或家庭创立或发起的向公众开放展示个人收藏的艺术空间。例如与英国伦敦泰特美术馆、法国蓬皮杜国家文化和艺术中心等齐名的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The Museum of Modern Art),作为当今世界最重要的现当代美术博物馆之一,便是由艾比·奥尔德里奇·洛克菲勒(Abby Aldrich Rockefeller)、玛莉·昆·苏利文(Mary Quinn Sullivan)与莉莉·布里斯(Lillie P. Bliss)三位女士在1929年共同创设的,美术馆的营建和收藏品管理则主要由洛克菲勒家族财务支持,1940和50年代的背后赞助者纳尔逊·洛克菲勒曾称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院的小名为“妈妈的博物馆”。由此可见,私人美术馆与公立美术馆的主要区别在于创建模式,而这种由私人藏家或团体创办的私人美术馆相较于公立美术馆在后期发展时便有一些“优势”:个性鲜明的收藏、个性化的展品成列、策展方式甚至是美术馆的外观设计。


就在不久前,Bourse de Commerce 官网宣布法国奢侈品集团开云(Kering)创始人、现任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François-Henri Pinault 的父亲 —— François Pinault 的第三家私人艺术博物馆将于2020年6月正式开幕。与此前两家博物馆 Palazzo Grassi(格拉西宫)和 Punta della Dogana(海关大楼博物馆)相同,这家位于巴黎市中心的私人艺术博物馆也将由安藤忠雄监督改造;美术馆将会展出 François Pinault 收藏的由美国当代著名波普艺术家 Jeff Koons(杰夫·昆斯)、美国女摄影师和艺术家 Cindy Sherman(辛迪·舍曼)以及英国艺术家、特纳奖(Turner)得主 Damien Hearst(达米恩·赫斯特)等人创作的5000余件当代艺术品。同时,这家博物馆预计每年将举办10次左右的特别展览,而目前博物馆正在筹备与蓬皮杜艺术中心举办联合展览的相关事宜。今年早些时候他曾提到了法国各大公立博物馆目前面临的问题:购买艺术品的动作太慢,同时当代艺术作品的价格往往超出了博物馆的承受能力。但是作为私人博物馆,他可以随时购买自己喜爱的艺术品,不会出现类似问题。正如卫报报道所说,苏富比欧洲主席奥利弗·巴克(Oliver Barker)对这一现象的看法:如果收藏家们只是把自己的藏品捐赠给公立博物馆的话,他们体验不到根据自己的品味创建出的具有个人风格的博物馆的“创造性参与感”,所以,私人博物馆还有一个新的标签叫做“自我定制”(ego-seums)。2015年,由Larry’s List和雅昌艺术网共同发布的《私人美术馆报告》中调查了世界各地166家以上的私人美术馆,其中92%的私人美术馆创建者在回答关于创办私人美术馆的动机时,表达了与公众分享艺术品所带来的那种极度的愉悦感是他们的主要动机中一。此外,30%的创办者表示,因为在他们生活居住的地方没有可供展示艺术品的美术馆,所以他们创办了私人美术馆;仅有4%的私人美术馆创办者表示税收政策是他们建立私人美术馆的动机。



//



运营一间私人美术馆需要多少资金呢?根据Larry’s List,《2015艺术品收藏家访谈》报告所称,有三分之一以上的调查参与单位回答,他们的年营业预算额在25万到1百万美元之间,其次有24%的私人美术馆每年营业预算额低于10万美元。只有4%的私人美术馆的营业预算额超过500万美元。从地区层面上来看,中国有很多私人美术馆年营业预算额超过500万美元。相比之下,德国、意大利和英国的许多私人美术馆的年营业预算额通常在10万美元以下。 私人美术馆的收入来源可分成四个主要类别:创办人资金、自创收入、捐赠人出资和政府直接补贴。89%的美术馆创建人称,他们自己的财力是他们的主要资金来源。私人美术馆其余的资金来源主要靠所营收(如门票、商店和餐饮商店等)或分租,这部分大约占了45%的私人美术馆的收入来源。28%的私人美术馆的收入来源来自捐赠人和赞助人。对于大多私人美术馆而言,建立初期主要是依靠创办人的自由资金,但随着美术馆的发展,自创收入对于美术馆来说才是最重要的资金来源。这里所提到的“最重要”并不代表最大量的资金来源,而是自创收入的增加代表同时代表着美术馆的影响力的提高。近年来,关于私人美术馆的讨论中,一个社会性的问题经常被提及:当公众对艺术的渴望逐步加强,对文化消费的概念有所改变的时期,私立美术馆如何在自动“造血”的前提下,有效地拉近大众和艺术的距离,担负起艺术普及的公共性职责,完成从私人向公众化的转向?不仅是当下急速发展的中国私人美术馆,亦是全球私人美术馆面临的共同挑战。

位于毕尔巴鄂的古根海姆美术馆


古根海姆博物馆是所罗门·R·古根海姆(Solomon R.Guggenheim)基金会旗下所有博物馆的总称,同时也是全球性的一家以连锁方式经营的艺术场馆。美术馆的连锁模式一方面解决了资金紧张的问题,另一方面其并非如连锁店那样只是品牌的单向输出,美术馆的“连锁”更多的是为当地文化带来新兴活力,让参观者不用走出国门就能体验艺术,同时为艺术家提供展示的平台。1988年至2008年,托马斯·克伦斯在任古根海姆博物馆馆长时发起的古根海姆全球连锁式博物馆经营模式。如今,古根海姆美术馆在美国纽约、意大利威尼斯、西班牙毕尔巴鄂以及阿布扎比拥有四处分馆;而位于毕尔巴鄂的古根海姆美术馆可谓是私人美术馆连锁发展的优秀模板。在毕尔巴鄂古根海姆美术馆建成的第一年,毕尔巴鄂便吸引了 130 万游客,使得区域的经济活动增加了2.1亿美元,其中3000万美元为政府税收。到第三年时,带来的经济效益已超过4.5亿美元,直接门票收入占毕尔巴鄂税收的4%,带动的相关收入则占到20%以上。仅仅6年,启动项目的资金便全数收回,同时还为该地区带来1.75亿美元的收入。


除了连锁经营的模式外,私人美术馆可以通过更丰富的展品和更灵活的策展方式来满足社会大众的需求。把时光追溯到1999年,针对博物馆运营的问题,曾担任史密森尼博物馆(Smithsonian Institution)的常驻博物馆学者韦伊(Weil)在学术期刊《代达罗斯》(Daedalus)中发表自己的观点,他认为几乎所有地方的博物馆从本质上来看都在向“营销”模式靠拢。在“营销”模式中,博物馆的重点并不是艺术品或者文物本身,而是公众自己的需求和兴趣。然后博物馆运营者们通过一系列举措去努力满足这些公众的利益和需求,例如举办符合观众口味的展览。在这些博物馆中,参观者们与艺术品之间的联系变得薄弱,因为他们已然变成了博物馆的品牌消费者。另外,这种运营模式更偏向于倡导“消费主义”,并不需要依赖太多文化知识或者经验。现如今,这样的运营模式对他们来说似乎变得更为亲切,而大众也因此容易从中满足自身的需求,导致这类私人博物馆渐渐变得比公立博物馆还受欢迎。


2015年开幕的The Broad美术馆展示了伊莱·布罗德多年的艺术收藏,其中不乏1995年的《郁金香》(Tulips)和1994年的《气球狗》(Balloon Dog)在内的杰夫·昆斯的精品,还有罗伊·利希滕斯坦(Roy Lichtenstein)、克里斯托弗·伍尔(Christopher Wool)、马克·布拉德福德(Mark Bradford)等人的作品。除此之外,于2018年开幕的开幕的“草间弥生:无限镜屋”(infinity mirrored room)为美术馆带来了相当可观的人流量与门票收入:9万张25美元的展览预售票在短短几小时内就抢购一空,以30美元一张的浩浩荡荡的现场购票长队也可以足足环绕建筑一周了。


Jeff Koons的《郁金香》与Mark Bradford


Jeff Koons的《气球狗》和《兔子》


Joseph Beuys的作品


Jean-michel Basquiat的作品



村上隆《狮子画》系列之一


Jenny Saville的作品与观众


尽管私人美术馆可以通过那些受社交媒体欢迎的展览来吸引公众的目光,但是这些类似于“快消”的展览,也引起了一些人的质疑。在《纽约时报》的报道中,艺术评论人霍兰德·科特(Holland Cotter)认为以绘画和雕塑为主导的机构不过是新镀金时代的又一个“旧式美术馆”。科特认为,布罗德与美国镀金时代的亨利·弗里克(Henry Clay Frick)、J·P·摩根(J. P. Morgan,在纽约建立了摩根图书馆及博物馆等建立私营博物馆并希望在历史上留下痕迹在本质上是一样的,不过在我们这个“新镀金时代”,富豪们建立的私营美术馆往往聚焦新兴艺术,这些艺术所体现的故事还没有成为历史,它们仍处于不断变化的状态中。相较于The Broad,著名私人美术馆弗里克收藏馆(Frick Collection)和诺顿·西蒙博物馆(Norton Simon Museum)聚焦于19世纪至20世纪艺术,但这些收藏也都与“镀金时代”的艺术趣味密不可分,其实质与The Broad纷繁的当代艺术收藏并无差别,只不过The Broad更“活泼”,更符合当下社会的艺术品位。


Joseph Beuys的作品


随着私人美术馆的不断发展,越来越多的私人美术馆选择走向公众。无论是通过连锁经营的方式扩大影响力,还是通过举办各类展览、活动提高大众的参与度,私人美术馆正在通过各种方式丰富自身的收藏,提高自身的造血能力,在满足个性化收藏的同时,满足大众的需求,为当下的艺术收藏模式提供更多的可能性。




 -The End-




文章摘自《艺文志》







火热征集中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 点赞
    • 评论
    • 分享
    • 客服
    • 顶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编辑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