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newsData.publisher_name}}
  • {{item.name}}

达·芬奇丨绘画与雕塑的比较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绘画与雕塑的比较

达·芬奇丨文   戴勉丨译

选自《达·芬奇论绘画》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3

雕塑不是一门科学,是一项最最机械的手艺,因为它使雕塑家满头大汗,浑身疲劳。对这种艺术家,只要会简单地量量四肢,懂得动态和姿势的原理便足够了。作品完成之后,展示于眼前的也只是原物的本来面目,丝毫不能使观者如看画似的神往。而绘画却以它的科学使一平坦的表面呈现出辽阔的风景和遥远的地平线。


绘画与雕塑之区别:除了雕塑比绘画花费更多劳力,而绘画比雕塑使用更多心思之外,我找不出两者还有什么其他区别。经证明确实如此,因为雕塑家在做作品时必须运动手臂,敲凿大理石或其他石块,砍掉雕像之外的一切废石。这种极为机械的操作导致汗流浃背,汗水甚至与灰尘混成污泥。他满脸石浆和石粉,活像面包师;浑身蒙着细石屑,有如挨了一场雪。住所污秽,布满石碴和石末。


画家则多不相同呵(我们谈论的是第一流的画家与雕塑家)!画家衣装整洁,悠然安坐在画架之前,手挥一根蘸上悦目颜料的画笔,穿的是他爱好的衣裳,住房洁净,四周陈列着精美的画幅,时常有音乐伴奏,或者满怀喜悦地聆听人们朗读美妙的文艺作品,没有乱耳的斧锤声或其他噪声。


此外,为了完成工作,雕塑家不得不对每一个立体雕像画出许多轮廓,方能使雕像从各方面看去都完美。这些由高低起伏的线条连成的轮廓,只有在后退几步从侧面观看,使凹凸线条在空亮的背景上呈现剪影,方能够画得准确。考虑到雕塑家也像画家一样对于物体各个方向的轮廓都要有精确的了解,画家和雕塑家都经常使用这种知识,那么就不能说这点会使雕塑家的劳动精深复杂起来。


但雕塑家在企图表现肌肉的凹陷时,便削去石头,在表现肌肉的隆起时,又原封不动。这样,他非得上下俯仰,才能估计肌肉起伏的程度,才能在确定雕像的长宽大小之后,塑造出正确的外形。他只有从这些位置看,才能判断轮廓的正误,从而予以修改,否则永远无法使塑像的轮廓和外形恰到好处。


雕塑家管这叫心思之劳,其实这不过是种躯体之劳,因为在他勾轮廓时,他的思想或他的判断只不过帮帮他改正肌肉过分隆起之处,以使线条合适。通常雕塑家完成工作的正确方法,就是从各方面准确研究物体外形的轮廓。


雕塑家说,假使他把材料的外层削去多了,过后就无法像画家一样添补回去。关于这一点我们回答说,假如他的艺术到家,依靠着准确测量的知识,他应当把材料削去得恰如其分而不是削多了。削得过多或过少,都出于他的无知。


不过我在这里不谈这一类雕塑家,他们并非是什么大师,纯粹是个大理石之糟蹋者。大师不依赖肉眼的判断,因它常易出错,这可以由下列事实证明:当一个人单纯依靠眼睛将一根线条等分为二时,经验证明往往是不可靠的。由于这种不可靠性,精于判断的艺术家总是兢兢业业,时刻提防着那些无知之辈所不防的,不断地留心每一肢体准确的长度、宽度和厚度。这样做之后,就不会削除过分。


画家经营作品,须考虑十个项目:光亮,暗影,色彩,体积,外形,位置,远,近,运动与静止。雕塑家则只须考虑体量,外形,位置,运动与静止。对他说来,明暗得自天然,无须考虑,色彩根本没有,至于远近他只须考虑一半,因为他只用得上线透视,用不着色彩透视,虽然物体离眼的距离不同,其色彩的轮廓与外形的鲜明程度也有不同。


雕塑需要考虑的比绘画少,因此不像绘画那样要求更多的心思经营。


画家与雕塑家:雕塑家宣称他的艺术比绘画高贵,因为它更经久,不像绘画那样容易受到湿气、火烧与冷、热的毁坏。我们对他回答说,这并不能抬高雕塑家的身价,因为经久性出于材料,并非出于他的艺术,只要在搪瓷或陶瓦上作画,送进窑里煅烧,再用各种工具磨光,磨出平滑闪亮的表面,同样可以使绘画经久不变。这些东西可在法兰西与意大利各地见到,佛罗伦萨的罗比亚家族发明的那种在涂釉陶土上绘制各种大型作品再上釉的方法则更为普遍。固然,它容易敲碎,但大理石像亦然,可是它不像铜像,不怕锻烧。它的经久性比得过雕塑,但美观性则远胜雕塑,因为它结合了两类透视;而在圆雕中除了天然的透视之外,不存在着任何透视。


雕塑家在制作圆雕时只需作两个图,一个正面,一个背面,无须从各方面制作无数图形。这是可以证明的,因为假若你制作一个浅浮雕的人像,从正面看,你不能说你比一个从同样角度作画的画家使人像显示出更多侧面,而从背后看,两者也是同样的。


浅浮雕要求的构思,远比全浮雕为多,因而在构思的宏伟上更接近绘画。它利用了透视学,全浮雕则将它弃置一旁,利用直接测量。由于这缘故,画家学习雕塑比雕塑家学习绘画要快速。


回到浅浮雕问题上头,我说,它比全浮雕耗费的体力操作少,但要付出的研究工作多。因为这时需要研究第一平面内的物体与第二平面内的物体之间距离的比例,以及第二平面之内的物体与第三平面内物体之距离的比例,依次类推。若是你对这些问题曾有研究,并精于透视,你就会发现没有一件浅浮雕作品,在物体各部分的浮雕程度应依照离眼睛之远近而有区别这个问题上,不错误百出。全浮雕不会有这种弊病,因为自然帮助了雕塑家,所以专作全浮雕的雕塑家没有太多的困难可克服。


不论作全浮雕或浅浮雕的雕塑家都有一个死敌:假如照射在雕像上头的光线不是安排得与制作时的光线相同,雕像就分文不值。因为如果光从下方照上来,它们就变形得厉害,特别是浅浮雕,由于影子的投射方向与原意相反,几乎不能辨认。画家则不发生这种情况,将人物的四肢安排停当之后,转而注意两大自然律,即两类透视,以及第三种伟大的科学即光与影的明暗。雕塑家对此完全无知,在这方面,自然帮助了他们,就像帮助其他天然或人为的可见物一样。


列在绘画之后的是雕塑,这是一门极有价值的艺术,但在制作时并不需要像绘画同等高超的智慧。因为在画家必须在他的艺术中处理到的两大艰深的问题上,雕塑都得到自然帮助,并且雕塑无须模仿画家努力寻求的颜色。雕塑中的阴影随着光线自然而生。


雕塑要求的智巧比绘画少,并缺少自然的许多方面:因为我研究过雕塑与绘画,对两者同样精通,所以我以为我能够公正无偏地判断两者之间何者需要更多技巧,何者较难与较完善。


首先,雕像要求一种特定的光线,即从上方照射下来的光线。一幅画则随处携带着自备的光和影。光和影对雕塑也很重要,但在这方面,由于浮雕的光和影是自然而然产生的,从而大大帮了雕塑家的忙。画家则是利用自己的艺术,按着自然中的光和影的位置和规律创造了它们。


雕塑家不能利用各种色彩使他作品丰富多彩,绘画在这方面无所欠缺。


雕塑家的透视显得完全不真实,画家则可使画幅似乎延伸数百里之遥。雕塑家的作品毫无空气透视,他们无法表现透明的物体、发光的物体,也不能表现反射光,或是像镜子一类能反射光线的闪亮物体,不能表现雾霭、风暴,以及无数其他事物,为避免繁赘,在此无须一一列举了。


绘画更美观,更富于想像,更便于理解;雕塑除了能够经久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优点。雕塑不费力气得来的东西,到了绘画里就成了奇迹,看不见的物体可见了,平坦的物体呈现出浮雕效果,使近物宛如远物。的确,绘画拥有雕塑不具备的无穷可能性。


雕塑家与画家:雕塑家的艺术比画家的艺术需要使用更多体力,也就是说,他的工作较机械,花脑力较少。与绘画相比,雕塑少费心思,因为雕塑家总是把材料往下削,画家则总是把材料往上添,并且雕塑家总削一种材料,而画家则添上不同的材料。雕塑家专门注意手下材料的轮廓线,画家除了研究轮廓之外,尚需研究光与影、色彩以及透视缩形。在这些方面,雕塑家都得到自然的帮助。画家须要运用智力来学习光、影与透视,要把自己化身为自然,雕塑家则总是发现这些东西现成摆着。


如果你说,也有些雕塑家懂得的东西和画家一样多。我回答说,若是雕塑家通晓绘画,他乃是一画家,若不通,则只不过一雕塑家罢了。另一方面,画家必须通晓雕塑,因为自然事物像雕刻一样有凹有凸,能产生光、影和透视缩形。正由于这一原因,不少未曾学过光影理论及透视学的人便转向自然,抄袭自然,他们就这样不研究不分析,专靠抄袭得到一套办法。有些人透过玻璃、半透明的纸张或薄纱,观看自然物体,并在上面描下轮廓,经修改使它合乎比例之后,再根据亮光与阴影的位置、数量与形状,添上明暗。这对于那些晓得如何凭借想像力描绘出自然的效果的人说来,乃是作为一种减轻疲劳的方法,以及使物体的真实的摹像极其准确,任何细节都无遗漏的一种权宜办法。就这一点而论,那是值得赞许的。但对于那些少了它便不能作画,也不能运用自己的思想分析自然的人,这一种发明应该受谴责。因为这类懒惰会毁掉人的才智,使他不用这法便不能制出好作品,这一类人在一切发明想像以及叙事画方面,总不免贫乏无力,而这方面正是本门科学的鹄的,往后将谈到这点。


绘画与雕塑比较:雕塑缺少色彩美,缺少色彩透视、线透视,也没有远处物体朦胧的轮廓,因为在雕塑中近处的轮廓与远处的轮廓之间并无区别。它不能根据物体愈远包围它的空气愈多来表现远处物体与眼睛之间的气氛。雕塑无法表现物体的透明和光泽,例如透过薄纱的肌肤,也不能表现清澈水底五色缤纷的石子。


绘画与雕塑比较:绘画需要更多的思想和更高的技巧,它是一门比雕塑更神奇的艺术。绘画促使画家的心务必化为自然的心,方才能够担当自然和艺术之间的解释者。它解释着由规律制约着的种种自然现象的原因,说明眼前的物体的形象如何会集于瞳孔之内;并且要区分各种大小相同的物体之间,肉眼看去何者显得较大;各种相同的颜色之间,何者显得深些,何者较浅;区别同一深处的物体之中,何者却较低;同一高处各物之中,何者显得较高;远近不同的物体之中,何以有的显得不及其他清晰。


绘画艺术将一切可见的事物,诸如色彩及其淡退包括入自己领域之内,雕塑则贫乏,不能包容。绘画能描绘透明物体,雕塑只能向你显示自然物体的外形,并无其他巧妙。画家能够依据物体与眼睛之间的空气所造成的颜色变化,表示不同的距离;他能画出难以透见物体形状的雾霭;能描画背后透露了云团、山峰和山谷的烟雨;能描画那为战斗的人群所搅起、并把这些人马包容在其中的尘土;能画出清浊不一的溪流;能画出在水面与水底之间遨游的鱼儿,以及河底洁净沙上绿色水草簇拥着的、五颜六色的光洁卵石;能画出头顶上高高低低的星辰,此外还有无数雕塑家不敢梦想的效果。


绘画与雕塑之区别:绘画显示的第一个奇迹乃是物体从墙壁或其他平坦的表面上凸出,使得精于判断者上当,因为事实上并无凸起。在这方面,雕塑家只不过按物体之本来面目雕塑作品。由于这个原因,画家需要研究伴随光线的阴影,雕塑家不需要这一学问,因为大自然帮助他的作品正如帮助其他实体一样,这些物体若除去光线则都呈现一种颜色,有光线则现出明暗各色。


画家必需的第二门大学问乃是以细致的研究估计光和影的正确的数量和质量,雕塑的光影则得之于自然。


第三乃是透视,一门要求深奥计算和发明的数学研究,它利用线条使近物显得远,使小物显得大,在此雕塑又得天助,无须雕塑家再作发明。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 点赞
    • 评论
    • 分享
    • 客服
    • 顶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编辑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