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内容过于真实,可能引起不适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请点击上方蓝字“24楼影院” →进入新页面,点击右上角“...” → 点击第一栏“设为星标“。记得把我们设为“星标 ★”哦~


“我说话可能直接一点。第一,传统意义上,你不是美女。第二,你年纪真的很大了。”

“你不想生孩子?你竟然想让男士接受你不生孩子这个想法?”
 
“你的性格有点硬,还是希望你能柔一点。

……
 
长相攻击,年龄攻击,思想攻击,性格攻击。
 
社会纪录片《剩女》光是这开场前四分钟的对话,就已经让人非常窒息了。


这是一部拍摄于2015-2017年的纪录片,由两位以色列导演Shosh Shlam和Hilla Medalia执导。

她们曾拍摄过关于中国戒网瘾中心的纪录片《网瘾》(2014),获得圣丹斯电影节世界电影单元纪录片的“评委会大奖”提名。
 
在纽约翠贝卡电影节期间,《剩女》一片引起了世界各地女性的广泛共鸣。最近资源上线后,也获得了国内观众的颇多关注。

内容过于真实,可能引起不适。

01 

 
上图那位身穿蒙德里安《红、黄、蓝的构图》形式连衣裙的女性,就是纪录片的主人公之一,邱华梅
 
华梅今年34岁,是北京一名港资律所的律师,事业有成,独立自强,未婚
 
另一位女性,则是某婚恋中心的工作人员。

 
实不相瞒,如果我对面坐了这么一位“专业人士”,给了我开头那些“专业建议”,我非常可能控制不止自己,对她口吐芬芳。
 
但华梅更有涵养,她只是微笑着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并坚持着自己对于未来另一半的要求。
 
她希望对方受过良好的教育,最重要的是,要尊重女性,比如在家里会主动分担家务,如果可以的话,她并不想生育。

 
华梅出身于山东农村,考上北京某政法大学,作为家里唯一的大学生,她遇到的阻力铺天盖地


父亲说:“咱当初穷,就算卖血,也供你上学。谁知道今天是这幅样子。别人问起来,我都没法说。”
 
母亲说:“我愁得睡不着,你结婚了我才能放心。所有人都结婚,你怎么能不结婚不生娃呢?”
 
姐姐说:“不结婚,再幸福也不叫幸福!不结婚的人就该判刑!你索性别回来了,邻居也就不会说闲话了。”
 
华梅的一位姐姐,甚至让孩子叫她光棍姨
 
刚开始,华梅弱弱地反驳。

 
接着,她嘶吼着像一只被围攻的困兽,骂出了脏话:“养孩子有屁幸福!养了我这样的女儿,你们还开心吗?这样的话,我宁可不生!”

 
斗争不止是激烈的,还可能是温情的,温情的让人心痛。
 
华梅的母亲,一位农村妇人,话很少,在家里总是听丈夫的。她早在七八年前就为华梅准备了好几床新打的棉被,留给她做嫁妆。

 
华梅劝她,把家里的旧被子被换了,盖上这些新的,留一床就可以了,母亲执意不肯。
 
一年,两年......就这样留了许久还叠得整整齐齐放在那里,像一座山,压在华梅的心上。
 
很多父母并没有受过很先进的教育,在他们朴素的观念里,人就应该结婚,应该生孩子。

华梅不是不孝顺的孩子,她深知家人的烦恼是因自己而起。


她也注册过婚恋中心的会员,参加相亲活动、在各大相亲角流连、与相亲吃饭......
 
但渐渐的,那些刻意或不刻意的恶意和歧视越来越多。年纪大、农村出身、甚至连律师这个职业也被一个阿姨说是“不敢要”。

 
你看,一个职场上的精英女性,在婚恋市场上反而成了劣势选择。
 
纪录片《剩女》的绝大部分笔墨都用在华梅身上,华梅独立自信,开朗活泼的性格,也使得她耀眼出彩。
 
而她身上最最闪光的一点,是她永远在探寻更多的可能性。
 
她有女性脆弱的一面,承认这一点并不羞耻。

 
她是勇敢的、坚韧的、战斗的,即使那场不乏妥协的战斗是孤独的、疼痛的,她始终都没有为了谁而将就。
 
她没有因为母亲那几床厚厚的棉被低头,同样没有因为别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攻击低下头。

02
 
在华梅这种光芒的衬托下,剩下的两位主角就显得有些苍白。
 
徐敏,28岁,北京人,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播音与主持专业。

 
现在是一名国企播音员,父母已经给她买好了房和车。万事俱备,只欠结婚。谈了几个对象,都被母亲一票否决了。
 
徐敏说,自己的一生都处在母亲的控制下。
 
从两岁买零食时的撒手而去,到二十六七岁因结婚问题推开车门,徐敏母亲最擅长的,就是当女儿不听她时,扔下她,然后离开。
 
这不是简单的离去,这是威胁,也是很多中国家长擅长的手法,不听话就扔了你。

 
后来,当徐敏试着和母亲沟通时,母亲完美地展现出了权威家长式的作风:
 
“我花了大价钱送你去幼儿园、小学、中学,给你买房买车,现在就一点好话都没有,就一点面子不给我?”
 
沟通再次以徐敏的哭泣,和母亲的摔门而去结束。
 
第三位主人公,蔡琪,是一位教授。

 
恋爱、结婚、怀孕、换定居城市,蔡琪在一年内完成了这一系列重大的人生转变。
 
相比于华梅的不妥协,蔡琪则是不断的妥协
 
可能她自己不太愿意承认这一点。
 
一开始不愿意结婚,却由于父亲生病,希望找一个人来共同分担;觉得婚礼是走个过场,却依旧穿上了大红的婚纱在喧天的锣鼓声中不知所措;不喜欢孩子,却为了“糊弄”丈夫而生了一个孩子。
 
我们没有资格去批评蔡琪的一路妥协,大多数人最终都会和她一样,遁入世俗的烦恼与快乐之中。

 
在一次课上,蔡琪带领同学观看了《嘉年华》。影片结束后,一位女生问了她一个问题:“为什么你言语之中会透露出,一种结婚就是成功的意味呢?”
 
蔡琪给出的答案是:“没结婚之前,我的生活很有趣。婚后的生活没那么有趣了,甚至是无聊的,但是更幸福了。”
 
有趣和幸福有什么区别呢?可能只是两种状态下的不同心情吧。

 
坚持自我是痛苦而又孤独的,就像华梅在心理医生面前剖析自己时所说的:像在海里挣扎,随时可能掉下去淹死。只能一边战斗一边撤退,退回到安全的岸边。
 
华梅选择退到了法国,她申请了法国留学,去攻读硕士学位。
 
法国,这个孕育了波伏娃、乔治·桑等一系列杰出女性的国度,或许让华梅觉得安全。

 
在那里,她念书、锻炼,还遇到了一个和她意气相投的德国男人。后来,她结了婚,定居了德国,并开了一家属于自己的公司。

她说:“只要你不结婚,你就是个不正常的人,任何人都可以说你。四面八方都是声音,都是嘴巴。我想过一种没有这些声音的生活,就生活就好了。很难。

我觉得就像以前中国女人裹小脚一样,好像鞋就那么大,你脚多大都得钻到里头,对于那些心很小的女人,可能穿上就觉得比较舒服了。但对我这样脚大的,喜欢到处乱跑的,对于自己的人生还有很多梦想的。我就觉得我的脚太大了,穿不进去,夹脚,疼。

 
03

2006年的《时尚Cosmopolitan》推出一期杂志,封面标题为《欢迎来到剩女时代》,用以指代那些对寻找丈夫有过高期待,结果沦为单身的女性。是“剩女”一词的由来。 
 
2007年,教育部发布的《中国语言生活状况报告(2006)》中,“剩女”成为171个汉语新词语之一。官方给“剩女”定义为:高学历、高收入、高年龄的一群在婚姻上得不到理想归宿的大龄女青年。

当下,中国的女性主义正处于一个迅速发展的阶段。
 
我们早就明白了,女性主义不应该是一味地贬低和弱化男性,而是给予女性更多的选择,和男性同样的选择。

但是很多时候,社会和家庭并没有给予女性多少选择的余地。

直到今天,年纪稍大的女性在择偶时,一旦对男性提出了和自己条件相当的要求,周围就会有很多声音响起:“这样的话,人家为啥不去选择二十出头的小姑娘,凭什么选你?”

就像华梅,她在面对那些侮辱和损害时,还能保持微笑,不就是因为这种论调太常见,她早就已经见识过了。

 
而借由这部《剩女》,女性同胞应该清醒:我们可以选择单身不结婚,也可以选择步入婚姻;可以选择做丁克一族,也可以选择生孩子;可以选择当家庭主妇,也可以选择当职业女性。
 
选择应该把握在自己手里,而不是围观者的嘴巴里。
 
没有好坏对错,只是选择不同而已。

好文推荐
1.10万人打出9.5分的好剧,忍不住又刷了一遍
2.只有这部剧,我舍不得一口气刷完
3.演艺圈的霸道总裁专业户,是他才对!
在看点这里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编辑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