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差时集 | 李燎:楚歌 一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在湖北洪湖老家


家在的社区是县城里那种街道,都是独栋的房子,以前还有点邻里关系,后来一辈人基本陌路了,但长辈都认识晚辈,比如我在街道打羽毛球,就会有带口罩的居委大婆劝我说:“小李啊,咱们这里不太平,你赶紧回去。”亲友们很响应号召,都在家庭群里互相拜年问候、传谣辟谣、发疫情打油诗打气、发家庭烹饪、发假数学题。长时间和家人呆一起还是蛮开心的,大家有这么个理由啥都不干呆在一起,像小时候停电的感觉,相信这种时刻这辈子都不太会有。


每天都要出门转转,也不是不怕病毒,很在意了,洗手,戴口罩,见人绕道走,大家都很默契,比平时谦让,这在小地方不可思议的。现在最危险的地方应该是超市了,忍不住的想去,随便找点东西买,这个动作比戒烟还难,时间再长下去,可能我会习惯呆在家里,每天去超市买几袋零食。


穿着皮衣坐江边时,很惬意,小时候坐江边只有无聊和亢奋,没有惬意,这是一个伪装宾客的感觉,一个穿皮衣的客人。本来想放下手机,在江边想想方案,困在洪湖一个多星期了(其实是禁行导致了认为是困着,原计划也是呆十天),想来想去脑子里全是赤脚站在冰冷的江水里玩手机,或许就把她做了吧。

重复的时间,又慢又快,细节里面挺慢的,具体事情上挺快,上面那段话是初三,今天十五,中间,基本是一样的,可以忽视,普通人的普通日子,一般都是折叠后忽视掉。


我很擅长找平衡,这会丧失一部分的判断,用身体和走位去弥补,有时候,极端的时候会很,像入定,盯着杆子的局部,外面全虚焦,很,洋洋得意时,一缕风,或是声响,立刻就会倾倒,我一般反应很快,大起大落之间会重新找到平衡,继续下去,有的就倒了,换条马路继续玩。


在家拿肥皂开始记录,走到江边,洗手,一直到把肥皂洗完。


情绪还算平,不过或多或少会在爆炸的资讯中迟疑。小镇青年的优势在这时反而体现出来,就是皮实鸡贼混不吝,毕竟没得到什么也没什么好失去,像疫情初期被大家针对的不带口罩的上辈人那样,我可能就是被嫌弃的那一类人,被人认为愚昧,且自得其乐地放松着。近一个星期,在极度的无聊和重复下开始急躁了,连天牛(女儿)也会在我们旁边叫好无聊了。晚上三四点睡,白天中午起,赶紧吃完午饭就天黑了,太极拳练到了第二十一式,白案包子成就点亮。一天一天的,人傻掉了,就想着赶紧回深圳,额定的项目等着解封开启,如果这不够媒体式的浪漫的话,我想去星巴克抽抽烟。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编辑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