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文学 ▎王桢杰:庚子春天,爱的人正在路上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庚子春天,爱的人正在路上


文 / 王桢杰




昨夜下班回家,忽然手机视频的提示音响起,是女儿小一班的同学,一个叫行行的小男孩发来的:“柠檬,我给你写了一张贺卡,我让妈妈帮我写好了,送给你。”视频里,行行小朋友举着一张贺卡,画了一辆车,上面写着,等病毒大王被打败了,我让妈妈开车来接你,我们一起去海洋城吃饭。女儿开心地拿走我手上准备吃的一个耙耙柑:行行,我给你留了一个橘子,妈妈说现在不能出门,等外面坏细菌死掉了,我们一起吃。


病毒大王、坏细菌,小朋友的对话童趣满满。人要是一辈子可以天真无邪、无忧无虑该是多好,我拿着手机看着他们,竟感觉心头一酸,小脑瓜子里,又怎会知道,他们三岁的这一个春节,中国经历的是怎样的一次磨难。而顶住磨难,昂首向前的背后,又有多少有情有义、可歌可泣的赞歌序曲。想着想着,我觉得应该写点什么,权当给女儿培养一个感恩的心,待她懂事明事理,当知晓,岁月静好,有些人真的值得尊崇和感念,而恰恰这许多人,在静好的岁月,常常被人忘记。


2月13日那天,新昌首批支援武汉的五位医护英雄出征。工作的关系,我有幸在现场目睹着他们出征。最早到会议室的,是一位护士,戴着眼镜、戴着口罩,看着瘦弱,静坐在一旁,她是作为家属代表来送行的。边上的工作人员一直在宽慰,让她放心,必定凯旋,她一直在点头,只是不做声。再后来,出征仪式开始了,作为代表的徐副院长发言了,因为戴着口罩,我看不清他的全部表情,我本以为他声音会哽咽,可最终也没有,只是当他说到那一句:这几位是我带出去的,我一定平安带她们回来。身边的许多人,有的眼角分明地皱了起来,有的却额头微微上扬,刻意地把眼张大了些。我知道,这一定是她们努力不让泪水夺框的微表情,因为彼时的我,也正是这样地在鼻子一酸。但终究还是有人悄悄地抹眼,就是我进来时第一眼看到的白衣护士。我从一旁听到,这位护士正是即将出征的徐副院长的家属。脱下战袍是夫妻,上了战场是舍身忘死的战友同事,此时此刻,她必定是忍住泪水,用深切的期许,要坚定地支持着护送着她的战友。毕竟,两个人身后都是无声的战场,都在奔赴着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家国天下!


卫健局工作人员在一旁低声感叹:这可是真的向死而生啊,不容易。平常之人,却不平凡,天下不知有多少如徐夫人此时的无声,扛起了多少责任与担当,深藏着多少深情与不舍。


很快,英雄出征的送别场景被剪辑传播出来了,视频里,年轻的90后女护士在含着泪剪短发,一刀、两刀,掉落的发丝是剪不断的牵挂。朝夕相处的同事在拥抱着叮嘱,一袋袋尿不湿,一个个平安福在往行李箱堆放,只怕是箱子太小,装不下这挚友的关切与衷肠。专车出发了,警笛轰鸣,警灯闪烁,出道口时两边警队齐刷刷的敬礼,多少人看着视频,一边默念着平安顺畅,一边无知觉的热泪满眶。


向死而生,坚毅逆行。而这,只是新昌众多自愿请战奔赴一线的医护群体中的5个人,卫健局吕局长把手机上那一条条自愿请战的短信、微信给我看,还笑着说好几个因为资格不符不批准跟他着急。简单的谈吐间,满是吕局长的自豪和感动,周遭听他说的人,又何尝不是热血洋洋呢。


而在这场说不出恐惧却不停歇努力的人民战“疫”里,远不止医护这一个“兵种”。


比如深蓝制服下,那一批批柔情铁汉,那一个个巾帼模范。特警小哥哥,男儿铁血,不负沙场,却在凌晨三点卡口执勤时,跳起热身暖和的网红草原舞,过百万的网络点击量,那是百姓对坚守防疫关口的你们最好的褒奖。城西金所长在家属群里写了一封感谢信,本事万家灯火时,却因疫情战令,让相聚有期未有期,金妈妈写道:我有所念人,虽在不远乡。我们在相隔不远的战场,为我们的家人,为所有人的家人,打赢这一场战役。一个个点赞的大拇指,一条条“所长放心,家里有我们”,最惹泪的竟是诸暨新警小郭妈妈的那一句“孩子也是国家的孩子,我们虽然牵挂心疼,却会一如既往支持自己的孩子奋战疫情第一线”。一边是所里金妈妈的歉意敬意交加,一边是家里妈妈“家国天下”情怀无疆。这一来一往,落笔时我竟难以用词语表达。


再比如,乡镇村落、街道社区那一个个走街串巷宣传喊话的工作者,再比如,所有小区门口、路口,那一顶顶蓝色帐篷下尽职尽责的红色马甲,再比如,航空小镇那一声声轰鸣螺旋桨底下,直达武汉的支援物资,再比如,翡翠公馆物业因连续为业主义务服务突然倒下的张副总,再比如,那许多戴着口罩,不知名也不知姓的人,匆匆丢下一些物资,匆匆离去的背影。只恨我文笔单薄,写不完,道不尽这几日里,新昌小城闪现那一抹抹抗疫大爱。我深夜码字,更是希望我们每个人,都能感念身边人的付出,多些理解和包容,多些配合与帮助,不是非得挺身而出,安分守己,同样堪称英雄。


近些天,应该很多人和我一样,一早醒来看手机,看看疫情实况。13连降,14连降,今早上班,我看到“我爱新昌”APP公告,新昌第二例确诊病例患者出院,家乡清零了。我相信,一切都在好起来,一切都会好起来。晚上女儿视频后问我:爸爸,我什么时候可以出去玩。我记得当时我没有回答她,因为我不知从何说起,但行文至此,我想对沉睡中的柠檬说,有这么多叔叔阿姨哥哥姐姐一起努力,也许明天醒来,爸爸就能带你去武汉,看樱花烂漫。


“此时已莺飞草长,爱的人正在路上,我知他风雨兼程,途径日暮不赏,穿越人海,只为与你相拥”。搁笔之际,已是深夜,久未行文,竟感觉有些言不达意了。



《文学》欢迎读者们投稿,有关投稿细则如下(最新版,有新细则加入,以最新一期为准):


投稿请投至以下邮箱:

aiwenyi01@126.com

《文艺》小编微信(非投稿用,仅作客服):

yishupin118

投稿须知:注明为原创或选摘、摘录等,并说明有否在其他公众号发表(若不注明责任自负),并说明文体(编辑会择优根据所投文体分类发表)和联系方式(包括QQ),《文艺》尤其支持原创作品投稿。投稿作者所投稿件必须默认供《文艺》公众号、《遍地文学》网站、《遍地文学》公众号、《有很多》公众号发表,在不影响文体和中心思想的情况下编审有权进行字面修改。投稿不设稿费,文责自负。最终解释权归《文艺》手机杂志所有。


相关声明:《文艺》读者投稿作品作者观点非《文艺》观点,《文艺》仅为作品发表平台,涉及稿件发表相关情况,责任由投稿者承担。


《文艺》公众微信号: aiwenyi01


戳左下角“阅读原文”进入网站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编辑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