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newsData.publisher_name}}
  • {{item.name}}

图像只是纯粹的投影,它不属于任何人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如果只有一件我知道该怎么做的事,那就是观看。” 
—— Hans-Peter Feldmann

艺术并不是什么神圣的东西

惊讶、赞同、愤怒、缺乏理解、欣喜与快乐——是观看Hans-Peter Feldmann对日常生活的描绘时所激起的强烈反应。女性服装、汽车收音机、草莓、日落或报纸标题等这些“朴素且平庸”的照片为什么会给观者产生如此强烈的效果呢?Feldmann通过艺术干预、挪用向我们展示了图像的真正含义:视觉化记忆、联想和欲望式的媒体代表。他将自己对世界的感知力毫无保留地观众摊开,因为只有通过观者的解读,意义才会显现出来。


对于Feldmann来说,图像只是纯粹的投影,它不属于任何人。Feldmann的全部作品的重点从不在于单一的框架和叙事维度,而是在于序列。因此,直觉的顺序和重复压倒了一切语境,我们集体形象文化中对视觉的追求变得清晰可见。


Feldmann认为艺术本身并不是什么神圣的东西,而是日常生活中微不足道的事情和交流方式。它影响着每个人,而每个人都在无时无刻地消耗它。他有意识地反复复制复制品,并且不加任何限制地出版他的自己作品,因此他以其独特性和稀缺性规避了艺术领域的规则。


Hans-Peter Feldmann,Beine

1941年,Feldmann出生于杜塞尔多夫附近的小镇希尔登。他是杜塞尔多夫学派的重要人物,其中最著名的艺术家有Gerhard Richter, Bernd & Hilla Becher, Sigmar Polke, Blinky Palermo和Joseph Beuys等等。

起初,Feldmann在北美并不是那么出名,也许是因为他缺乏野心家的动机又或者是因为他作品的内在本质,使他倾向于一个较为低调的姿态。然而,作为观念艺术对传统质疑的重要人物,他的早期摄影作品为Richard Prince、Sherrie Levine、Christopher Williams等重要的北美艺术家铺平了道路。

众所周知,在20世纪50年代至60年代,杜塞尔多夫是众多艺术家的家乡或者艺术家们曾在此地举办过展览,如Yves Klein、Piero Manzoni、Jean Tinguely、Daniel Spoerri、Heinz Mack等。Joseph Beuys于上世纪60年代初开始在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任教,在一定程度上为杜塞尔多夫增添了许多流动性。

Joseph Beuys in the Action 'Twenty four hours', 1965

这个景象是于70年代形成的,在这十年里,Richter、Polke、Beuys和Feldmann等人经常在酒吧里喝酒聊天。杜塞尔多夫是一个相当小且不起眼的城市,可为什么它会成为德国艺术生产的中心呢?

与杜塞尔多夫的其他艺术家相比,Feldmann或许更能反映出这个地方的本质。虽然他一生中搬过很多次家,但通常都是在离他以前的住处几个街区以内,而且总是在市中心里。Feldmann主要靠他的业余艺术活动维持生计:他开过小商店,出售玩具、小摆设;还和他的姐夫一起做生意——制造老式压锡玩具的复制品。

Hans-Peter Feldmann
Installation view:Laden 1975-2015
Lenbachhaus, Munich, 2015

20世纪80年代,他对艺术市场的爆炸式发展和新的保守主义取代了1970年代政治化的波西米亚主义感到不满,并销毁了大部分作品,退出艺术界。后来,当他在90年代重返艺术界时,表示自己曾经表达不满的方式是错误的,应该尝试不同的创作。

Feldmann的早期作品沿用了Claes Oldenburg的风格,创作了日常物件的超大型绘画和雕塑。但是,他很快就放弃了这项工作,因为他逐渐对收集、整理和展示摄影影像的档案感兴趣。与许多同行的艺术家一样,Feldmann的作品被以理解德国历史并影响其未来需求所启发,甚至被这种需求所驱动。

<<< 滑动查看更多作品 >>>
Hans-Peter Feldmann

<<< 滑动查看更多作品 >>>
Hans-Peter Feldmann


01 - Porträt

逐渐地,Feldmann许多作品开始着眼于个人与社会的关系。1994年,他出版的一本名为「Porträt」的书,是一位亲密朋友的个人相册。它主要由业余快照组成,展现了一个女人在历史背景下成长的生活。我们可以看到不一样的她,和男朋友在一起,做发型模特,在巴黎度假等等。这些快照的质量好得惊人,同时也包含了丰富的历史细节,也可以看到摄影风格的演变以及私人生活的增加。

Hans-Peter Feldmann, Porträt, 1994

当我们被这种叙述所吸引时,这些画面也反映了德国战后从灾难走向经济复苏乃至更遥远的历程。一开始「Porträt」可能只是作为一个纪念册,只对它的主人和她的家人有价值,但这同时也是一份具有公共意义的历史文献。

<<< 滑动查看更多作品 >>>
Hans-Peter Feldmann, Porträt, 1994


02 - All the Clothes of a Woman

在「All the Clothes of a Woman」中,我们看到了标题中所承诺的,几十张方形照片,每一张都记录了朋友衣柜里的一件物品。这些穿过的衣物,就像肖像摄影一样,是一个人的生活痕迹。

这件作品将衣服和照片中挥之不去的细节放大了一倍。人们不可避免地联想到奥斯维辛成堆的衣服,我们赋予了这些物体一种魔力,一种不存在的魔力,而这个魔力也是摄影力量的核心。

Hans-Peter Feldmann, All the Clothes of a woman, 1970s


03 - Birgit

而在2006年的作品「Birgit」中,艺术家拍摄了一位朋友化妆的全过程。Feldmann曾是这样评价这组作品的,“你可以看到她是如何在每张照片中变得更漂亮的。”

尽管关于人们想要“让自己看起来更好”已成为陈词滥调,但很明显,如果没有周围的人,我们甚至不会有“看起来更好”的概念。动物会因为觉得对方不好而杀死其它物种,而人类必须学会抑制这种本能。

<<< 滑动查看更多作品 >>>
Hans-Peter Feldmann, Birgit, 2006

实际上,「Birgit」可以与Feldmann的手绘彩色影印画或他雕刻的希腊和罗马的雕像联系在一起。这些作品使我们对品味和庸俗作为文化和阶级现象的假设提出了质疑。「Birgit」让平凡的日常生活显得很奇怪——一张女人化妆的照片不会引起任何疑问,但是连续72张的照片会让我们像人类学家一样思考和观察。

Hans-Peter Feldmann, Birgit, 2006


04 - 私人时刻的鉴赏家 

Feldmann对个人的关注总是带有一丝温柔,他还是最短暂的私人时刻的鉴赏家。他拍摄了“播放着美妙音乐的汽车收音机的照片”,这个项目从70年代一直延续到90年代。之后,他还拍摄了一系列的同一事物的作品,这些作品探讨了图像与文本之间的关系,激发我们去理解私人和公共之间的界限。

Hans-Peter Feldmann, Carradios while good music is playing

Hans-Peter Feldman, Lips

Hans-Peter Feldmann, One Pound Strawberries


05 - 杂志

Feldmann的杂志项目也十分独特,他70年代发行的唯一一期杂志是印刷在新闻报纸上的。

<<< 滑动查看更多作品 >>>
Hans-Peter Feldmann, image, 1979

2000年,Feldmann再一次涉及杂志,与「Profil」杂志合作,并说服他们刊登了一期没有文字的杂志。这一次实验比人们想象的更具有启发性:在没有标题和文章的情况下观看图片是一种不可思议的体验。

当时,媒体和极右翼领导人Joerg Haider就新闻自由问题展开了一场持久战,Feldmann成功地把握住了干预的时机,使无文本的「Profil」的封面刊登的是Haider签署的联合协议。Feldmann的「Profil」是一个生动的无声媒体的形象。

Hans-Peter Feldmann, Profil, 2000


06 - 100 Jahre

「100 Jahre (100 Years)」是Feldmann于2001年完成的一个项目,里面有101张朋友和熟人的照片,年龄从56天到100岁不等。「100 Jahre (100 Years)」的整体风格与August Sander的肖像作品有些接近。

<<< 滑动查看更多作品 >>>
Hans-Peter Feldmann, 100 Years
Museo Nacional Centro de Art Reina Sofía, Madrid

今天,Sander的肖像被视为具有伟大的历史和人文意义,但他赞同现在看来荒谬的自然等级观念,认为一个人的相貌在某种程度上与他们的社会地位或职业有关。一幅肖像除了能告诉我们一个人的存在之外,还能告诉我们关于这个人的任何真实或准确的事情,这种想法始终是有问题的。

August Sander, Sculptor, 1942

「100 Jahre (100 Years)」似乎也追溯到Sander的创作开端,Feldmann轻松地达到了Sander肖像的严格标准:锐利,但并非是不自然的焦点;在任何情况下均可分散视线;在正常环境下对主体进行情景化……但是Sander的规则不能保证结果,因为个性总是比技术规格更重要。Feldmann的特点在于摄影师的无我——他让相机去工作,从而使人物平静的体面的出现在照片中。

<<< 滑动查看更多作品 >>>
Hans-Peter Feldmann, 100 Years, 2001

而Feldmann一直避免谈论他的拍摄主体任何事情,他明白Sander的肖像之所以美丽惊人,是因为他们始终保持着某种距离,为观者带来了神秘感。在「100 Jahre (100 Years)」中,Feldmann直观地告诉我们,这就是一个人在56天或100年后的样子,这些照片忽略了任何社会差异,只强调那些无可争辩的东西:出生,生存与死亡。

Hans-Peter Feldmann, 100 Years, Festival Images Vevey 2016

Marcel Duchamp反对传统艺术,认为其没有体现出足够的知识体量,这一点经常被引用为观念艺术的开端。到了20世纪60年代,光靠知性是不够的,在Herbert Marcuse等哲学家的启发下,许多艺术家认为自己正在进行一场反对资产阶级艺术的“革命”。而Feldmann从不轻易妖魔化他所批判的那些人,他只是不断强调个人的人性和价值,与其说他是革命者,不如说他是改革者。

Hans-Peter Feldmann, Hooks and light

Feldmann谦逊的幽默意味着许多人把他视为“轻型”艺术家,而实际上他的全部作品就像特洛伊木马。乍一看很有趣,然后逐渐把目光吸引到非常严肃的主题中,让观者思考,并从自己的探索和内省中学习。与通常只关注一小部分领域的艺术家相比,Feldmann的艺术作品更为广阔,他以百科全书式的性质融入整个世界。

通过他的艺术,我们认识了他,当我们认识他的时候,他反问道:“这就是整个世界,这就是人们过去所做的,可这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你将如何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你将怎样对待生活在其中的其他人呢?”


©Hans-Peter Feldmann
编辑:一燃



 木格堂线上课程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 点赞
    • 评论
    • 分享
    • 客服
    • 顶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编辑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