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LONG云看展 | 艺术是大人世界里的“治愈玩具”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受“新冠病毒”防控影响,龙美术馆已暂时闭馆,具体开馆时间将视疫情情况再通知。近期龙小编推出四期“云看展”(前四期可查看历史消息),今天,龙小编将推出第五期“云看展”——对话:视觉进行时



2020年1月21日,龙美术馆(西岸馆)第三展厅“对话:视觉进行时”展览开幕。不同于以往的展览,“对话视觉进行时”希望带给大家的是一种感官上的刺激。而这种感受往往源于我们的本能,我们与生俱来的“观看力”。


梁锡鸿,《富士山》, 布面油彩,32×45cm,1935,龙美术馆

Liang Xihong,Fuji Mountain,oil on canvas,32×45cm,1935,Long Museum



本次展览展出了二十世纪至今的绘画及雕塑作品,展览分为三个部分:30-60年代, 70-90年代, 千禧年至今。作品通过不同时期的风格、流派、表现形式,进行一场来自不同时空之间的对话。


今日艺术延续着历史的发展。原始狩猎所借助的单眼瞄准的视觉方式是后来西方的焦点透视的艺术体系,而东方散点透视的艺术体系源于原始采集借助于双眼流动的视觉方式。


关紫兰,《瓶花》,布面油彩,41×35cm,1966,龙美术馆

Guan Zilan,Vase of Flower, oil on canvas,41×35cm,1966, Long Museum



虽然书读百遍不如亲眼一见,但现在因为“新冠病毒”疫情防控需要,我们没办法前往龙美术馆现场看,不妨来场线上展览之旅。


“对话:视觉进行时”展览现场,龙美术馆(西岸馆),2020,摄影:李翔

左  山姆哈瓦德,《米奇老鼠》, 玻璃钢着色,龙美术馆

Sam Havadtoy,Micky Mouse,Glass fibre reinforced plastic colouring,Long Museum

右  房培鑫,《小小米老鼠观看安迪·沃霍尔》, 布面丙烯,130×100cm, 2018龙美术馆

Fang Peixin,Micky and Warhol, Acrylic on canvas,130×100cm, 2018,Long Museum



别担心,艺术只是大人世界的玩具


奈良美智在德国闷头创作的那段时间孤独而有趣。身处异国他乡的他几乎把所有时间放在创作上,他渴望被发现,同时也孤独,而有趣的是他创作了许多角色来表达他的感受,希望这些角色能有一天也可以唤起人们的共鸣。


“对话:视觉进行时”展览现场,龙美术馆(西岸馆),2020,摄影:李翔

奈良美智,《 失眠夜坐着》,玻璃纤维,31×16×19cm,2007,龙美术馆

Yoshitomo Nara,Sleepless night sitting, Glass fibre,31×16×19cm,2007,Long Museum



他的作品就是他的生活,充满了稚气的大人世界,冷漠中有一丝嘲讽,却又不乏一些倔强,和那些不愿被妥协的事。那些看似叛逆却又略些伤感的部分,只适合一个人的时候才袒露出来。快乐可以分享,而孤独是一个人的。


村上隆就非常直白了,他想要的很简单,那就是赚钱,因为他深知今天的世界更在乎的是什么。不管日本人民怎样看待他的作品,他创造出了一套属于自己的语言、自己的风格、自己的艺术法则,而这场游戏的规则就是看谁玩得更漂亮。


村上隆 ,《 Kaikai Kiki》,  布面丙烯,100×100cm,2002,龙美术馆

Murakami Takashi,Kaikai Kiki,Acrylic on canvas,100×100cm,2002,Long Museum



千禧年过后,艺术似乎变得更调皮了。人们对于什么是艺术的接纳度也逐渐地变得越来越广泛,这是由时代转变所改变的。


权奇秀,《 四季——黑暗森林》, 布面丙烯,129×129cm,2007,龙美术馆

Kwon Ki-soo,Four Season-Dark Forest,Acrylic on canvas,129×129cm,2007,Long Museum



同时他们的作品也秉承着后现代艺术的特点:信息性、东方性、对话性、综合性、平面性、通俗性、游戏性和消解性。大众流行文化使得艺术显得不再像以前那样高高在上,而是供更多的人消费共享。


当代艺术与“游戏”不期而遇,而游戏与消解相伴而行,游戏则是对僵化传统和伪崇高的调侃。



我们的孤独也需要被治愈



七户优 ,《彩虹制造者》,布面丙烯,100×80.3cm,2009,龙美术馆

Masaru Shichinohe,Rainbow Maker,Acrylic on canvas,100×80.3cm,2009,Long Museum



与“实用主义“相比,人们的注意力似乎逐渐转向了“无用主义”。特别是在灾难过后的重组,人们需要治愈的东西来化解悲伤,重新振作。近几年人们喜欢提到的治愈系就是这样的,随着社会节奏加快,人情冷漠,人们逐渐把这种排解的心情转移在了物品或者是虚拟物品中。许多艺术作品也具有“治愈”的功效。


郑昌基 ,《 草莓—12》, 布面油彩,100×100cm,2012,龙美术馆

Jeong ChangGi,Strawberry-12, Oil on canvas,100×100cm,2012,Long Museum



据研究表明色彩可以治愈,在美国加州1982年的一项医学研究中证明了可以通过色彩来治疗痛风等多种疾病。


罗尔纯,《湘西古城》, 布面油彩,75.3×101cm,1984,龙美术馆

Luo Erchun,Ancient City of Xiangxi,Oil on canvas,75.3×101cm,1984,Long Museum



艺术作品不仅仅可以治愈观众,也可以治愈艺术家本人。


“对话:视觉进行时”展览现场,龙美术馆(西岸馆),2020,摄影:李翔

左  村上隆 ,《 Kaikai Kiki》,布面丙烯,100×100cm,2002,龙美术馆

右  松浦浩之,《 风中的小兔》,玻璃钢着色,150×56×52cm, 2007,龙美术馆



来自不同时空的对话


今天我们也许一眼就能识别出常玉的作品,因为历史向我们讲述了过去。而对于艺术家而言,当时创作或许就是一种自我寻找和解脱。作品的创作来源于生活,却又脱离了生活,创造出了一个新的梦境。那是一个时代的开始,也是一个时代的结束。


或许每个时代即如此。


常玉 ,《坐姿女像》 ,纸本水彩,30×22cm,龙美术馆

Chang Yu,Portrait of Sitting Lady,Ink and colour on paper , 30×22cm,Long Museum



流派与风格的出现与演变预示着流行的开始与结束,符号化的呈现方式方便了我们去“观看”,也省去了我们的思考时间。


豪厄尔斯说:“我们生存在一个视觉世界里,具有视觉修养不是一件奢侈品,而是一件必需品。”


我们对于作品的第一印象是否更多的通过感官上的刺激,我们真的是否需要那些定义,和那些“主义”去教会我们思考?


最后,通过胡适先生的一句话来结束这趟旅程吧。


“对话:视觉进行时”展览现场,龙美术馆(西岸馆),2020,摄影:李翔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编辑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