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什么都发生了,什么也都没有发生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萨缪尔·贝克特是著名的爱尔兰现代主义剧作家,也是二十世纪最伟大的剧作家之一。他创作的两幕悲喜剧《等待戈多》是戏剧史上第一部演出成功的荒诞派戏剧,演出本身就是一场真正的戏剧革新。《等待戈多》被翻译成各国语言,至今仍持续不断地在世界各地上演。

 

《等待戈多》发生在两个黄昏,贝克特构建了没有完整情节的完美“反戏剧”模式。两个流浪汉一直在乡间的小路上等待戈多,他们日复一日地等待着。没有人知道戈多是谁?他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要等待戈多?他们不知道,没有任何人知道。台词总在反复,当波卓问:“你们是谁?”弗拉基米尔答:“我们是人。”塞缪尔·贝克特将一场关于存在的价值、存在的意义的探索抛上了舞台,面向全人类。



—What we do?

—We are waitting for Godot!

 

以下分享8种“等待戈多”,以荒诞反思现实,在绝望等待和重燃希望之间来来回回,体味充斥在作品中那耐人寻味的矛盾。



01

Stage director: Ivan Panteleev

Set Designer: Mark Lammert 

Deutsches Theatre



伊万·潘特列夫执导的《等待戈多》的呈现是在一个锥形的下沉舞台上,他更强调是“等待”的终极意义、更多地在于两个角色等待的漫长过程而非结果。他用“玩”的心态重新解读生存希望。演员在锥形坑壁上追赶打闹的场景来呈现“表达一代人内心焦虑”。保加利亚伟大的导演迪米特•格特切夫曾以讲究主义、幽默、诗歌和难以捉摸的独特手法在欧洲戏剧界崭露头角,但在制作《等待戈多》的初期工作中他去世了。潘特列夫将演出作为一种深切的敬意带到舞台上。


02

Stage director: Garry Hynes

set designer: Francis O'Connor

Lighting designer: James F Ingalls 


加里·海因斯导演的《等待戈多》汇集了数位伟大的爱尔兰本土演员,而她所在的德鲁伊剧团更是在全球巡回演出中获得过极大的赞誉,多次登上爱丁堡艺术节的舞台。这版《等待戈多》曾参与2018年爱丁堡戏剧节的演出,被誉为有史以来最伟大的 “等待戈多”之一。作品中融合了魅力,荒诞,喜剧和感人的人性,它打破了戏剧的广泛幽默,并重申了贝克特的所有震撼力和惊喜。


03

Stage director:Stefan Pucher 

Set designer:Stéphane Laimé

thalia theater


斯蒂芬·普切尔的作品以其出色的音乐性为标志,他排演的《等待戈多》深度观察贝克特的末世幽默,作者的诗歌和虚无主义、荒诞主义、以及存在的调性和无调性和消极神学。《等待戈多》中,戈多永远不会到来。而且只有戈多永远不来,贝格特笔下的“怪物们”才能活下去。世界是无意义的,也是有意义的,世界充满了矛盾和冲突。普切尔的舞台上更进一步无情地将所有已知和可能的解释混合在一起。最后决定,一切都终于回到起点,时间总在循环。


04

Stage director:Silviu Purcărete

PIANO: Monica Florescu - Fernandez 

CELLO: Makcim Fernandez Samodaev 

VIOLIN: Cosmin Fidileș

Radu Stanca National Theatre


罗马尼亚锡比乌国家剧院是锡比乌地区继承戏剧传统将近5个世纪的古老剧院。剧院曾与锡比乌国际戏剧节在2007年获得了欧洲文化之都的称号。该剧院的国宝级导演希尔维乌•普卡雷特执导的《等待戈多》,由康斯坦丁·基里亚克和玛丽安·拉莱亚两位罗马尼亚最受尊敬的演员主演,在普卡雷特的解读里,贝克特的戏被赋予了电影质感。“等待戈多不是一场有主题的戏,它不会在听众面前强加任何道德,也不会在自己内心隐藏任何特殊的希望。”


05

Stage Director: Judy Hegarty Lovett

Stage and  Costumes Designer:Ferdia Murphy

Lighting Design Sinead Mckenn

Gare St Lazare Ireland


导演Judy Hegarty Lovett说,随着岁月的流逝,她在《等待戈多》中看到了更多的层次,并且她更了解贝克特在说什么。“对我来说,这部作品非常独特的,因为它为寻找一种新的哲学提供了可能性和机会,而这种新哲学并没有坚持要有一个特定的答案,而生存仍然是一个问号。”该剧团被国际公认是贝克特作品的最重要的解释者之一。


06

Stage Director: Marion Coutris

théâtre nono


法国诺诺剧团将《等待戈多》以一种愉快的方式呈现给观众,作品表达了对贝克特,对演员,荒诞喜剧的无穷能量的敬意。“狄狄”和“戈戈”在舞台上化身可爱的马戏团小丑,上了年纪的、阴郁的他们被马戏团抛弃,他们等待着、思考着。在诺诺剧团的诠释下这两个有着超自然主义的小丑,呈现给观众一种忧伤的骑士形象。这部作品中充满了贝克特精神,直击人心。


07

Stage director: Ronit Muszkatblit

Stage and Costumes designer:George Xenos

Lighting designer: Reza Behjat


Ronit Muszkatblit的《等待戈多》使用意第绪语进行演出,是真正来自贝克特母语的一版《等待戈多》。作品中,爱斯特拉冈和弗拉基米尔不是在等待戈多,而是在等待人类进化,打破隔离我们的墙壁并拥抱彼此。为了忍受荒谬和混乱,他们必须偶尔在黑暗中大笑并互相拥抱。从本质上讲,意第绪语(哭泣和笑声)特别适合于这种喜剧喜剧。它为贝克特开创性的后现代杰作提供了启发和启发。


08

Stage Director:  Jean Lambert-wild, Lorenzo Malaguerra, Marcel Bozonnet

Stage Designer:Jean Lambert-wild

Lighting :  Renaud Lagier


这版《等待戈多》选择用两位黑人演员去饰演作品中的主要角色,而”幸运儿“的角色则由一位画着白面小丑妆演员出演。这个来自法国的团体,作品让人难以回避人类的族裔问题和欧洲早期的殖民历史,但其中的言语却饱含着法式浪漫,透着一种人性的温情。



《等待戈多》首演于1953年,作品中一共出现了六个人物的名字,但登场的只有5个人物:流浪汉:爱斯特拉贡和弗拉第米尔,路人:波佐和幸运儿,还有一个送信的小男孩,而他们讨论的真正的主要人物“戈多”并没有登场。


舞台上的时间地点都是模糊的,无意义地打发时光和极致地孤独和绝望中,他们永远在等待。

 

 戏剧开始,他们在等待“戈多”,结束时,他们依旧在等待。有人说,《等待戈多》是一出“静止的戏”,一出“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戏”,作品中的戏剧结构好似一个完美的圆,可以连续地一直演下去,而“我们存在的本质是荒诞的”。





点击图片 阅读相关推荐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编辑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