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古代与现代的结合体:“分裂”的赵赵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松美术馆当前展览:

艺术家赵赵个展“绿色”将延期至5月24日。


展览开端,

“绿色”是生命力的象征;

经历了漫长的疫情,

“绿色”成为大家安全与自由的标志;

临近闭展,

希望大家都能于“绿色”中平安康健。


松美术馆展厅


赵赵是中国当代关键的艺术家之一,2014 年被 ModernPainters 列为全球最值得关注的25 位艺术家之一,其作品《塔克拉玛干计划》被选为 2017“ 横滨三年展”海报、画册的背景图。同年赵赵被CoBo 评选为中国艺术家 Top10,获第十一届 AAC 艺术中国年度青年艺术家提名奖,2019 年赵赵获得第十三届AAC艺术中国年度艺术家大奖。


他既是一位活跃且备受瞩目的艺术家,又是纪录片导演,古美术研究者,潮牌创立者。展览呈现了赵赵最精彩创作历程,也是艺术家最多的集中的一次作品展览。


艺术家赵赵


 

不做古美术研究的潮牌创立者不是好艺术家


此次展览,赵赵首次将其多年来收藏、创作的一系列古美术作品在松美术馆集中展出,雅玩葫芦、古代佛像、玉璧、茶具建盏甚至茶饼被搬进展厅,一件来自中国四千年前的玉琮和美国工业文明产物螺丝,被放置到一起,放进玻璃柜中,成为他的作品《标本》……或许有些观众会疑惑,为何如此当代的展览中会出现这些年代久远的物件?



“绿色”展览现场,松美术馆展厅

《膏泥彩绘佛陀头像》公元3-4世纪松美术馆在展

赵赵《标本》松美术馆在展


赵赵艺术创作大胆出格,生活里却是一个喜欢喝茶,研究古美术、古董家具、茶文化的“古人”工作室中桌椅板凳、屏风床榻、台案等均是老物件,古董珍玩、艺术画作、茶具盆景陈设其间。


赵赵工作室


研究宋瓷建盏长达十年,并创立了“穹究堂”古美术研究机构,免费向公众开放。由他撰写的《建盏》将于今年出版。


他创立了自己的潮牌,和NIKE、VANS合作联名款系列单品。



赵赵&VANS联名系列鞋款


赵赵&NIKE 联名系列鞋款


赵赵联名款包,松美术馆设计品店在售


正是样多元的赵赵「松」为大家呈现出了一个错落有致、意味深长的艺术故事。



三年积蓄,不同的视角与时空


松美术馆的展览不是我个人艺术态度的集中呈现,是三年创作的小结。我不想做太多个人意识的展示,因为那样的话,就会被定格,也不会对未来有更多的期待。”赵赵拒绝解释自己,也不希望带着前锋艺术家的标签前行。


从2014年开始创作的系列作品《星空》,赵赵以玻璃被子弹打穿后留下的发射状的开片为题材,用油画细致地笔触描绘着这些瞬间爆发的能量。或是用中国传统刺绣的的材质表现,随观者移动中随光线变化。是用装置的形式呈现,冲突再次被放大,加进了中国玉璧这个礼器的元素。


星空》2019,布面油画,200×160 cm,松美术馆展厅

《星空》2019,布面刺绣,5件 ,300×200 cm,松美术馆展厅

《玉璧星空》2018,玻璃、玉璧,6件,330×200 cm,松美术馆展厅


2015年创作的《西装》,他用一件近十万元的Dolce & Gabbana西装剖切出三种不同的对于价值的评判——赵赵买下了这件激起家庭冲突的西装,并通过邀请身为党员的父亲撰写近万字的批判文章,和为母亲提供基础的材料费以仿制一件新西装的行为创作了一件作品《西装》。这件西装成为了一个符号,由这个符号延展开的是获得权利,和支配权利的不同方式与思考,以及以三位家庭人物为代表的三类人群背后的社会关系和时代变迁。


《西装》2016,纯棉、黑丝绒、镀金、塑料、书信,尺寸可变,松美术馆展厅


2018年创作的《弥留》,看起来像是一片漂亮的地毯,而这一滩美丽的毛皮,其实是一只车压平的小猫。猫的形象和故事,指向了更广泛的隐喻。它所象征的事件信息,个体生长,生命的意义,被置于更波澜壮阔的历史与现实之中。


《弥留方案》2018,铜、不锈钢、沥青,20×1100×400 cm,松美术馆展厅

《弥留方案》2018,局部


2019年新作《控制》是将时间投射在模具葫芦的生长过程中,它延续了赵赵一贯的风格与思考。在作品《控制》中,葫芦生长的每一刻都被精密的计算和控制着,在被定制的精致模具中生长成型。与其说是在实施一场控制,不如说是在用时间编织一张控制的网,以观察控制与被控制之间的博弈。


《控制》2019,汉白玉,6件,尺寸可变,松美术馆展厅


 《控制》2019,不锈钢,黄花梨,250×135×135 cm,松美术馆展厅


回到展览第一篇章,展出了赵赵的绘画系列作品。自画像是无数自我和瞬间的开始,父与子、桃子、竹笋、恶人与寿星暗示着艺术家生命轨迹中的多重境遇;女孩、歌手、敏感者、脱敏者、迟钝者又将目光引向瞬息万变的虚像现实,为观众再现了一个意识与感知交互流淌的星河。在这个篇章中,一个立体的人,在一瞥间,与永恒背道而驰,忽远忽近,时而纯洁,时而浪漫。



“绿色”展出的作品还有很多,从现代回到古典,赵赵从个人意识,区域性、民族性的艺术语境中跳脱出来,站在世界性的视角重新审视历史、艺术的脉络。


时间、空间、文化和惯例被打破。展览将不同历史、不同文化背景下的不同产物横切、割断,以点连续成新的横切面。他将野心转换成美学,变成一道隐秘的线,贯穿在展览中。古、今、东、西的现实、历史、传统、神话、宗教、文化、美学、行为被拆解、并置,他在其中自由穿行。


赵赵说:“跨界在我身上不存在,因为我本来就没有界。”


▼ 
敬告观众朋友:
松美术馆已恢复正常开放,
凭健康码,现场购票,限流参观。
当前展览:“绿色”



松,不止艺术!
Song Art,More than Art!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编辑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