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叶维丽|马笑冬,你的话对谁说?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马笑冬,你的话对谁说?

老三届理想主义祭

 

叶维丽

 

作者按:马笑冬是震动中国社会的1980潘晓讨论的责任编辑。1988年夏她携子赴美,拿到博士学位后于1999年秋到上海工作。90年代中期我与她在美国波士顿相识,共同做口述成长史,我们的书《动荡的青春》2008年在北京出版。马笑冬生命的最后十多年是在病中度过的。她在冬天出生,刚出生就会笑,故取名笑冬,她也是在冬天走的,于20191129号在北京去世,终年69岁。

 

2008年夏天,我去看望住在上海的马笑冬,看护她的秀花姐告诉我,她在撕照片呢,随后拿来一只小竹篮,我一看,不是撕,是把照片攥成一个个团儿,总之是毁了,但也有几张完好的,其中一张是她和牛牛在美国波士顿家中,看起来六七岁的牛牛扭头对着相机乐,系着围裙的笑冬笑眯眯地看着孩子,桌子上有盘切开的蛋糕,是在给牛牛过生日吧?


那年去上海时,我和笑冬共同做的口述对话成长史(中文版)《动荡的青春》即将出版,书的扉页上将印出这样一段话:希望圆圆(叶维丽之子)、牛牛(马笑冬之子)能够懂得一点他们的母亲们及她们那一代人。我的母子照已经交给了出版社,正需要一张笑冬的,这张照片及时收进了书里。

那段话是我写的,后面还有一句:并以此书献给挚友马笑冬---从她身上可以看出一代女性的身影。

 

**********************

 

1994年我和马笑冬头一次见面,当时和她在一起的还有她的一位中学同学。听口音都是北京的,打量一下年龄相仿,最重要的是几句接头式的问话:哪一届的?插过队吗?一旦接通了,我们几人异口同声:咱们都是老三届的!

 

我当时正处于认同危机中。生活在90年代冷战结束后的美国,耳边不断响着历史终结和资本主义制度全面彻底胜利的欢呼,而其他的经验和探索都被认为是毫无价值和完全失败的。此时英语读书界正流行着几本来自中国大陆的人写的书,作者是五六十年代中国政治运动的受害者或家属,以张戎的《鸿》为代表。因为从小目睹近亲长辈受难,我明白书中的内容仅是当年实况的一角,写下来无论对个人还是对历史都是交代。但同时,这类书籍形成一种话语尺度或曰霸权,如果用它来衡量我自己的历史,令我珍视的一些经历将无处置放。我陷入了说不清我是谁”“我从哪里来的困境,由此冒出回顾和反思我本人和我们这代人成长历程的想法。但我本人的经验太过单薄,加上读过国内三位学者梳理20世纪中国文学史的对话录,觉得对话的形式很有意思,恰在这时我认识了马笑冬和她的朋友,第二次见面就对她们说了我的想法,她们欣然同意。于是,三个同在波士顿的中国女性,周末轮流去一家,坐下来对着一个小录音机,开始了我们的对谈。带着成年人审视的目光,我们力图重拾少时的记忆,认真清理品味。

 

我们意识到自己的生命轨迹与国家民族的命运密不可分,我们的经历既是个体的,也可以看做一代人的几个成长个案,要梳理它们,就不能不讲五六十年代的中国社会,不能不讲毛泽东时代,不能不讲革命的意识形态,更不能不讲文化大革命。我们面临着双重的挑战:一方面我们质疑对一个复杂时代非黑即白的叙述,另一方面我们须直面那个时代的严重问题。

 

我读国内老三届人 的回忆有个印象,即我们的同龄人偏爱上山下乡的峥嵘岁月,而对文革往往语焉不详,令一代人的青春记忆存在巨大遗落。对话中我谈到文革初期卞仲耘校长之死,这是我近三十年来头一次认真地讲述那件对我刺激极深的196685号发生在我中学校园的暴力事件(北京师大女附中八五事件),我说了很多……。我们对话的氛围是友善、宽松、坦率和互信的,这让我愿意说。

 

马笑冬也开口了,我至今记得她开始时语调中的迟疑和表情的不自然。她讲了19668月下旬参与动手打一个女阶级敌人的详细经过,然后说,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无法安心今天是我第一次把它说出来。当年打人的人不是一个两个,后来主动承认的有几人?我佩服马笑冬的勇气和真诚,她完全可以什么都不说。

 

与同龄人共同正视一页不堪回首的往事对我们是有意义的。数年后我开始调查八五事件;马笑冬则从自己家做起。她的母亲文革前是北京一所女中党支部书记,文革爆发后挨学生批斗、被剃阴阳头。事发后少年马笑冬依然积极革命,心里说服自己不能与群众对立。母亲在文革结束不久后即去世,弥留之际说的是那天挨斗事。马笑冬并不知当日详情,更不知父母的真实反应,以为他们就像她那时看到的一样,和平常差不多。因为做口述史,笑冬决意去问父亲,让她没想到的是,父亲立刻拿出他对当时情况的详细记述,就好像它一直就放在他的枕边。三名子女中,只有笑冬终于想要知道。书中这一段笑冬的叙述极为感人:她讲到父亲为挨打后的母亲揩伤时泪如泉涌,也讲到她读父亲叙述时几次泣不成声艰难地、分了好几次才读完。我在书中此处发了一点感慨:做历史的人记述事件时往往忽略感情层面的东西,而那才是有血有泪的活历史。今天重读那几页文字,仿佛再次面见笑冬。她情感充沛,做人做事带着真情善意,和她做朋友是件很容易、也很自然的事。

 

成长在大力宣传男女平等的五六十年代中国、又在性别意识敏感的美国生活了多年,该如何看待我们那一代女性走过的道路?这是我们的一个话题。笑冬的经历和感受可圈可点。她说起第一次来例假对她的强烈冲击,因为从心底不能接受男女生理上的差异,还说起在云南兵团时对此的反抗:从不因来例假歇工,哪怕是冰凉的水田也照样往里跳……。笑冬从小就争强好胜,处处拔尖,用她的话讲:我一直把自己看做一个特殊的女人,男人能做的事,我也能做,我不能接受一般女人的命运。

 

笑冬对一般女人的命运是敏感的:她的姥姥在得知丈夫另有新欢后,在女儿(笑冬母亲)刚满月即衔恨而绝,导致母亲终生拒绝与生父联系;她的两个叔叔参加革命自由恋爱又结了婚,乡下的两位婶娘一辈子守活寡……。母亲的身世对少年笑冬是个谜,成年知情后她每一想起就感到痛楚;谈到婶婶们的遭遇时,她语调中充满了同情。

 

对话中笑冬说她从小就对男女不平等特别敏感,我问这与母亲在家中的地位有关系吗?她说,在潜意识里有,并说,不想做我妈妈那样贤妻良母型的女人”---在学校担任领导工作的母亲在家里甘当配角,笑冬父亲则很有些家长作风。也许这在潜意识里为少女时代的笑冬埋下了反抗的种子。她的理想是当女兵,不是一般的女兵,而是像电影《战火中的青春》里女扮男装的高山,能把一个排的男兵管得服服帖帖。上中学时笑冬把头发剪得短短的,就是为了像个女战士,还特别喜欢军装,想要一套都快想疯了

 

笑冬崇拜英雄,尤其是保尔和牛虻---我们这代人的共同偶像。笑冬解释说,打动她的是性格坚韧、有献身精神的人,是特别能忍受磨难”“又不诉苦的人,并说,这样的人就是革命者的典型。在对话中,她多次谈到此类英雄对她的人格感召。

 

笑冬病倒后,我会琢磨她的性格:她太崇尚英雄式的坚忍了!人在生活中难免有,我向她诉过很多苦,她没有向我诉过苦,有时说起一些事,口气是轻描淡写的。一个女性,敏感,浪漫(比我浪漫多了),有着强烈甚至激烈的情感,如何处置几乎人人都会在生活中遇到的不顺心、不痛快?不和朋友唠叨唠叨吗?难道就是一味地坚忍?那要怎样地忍?

 

笑冬一生中最辉煌的时刻是为潘晓”“催生:她是1980年《中国青年》杂志发起的潘晓讨论的责任编辑。世上本无潘晓其人。改革开放伊始,《中国青年》的编辑们敏锐地注意到旧有的意识形态说教已行不通,青年人中多有困惑和苦闷。杂志社通过在学校、工厂和街道召开的座谈会,发现有两个人的情况很具代表性,就请他们把自己的经历和想法分别写下来,两人一个叫潘祎(男)另一个叫黄晓菊(女)。马笑冬负责联系黄晓菊,她也是将潘、黄的文字成一篇的人。《中国青年》发表时,以黄晓菊文中人生的路啊 怎么越走越窄的问句为标题,取两人名中各一字,以潘晓来信的名义登出。笑冬说,两人原来的文章都很长,我把问题的结构设计好,汲取了原文最精彩的部分,也保留了它们的感情色彩。……我把文章编辑好给黄晓菊看,她说,你真下了功夫。’”这篇文章发表后,一石激起千层浪,造成轰动整个中国社会的反响,开启了人生价值的大讨论,成为80年代中国思想解放史上的一件大事。在书中笑冬详细地讲述了当年的情况,并说,在参与潘晓讨论的工作中,我自己也受着教育,我过去很多习以为常的观念,也在这个过程中受到挑战,我的思想也在发生变化。我那么投入地做这件事情,也是因为我本人和这个讨论有深深的共鸣。

 

80年代中国的思想解放运动带动了中国人的形象解放,尤其是女性形象,在这方面《中国青年》也走在了前面:一反以往只登女劳模、女民兵、女战士照,杂志的封面上登出一帧留着披肩发,充满青春气息的年轻女性头像。马笑冬与她站在改革开放前沿的杂志同步,她本人的思想解放也伴随着形象解放,在对话中她饶有兴味地说起经历女性美觉醒的过程,头一次在镜中看到上淡妆的自己时,怎么一下子愣住了。其实笑冬从小就爱美,文革前夕她才变得不爱红妆爱武装

 

《中国青年》社记者马笑冬十分活跃,写了不少有社会影响力的报道,涉及了包括家庭、婚姻、爱情和性等方面的话题,也开始关注农村问题和贫困问题。对话中她讲述了对陕北安塞一所农村中学的采访:她进了学生们的窑洞宿舍,里面是一条从门口到洞底的长炕,每个孩子有只比书包小一点木箱。当日天色已暗,什么也看不清,孩子们争先恐后地打开小木箱让笑冬摸,好像要展览自己的奖状,笑冬摸来摸去,没有摸到比二面馍更好的东西。最后笑冬说了这样一段话:

 

告别了孩子们,我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我一直想把自己的感受告诉儿子,但因为陕北农村和他后来在波士顿的生活环境差距太大,我怕他完全不能理解……。只要想起那些孩子,我就像在他们中间看到了我自己的儿子。有时我甚至想,我今天做咱们这个成长史,就是为了有一天能让牛牛看到。

 

************************

 

1987年笑冬带着牛牛来到美国,家庭团聚。她不是来陪读,而是自己也读起了研究生。我90年代中期认识她时,她正在东北大学攻读社会学博士学位。熟识了之后,她偶尔会把论文稿拿来请我提意见。文革前笑冬是初中生,后来的经历与英语毫不搭界,她能够在美国啃社会学,令我惊讶。我勉强可算英文科班出身,但用英语读书和写作的过程绝不轻松。每次读她的论文稿我都会说,如果我是你,写不出这样通顺的文字。中国人在美国写人文和社科类博士论文,挑战的不止是语言,更有理念和框架,马笑冬付出的汗水心血可想而知。别忘记,她还是家庭主妇,操心着柴米油盐,更重要的,是她拉扯养育着一个在美国文化中长大的中国男孩。牛牛的父亲拿到学位后到别处就职,有几年她一个人带着孩子,个中的挑战和甘苦只有自知。每一个在美国读学位的中国母亲都有自己的故事。

在美国读书的那些年,马笑冬进入了与女性研究有关的领域,她在对话中说,在妇女领域可以大有作为,可以做很棒的事。我这些年的研究一直和农村妇女有关。她的博士论文是关于改革开放之后江苏某地农村妇女状况的,她的一个精彩观点,是认为中国农村的婆媳关系正在发生根本性转变,传统意义上的婆婆即将绝迹,马笑冬称她们为最后一代婆婆。这个观察至今为国内女性研究学界朋友称道。

 

再回到我们的成长史。做完口述后,我知道整理拉拉杂杂说了一年左右的口述材料是我的活儿。这时前面提到的第三位参与者表示要撤出。马笑冬在做博士论文,快到冲刺阶段了,我问她是愿意留下还是也撤?她说留。于是我把原本是三条腿的对话修成了二条腿”---删除了那位朋友的材料,只剩下笑冬和我的。九十年代末我开始做我们成长史的中英文版。笑冬拿到博士学位后很快回国,去上海复旦大学工作。偶尔,我会请她给我发来补充材料,前面提到的笑冬父亲文革记述的那段就是她1999年回国后寄给我的。

 

 

********************

 

2001年夏末我去上海找笑冬。那年我休学术假,可以在国内待一年。我手头已经有了中英文两个书稿,读来觉得笑冬的材料少了些,去上海请她先过目,再添些东西。我在她家住了二十多天,朝夕相处。在这段时间里,我注意到笑冬的记忆力有些问题,刚刚发生的事她就忘了,提醒她,她说小事不重要,大事从来不忘,几次三番提醒后,我不知再该怎么说。最后告别时,我想对她说是不是去看看病?话到了嗓子眼,又给咽回去了。后来多次责备自己,当时怎么没有说!

 

笑冬看了书稿,表示充分肯定,让我挑选可在将来用于书中的她本人的照片,却没有对稿子加一句话。事后我回想,也许那是她脑子出问题的征兆?笑冬还不满51岁,太年轻,我也太缺乏医学知识,在日常生活中她除了记忆有时短路,其他一切正常,我没有想得太多。她和婆婆住在一起,请了一位保姆照料已经完全不能自理生活的老人,婆婆的房间最敞亮,阳光充足。笑冬的父亲在北京,她的熟人朋友都在北京。她告诉我,所以到上海来,是为了照顾婆婆。在上海她似乎没有什么朋友,平常和她作伴的,就是保姆吴阿姨。


九月底我们在上海分手,我回北京,她去西安。如果记得不错,那一年的中秋和国庆正好在同一天,我回京和老父亲团聚过节,她是去陕北她的一个,她说回国后她差不多每年的年节都在里和老乡们一起过。她的研究方向是贫困地区妇女婚姻和生育健康,在安徽和陕北都有。陕北那个80年代当记者时去过,如果我记得不错,就在安塞,那个有小木箱里放着二面馍的孩子们的地方。

 

笑冬告诉我,因为她总往贫困地区跑,不好好在上海呆着,她复旦的同事们很不理解。

 

写到这里,我想起她从云南兵团返回北京上了工农兵大学,1976年毕业后再次下乡、去黑龙江莫力达瓦旗插队的事,当时也让周围人很不理解。那时候她二十几岁,这时她早已人到中年。

 

在上海的那些天,笑冬不止一次跟我说,她在陕北老乡中间感到自在,说起那里的婆姨娃娃,她眼睛发亮。她告诉我,她正着手写一篇关于陕北的文章,题目叫黄土地,我对你说

 

好棒的题目!我连声称赞,黄土地仿佛有了灵性,而对那块土地和那里的人们满怀深情。笑冬学中文出身,据一位她云南兵团时代的朋友说,当年她报大学专业时写下了四个字:立志学文1978年她在《北方文学》上发表过一篇题为《四月》的小说。80年代在北京当记者时,她的文采在同行中当属上乘,由她执笔潘晓,应该不是杂志社的随意决定。多年后,时任《中国青年》编辑部主任的彭明说,经马笑冬编辑的这封信是超标准地合格

 

90年代末马笑冬回国后,很快融入国内女性研究的群体,参与相关的学术活动。20002月她在《读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文章,题为《也谈小脚美丑男权女权》,文字晓畅,观点犀利,读时我想,80年代以记者身份驰骋首都新闻界的马笑冬,经过在海外的十年磨剑,现在以学者身份亮相了。作为朋友,我为她高兴,对她充满期许。

 

*******************

 

我知道笑冬被诊断为早老性老年痴呆应该是在2003年。那年夏天回国,我又打算去上海,请笑冬给书稿加材料,因为还是觉得她的东西少,两人的分量不平衡。给马笑冬家打电话,吴阿姨告诉我,她去北京看病了。我马上去她北京父亲家中探望,笑冬的态度是拒绝接受医生诊断:不可能,她说。记得当时我在心里算了一下笑冬的年龄,尚不满53岁。

 

2003年到2019年,生病的马笑冬活了16年,前六年左右在上海家中,由秀花姐照料;后十来年回到北京住在一家养护院。十几年来,只要有可能,我每次回国都会去看她,向照顾她的人了解情况,应该说,我对她晚年的基本情况是知晓的。

2006年春天我在国内,去上海看笑冬。她外表看来还好,我问她每天做些什么,她说捏泥人儿,我听了高兴,她拿来泥人儿让我看,我一摸,硬邦邦,不是新捏的,这时秀花姐一个劲向我摇头。我明白了。在波士顿时,为了补贴家用,笑冬教过美国小学生手工,用彩色橡皮泥捏小泥人和花草,我见过,夸她心灵手巧。笑冬错把当年作今日,确实糊涂了!眼前的小玩意一个个栩栩如生,我爱不释手,很想要一个做纪念,但又想,还是都留给牛牛吧!我拿起一小盆泥捏的红花,请秀花姐的孙女为我和笑冬照张合影。相片印在了我们书的封背。不知那些花草泥人今在何处?

2007年我去看她,她的背明显地驼了。我们俩到离她家很近的一家小饭馆吃饭,我得把几样菜轮流摆在她眼前,否则她只知吃最近的那盘,也不太会给自己夹菜了。

 

2010年底或是2011年初,我得知马笑冬回到了北京。她入住的爱晚养护院地处大兴,是由废弃的生产队养殖厂房改建的,硬件条件实在不算好,但从院方到护工对笑冬都很呵护,开始的几年,护工称她马老师。我想,无论怎样,这个地方有人情味儿,管理也有章法。有时我一个人去看她,有时和朋友一道去。笑冬的情况在持续恶化。看过后我会记下简单的印象,最近几年,每次去都会拍些照。我不是个爱照相的人,但有一种想为笑冬留下存照的冲动。

 

我心中始终有个问题,就是笑冬还有多少意识和情感?最近三年我每次去笑冬都在沉睡,去年(2019年)十月份那次,她一度睁开了眼睛,叫她,没有反应。出了养护院大门,我在心里想,笑冬来日勿多了。

 

早些年她是有反应的,虽然话已说不清。这里引一段我2012827号看过笑冬后写下的笔记:“……手不能握东西了,但能握人的手。还是笑,护工提到牛牛的名字,表情戚然,似乎冒出一个字,护工接着说,他走了。

 

那几年我每次去、包括和并不认识她的朋友一道去(她们是通过我们的书知道笑冬的),临走时,我都会最后回头再看笑冬一眼,每一次我都从她的眼睛中读出sadness,仿佛在说:你们都走了,走吧。2013年底,两位女性研究界的朋友去看望笑冬,其中一位很久没见笑冬了,看到很难过,笑冬对她没有反应。她就一面流泪,一面不停地抚摸着笑冬的脸,这时笑冬的眼角流出泪水。朋友告诉我这个情形,我说,笑冬能哭。我也一直觉得她还是有感觉的。无论在中国,还是在西方,都有灵魂或是soul的说法,当然还有潜意识。笑冬的显意识混沌了,但她在朋友离开时脸上的表情,在友人抚摸时眼中的泪光,该做如何解释?她的潜意识潜感情又有多深?

 

这些年来,看护笑冬的护工换过几位,她们都是劳动妇女,有着朴素的同情心,尽心尽力;医生刘大夫极为善良敬业,她不止一次和我探讨过笑冬的病。养护院中患有痴呆症的人不少,刘大夫过去不熟悉这个病,就去学习钻研,在繁重的工作之余上网跟专家上课进修。我对刘大夫充满敬意,对护工大姐们(她们每人看护不止一个不能自理的病人)十分感激。

 

听刘大夫和护工们说,洪常青不时来看望笑冬,他会对她说很多话,逗她开心,给她读《动荡的青春》,想方设法激活她深处的记忆,每次他一进屋就高声说,洪常青来了!他一来,笑冬可激动了,比哪天都好,养护院的人索性叫他洪常青

 

洪常青?是的,他是笑冬在云南兵团文艺宣传队跳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吴清华的舞伴,他俩跳的是剧中常青指路那一段,他饰洪常青。关于宣传队的事,笑冬在我们的书里说了不少。

 

笑冬去世后,我联系上了洪常青。他告诉我,20065月他去上海看望马笑冬,那是两人多年后第一次见面,笑冬不认识他了,他就说,洪常青来了!”“马笑冬的眼睛立刻亮了

 

他还告诉我,笑冬去世前一年的2018年,正值北京知青赴云南50周年,一些兵团战友结伴看望马笑冬,大家为她哼出常青指路那段乐曲,笑冬听得嘴角抽动,眼中流泪

 

我将信将疑。2018年笑冬各方面的情况已经极为恶劣。但也许那段乐曲真的一直刻在她的意识深处。这是一个令人动容的故事。笑冬曾经是那么美丽的女子,她爱美,应该有一个美丽的故事。笑冬受过专业体操训练,跳起舞来,有型有款,有模有样。她在《娘子军》中吴清华的剧照,身材修长,面貌姣好,穿着芭蕾舞鞋,踮着脚尖,两拳紧握,两眼炯炯有神,表情坚毅,英姿飒爽,是我们书中最夺目的一张照片,给很多人留下了印象。少年时代的马笑冬崇拜英雄,最想当女战士,就让这张照片永远与她作伴、永远保留在朋友们的记忆中吧。

 

*********************

 

舞台上马笑冬是吴清华,现实中马笑冬最出彩的演出潘晓责编。不久前,因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人们纷纷回望踩在1980年这个时代临界点的潘晓形象,称它为一根界桩,一个路标,属于一个时代和那个时代的万千青年。一位新闻界资深记者写道,“1980年代社会思想波涛汹涌,其标志是三次大讨论,第一次是潘晓讨论”……1980年代的大门是潘晓讨论开启的。

 

今后,人们也许会不断地回味潘晓讨论的意义。只要它的意义还在,人们就不会也不该忘记超标准合格的责编马笑冬。在80年代的首都新闻界,马笑冬是一位站在潮头的女侠。

 

马笑冬的步履并没有也不应该止于80年代,或90年代。她远赴海外攻读博士学位,是为了更深入地理解和认识中国的问题。90年代末归国后,她义无反顾地将目光投向贫困地区的妇女和儿童,她的生命展开了一页新的篇章,马笑冬有话要说,要对黄土地说。可惜啊,我们永远听不到了。

 

在一定意义上,马笑冬代表了老三届人理想主义,代表了它的极致,它舍我其谁的社会责任感,和它与时俱进的能力。作为一名女性,那代人理想主义的偏执极端和高尚美好在马笑冬身上都有体现:青少年时代对性别差异的激烈反抗,和成年之后对处于社会底层妇女儿童的诚心关注。我们这代人在凋零。不久前,我插队的山西省山阴县优秀的北京知青杨百揆去世,我不认识杨,但心中戚戚。我认识马,她是我的挚友。此文是我对马笑冬和我们那代理想主义朋友们的祭奠。我自少年时代起就不理想主义,但我敬重这样的朋友,尤其在今天这样一个时代。

 

 

定稿于2020116号美国波士顿




 往期文章|点击阅读 

郭路生 在一九六八

依群|你好,哀愁(1971)

根子|字幕:夏季露天日场

根子|三月与末日

霜子|母亲的目光

刘索拉|母亲的手抄稿

岳重的歌(续)

《70年代》|多多——雪不是白色的

约翰·列侬|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国家会怎样?

1963年|激浪派宣言:清除世界上无生命力的艺术

邬析零|《黄河大合唱》的孕育、诞生及首演①

龙应台|历史是大江大河,水要静,流要深

罗兰·巴特|中国怎么样?(1975)

海子|我的琴声呜咽泪水全无

马可鲁:《无名年代》203大院

卡拉扬在北京( 1979年)

新闻联播(1968视频)

叶小纲 |母亲







成蹊当代艺术中心主要致力于七十年代以来的中国当代文化艺术研究,主张在整个文艺思潮下探讨当代艺术,挖掘和整理非官方当代艺术档案。试图从历史、社会、文学、艺术等多角度推进当代艺术,重建当代人文精神。

CHENG Xi Center for Contemporary Art(Beijing) upholds the belief “Independence of Spirit, Freedom of Thinking”. We are devoted to contemporary cultural and artistical researches and to promoting new art, new culture and new idea. We attempt to advance literature, art and history as an integral. We advocate discussing the contemporary art in the trend of literary thoughts, advancing the contemporary art from the historical and social perspectives, and restoring the contemporary humanistic spirit. By means of exhibitions, academic exchanges, culture salons, experimental performances and publishing, we demonstrate and promote works and projects of academic values and with an experimental spirit, and help advance the process of contemporary art and culture through cooperation of international projects.
更多文章将陆续发布,敬请关注成蹊公众号
邮箱:chengxiart@163.com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编辑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