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现场 | “于陌生的脸上狂奔”——吴跃东诗歌讲读会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编者按本期海上诗歌艺术沙龙(第十八期):“于陌生的脸上狂奔”——吴跃东诗歌讲读会于7月24日在上海明圆美术馆举行,主宾诗人吴跃东、策划主持古冈、特邀嘉宾冰释之、忻江敏、于一榛、朱春婷出席活动现场,并和现场观众分享了他们的诗歌创作经历与感受。现整理现场沙龙文字以供读者参阅。



现场 | “于陌生的脸上狂奔”——吴跃东诗歌讲读会 诗歌 脸上 吴跃东 现场 编者按 海上 艺术 沙龙 上海明圆美术馆 主宾 崇真艺客

现场 | “于陌生的脸上狂奔”——吴跃东诗歌讲读会 诗歌 脸上 吴跃东 现场 编者按 海上 艺术 沙龙 上海明圆美术馆 主宾 崇真艺客

现场 | “于陌生的脸上狂奔”——吴跃东诗歌讲读会 诗歌 脸上 吴跃东 现场 编者按 海上 艺术 沙龙 上海明圆美术馆 主宾 崇真艺客


现场 | “于陌生的脸上狂奔”——吴跃东诗歌讲读会 诗歌 脸上 吴跃东 现场 编者按 海上 艺术 沙龙 上海明圆美术馆 主宾 崇真艺客

现场 | “于陌生的脸上狂奔”——吴跃东诗歌讲读会 诗歌 脸上 吴跃东 现场 编者按 海上 艺术 沙龙 上海明圆美术馆 主宾 崇真艺客


现场 | “于陌生的脸上狂奔”——吴跃东诗歌讲读会 诗歌 脸上 吴跃东 现场 编者按 海上 艺术 沙龙 上海明圆美术馆 主宾 崇真艺客


现场 | “于陌生的脸上狂奔”——吴跃东诗歌讲读会 诗歌 脸上 吴跃东 现场 编者按 海上 艺术 沙龙 上海明圆美术馆 主宾 崇真艺客


现场 | “于陌生的脸上狂奔”——吴跃东诗歌讲读会 诗歌 脸上 吴跃东 现场 编者按 海上 艺术 沙龙 上海明圆美术馆 主宾 崇真艺客


现场 | “于陌生的脸上狂奔”——吴跃东诗歌讲读会 诗歌 脸上 吴跃东 现场 编者按 海上 艺术 沙龙 上海明圆美术馆 主宾 崇真艺客


现场 | “于陌生的脸上狂奔”——吴跃东诗歌讲读会 诗歌 脸上 吴跃东 现场 编者按 海上 艺术 沙龙 上海明圆美术馆 主宾 崇真艺客


现场 | “于陌生的脸上狂奔”——吴跃东诗歌讲读会 诗歌 脸上 吴跃东 现场 编者按 海上 艺术 沙龙 上海明圆美术馆 主宾 崇真艺客

 ↑ 上下滑动查看现场照片 ↑ 




于陌生的脸上狂奔


2020.7.24


吴跃东诗歌讲读会纪要


古冈 × 吴跃东

冰释之 / 忻江敏 / 于一榛 / 朱春婷



古冈这是今年自疫情以来的第一场活动,我想各位和我一样,心情比较复杂。这种复杂的感觉,我觉得是和诗歌相关的,可以用诗歌的方式去理解。今天的主宾诗人——吴跃东,是我二十多年的好友,但我们今天不谈往事,只谈诗歌。

现场 | “于陌生的脸上狂奔”——吴跃东诗歌讲读会 诗歌 脸上 吴跃东 现场 编者按 海上 艺术 沙龙 上海明圆美术馆 主宾 崇真艺客

古冈为观众介绍本期来宾

 

吴跃东:今天和各位新老朋友以诗的名义把大家聚在一起,首先想把自己的创作和一些经历跟大家分享一下。好多朋友都说我瘦,我睡得着吃得下怎么就是胖不起来,我把我吃的东西都去喂养文字了,那就是写诗。不信你们可以看我的诗,肯定比我胖,这是我的体会。

 

接下来就主题跟大家解释一下,“于陌生的脸上狂奔”实际上是我的一首诗歌。我感觉我们实际上都活在众人的脸色之中,已经逐步失去了自己的个性,实际都是在重复他人,尤其是像在现在这个社会。每个人脸上,都是一个口罩,所以大家都是一样的。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你不狂奔的话,不去找一找属于自己的脸,这是令人恐惧的。


现场 | “于陌生的脸上狂奔”——吴跃东诗歌讲读会 诗歌 脸上 吴跃东 现场 编者按 海上 艺术 沙龙 上海明圆美术馆 主宾 崇真艺客

吴跃东与观众分享诗歌创作过程体会


我小时候阅读资源比较匮乏,我那时候好奇《红楼梦》,偷偷摸摸从家里拿出来看,居然被里面的诗词吸引住了。当我看到“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魂”的时候,我就不敢往下再看了。为什么?我感觉好像从此以后不会写字了,因为我写不出来。随着后来慢慢长大,唐诗宋词到《诗经》,看的也特别多。“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无出其右,实为绝唱。古典文化的精髓,对我们来说也有相当大的作用,实际上现代诗里面也有很多意象、意境是和古人相通的。举个例子,现代诗人张枣的《镜中》,“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梅花便落满了南山”,同样的意境在200年前的清朝,就有人写过:“悟到无生地,梅花满四邻”。我们生活在现代,你不能老是沉浸在古典中,而且古典的里面,按照现代人的看法总觉得好像缺少了什么,实际上我后来想想,可能跟我们的语言有关,缺少思辨的成分,这就进一步影响到了现代人的写作。


我们又如何把西方的东西融洽进去呢?我自己的体会是看一些西方思想家的东西,关于哲学的、思辨方面的,不一定看得懂。其中最喜欢的是康德,实际很难懂,我本身也是一知半解,但是我认为,只要有能够震撼你内心的东西,那么灵感就来了。但是现在好像大家都麻木了一样,没有什么能够震撼到你。就我本身而言,对时间、空间这种概念,总是讲不清楚。而当我看到康德的文字时,却有一种触电的感觉。康德说:时间和空间就是我们人类自身所特有的一种直观形式,我就明白过来了,不用多去纠缠那些概念,想这些到底是什么,这本身就是你脑子里存在的一种直观形式。很多时候我们应该凭自身的第一感觉、本质上的直观感受而不是概念上的东西,然而现在好多时候,我们都被概念性的东西遮蔽了。我们以为是我们自己的故事、你的第一感官,实际上根本不是你的本质直观。所以如何把西方与中国古典相融合,说起来容易但是做起来很难。


很多人说语言是思维的工具,我认为语言就是思维的一种形式,甚至就是思维本身,我们写诗就是在跟语言纠缠不息、在和自己的思维形式搏斗。


现场 | “于陌生的脸上狂奔”——吴跃东诗歌讲读会 诗歌 脸上 吴跃东 现场 编者按 海上 艺术 沙龙 上海明圆美术馆 主宾 崇真艺客

古冈与吴跃东交谈诗歌创作

 

古冈:上海80年代的时候有一个大帅哥,现在是资深诗人,就是冰释之,他很早便参与了上海诗歌的建设和写作,尤其是近期,在写作上有了创造性的改变,让我们听一下他对吴跃东的诗歌看法。

 

冰释之:首先我要向60年代至今,还在坚持写作的人致敬。我这么多年一直在写诗,追求的是一种非常清晰的感觉,这是诗歌的一种特质,而我们就是要非常准确地用语言去描述它的不确定性。我读了吴跃东几首诗发现,他一直在挣扎,他不想老老实实地去表达一些确定的东西,而是一直在寻找用不同的表达方式,像“大白天”这么平凡朴素的语言,都要换一种表达方式。我觉得这是一种责任,如果都是按照大家约定俗成的习惯,就不用去表达它的准确性了。所以尽管不是每一句都是佳句,但是这种努力本身,也是诗歌创造的前提。还有就是他的诗意,也在追求一种不同的表达,其实我们很多诗人是不在乎这些的,就是想创造一些新的东西,这是我的感受和体会。

 

现场 | “于陌生的脸上狂奔”——吴跃东诗歌讲读会 诗歌 脸上 吴跃东 现场 编者按 海上 艺术 沙龙 上海明圆美术馆 主宾 崇真艺客

冰释之谈论诗歌表达的准确性

 

古冈:我觉得你最近几年对诗歌的体会和态度跟以前不一样了。

 

冰释之:确实有很大的变化,很多时候不甘心去用那些已经被大家认可的东西、确定的东西,在规范的基础上使用。其实诗意的味道,表达的是特殊的。在这里,还是要表达一下对吴跃东坚持写作的尊重和感谢。



以下为另外几位嘉宾发言节录:


忻江敏:今天我是带着对主题的困惑来的,但是在看到跃东的诗就明白了。看到这标题,或许有人会回忆自己的经历,回忆自己的一生,有时候觉得对过去的自己感到陌生,一路过来既陌生又熟悉。不过我对“于陌生的脸上狂奔”是认可的,人们很容易把这种感觉融合到他人的身上,而自己却没有了、缺失了。

 

吴跃东的诗歌是很宽的,有的诗歌给我的感觉很像京剧,比如《酒与花》、《胜负之间》,诗很短但是像京剧一样可以一路唱下来,

 

酒气入茉莉

醉香满屋

渗透,恰似一种打磨

……


“我的脸成了彼岸”,到这里便带入了西方的思辨思维,和中国传统的、古典的内容相碰撞,这一点在他的诗歌中常有体现。吴跃东的很多诗句都很有旋律感,他的想法有很多,不管他的想法到什么样的程度,都有很多种可能性,这也是让我期待的。


现场 | “于陌生的脸上狂奔”——吴跃东诗歌讲读会 诗歌 脸上 吴跃东 现场 编者按 海上 艺术 沙龙 上海明圆美术馆 主宾 崇真艺客

忻江敏点评吴跃东诗歌


于一榛:对于写诗,我觉得如在跨界做一件事情的时候,会有一些灵感,比如说我们讨论的话题,诗歌是语言升华的一种最高的形式,还是诗歌是一种最本能、最冲动的形式?所以我们在使用一些语言的社会规范,可以从不同的角度来看待诗歌的这些问题。当你在受过大量的文学理论哲学教育之后,对这些是没什么太大影响的,你会发现这些是真实存在的。并且在某种意义上,对于宗教、哲学等,诗歌给出了一种综合理解。


现场 | “于陌生的脸上狂奔”——吴跃东诗歌讲读会 诗歌 脸上 吴跃东 现场 编者按 海上 艺术 沙龙 上海明圆美术馆 主宾 崇真艺客现场 | “于陌生的脸上狂奔”——吴跃东诗歌讲读会 诗歌 脸上 吴跃东 现场 编者按 海上 艺术 沙龙 上海明圆美术馆 主宾 崇真艺客

于一榛从不同的角度看待诗歌形式


朱春婷:首先回应一下大家,作为一名中文系专业的人,是怎么看待吴跃东老师的诗歌的,其中有一首诗歌《时间的木乃伊》,是与众不同的,这首诗于古典当中透着现代性的时间感。那么古典和现代在时间上怎么区分呢?这个背后一定有作为他自己的世界观,最后就是以诗歌的形式呈现出来的。

 

现场 | “于陌生的脸上狂奔”——吴跃东诗歌讲读会 诗歌 脸上 吴跃东 现场 编者按 海上 艺术 沙龙 上海明圆美术馆 主宾 崇真艺客

朱春婷讲述吴跃东诗歌背后的世界观



诗歌选读


《一路朝北
 
向着或对着
他扭过头来冲我
笑了笑,抽不出身
后脚紧挨前脚
去一趟多不容易
 

踮着尖往前头看
树枝都快压折了
大天白日的,绕过
远方的停顿
怎么就迷了路
 
往事要熬得稠些
这双眼,揣在口袋里
很久了,小马蹄子撞响
平川广野,听见了吗
连成串的铃铛
也该歇歇腿了
 
房顶上化雪
滴答着水
低微的呻吟
掩在大襟底下
 
湿衣服搁在热炕上
他蹲在辈分里,吧嗒着烟
才迸出来,一句话
突然碎裂
 
把头衔收拾一下
别让它碍脚
忙里忙外,唵一口雪
私底下惊叫,毁了
一窝耗子,耗尽你的陈仓
 
掉过脸来向花儿
送行,一一招呼这些名头
丁点的事放在心上
丁零地直响
 
箱底下,那点绣花的活计
凑在这件小袄上,堵着
来年的窟窿
短不了要亮个相
 
一堆黄土一堆人
残存的年,剥给你看
一个擦黑的冬天
藏掖起一大片草甸子
苍黄了换茬的韭菜
 
 
《扣
 
纽扣,在时运中
翻了个身。开合自如
我听见针线的诉说
在衣上,口齿圆滑
整个冬天,一直像鱼眼
冷冷地盯着肌肤,穿过
一穷二白的身体,穿过
被遮掩的疤
 
慈母手中的线,终牵不住
你的一次缺席,界定的防线
洞开,使本色方显,撼
摸索的手,递密码于掌中
身外的植被上
又多了一道疤痕
余下的扣,娓娓道来
诱我们深入,缠住冷暖
 
 
秋月独白
 
秋月,赤裸裸地独白
一头浑圆的兽
 
赤裸裸的眼,捕获
赤裸裸的光,在墙角
 
我们遭遇的一瞬
一个默契,指向高深
 
上溯,光芒不过三尺
越高深,则越莫测
 
直到猛然与你相隔
化九霄于一纱
 
这谢幕的薄纱
虚虚地搭在你身上
 
你一头撞在光辉里
一个秋天正轰然倒下
 
 
《于陌生的脸上狂奔
 
敷上面膜的陌生人
随即被记忆撕下
就像撕下一页文字
在我翻过的书里
 
大山的肚皮上
谁找到了留住光阴的诀窍
铁石将自己的冰冷和坚硬
寄托在我们的心肠里
 
于是我学着冷静
甚至屈服于
撕扯的力量
因此我低头
 
摸索
从我肌肤下
曾经的光阴里
去寻那座深埋的矿藏
 
即使当我委身于这一页
或是这张脸
 
被涌涌词语冲刷
渐趋苍白
 
我仍想极尽全力
于众生脸上
认遍须眉终不栖
去找回一张属于自己的脸
 
 
《异化
 
夜蛾闪进
被刷屏的页面
我的脸犹如灯火扑面
 
我开始被一种诱惑吸引
你还我光明
我还你身躯
 
其实夜蛾只是虚晃一枪
就像屏幕里那些新闻
从容地在我手指间溜走
 
黑暗倒流
屏幕上始终光明一片
脸皮也渐渐冰凉起来
 
对于夜蛾
这光明太过虚幻
它早已习惯黑暗
 
习惯于像我们一样
用麻木的手指替代尖锐的笔锋
在屏幕上滑进滑出
 
 
《时间的木乃伊
 
昨天的我
忽然间心血来潮
想一扫书架上多年的尘埃
 
这被我忽略的积累
曾经是一道薄暮
虚掩着文字后面的天空
 
当抹布无声无息地移动
没人会多想一下
这消失的尘埃还会回来
 
擦着擦着轮到了那台座钟
它在书架角落里
停摆了好多年好多年了
 
那是祖父留下的信物
不知什么时候
深陷在与文为伍的行列中
 
除了寂寞还有这薄尘
守着祖父身后的那片天空
成就了时间的木乃伊
 
我小心擦去座钟上的尘埃
也许被我擦去的
还有那层寂寞?
 
终于可以坐下来歇一歇了
我端起茶杯点燃烟
记忆正在退场
 
忽然间似有钟声响起
滴答滴答
来自书架上那个角落
 
我惊讶于这久违的钟声
伴着干干净净的书架
然后又是微尘归来
 
就像这木乃伊的觉醒
把祖辈的关照
寄托在了文字后面的天空里
 
 
《酒与花
 
酒气入茉莉
醉香满屋
渗透,恰似一种打磨
 
过去了
咏而思援的往后
嘒嘒于今夜之蝉鸣
 
像花瓣投身于佳酿
这沁脾的一幕
我的脸成了彼岸
 
引渡此身沧桑
神祇的归零
总在一念间
 
 
《苦吟
 
没来由的一次苦吟
来自早晨天空上
被剖开的那个往后
 
越阡度陌
这清晰的一程
迈过梦的门槛
 
就像那朵饱满的云
暗自吸纳所有苦水
终于有了倾盆一覆的淋漓
 
苦吟就是这样落了下来
带着耀眼的闪亮
在纸畔炸响




本期诗人


现场 | “于陌生的脸上狂奔”——吴跃东诗歌讲读会 诗歌 脸上 吴跃东 现场 编者按 海上 艺术 沙龙 上海明圆美术馆 主宾 崇真艺客


吴跃东,1960年生于上海,曾就职于中国图书进出口上海公司。多年来沉浸于诗歌写作,并涉小说及文论。自认诗乃魂之慰,灵之藉,故当发于心,抒于真。1990年代诗歌集结为《父亲》、《废墟》、《人行道》等。2000年前后在同人刊物及文学网站发表诗歌、小说、评论。2004年,参与诗刊《四重奏》的创刊及编撰。2009年,自选诗集《撕碎的重负》由北岳文艺出版社出版。


特邀来宾



冰释之,实名李冰,1961年生于上海。1978年进厂作工并开始诗歌创作,1981年参与创办民刊《MN》;1988年与诗人白夜、默默创办《上海诗歌报》,1986年自编诗集《门敲李冰》,2004年编印诗集《回到没有离开过的地方》,2009年出版诗集《门敲李冰》。


忻江敏,作家,写有小说、评论和随笔。


于一榛,生于1990年。华东师范大学博士,现博士后科研人。业余事诗歌与画的创作。


朱春婷,女,青年诗人,90后,生于上海,毕业于上海师范大学中文系,现任某小学语文教师。发起城市女性诗歌团体“城市漫游者”。曾获2018年上海市民诗歌节新锐诗人奖,于浦东图书馆举办个人诗歌朗诵会。作品收录《汉语地域诗歌年鉴》、《中国当代城市诗典》、《中国新诗排行榜》等刊物,作品散见《上海诗人》、《中西诗歌》、《中国诗》、《当代诗坛》、《河南诗人》等。另有童话、童诗散见杂志。






更多内容 就在下期

现场 | “于陌生的脸上狂奔”——吴跃东诗歌讲读会 诗歌 脸上 吴跃东 现场 编者按 海上 艺术 沙龙 上海明圆美术馆 主宾 崇真艺客

现场 | “于陌生的脸上狂奔”——吴跃东诗歌讲读会 诗歌 脸上 吴跃东 现场 编者按 海上 艺术 沙龙 上海明圆美术馆 主宾 崇真艺客
学术合作 | 请留言我们
Academic collaboration please leave us a message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编辑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